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80章、修六欲,七情具

显露真正的性感,有时并不需要衣着太暴露,恰到好处的春光隐现与优雅的风情敛蓄相映,反而更令人心动遐想,可在脑海里自行弥补出欲望中那最想看到的景色。这女子此刻站在高处,但从下面抬头望,裙底却不完全走泄春光,因为还有一件紧贴着大腿的亵衬裤,只能觉得她的腿型更美。

她应该清楚自己很美,也很在意修饰与展现她的美。但别忘了她是以飞禽原身展翅而来,化为人形现身时衣物都是法力幻化而成,难怪它飞在半空时身形隐匿的非常好,快要落地前却发出五色毫光伴随法力波动,是因为要整理容妆。

但明眼人仔细看去,她的衣裙腰带的确是幻化的,镶着蓝翠色宝石的手串也是,但那一对耳坠和发夹却是真真切切的实物,原身展翅飞翔时也一直带着。发夹是一件法器,至于耳坠上水滴形的透明宝石也是可打造法器的天材地宝,但还没有完全炼成法宝。

她现身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句:“这地方真冷!”听语气像是在撒娇,但神情却一点都没有撒娇的意思,仿佛来到这里就是屈尊了,她的娇贵是天经地义的。可是看着她穿的露臂长裙,再对比所的说这句话,未免显得有些滑稽。

那黑鹰也振翅化为一名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双袖上有白色的点饰,很像他羽翅上的圆点。此人的脸颊有些消瘦,身姿却显得很是精壮剽悍,仿佛充满了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支弦上之箭。

他此刻有些小心地转身微微低头道:“孔翎小姐,这是高原苦寒之地,除了群峰环绕的盆地中,其他地方皆终年寸草不生。刘总只是让我来巡视,您如此娇贵之身,何苦又要跑来受这个罪呢?”

原来那女子名叫孔翎,而鹰妖所说的“刘总”指的应该就是刘漾河。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称呼,不经意间能折射出很复杂的含义。昆仑修行界无论是散修传承还是各大宗门,都不是社会上的企事业单位,对尊长没有“总”之类的称呼,如今只有两个例外。

一位是白少流,大家在非正式场合都习惯于称呼他为白总,与其人的经历有关,大家这么叫显得很亲切,大多是私交不错的同道之间。但在正式的往来场合,人们还是会叫他白庄主。另一位就是我们的成天乐成总了,他的情况更特别。

在成天乐没有出现在昆仑修行各派视线中时,身边的妖修们就已经称呼他为成总了,后来所接触到的各派修士,往往都是因为私交或者各种事情结识,不好给别的尊称仍称呼他为成总,反正就是个妖怪头子,渐渐已是约定俗成。哪怕是万变宗成立之后,在各种正式场合,人们仍然这么称呼他,最特别的是,万变宗门人也是这么称呼,并不习惯叫他掌门或宗主。

成总这个称呼有特殊的经历原因和历史背景,而且不是他的自称,是被所有人这么叫出来的。但是刘漾河不同啊,他聚集驱使妖修,居然主动要求手下的妖怪们也叫他刘总,不知是否在有意无意间有与成天乐相较之心。这种微妙的心态,恐怕连刘漾河本人都说不清楚。

孔翎婷婷袅袅在高处转过身来,看着那黑衣男子道:“燕无欢,我只是很好奇,在这草都不长的地方,你师父怎么能找到那么多妖修?……还有,你说话时为何总不喜欢看着我,难道我很可怕吗?”

原来这鹰妖名叫燕无欢,已被刘漾河正式收为弟子。他说话的时候确实一直低着头没看孔翎,似乎很是忌惮。但孔翎一开口,人就莫名到了他眼前,张开双臂,那精致的五官与迷人的胸脯触手可及,她的神情语气很难形容,并没有献媚之态反而显得高雅冷漠,无形中却风情万种媚惑天成,有着无穷无尽的诱惑。

燕无观没有后退,因为他身后就是冰崖,只得闭上眼睛答道:“师尊是应天地气运而生的大成就者,心志坚韧志愿远大,能做到的事情当然非我等所能想象,所以他能找到这里又能指引那些妖修。”

闭上眼睛也不行,孔翎的曼妙体态仍然清清楚楚地站在身前,那形容仿佛是印入元神中的,但燕无欢的神情坚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孔翎终于露出了妖嗔之色,一撅樱桃小嘴道:“燕无欢,你果然对我有成见啊!我又不会害你更不能吃了你,你何苦视而不见呢?会让我很不高兴的。”

她不发嗲还倒罢了,这一开口如声闻入境,简直令人的骨头都要酥了,带着神通法力却不是攻击,无形中有种莫大的享受与满足感,仿佛唤醒了身心中最深沉的渴望与冲动。

燕无欢干脆不说话了。孔翎点了点头又说道:“你果然很不错,心志之坚定远非常人可比,如今已铁瓦金舍大成,难怪你师父把你当个宝贝。……我听刘总说,你已服用炼化了三枚陆吾神仑丹,如此受器重,真是大福缘啊!”

尽管闭眼与睁眼没什么两样,但燕无欢仍然闭着眼睛答道:“得遇师尊,当然是无欢此生之幸!想当初我只是雪山上的一只鹰,懵懂中开启一丝灵智,恰好遇见师尊在山中修行,观其修炼而渐渐开悟,然后又得其指引。

师尊传我铁瓦金舍诀,后来我才知道就算人间众修士也极难练成这种法门,但我当时懵懂,为不负师恩日夜勤修苦练,去了江南一趟再回来,竟然就这么修为大成了。

师尊对我爱护有加,哪怕遭遇大敌凶险之际也严令我不得出手,先后赐三枚举世珍稀的陆吾神仑丹助我修行,此等大恩粉身难报。如今无欢一心只想为师尊效力,只恨自己修为尚且低微,不能做到更多。”

两人的对话透露了很多信息。刘漾河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就算是大奸大恶之徒,也不是他对任何人做的事都是坏的,至少这鹰妖燕无欢对他是感激的难以形容。燕无欢本就是苦寒高原上的鹰,遇到了刘漾河观其修行而开悟,最后得到了大福缘指点。

他的生存环境与修炼经历,在一般修士看来可谓艰苦卓绝,但他自己并不清楚,竟然在懵懂中将那极难修炼的铁瓦金舍诀给修炼入门了。随刘漾河去了一趟江南人烟繁华地,期间也参与了偷袭成天乐与年秋叶之事,也是大开眼界,归来后竟然铁瓦金舍大成。对于化形妖修而言,也意味着玄牝妖丹大成,凝炼玄牝珠则是自行开悟。

刘漾河也清楚这只鹰对自己的重要性,是他的飞天耳目,所以不轻易让这只鹰动手斗法,只留在外围警戒观望,先后赐予他三枚陆吾神仑丹,可称悉心栽培,是其绝对的心腹手下。成天乐一直很忌惮这头鹰妖,但也没想到此妖如今竟已这么厉害!

孔翎的声音有点发酥,仿佛能穿透神识印入灵魂深处:“不不不,你已经很厉害了,以妖身而铁瓦金舍大成,又服用了三枚陆吾神仑丹,简直难以想象会有多么的强悍。……如此强大的你,为何要这样害羞呢,为何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

睁不睁眼都能看见眼前的她,但是闭上眼睛就是代表了一种态度,燕无欢摇头道:“我不是害羞,只是不敢!”

孔翎笑了,这笑声是那么的悦耳动人,仿佛就是欲望想象中最想听到的声音,拂过心神令人荡漾,元神并不迷乱却似变得更加清晰、清晰的知道自己的欲望。她好像觉得逗这头鹰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笑着说道:“难道是害怕你师父吃醋吗?”

燕无欢老老实实地答道:“孔翎,你既已与师尊修炼欲乐双运道,何苦又要来逗我呢?”

孔翎的轻笑声无形中更加动人神魂:“你已突破大成境界,应该明白这只是一种修炼而已,只要依法而行,于彼此无害反而有所助益。你不是那些凡夫蠢子,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修行所求的是超脱自在,欲乐之妙有何不能享受?

你师父定然也将灵热成就法传授给你修炼印证,恰是行欲乐双运道的根基。欲乐之道未必要解衣而行,同入定境即可享妙空至乐,元神所触比世间男女欢爱更要真切,其中妙处只有你我知晓,你不说出来,你师父怎么可能吃醋呢?

我也与李逸风修欲乐双运,你师父应该也是知道的,但他很清楚我都做了些什么,并未真正的有身行之举,只是灵台中修妙空欲乐而已。此对凡夫而言只是幻境欲乐,但对于你这种大成修士便是修炼之道,何乐而不为?”

燕无欢终于睁开了眼睛,苦笑着答道:“孔翎,我也不清楚你说的话有没有道理,但你与师父也修欲乐双运道,应该说的是有道理的。但我确实是苦行修士,所求不在于此,就算修欲乐双运道,也自觉不能与孔小姐您修。况且师父也说过,此道极易入邪障,不修此也能继续精进,我又何必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