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81章、双运诀,道不同

孔翎看着燕无欢掩口笑道:“你果然还是怕你师父,而不是怕我。你就是名字起得不好,无欢,无欢,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叫无欢呢?”

燕无欢:“孔小姐有什么好怕的,您美若天仙,风姿绝世!”

这时孔翎从他面前消失了,再看她仍然站在七八丈外高处的那块岩石上,动都没有动过,连转身都没有。刚才燕无欢所见一切,不过皆是心像而已,而这头强大的鹰妖此刻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心跳呼吸都有些乱了,方才到底是什么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假如成天乐在这里,可能会大吃一惊或感到大开眼界。那孔翎修炼的居然是欲乐双运道,这门秘术成天乐也修炼过且突破了真空光明境,成就当然比孔翎高得多。那孔翎的修为相当于御形之道圆满,离化妄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但无法与已破妄大成的燕无欢相比。

她的欲乐双运道秘术应该是刘漾河所传,成天乐也是在那雪山浮雕前得到的传承。可是到了孔翎这里,却将此门秘术修成了一种非常厉害的神通,就连燕无欢应对起来也颇为头疼,稍一动念恐怕就让她给勾住了。

原来欲乐双运道不仅能用于修证境界,还可以化转为某种秘术对他人施展,成为很厉害的神通手段。这有点类似于狐狸精张潇潇天赋的媚惑神通,但手段更高明且不仅如此,因为它是超越天赋神通的传世秘术,当然可以媚惑凡夫俗子令其神魂颠倒,但同时也能使人元神清明,激发身心中的欲乐之妙,宛如生命本源的冲动被唤醒。

成天乐已修成了欲乐双运道,怎么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手段呢?因为他脑袋里根本就没这根筋!求欲乐、享欲乐,只是为了与小韶欢爱;修欲乐,证欲乐,是为了突破法诀所载的真空光明境。他从来没想到将之转化成一种神通手段去勾引别人,而且成为另一种修行之道。

欲乐双运道这种秘术,有各种修证之法,就看什么样的人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去练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远处高崖上突然传来阵阵低吼声。一头体型硕大的雪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跳下山崖轰然落地,一路飞奔赶到了冰塔林前,向着高处的燕无欢与孔翎挥舞着手掌,口中呜呜呀呀的不知道想说什么。

燕无欢露出震惊之色,身形飘飞跳落到那雪人身前喝道:“维维,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现在才来,它们呢?”

这头雪人也有名字,想当初刘漾河带着燕无欢来到这里收服了它,召唤的时候常叫:“喂~喂~”后来它的名字干脆就叫维维了。维维露出惊怖之色,挥手不断地比划着什么,口中呜呜直叫却说不清楚。

燕无欢变色道:“难道有人来过?”他的话中带有神念,自然就能让维维明白大概的意思。维维连连点头继续在那里比划,燕无欢不断地追问,并以神念传达种种场景,用了好半天的功夫,终于搞清楚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当和锋真人御剑飞来,其威势不可当,维维远远见势不妙爬上高崖跑到冰川中躲藏。它是这群妖修中修为最高最强大的,当然也是最有眼力见识的,知道来者根本不可敌。但其余的妖兽见和锋落在通道中,一拥而上企图扑杀之,结果一道剑光如电,它们就全部交待了。只有那飞在半空掠阵、没有直接参与攻击的秃鹫妖才侥幸逃过一劫,赶紧逃到远处的秃鹫群中躲藏。

维维藏身在冰川缝隙中,于高处看清了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全身哆嗦个不停。以和锋真人的修为,未必不能发现它,但这位前辈只为解救成天乐而来,无意再追杀这些妖兽,就连那秃鹫都未再理会,维维因此才躲过一劫。

惊魂未定的它从此躲得远远的,不再敢接近冰塔林一带,今天隐约听见了燕无欢的召唤,因为藏身的地方太远还得翻过几道险峻的绝壁,所以此时才赶到。而孔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这头母猿到底在说什么?”

燕无欢紧锁眉头道:“有人曾悄无声息地进入那落雷幽谷,离开时才被发现,应该就是成天乐,他是来采取落雷金的。成天乐院本被困住了,后来却有一位飞天剑修赶来相救,斩杀了把守通道的妖兽,应该只有维维一个人逃掉了。”

孔翎倒吸一口冷气道:“什么人这么厉害?”

燕无欢满面忧色道:“那成天乐为人老奸巨猾、诡诈百出,勾搭了很多昆仑大派的弟子,寻门路投其所好,自然能请到一些高手来帮忙。此人与他的万变宗,确实是刘总将来的心腹大患!”

假如有人听见他这么评价成天乐,不知会作何感想?但燕无欢说得很认真,言辞恳切无比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孔翎却眨了眨眼睛,仿佛又发现了新的令她很感兴趣的东西,居然娇笑道:“世间还有这等人物,我倒想去会会他,看看那成天乐究竟是什么三头六臂?”

燕无欢劝阻道:“你可不要乱来,他麾下聚集群妖帮凶众多,就算是刘总也不敢明面上与之敌对,只能在暗中蓄积力量,借气运养成大势,以待将来的时机。”

孔翎却撇了撇嘴角道:“除了你们几个人,谁也不知道我认识刘总。那成天乐不是开宗立派,自称要引领天下妖修吗?那我也是妖修,找个机会登门,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指引我?还是要我来告诉他真正的修行之妙、欲乐之道!……我上次就和刘总说过,刘总并没有反对,而李逸风也希望我去试试。”

燕无欢沉吟道:“师尊说过,假如成天乐不来主动招惹他,他也不会去找成天乐的麻烦,师尊说话是算数的。”

孔翎嘲笑道:“刘总现在当然不会去找成天乐的麻烦,万变宗正春风得意人多势众呢!但是成天乐真没有找过我们的麻烦吗?此地发生的变故算怎么回事,李逸风在杭州丢了一条手臂,又算怎么回事?”

燕无欢:“成天乐入谷受困召唤帮手,斩杀这些妖兽,也不算故意来找刘总的麻烦。而刘总命这些妖兽把守通道,那是早在说这句话之前的事,并不刻意针对成天乐。是他自己寻上门来的,也不算刘总找他的麻烦。

至于李逸风,他原本就和成天乐有过节。刘总虽承诺不主动去找成天乐的麻烦,但也不能约束其他人的私事啊。你对刘总说过这想法,以刘总的聪明,既然未阻止就应该知道你想干什么,那我就不好再说了。只想提醒一句,成天乐其人太过诡诈,你一定要小心!”

孔翎的回答显得很自信:“我既知道他是什么人,当然会心中有数。我既没有得罪过他,也不是去寻仇的,自有我的手段!他身边的妖修虽多,但也不可能清楚什么才是人间至乐。假如有机会,我倒想打入万变宗好好见识一番,那些都是什么样的妖物?最好连成天乐一起都收服,也省了刘总的心。”

听她的意思好像是打算去勾搭成天乐,世人并不知孔翎是刘漾河一伙,美女去诱惑帅哥总不犯法吧?至少不应该有危险。假如成天乐遇美人计顺水推舟将计就计,真的就与孔翎双修欲乐,那就等于刘漾河在万变宗中埋下了一枚很致命的暗棋。

燕无欢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没有再说什么,扭头冲维维道:“刘总命你等把守通道,却让人不知不觉就进去了。懈怠之责,不可不问!”

那些妖兽当初各按本能习惯行事,确实没想到成天乐连夜穿过了冰塔林,等到发现时,成天乐已经进了落雷幽谷,按刘漾河的吩咐,它们确实是懈怠失责。燕无欢这话说的非常严厉,把维维又吓得直哆嗦。

孔翎有些不悦道:“你何苦这样不近人情呢?这些妖兽都被高手斩杀,它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难道你还要问它的责任吗?看你把它吓的!”

燕无欢却正色道:“那飞天高手赶来,是成天乐入谷之后的事。维维不察,让成天乐潜入幽谷发生在此之前,当时就已失责!那些妖兽已死当然谈不上什么追究,但一码归一码,不能说此前维维就没有责任。”

孔翎:“你跟它说这些道理,它也得懂才行。人家只是尚未化形的妖兽,哪能明白这么多,成天乐虽然进去了,后来它们将人困在谷中不也是弥补了过失吗?至于再有飞天高人赶来,不是它们能够左右的。假如不是维维逃掉活了下来,你今天都没地方找人问去。你看这头母猿,也够笨够可怜的,就算了吧,何苦还要为难呢?”

燕无欢想了想才说道:“既然孔翎小姐求情,我可以不责罚它,但它将来若想正式拜在刘总门下,这个样子办事可不行。既然出了这种意外,我得赶紧回去禀报刘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