《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94章、人宏道,不在山

讲完葛举吉赞前辈及其弟子尚云飞的往事,和曦真人看着史天一说道:“你曾多次夸过我的徒孙履谦修为高超,但那尚云飞的修为可比履谦高多了。就算履谦之师、如今正一门的掌门泽仁,若不凭雷神剑的话,也不敢说就能将之擒下。”

史天一震惊道:“修为如此高超!那警察能带走吗、监狱能关得住吗?”

和曦:“世间法便是牢笼,人的所作所为亦是自己的牢笼,修为越高越是如此,有什么关不住的?……想当年警察带走他时,就有好几位前辈高人在旁边看着,连九林禅院的神僧都惊动了。认罪服法是最轻松的选择,牢笼是他自己走进去的。”

史天一彻底愣住了,一时不知作何感想。成天乐追问道:“那么广教寺一脉的传承,就这么断绝了吗?”

和曦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而是话锋一转道:“成总在山那边见到我和光师兄,他可曾说过自己是山中人、而成总是世间人?”

成天乐:“是的,告辞时和光前辈就是这样说的。”

和曦:“和光师兄长年在正一三山洞天中清修,很少涉足红尘,他可以自称山中人。但我师父守正却不是,自从我们这些弟子大成之后,他便长年居于芜城市郊昭亭山下的石柱村行医。其在世间行医的岁月,比我和卿师弟在学校教书的时间还要长。

我告诉诸位这些往事,只是想说——传法在人不在山。成总曾去过喜马拉雅山深处莲花生大士所留下的小须弥遗迹吧?和锋师兄回山后也对我详细介绍了。那小须弥已毁,深山世外桃源中早无人烟,可是莲花生大士的世间传承断了吗?”

成天乐答道:“当然没有,就连晚辈都曾习练莲花生大士传下的灵热成就法。而在世间不论是否是修行人,以这一脉传承为正法修持的修士还有很多。但莲花生大士的境界,尚是晚辈无法想象的。”

和曦喟叹道:“修为超脱世间,成就若金仙、菩萨者,宏法已在其道,尚是我难以妄言的。”

在法柱峰东侧拜见和曦前辈,所谈的话题有些沉重,告辞的时候感觉也有些凝重。和曦也很明白这些晚辈的感受,送他们出门的时候说道:“履世,我今日说的有些往事,连你这位正一门弟子以前也没听说过。开口便是机缘,假如换在平日,就算我告诉了你,也不会像今日这般有感触。”

辞别和曦前辈,仍然是履世引路,几人走下法柱峰,来到那开阔的清幽山谷中。在峰顶上望这片谷地一览无余,但走下来却置身于郁郁葱葱的花草林木环绕中,看不清全貌。林间有一条两人宽的野花簇拥的小径,注意观察的话,这些野花中有很多世上罕见的瑞草灵药。而周围的山林疏密不等,地气灵枢也有很巧妙的过渡与变换,将这千年以来的天然环境与人工的打理培育融合得毫无痕迹。

前行三、五里,听见流水声,转出山林来到一条溪流旁。这条谷地中的小溪约有三丈宽,由山中各条泉流汇聚而成,大部分地方清澈见底,可见水草和游鱼。溪流还在所经过的山谷中留下一个个水湾和水潭,水势急缓深浅不一、充满灵动之感。

在小溪的这一边,是疏密不等的起伏山林,而溪流的对岸,是一览无余的开阔草地,点缀着很多不知名的奇花异果,放眼能看见远处的方正峰,山谷因这条河流被分为景致迥然不同的两个部分。

头上的蓝天白云,身边传来各种奇花异草的清香,河对岸是绿意如茵、奇峰显秀,沿溪而行感觉真是走在人间仙境中。但成天乐等人却很沉默,自从走下了法柱峰,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皆是若有所思的神情。包括在前面领路的履世道友,仿佛都沉浸在某种恍惚的思考中。

那一杯瑞玫调神露的灵效,成天乐化转得十分轻松,但是和曦真人今日所说的话、介绍的那些往事,包含的信息太多太复杂了,其中深意一时半会儿不好消化啊。

和曦前辈最后提到了葛举吉赞大师的往事,这位活佛想当年可是在正一三山会上与守正真人平起平坐的人物,这样的绝顶高人,其衣钵传人尚云飞竟然是那样的下场。

而尚云飞读中学时,曾是和卿的学生,与如今的昆仑盟主石野同班。和卿教了一辈子书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中自然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有,却也有尚云飞这种败类,一样的水土养百样的人啊。

而和卿又曾经是守正的弟子,守正这么一名道士,却能教出和卿这样一代大儒,而他的七名弟子各有经历,行止风格以及如今的归宿也各不相同。强如已飞升成仙的守正真人,其亲传弟子和阳、和霞也意外殒落,和尘犯过自罚入生死关,而和卿做出了另一种选择。

守正真人与正一门尚且如此,那么成天乐与他的万变宗呢?万变宗众妖,成天乐迄今为止都照顾得很周全,唯恐他们出什么意外,几次结阵出手对敌都务求稳妥。但万变宗开宗立派发展下去,其弟子行走世间必然也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凶险甚至会殒落。

这还只是一方面,树大有枯枝,时间是最好的也是最严厉的考验,无论成天乐多么慎重,也难以避免万变宗中出现败类。这些都是成天乐所不希望看到的,届时会是什么感受呢?现在就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和曦还讲了正一门上两代人的往事,也是在提醒成天乐,开宗立派并非一世之事,真正的传承宗门不仅是属于哪一个年代、哪一股潮流的。一方面它要融入到这人间,另一方面又要超脱出所处的年代之外,甚至不是一朝一代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修行宗门,而不是聚众一时显扬天下。

成天乐有如此之多的感触,后面默默跟随的史天一就更不用说了,一路无语究竟在想些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或者他心中还不是完全清楚。

溪流拐了一个弧形的弯,向方正峰脚下延伸又绕回,就在那弧形的顶点上,出现了一座青石拱桥。桥栏上刻着各式各样的瑞兽雕饰,两侧加起来共有十八面浮雕。成天乐居然在其中看见了毕方,终于忍不住问道:“履世道友,这桥上的浮雕有何讲究?”

履世介绍道:“这桥自唐代时就有,但桥栏上的浮雕却是明代时留下的,刻的是正一门历代祖师曾斩杀或降服的瑞兽灵禽。”

成天乐吓了一跳道:“正一门的祖师还屠过龙吗?”

履世:“是的,据本门典籍记载,正一门创派祖师俗名梅振衣,曾在彭泽湖斩杀两只作乱的黑龙,后来在金仙灵珠子的帮助下炼化黑龙原身遗骸,炼制成一件神器黑如意,与如今泽仁师叔手中的雷神剑、石盟主手中的青冥镜,并称正一三宝。”

说到这里他怕众人听不太明白,想了想又补充解释道:“灵珠子,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哪吒,至于这段记载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但正一三宝仍然传于世间,其中的青冥镜与雷神剑,成总应该都已经见过了。”

这番谈话也吸引了史天一与姜璋,他们终于在沉思中回过神来。众人并没有过桥,仍然沿着小溪前行数里,再一转弯进入了一片茂盛的竹林。正一三山中的竹子千姿百态,有的在水边生长细如牙签,有的在山脚下粗比酒坛,成天乐至少就看到了二十多种,有一半是在外面没见过的。

竹林间的山脚下又出现了一条石板小径,登阶而上便是承枢峰。承枢峰中也有房舍楼阁分布,主要是接待拜山同道的地方,在召开天下宗门大会和正一三山法会时,各派同道大部分也都住在承枢峰中。

履世却没有将众人领向正一门的客舍,前行到半山腰一块向空中凸出的巨岩处,路旁有一座六角凉亭,左右各有一株高大的古松,浓密茂盛的树冠展开交织在一起,恰好将凉亭掩住如怀抱其间,亭前削平的石面上刻着“松抱亭”三字。

有两名小道在亭外童向众人稽首行礼,他们也是正一门履字辈弟子。亭中有石桌石凳,桌上已经摆好了茶,有一人端坐另一人侍立,都是成天乐的老熟人了,和锋前辈与他的弟子泽真。

成天乐抢步上前行礼问候,和锋站起身来还礼,而泽真则迎到了亭外。姜璋遇见恩公,赶紧行大礼跪拜,泽真笑着扶起他道:“今日拜山是客,拱手即可,不必行此大礼。入正一三山这一路所见所闻,可是对你的点化?”

说实话,成天乐之所以带姜璋来,就是因为泽真的缘法,让那小妖修登门拜谢,而他自己也要登门拜谢和锋前辈。进山这半天,姜璋已经看傻了,他可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等仙家洞天景象,拜见的也都是世间绝顶高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