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85章、方读此,勿慕彼

成天乐还总是傻乎乎笑呵呵的样子,遇事不爱胡思乱想多琢磨,他只是混沌中自然的清明透彻,宛如在沉睡中渐渐醒来,眼前展现出越来越清晰的世界,这也谙合“胎动”境界中的养元心法。

得了神丹的众妖轮流服药,运功吸收与化转药力相助修行,大家都商量好了错开时间,依次为同门护法。修为境界的突破需要经过重重考验,不是灵丹妙药能够完全决定的,但确实修为功力大涨,采药、炼药、服药的过程也是对修为心境的穿凿磨练。

一个星期之后,任道直随梅兰德回到了苏州。一见到这位客卿长老,成天乐就吃了一惊,上前问道:“老弟啊,你的神气波动怎么这么特别?宛若常人却又无迹可寻,目光中隐现空灵,难道修为更上一层楼?”

梅兰德苦笑道:“成总,你是过来人,为何故意这样说呢?多谢你的指点,我入珠峰游历,在绒布寺踏破空境之门,如今正在历真空之劫,多亏了任道友一直为我护法。可是真空劫的考验尚未度过,我也不知何时才能历劫圆满。”

成天乐:“哦,原来如此,恭喜了!我虽看出了你的变化,却并不清楚究竟,每一个人突破真空的历程都是不一样的。此劫既好过也不好过,主要在于两点,一是心性的穿凿修磨,迟早总有圆满的那一天;另外就是失去神通法力之后的凶险,由此带来的忧惧之心可能是破障的阻碍。

很多人曾得罪过强大的仇家,也有很多人肩负沉重的责任,他们害怕失去所倚仗的外物,所以终身踏不破空境之门。一旦能够踏破,失去自保之能确实危机四伏,自古以来山野中很多强大的妖兽都是因此而殒落的。

老弟既在真空劫中,不如这段时间就留在万变宗闭关吧。你和我的情况不太一样,面对真空劫的考验不像我那么容易破关,可能需要一些特别的机缘,届时若福至心灵。这机缘应与你见识天下高人的眼界有关,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却说不清楚。”

梅兰德笑了笑:“这本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所以我感觉真空劫难度,就回来参加神丹会了。在万变宗中倒是绝对安全的所在,我以往行走江湖结下的仇家也不可能寻到这里来,倒是要好好见识一番万变宗此番法会的盛况。”

成天乐取出三枚陆吾神仑丹道:“老弟,这一枚神丹是你早先为你师父求的,另一枚神丹是我送你的,请不要推辞,这些年来跟随我的门人皆得赐一枚,你这位供奉长老当然也应该有。……任道直,这枚神丹赐予你,答谢你飞赴雪山相救之情,也奖励你此番在苦寒之地为梅长老护法。若论神通法力,你是万变宗第一高手,你的实力越强,对宗门也越有利。”

梅兰德年纪轻轻却是个油滑至极的老江湖,和人打交道心眼特别多、遇事也是手段百出。但他在成天乐面前却难得简单自在,不需要任何矫情更不必去多琢磨对方的用意。想当初成天乐送了他一套破了十几个洞、二十多道口子的衣服,他也笑着收下了。

此刻这两枚珍稀无比的陆吾神仑丹,梅兰德说了声谢,很开心的笑着收起,然后又问了一句:“真空境中,可以服此神丹吗?”

成天乐答道:“真空劫中虽无神通法力可依,但修为境界仍在,当然可以服丹。我被困落雷幽谷之时,手边若有陆吾神仑丹的话,当时也会服用的。老弟,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提前服丹一枚亲自体会药力化转,然后孝敬师父时便心中有数,那当然就应该此时服用。”

梅兰德看了成天乐一眼:“成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连我的小心思都能看透?”

任道直接过神丹时感激万分,详细询问了万变宗炼制神丹以及分派神丹的过程,然后推辞了半天才终于收下,他也问道:“成总,在入真空之前,适合服用此神丹吗?”

成天乐:“我入真空之前,已服丹四枚,至于有何助益不仅看其效用也要看你自己,当然没什么不可。我就算告诉你不要服用,你把这东西揣在身上也会成天惦记的,还不如此刻就服用了吧!”

任道直点了点头道:“成总所言极是!先请梅长老服丹,我仍为其护法,然后我再服用。”

成天乐又说道:“你的原身是天地所化生之灵禽,本已异常强悍,丹药效力看上去只是锦上添花。但就是这些许效力,能使毕方之天赋神通哪怕更强一分,也是难得之福缘。不必想多想少,只好好化转神丹药力即可。”

梅兰德在一旁笑道:“如果人人都像成总这般脾气,那这世事倒也简单了。”

众妖皆服丹化转药力毕,梅兰德来到万变宗中闭关历劫,成天乐本人亦已服丹一枚,然后分派门人赶往各地拜山送帖,他本人也离开苏州去了芜城,身边只带着新弟子姜璋。上次出门时很隐秘,这次公然而行,在芜城那种地方,倒也不怕遭遇什么其他的意外。

赶到芜城首先去了知味楼,成天乐走在江滨路上远远地就看见了题龙山弟子史天一。史天一是芜城知味楼总店的迎宾,地位有点像梦湖美蛙饭店的小溪,他干这个职位已经好几年了,看见成总赶紧跑出门来见礼。天下各派修士难有这种待遇,只是因为史天一本人与成天乐的私交。

从一道神念中听明了成天乐的来意,史天一万分感慨道:“我虽在芜城修行,但这些年来一直听说成总的消息。先听说您修为大成,然后又得知万变宗创立并传书天下,如今您又炼成了陆吾神仑丹、将召开万众瞩目的法会,我真的为您高兴!

想当初您刚去天津时,你我的修为其实相差不远,而如今您竟然已突破真空之境,并成为创派之尊长、开昆仑修行界一代风气之先。想我题龙山的传承重兴依然无望,天一也深感惭愧与感慨啊,由此就更加佩服成总了。”

他的话中明显有失落之意,成天乐如今修为高超而且声名日隆,但他迟迟未能突破大成境界,题龙山一脉的宗门传承还无法去多想。

成天乐也不知该怎样劝,说多了就显得自己在炫耀了,只得宽慰道:“史道友也不必想太多,若你总是这么想反倒是心障。题龙山法诀你已修成,一样可以将它传下去,至于一世修行能否大成,此非勉强之事。悟性、资质、机缘缺一不可,石盟主让你在知味楼呆了这几年,就是磨练。那破妄大成之功讲究水到渠成,不瞒你说,其实我在妄境中也度过了很多年。”

姜璋在一旁也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史天一道友,我是山野妖修出身,在我看来你已经足够幸运了。少年时得高人指点入修行之门,虽然差点误入歧途但本性未迷,又恰好遇到了成总,能在芜城这样的地方修炼并有缘向各派高人请教。如此又何必叹息呢?如果重振题龙山宗门传承就要在你的手中实现,那么就安心修炼便是。”

史天一终于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姜璋道友说的也是,我只是见到成总有些感慨而已,这一动念似有化妄之兆。只是若真能之入妄,这妄境恐怕难以堪破。”

成天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能入妄境之门,也是人生修行的一大成就。你心系题龙山传承,必然会在妄境中体会一番,也能弥补此生之憾。至于如何破妄,届时顺其自然。”

史天一点了点头道:“上次石盟主来知味楼时也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还不太明白。如今听成总也这么说,我想我应该清楚了,多谢!”

史天一这些年来一直记挂着题龙山传承,想着修为大成之后如何开启宗门洞府、将题龙山一脉重新发扬光大。有这种愿望很好,但这种心态却很玄妙,因为他一直在想如何去做自己尚做不到的事情,反而对眼下的修行有所障碍。

但这一念缘起,便是他修为到地步之后引入妄境的门径,石盟主早就看出来了,而如今成天乐也看出来了。史天一的修为其实相当于御形之道圆满,就差化妄指引,若堪入化妄之门,那就去妄境中重振宗门传承吧。

妄境中的种种经历很重要,相当于一个人反复去印证想要做的事情,用多年时间总结得失。从欲境、幻境、魔境而入妄境,就是修为精进之功,踏入妄境之门须机缘指引,但这机缘就在他心念中早已种下。今日见成天乐,发出此番感慨,又回忆起石野当初之言,史天一恍然有所悟。

成天乐看得明白,知道史天一已能入妄。这一步成就也是很多修士终身所追求,可以在妄境中实现种种心愿、享受种种欲念,流连其中仿佛一生已无憾。至于史天一能否破妄大成,那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勉强的,只看他的自己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