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9章、稚而学,壮于行

讨论到这里,好长时间没说话的成天乐终于开口道:“任道直,你这话对也不对。我们确实应该把万变宗的事情做好,尽量将神丹会搞成功。对付一个刘漾河或许不能扭转根本,但不针对他更不行。抓一个小偷或不能阻止世间的盗窃行径,抓一个贪官或不能杜绝官场腐败漫延,难道因此就不抓小偷、不治贪官了?那岂不是更糟!”

任道直赶紧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成总看得更透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是修行人,求超脱之道,立身行事而已。”

成天乐站起身来道:“如我等者,修行之路势如登天,任重道远啊!今天说的这些,心中有数就好,也不必思虑过甚,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吧。正经事且一件件来。比如当初,我就没有料到任师弟能有今日。我们只要会做事、去做事即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第二天,梅兰德带着任道直离开日喀则前往珠峰,出门的时候还穿着那件烧了几个破洞的外套。成天乐递过一套衣服道:“高原苦寒之地环境恶劣,老弟虽然本事大但也应做好万全准备。你这件外套恐不能抵挡风寒,而我这套衣服是万变宗众妖取原身裘绒所制,你此去珠峰就穿上吧。”

梅兰德接过衣服笑了:“日喀则应该有商场,正打算去买套新的换上。老兄你是真不跟我见外啊,我的衣服上有五个洞,而你送我的这套衣服上有十几个洞、二十多道口子!”

成天乐也笑了:“虽然破了点,但也是好东西,没哪个商场能买到,这些破损都是在雪山中留下的痕迹。我当然不与你见外,就拿去穿上吧,外面再罩一套新衣服不就行了?”

听说任道直要陪着梅长老去珠峰,万变宗众妖也想去看风景,好不容易来一趟,有机会怎能不观赏世间第一高峰呢?尤其是南宫玥叫唤得最欢,鼓动成总率领众门人弟子在附近好好转一圈,就当集体组织观光旅游了。

成天乐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租了几辆车带领大队人马也去了珠峰大本营,接着又参观了羊八井温泉、纳木错神湖等地,最后在拉萨逛了三天。前一阵子大家很紧张,接下来的日子万变宗众门人又会很忙,就让大家放松放松吧,也算是宗门福利。在这世界屋脊感受天地灵息更加清晰,也能让众弟子积累行游中的见知。

众妖玩得都挺开心,訾浩还提议,今后万变宗最好每年都组织一次这样的集体旅游。地方嘛当然是由成总定,最好是成总曾游历或战斗、修炼之处,一边行游一边讲述修行经历,以供众弟子借鉴印证。

成天乐答应了,并开玩笑道:“等诸位皆大成之后,我们就到喜马拉雅山深处的那个盆地去参观,到那时大雪也应该修炼有成了,就让它来当向导!”众人皆欢呼而赞,在一片笑声中,成天乐率群妖离开青藏高原返回了苏州万变宗。

成天乐这一趟出游,去时隐秘,途中遇险,归来皆大欢喜。

……

就在成天乐率众离开青藏高原的这一天,喜马拉雅山脉深处,那被皑皑雪峰环绕的盆地中,飞来了一只黑色的苍鹰。雪山上的鹰能飞得极高、看得极远,而这只鹰显得尤为神骏,它的体型倒不是特别大,羽毛却带着奇异的金属光泽,翅膀上的长羽末端有两排圆形的白点,就像天空中睁开的很多双眼睛,末端锋利如刀。

它就是刘漾河收服的那只鹰妖,假如成天乐此刻看见,会发现这只鹰的原身与上次相比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其气息也强大了许多,而且还学会了收敛神气,使人在远处不易以神识察觉其异。

这里有一大一小两片盆地,中间是那条笔直的缺口通道相连,有点像葫芦型,而通道一端的冰塔林是两片盆地间天然的屏障,最深处就是那落雷幽谷。那只鹰妖先在小盆地里盘旋并不断尖锐的鸣叫,似在召唤什么。周围澡盆状的群峰传来阵阵回音,却没有它期待的回应。

这只鹰妖又飞过冰塔林,来到那片百里方圆的大盆地中,虽然只有一条山脉相隔,但两处盆地中的气候却不同,这里正飘着风雪,而盆地中央的大湖尚未封冻。鹰妖展翅穿越这高寒地带的风雪,绕着湖岸边飞翔了一圈。

它这回飞得比较低也比较慢,就算雪山上的鹰也很难在这种气候下长时间飞翔,此刻它终于展示了神通法力,那羽翅发出淡淡的光芒和各种细碎的气旋,在风雪中凌空保持着稳定的滑翔轨迹。它一边飞一边鸣叫,声音渐渐显得有些焦急。鸣叫声带着穿透风雪的神通,显然不是普通的动物能够发出的。

在盆地一侧,一片已经落叶的针叶林覆盖的山坡上,大雪正坐在新“洞府”里修炼。像它这么壮的身躯想找到一个合适又舒服的天然洞穴并不容易,这里本来有一个很隐蔽的小岩洞,然后又被它用法力硬生生地掏开重新布置了一番。

大雪虽然还不会布置什么迷踪法阵,但恶劣环境下养成的天性自然就懂得怎样隐藏巢穴。有一堆看似普通的乱石将洞口掩护得很好,且寻常兽类也根本爬不到那里去,从空中更是看不见。

大雪居然在打坐,那小山般身形学着像人一样盘腿定坐,可它的双腿还盘不起来,只是一种类似踞坐的姿势,但腰脊笔直、松静自然,倒也是有模有样。那鹰妖的鸣叫声穿透风雪也隐约传到了它的耳边,打扰了它的定境。大雪睁开眼睛皱起了看不出眉毛的眉头,很有些不高兴,但它随即想起了成天乐离去前的叮嘱,并没有被惊动,而是收敛神气又一次闭上了眼睛,继续定坐修炼。

那只鹰妖在风雪中绕盆地飞了一圈也用了大半天时间,显得有些疲倦,最终落在了离冰塔林不远的一处高崖上。这里并没有飘雪,旁边就是晶莹剔透的冰川。这时又有一团朦胧的五色光毫落在山崖上,离那只鹰大概七八丈远,位置却高出三丈。

又是一只飞禽之妖赶到,能越过喜马拉雅雪山飞进这种地方来当然不凡,它越过雪山后却不愿在寒风冷冽的高空翱翔,而是顺着山间的盆地和通道穿过来的。它好像比那只鹰妖飞得慢些,也晚到了大半天,但身形隐匿得却非常好,在高空看不见踪影,只有快落下时才显现出朦胧的五色光毫,然后化身为一名美女。

“美女”如今在很多场合已经成为一个大众化的形容词或指示代词,只要没有明显无法直视的缺陷、如此评价实在太昧着良心,绝大多数女同胞都可以获得这一称号,以示对女性及女性魅力的尊重。但是这位女子就是标准的美女,几乎无法找到更简练准确的词来描述,她的容颜、身姿、肌肤、服饰……都可以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美。

乌黑柔顺长发看似随意披散,中间却精心编了几根细辫,依次挽成挑空的环状发髻,辫梢也散开披于肩后;束辫的发卡呈一对孔雀开屏状,上面镶嵌着翠蓝色的宝石。这发型很美很精致,但若是没有神通的普通人这么打扮,早起出门前仅梳头恐怕就要花一个小时。

她戴着一对水滴状翠蓝色透明的宝石耳环,与发卡上的点饰是同一质地,在举手投足间轻轻摇动,光影反射与折射间荡漾着神秘的波彩,宛如眨着诱人的眼眸。这只是耳环,若看她本人的眸子,黑褐色带着微蓝,透着深邃而宁静的美,却在无形中仿佛自然发出诱惑的召唤。

她的左腕上戴着棕色编绳穿成的手串,中间那颗卵形的翠蓝色宝石只有拇指肚大小,恰到好处的衬托出那纤纤皓腕嫩润雪白。再看她脸上的肌肤也是那样的雪白嫩润,脸颊微尖却不觉消瘦,五官天成精致的美态。

她身穿一件短袖长裙,在高原雪山上裸露着一双玉臂。袖子虽短领口却不深,只露出一小片白皙的酥胸,将诱人的乳沟大半包裹在衣裙里。胸脯将衣裙撑起显得很是饱胀却不过于夸张,耸立的曲线带着很有弹性的质感与动感。腰肢婉柔纤细,挺而翘的臀下披散着裙裾。

这件长裙也是翠蓝色的,颜色却深浅不一,看似随意挥洒色彩,却有着一种层次变换交映之美。裙子很合身却不是一味紧身,腰间系着一根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的纯黑色丝带,在腰侧却打着一个异常精美的穗结系起。

这个结不是固定的装饰,假如普通人穿脱这件长裙,这条裙带总是要系起或解开的,出门前打这么一个穗结,恐怕花的时间也不止半个小时。裙裾垂到膝下,只露出一双晶莹的小腿,肌肤的视觉质感与小腿肚的弧度都堪称完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