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7章、挥重槌,敲响鼓

这话虽然轻松,但言下之意耐人寻味啊,仿佛在说——毕方,你以为自己很强大,嗯,我也承认你确实很强大;但是,就算我的神通法力不如你,也一样能宰了你!

成天乐让毕方飞天演法,也是一种敲打和点醒。俗话说响鼓要用重槌敲,刚才毕方已经解开了心结,但梅兰德并不能确定,所以又加了一把力。若是毕方在成天乐的点化下仍未完全悟透,那么此刻的火候应该足够了。

昨天夜里,梅兰德邀毕方聊了有关天地化生灵禽的很多见知,又问了他与成天乐的结交经过。他与成天乐完全不同,遇事精明无比一眼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来,所以早就想好了今天故意要来这么一出。但成天乐神妙的手段在前,他这一记响鼓重槌此刻就算锦上添花了。

梅兰德的最后一句话缓和了有些惊险的气氛,众妖回过神来这才发出喝彩赞叹之声。姜璋与郝然早就准备好了一件原身之物,交到了掌管此事的执事甄诗蕊手中,接下来就该举行弟子入门仪式了。

任道直不仅是心服口服,而且是心惊肉跳啊,反正原身之物已经拿在成天乐手上,刚想顺势开口,不料梅兰德又说道:“任道直,其实方才只是演法,你展示的神通手段比我高明,应该是你赢了。我也知道你与成总的过往,但那一切都已是往事,今日之缘法难得。我有个提议,不知成总以及各位万变宗同道能否认可?”

訾浩问道:“梅大长老,你有什么提议啊?只要有道理,你开口当然就没问题。”

梅兰德:“灵禽毕方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妖修,我刚才也看得清楚,其神通法力不在成总之下,更是在我之上。而我也清楚任道友有心拜入万变宗,既然如此,不如也与我一样,做个客卿长老如何?”

这番话多少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但听闻之后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很有创意。大家亲眼所见,在万变宗中除了成天乐之外,恐怕谁都不是任道直的对手。而且以这只灵禽毕方的习性及以往的脾气,很好面子很自恋,不屑于与普通的妖修为伍。

万变宗若能招揽这只强大的飞天灵禽,当然非常有用,从这次雪山遇险就能看出来,宗门中毕竟还没有飞天高手镇场子。而客卿长老地位超然,也完全符合天地化生之灵禽的身份,能极大的满足任道直的虚荣心,看上去是最两全其美的安排。

梅兰德其实还是在玩江湖套路,就像某个委员会请某位名人或贵人任名誉会长或名誉理事之类。如果任道直想要台阶的话,这是最漂亮的台阶,面子里子都有了。但凡这只毕方在面对万变宗众妖时还有孤傲之心未去,就会接受的。

一旦任道直动心了、点了这个头,他就能成为万变宗的客卿长老享有超然的地位,万变宗也收服了这头强大的灵禽。但对任道直本人今后的修炼却没有好处,因为他在形式上并没有真正拜入万变宗门下。那么透过这种形式看其心性,还是那头被斩了花翎仍不甘心的毕方。

成天乐做事情很简单,但梅兰德的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位客卿长老的手段狠得多,机心也深得多。但他是真心为成天乐以及万变宗着想,收这样一只桀骜不驯的灵禽入宗门,而且曾经还有仇,必须整治得服服帖帖才行,否则不能令人放心。

斩落花翎还不算,梅兰德又摆下了最后一道门槛,给了一个毫不勉强、看似顺水推舟极有创意的建议。成天乐也明白过来这年纪轻轻的江湖老油条是什么意思了,他自己虽没有玩这些手段的习惯,却也听梅兰德讲过各种江湖门槛,似笑非笑地点头道:“嗯,兰德长老这个提议也很好。任道友,若不嫌万变宗门户低微,我欢迎你做个客卿长老。”

众妖皆望向任道直,而这头灵禽却再度长揖及地道:“成总,梅长老,多谢你们如此抬举任某!但我只求拜入门下,为正式受戒授法之传人弟子,领宗门之责、护宗门之威,请诸位同门多指教。”

梅兰德没有再说什么,终于点头微笑,而旁边的老狐狸花膘膘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成天乐很开心地笑道:“那好!假如是当初的你,我是不可能答应这个请求的,你入了宗门也未必是好事,如今倒是顺理成章了。……这就摆设香案,与另两位同门一起举行入门仪式吧。”

入门仪式的流程细节自不必赘述,任道直虽未做客卿长老,但他也不是晚辈弟子,与成天乐、花膘膘、甄诗蕊等人同辈。至于郝然则拜在成天乐门下;而姜璋这只胆小的麝獐,则拜他天性最畏惧的虎妖石双为师。入门仪式之后,紧接着就是拜师仪式,成天乐做事干脆、效率挺高的。

这么安排自然有原因,任道直毕竟是神通广大的灵禽,无论他自不自恋这都是事实,且修行岁月长久,论身份的话确实不好做花膘膘等人的晚辈。而另一方面,他已玄牝大成,假如拜在成天乐的门下,按照修行界自古以来的规矩,会让甄诗蕊等人都不好再直接收徒了。

若有弟子大成,那么上代门人将不再直接收徒。这条规矩倒也不是绝对的,特殊情况下也能破例,像成天乐这种刚刚创立的宗门情况就很特殊,但能够保持宗门长幼及辈分之序,还是尽量要注意的。

任道直既然与成天乐等人平辈而论,当然也无法拜师了,因为成天乐本人并无传法上师。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承袭万变宗的妖修之法,成天乐会定期召开同辈之间的小型法会,传授宗门法诀并与大家交流印证。玄牝妖丹大成之后的门人,那物类之修的典籍也可自行查阅。

像毕方这种灵禽,其天赋神通就是一门独特的法诀,万变宗所传则是更好的辅助印证,而宗门也是他修行的依托。玄牝大成之后,修炼法诀并无一定之规,只有境界以及各种感悟的点化与指引。比如他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迈入真空境的门槛,而成天乐带着他走出雪山的这一路,虽一言未发但其实一直在点化。

所有的仪式结束之后,天已经渐渐黑了。山腹内凹的平坡处虽然风不大,但这海拔超过五千米的高原上,满山的碎石都发出沁骨的寒意,微风吹过抚面竟如刀割。感觉不仅是冷,温度骤降时稀薄的空气更令人呼吸困难,且天地之间有一种无声的冷酷气息。在这里感觉尚且如此,可以想象成天乐身处喜马拉雅雪山时是多么的艰难。

法会结束,群妖已散去,在这里仰望星空显得特别清晰明亮,群星仿佛是一颗颗伸手就可摘下的璀璨宝石。平坡上只有三个人,成天乐特意将梅兰德与任道直单独留了下来说话,因为他俩在真空境之前的修炼皆已接近圆满,所要堪破的就是迈出那一步的门径,这也是一场单独的小型法会。

大成之后的修行特点便是如此,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法诀照着修炼、就一定能突破某种境界。成天乐以神念讲述了自己突破真空境的经过,只是没说画卷世界的事,然后又谈了真空境的感悟,最重要的是和锋真人后来的点评。

梅兰德叹息一声道:“若论修为,我所修与成总的御神之道十分相似,早已境界圆满,可是继续突破的门径一直在恍惚之中。如今听成总之言终于明了,我早年奔波江湖多用机心,但手中剑亦杀伐甚重,不如此不足以立恩威。如今想来,若不堪破这一关,确实难入空境之门。”

成天乐笑着问道:“老弟,如今能踏入了吗?”

梅兰德:“已知怎样迈出这一步,但恐怕还要费一番工夫,能入真空境未必就能出真空境。”他说的倒是实话,能弹指破真空者那只是成天乐,而梅兰德与成天乐并不是一种人。

成天乐又问任道直道:“你呢?”

任道直也叹了一口气:“多谢成总指点,否则我连门都看不见!本以为继续修炼下去,就能神通广大强悍无敌,却没想到真空妙有之境是这么回事。如今总算清楚门径何在,但想成功踏入空境之门,恐怕还要下一番洗炼功夫。”

成天乐不无担忧地又看了梅兰德一眼:“老弟,我知道你很忙,监察天下风门各派事情很多,越是这样难放下,便越难度真空。假如入了真空境,恐怕用的时间也很长,心里越着急越难破关。下一步,你打算怎样做?”

梅兰德笑了笑:“我也有帮手啊,就像你万变宗中还有这么多妖修呢,凡事不必全部亲自动手吧?就算不倚仗神通手段,还有机心门槛,更何况我是习武之人,真空中亦有自保之能。只是如何破关还须静心参悟,我曾行走天下山川,尚没去过喜马拉雅山那等空灵绝地,身为地师修炼中毕竟有缺,也欲像成总那般走一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