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6章、切冠羽,斩花翎

听成天乐说不能在自己家里打架,小韶附和道:“是啊,用这种手段对付高手,画卷里的姑苏世界恐怕就遭殃了。我们的画卷更神奇,但神奇也有代价,毕竟不是你本人亲手打造的神器,没有完全掌握它的妙用,也就不能轻易施展一些手段。”

成天乐:“法宝越神奇,操纵起来的要求就越高,比如我不突破真空之境,就不可能在外面与你神念交流。假如我把毕方困入画卷中相斗,也不可能像梅兰德那样站在画外,得自己也进去才行……”

他们正在这里说话,半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如波浪涌起的轰鸣,无数火羽凭空飞出,化为一片火海卷向地面上的梅兰德。毕方强大的神通毕竟不凡,已冲破了那画卷的束缚,法力化出的火海而出直接攻击梅兰德。

画境被破,梅兰德当然早有准备,抖腕一展,手中那幅画化为了一道屏风,火海全部击在一座山上。画境是一种神通,画卷本身也是法宝,众人恍惚觉得身后那座雪山被梅兰德移了下来挡在身前,这当然是一种错觉,而画卷屏风上呈现的图案就是此时此地的雪山。

成天乐就像实况转播员,随时用神念告知小韶演法的场景。小韶又以神念道:“画卷展开就是一件防御法器,可以抵挡火海侵袭。我们这幅画卷也完全可以这么用,遇到无法抵挡的攻击之时,可展开画卷护住身体。”

成天乐:“应该可以的,但我从来没想过,也舍不得!”

成天乐在山塘街花八百块钱买来的画卷是一件仙家神器,但他当初可不清楚,画卷看上去就是宣纸装裱在丝绸上,连水火都碰不得,哪还能用来抵挡刀枪法力?但神器的材质绝不可能是普通的宣纸与丝绸,不仅刀枪难入水火不侵,而且展开之后本身就是一件可攻可守的法宝,假如幻化成一道屏风,应该可以抵挡各种威力强大的攻击。

可成天乐从来没有用这幅画卷斗过法,哪怕在凶险的遭遇中,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就没想到,且在意识深处也真是舍不得。神器也就罢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画卷中的姑苏世界以及世界中的小韶,困敌入画卷中唯恐损毁那个世界,就算画卷展开抵挡法力攻击,也怕波及画卷中的世界。

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成天乐也不会试,况且他根本还没将这件神器的妙用完全掌控。以前不明状况,可以尝试各种方法,现在所知越多就越谨慎。尤其是清楚画卷中姑苏世界就是真切实有,他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绝不敢乱来了,只合于形神之中,否则一不小心损毁了画卷,他连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神念交流只是瞬间,那边演法场中火海湮灭、屏风消散。毕方身前仍有无数流星火羽飞腾,而梅兰德轻啸一声,一抖右手,掌中凭空出现了一柄短剑,向那漫天的火羽冲去。众妖都吓了一跳,这位梅长老可不是成总,凡人的血肉之躯如何直接对抗火海?就算他有神通能冲过去又怎么样,难道想和原身强悍无比的毕方玩近身格击吗?

成天乐见状嘴角却露出了笑意,他很了解梅兰德。这位地气宗师不仅是以术入道,而且也堪称一代武学大家。梅兰德与一般修士的斗法习惯完全不同,并不喜欢法宝腾空以各种妙用相斗,更擅长直接捅刀子。若论近身格击之术,成天乐可远远无法与梅兰德相比,他所长不过是“原身”更为强悍而已。

梅兰德的速度极快,飞驰中挥剑发出一道光芒,将面前的火焰飞羽切出一个通道缺口。毕方既已脱困自然欲飞起占据优势,展翅又化飞羽如火海漫延而开,而梅兰德剑挥光毫如在海浪中硬生生劈出一个空间。毕方还有没有来得及飞高呢,梅兰德就已经冲过来了,一道剑光直劈其原身。

又是刚才群妖见过的手段,毕方在空中振翅,十八柄飞刀同时飞出,接连被那剑光击碎最后终于挡下了这一击。灵禽格挡的同时也发起了反攻,空中五色光毫荡漾,看似美丽宁静的威压朝着地面的梅兰德击去,同时拢翅向下俯冲,长长的尖喙上也发出了五色光芒,这是硬碰硬的格击啊。

梅兰德的身法极为迅捷,前冲中突然旋转,短剑舞出一片光旋,在那荡漾的五色光毫中向后飞退,仿佛抵挡不住毕方强大的天赋神通反扑。他刚才冲过来劈出的一剑本就极险,毕方反应稍慢就会中招,此刻退避也是极为干净利索。

毕方的尖喙冲来击碎那一片剑意光旋,它可不能让梅兰德退走,接着一展翅,身形周围化出一个三丈方圆的火球朝着梅兰德就轰了过去。这种打法有点蛮横,仗的就是灵禽原身强悍以及天赋神通不凡,梅兰德显然是招架不住。

这一系列过程描述起来很复杂,但只在一眨眼之间就发生了。那硕大的火球包裹着灵禽原身狠狠地轰击在地上,带着火星的碎石乱飞,竟把那坚硬的碎石地砸出一个三丈方圆的浅坑。威力不仅来自于火球,还有那如潮涌般的无形法力飞卷。

当一切平静下来,毕方又化为了任道直的原身站在那浅坑之中,而梅兰德却不见了。怎么回事,难道这位长老已化为灰烬了吗?不可能啊,这只是演法而不是生死相斗!群妖都顺着任道直的视线向山上望去,这才看清梅兰德的身形,恰好有一道剑光飞回梅兰德的手中。

只有大成以上的几位妖修完全感应清楚了方才发生的事情,当火球砸过来的时候,梅兰德避开了或者说逃开了。他虽不会飞,可是短时间的冲刺速度几乎比飞还快,像一条游鱼般沿着法力飞卷的间隙冲出,运转地气灵枢仿佛是真的飞了起来,飘飘然就落在了很远的地方,眨眼间就到了平坡后面的半山上。

仿佛不是他在游动或滑翔,更像山势自然在游移,然后他就到了那个位置。此刻的梅兰德神情很平静,样子却稍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有几处焦痕,站定之后便化为灰烬落下出现了几个破洞。

若按演法的规矩,毕方将梅兰德逼出这片平坡,它应该胜了。而且刚才的场面大家也看得清清楚楚,若论法力神通,确实也是任道直更为强大,全力施展的话,梅兰德抵挡不了也不能完全接下来,只有退避。

可任道直却一脸惊叹之色,向着远处的梅兰德长揖道:“我不是第一次与人相斗,但平生还没有遭遇过这种凶险,方才生死只在一瞬间。若不是演法留情,此刻已经没命了,多谢梅长老指教,于我是大警醒啊!”

成天乐走过去打了个哈哈道:“梅长老与任道友这番演法,于我等也是一种警醒,不要过于倚仗法力强悍、修为高深,神通法术皆可伤人,遇敌不可掉以轻心。”说着话一招手,任道直身后飞起半截青色的羽毛,飘飘然落在了他的手上。

刚才是怎么回事?毕方包裹着三丈火球轰然而来,梅兰德确实接不下也挡不住。他在飞退中剑却离手了,也如一条游鱼运转地气灵枢滑射而去,堪堪从毕方原身的头顶上擦过,然后飞射而回。这柄剑没干别的,只是切断了毕方头顶的一根长翎。

毕方头顶上有五根七寸长翎,分呈五色,看上去有点像孔雀的冠羽,点头之间的五色光毫就是这么祭出的。这可不是普通的羽毛,简直比原身骨肉还要强悍,坚逾精钢寻常法宝难断,却被梅兰德的飞剑切下来一根。假如这一剑削的是别的地方,再往下低个几寸,那这只灵禽恐怕就没命了。

以毕方的法力并非挡不住这支飞剑,就像寻常人打架一样,对方手中的刀是可以挡住和打落地,但得判断出方位并击中才行。毕方祭出的火球确实强大,但梅兰德的飞剑却能穿过来;那五色光毫也能击开飞剑,可梅兰德出手的时机却在法力波动的间隙,短剑绕着两波光毫浪涌诡异的“游”了进来。

一旦短剑及身,毕方就只能以护身法力和原身硬扛了,但它在施法强攻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况且也很难挡得住。各派的修士最怕遇到这种情况,但他们的神通强大,怎能让飞剑轻易冲破法宝防护跑到头皮上呢?可梅兰德偏偏做到了,对手还是一只灵禽毕方。

这场演法比方才时间短得多,进退之间只有三个回合,从开始到结束不超过十秒钟!但过程却是惊心动魄啊,终于搞明白状况的群妖皆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中一时都没有说话。梅兰德既然能宰了毕方,那么在场的其他众妖若和这位长老拼命,恐怕谁都没好结果!

梅兰德整了整衣衫,外套上带着几个烧糊的破洞,走回来笑道:“其实我是和任道友开个玩笑,听说妖修拜入万变宗门下,按门规得交出一件原身之物,我就切下任道友原身半截青翎先备着。……姜璋,郝然,你们也得取下点东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