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8章、苟失教,性乃迁

成天乐问道:“你打算也去那个雪山盆地看看小须弥遗迹吗?”

梅兰德答道:“正有此意。”

成天乐:“我建议你不必去得太早,以我而论,就算突破了真空境,其实也参不透那里的玄妙,无非是为了采取落雷金。你想在喜马拉雅山中走走倒是可以,但一定要保护自己周全。本事再大,这绝地中很多情况也是难以预料的。况且真空劫并不是你想来就能让它来,想不让它来就能躲开的,若求修为突破,便须历此劫考验,届时若无人护法恐怕很凶险。”

梅兰德想了想,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听你的劝,历真空之前暂时不去那个地方。此番倒是要去一趟珠峰,在绒布寺一带闭关感应天地灵息,若踏入真空之门倒也是缘法。畏惧真空者终身难破此门径,瞻前顾后还谈什么修行,成总不也是身陷绝地而破关的吗?”

成天乐:“话虽如此说,但也不能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我原本是打算返回苏州万变宗再闭关的,让訾浩和盛龙出山求援,也是做的最合理的安排。虽是苦行却不自讨苦吃,来者勿惧,泰然处之而已,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避入落雷幽谷。”

任道直突然插话道:“成总,您是在担心梅长老吗?我想向您请求,随梅长老去珠峰一趟,同感天地灵息之妙,也为梅长老护法。”

成天乐呵呵笑出了声:“想去就去,为何要向我请求?”

任道直:“我如今已为万变宗弟子,这样的事情,当然要知会宗门。”

成天乐:“门规你也清楚,宗门并不干涉私产和私人事务。当然了,你今天不开口我也会说的,与我想到一块去了。你加入万变宗,第一个宗门任务就是——陪梅长老出游,为随行护法侍者。”

任道直抱拳道:“领命!”

想当初成天乐在落雷幽谷中入真空境,虽有那漫天惊雷为屏障,但也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一头妖兽大雪为护法侍者。而如今梅兰德要去珠峰修炼,若有一只毕方在身边护法,是再稳妥不过了。梅兰德也抱拳道:“多谢成总,多谢任道友!但此去珠峰历练,任道友跟着我也很受罪啊。”

任道直:“怎么能是受罪呢?我有很多问题想向梅长老请教,跟随在侧也是印证自己的修行。若能亲眼看见您度真空之境,更是莫大福缘。假如梅长老愿意,该说谢的人是我!”

成天乐摆手道:“你们就别互相谢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其实把二位留下来,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听听你们的看法。我在雪山中遇到的那些妖兽,很可能与刘漾河有关,因为除了我只有他才清楚那个地方,而且据我观察,那些妖兽也很可能有灵热成就法根基。

我曾在青海孔雀河一带的雪山中得到此门法诀的传承,而刘漾河同样能得到,所以事情就很确定了。我只是感到奇怪,在这荒凉无人烟甚至罕有生灵出没的地方,他怎么会短时间内找到这么多妖修?需知妖修超脱族类,也是极为罕见的!”

任道直解释道:“成总,您有所不知,这正是刘漾河的聪明之处,否则此人也不会有今日成就。他没有成总的本事、能在红尘闹市中察觉各类妖修踪迹。所以在荒凉绝地中寻找妖修,反而更加容易。这些地方人迹罕至,大部分妖修都是未化形之妖兽,并不太注意收敛神气。

越是条件恶劣的绝地,生存就愈加艰难,岁月长久中,越能诞生强大的妖修。在这种地方搜寻,没有太多杂乱的生灵气息干扰,反而更容易找到它们。那片雪山盆地与世隔绝,其中生灵世代繁衍,而妖兽的寿元长久,刘漾河就在那里刻意寻找,能收服那么一批并不令人意外。”

梅兰德插话道:“如此说来,那成总遇到的大雪倒是漏网之鱼喽?”

任道直点头道:“情况应该就是这样,山野妖兽也很警觉,有回避各种潜在凶险的天性,当然也会躲起来不被更强大的存在发现。刘漾河行走于荒原绝地,暗中观察各种特异的神气,对他而言是最好的发现与收服妖兽的办法,也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一股势力。”

梅兰德皱眉道:“这条路说起来简单,可走起来也是险绝无比啊。收服天性凶悍、天赋神通各异的妖兽,可不像各派修士过得那么逍遥舒服,足见此人所求更多、野心更大,不愧是苦行出身,对人狠对自己也够狠,算得上是个枭雄人物了。

他行事的方式与成总完全不同,那些山野妖兽逍遥于天地间自生自灭也没招惹谁,他却要去收服驱使。妖物碰见这等修士指点本是福缘,但它们未历人世却灵智已开,见到什么样的便会学什么样的人,福缘反而变成了祸端。”

任道直补充道:“梅长老的话很有道理,但我身为妖修,有些情况了解得比您更清楚。若灵智已开进入人世,确实很多事情是跟人学的,比如当初开外汇交易部可不是我发明的,卷款走人更不是我的专利。但它们不管出身如何,入红尘的修行就是一种见证,也会去思考做出选择,比如我今天就是做出了另一种选择。

那些妖兽受刘漾河的教唆,确实会有样学样,但进入红尘见证人世之后,不可能不明白世间的道理,假如自己还不想明白、放纵为恶的话,该斩除的也就除了。不能因为世间有人犯错,便能原谅它们的过错,否则人间早成地狱。”

梅兰德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可以做得很隐藏,刘漾河未必一定要那些妖修去杀人放火,只要驱使它们效命、建立强大的势力,将来便可达到某种目的。自古以来人间各种妖蛾子就层出不穷,但如今世事变化之快为千古所未有,这倒是种新状况。

说起来,这不过是江湖上拉帮结派的手法,但他所驱使的对象却很特别,一旦任其漫延就很要命。而成总看似在做同样的事,手段和目的却完全不同,并没有像刘漾河那样满世界刻意搜寻妖修,而是指引红尘中的妖物如何立足修身,这才是真正的修行宗门传承。

如今世道变迁大势不可当,昆仑修行各派当然希望有万变宗这样的宗门出现,而不是刘漾河那种人泛滥,这才是正一门、三梦宗等修行大派这么给成总面子的原因。倒不是成总本人当初的修为有多高,而是可能成为这个时代引领风气的大成就者。

在我看来,成总和刘漾河,都是应运而生的人物。就算没有成总的出现,可能也会有别的人在各派前辈的扶持下去这么做。但做同样的事情可以,可是有同样的机缘与成就者太难找了,做事未必能成功,成功也未必是大成就。出成总这么一个人,简直太难得了!”

一番长篇大论,听得成天乐直眨眼,他喘了口气道:“老弟,你夸我,我很开心,但你也夸得太狠了!”

任道直赶紧说道:“不狠不狠,一点都不狠!成总,您好好想一想,今天参加法会的妖修都是什么来历、与您是怎么相识的?当初您隐身传销团伙,刘书君是搞传销的小头目;后来您去饭店打工,吴燕青是饭店老板,花膘膘是来饭店白吃的;您又去外汇交易部应聘,那外汇交易部是我开的。

如今这些人都成了万变宗弟子,包括我在内,这就是成总的本事啊!您太厉害了,也许自己没意识到,但足以让天下同道惊叹,那刘漾河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说修行各派想做自己这样的事情也许可以,但恰好能碰到成总您这样一个人出现,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梅兰德笑了:“任道直,你倒是学得很快啊,夸人都夸得这么有水平了!”

任道直憋住笑正色道:“这绝不是刻意吹捧,而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赞!”

梅兰德笑出了声:“咱就别顾着夸成总了,成总担忧的事情确实很有道理,也该说点正经的。那刘漾河绝对没有成总这般功德,但他也是个人物,就算是祸害也可以成为很出色的祸害。人烟漫延、世道变迁,妖修混入红尘聚集,恐怕是很难阻挡的趋势。

那刘漾河本人的修为再厉害,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假如他落了单,我们三个一起上也能将他宰了。但他所做的事情必然也是一种趋势,而成总也成了另一种表率,两股潮流的对抗已成为一种宿命。洪流所过,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其吞没,所以必须擅用其势,不能让刘漾河这种人在世间坐大。”

任道直:“其实就算杀了一个刘漾河,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有利益在又有形势可用,必然会有人这么干的。当务为急,万变宗也要壮大声威,并要善借修行各派的力量,成总要召开神丹会,确实是英明之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