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5章、大关节,不含糊

成天乐于大阵边缘三尺外站定,突然一挥拂尘。那电丝上射出的无数道霹雳电光化为万道青丝,穿透五色光华密密麻麻卷向毕方的身体,末梢仍带着丝丝电闪。毕方又使出了最简单也是最擅长的手段,无数火焰飞羽弥漫,将那青丝片片焚毁。

这时十二枚阵枢突然炸裂而开,成天乐收起了飞电石,一片浓云卷向场中,与火焰撞击化为弥漫的黑雾。火光黑雾中有一线白毫闪过,毕方的身子突然翻了个跟头又重新站稳。紧接着风雷无声、火焰熄灭,那灵禽又化为了任道直的模样,已经退到场外抱拳道:“成总高明,在下输了!”

最后这一下,很多人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任道直怎么就认输了呢?原来是火光与黑雾冲突之间,拂尘上那根白丝飞出卷住了毕方独脚的脚踝,顺势一抽。毕方奋力崩断那幻化的白丝,翻了个跟头又站稳。

若是拼命的话,当然不能说它败了。但斗了这么长时间,两人各展手段,毕方始终没有办法直接击中成天乐,成天乐却打中了它的原身,以演法的规矩,当然是它输了。在场看清细节的几位大成妖修,向其他的万变宗弟子悄然以神念解释了是怎么回事,大家这才明白过来,纷纷起身鼓掌喝彩。

这番演法场面宏大华丽,成天乐与任道直你来我往尽展神通手段,众妖看得是目眩神驰。后来那么长时间的相斗,主要就是给万变宗众门人看的,让大家好好观摩印证、开开眼界,对于成天乐而言,最重要的试炼只在斗法开始的那一瞬间。

灵禽毕方展翅飞天,刚到半空就被他的飞电石化出的大阵困住。毕方尚且如此,将来再碰到一般的飞禽成妖,成天乐应对起来也就心中有数。除非那些妖禽就在高空远远盘旋,成天乐够不着自没办法,一旦到了飞电石法阵的控制范围之内,成天乐便能占得先机。

此手段不仅能对付会飞的妖修,理论上也能对付那些有飞天之能的修士。但是真正的飞天之能可不仅仅是会飞,或倚仗特殊的神器或修炼特别的法诀,要么就是已突破脱胎换骨之境。以成天乐的修为未必能对付得了,但无论如何总有了某种应对手段。

其实以今天的斗法而言,成天乐主要胜在境界更高,因而施展的法宝妙用也更加玄奇。假如这不是演法而是一场生死相搏,输的未必会是毕方。毕方若施展什么同归于尽的手段破阵反扑,成天乐恐怕不死也得受重伤。

但这场演法的结果,任道直确实输得心服口服。在雪山盆地中遇和锋前辈的呵斥点化,又在回来的路途上无声地磨砺感悟,这高傲的灵禽似有所得似有所证,可心境终究差了那么一点火候,此时此地才算点破了最后那一层窗户纸。

成天乐今日的身份已经相当于一位修行上师了,点化这样的传人尤其不容易,首先自己的修为境界要足够!这就叫随缘而化,借着任道直当年所说的那句话,顺势相邀演法,真真正正的独斗胜了他。

如果不是这样,就算任道直找了个台阶收回当初所言,诚心诚意的拜入万变宗,但那心里的疙瘩还是隐约存在的,会成为他在万变宗中继续修炼精进的关障。成天乐样子一直傻乎乎的,但如今在这种大关节问题上却一点都不含糊,就如同他将万变宗众妖的天赋神通以及习性特点都看得明明白白。

在众妖的喝彩声中,任道直来到成天乐身前长揖及地道:“多谢成总赐教!令我心服口服者,并非今日演法一战,也不仅仅是成总已突破真空之境。方才那一瞬,我元神中如同闪过历年回忆,与成总相识至今,一幕幕皆是点化机缘……”

他刚想说出恳求拜入万变宗门下的言语,不料梅兰德却从人群中迈出一步道:“任道直,方才你与成总演法精彩纷呈,令我大开眼界。我虽有些修行,但以术入道,还真没有见过这般神通相斗。既然今天的气氛这么热烈,身为客卿长老也想添点热闹,我邀你再演法一场如何?”

众妖都愣住了,本以为成总演法胜毕方,接下来任道直与姜璋、郝然一起正式拜入万变宗门下便顺理成章,不料梅兰德却节外生枝搞了这一出。大家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只有南宫玥鼓掌笑道:“好呀,好呀!就让梅长老和任道直再来一场演法,今天真是太热闹了!”

成天乐也微微一怔,随即点头笑道:“兰德老弟有这个雅兴,很好!我当然没有意见,就看任道友是否愿意了。若任道友觉得累了,兰德老弟又是手痒的话,我再陪你演法一场给大家看看。”

任道直躬身道:“兰德长老肯给这个面子,而我为万变宗众同道也没做过什么,今日愿尽力成全法会之盛。”

他既然答应了,众妖当然也很高兴,他们还没有亲眼见过梅兰德动手呢。成总刚才出手已经异常精彩,再让梅兰德和任道直来一场,今天算是大饱眼福了。在鼓掌声中众人远远地退到两旁,任道直站在五丈开外道:“兰德长老,您请!”

不料梅兰德却说了一句与刚才成天乐一样的话:“任道直,你不必保留神通手段,既是毕方,那就化为原身飞天相斗。”

任道直被说得有点发晕啊,怎么今天都来这一出?据他所知,梅兰德的修为并未突破真空之境,也不比他更高明;而且其人并非像成总那样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还服用过四枚陆吾神仑丹凝炼形骸,凡人的血肉之躯远不能与毕方强悍的原身相提并论,更没有飞天之能。

成天乐能以法器布阵困住他,还能以强悍的“原身”比拼,这位梅长老又有什么手段呢?但任道直也没法想太多,刚才与成总那般演法,此刻若不化为原身飞天未免太不给梅长老面子,当即双臂一振化翅飞冲,五色原身直向天际而去。

毕方一动,梅兰德也动了,左袖一抖手中凭空展开一幅画卷。毕方在飞,它处于一座山峰的半腰向内凹陷的平坡处。这不是一般的山,而是青藏高原上巨大的峰峦,无论它展翅怎么飞,那峰顶上的皑皑白雪总在远方,仿佛永远也无法到达。

毕方的感觉如此,观战群妖的所见更加诡异。那大鸟飞到了离地五丈的半空,长长的脖子和那只单足与身体连成一线呈飞梭状,不停地展翅,身形却奇异地悬停在原处未动,仿佛怎么飞也飞不走的样子。

毕方随即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看上去它还在这座山中,眼前所见也是周围群峰景象,但其实已飞入到一个奇异的画境里。画境所展现的元神景象,就与此地峰峦重合,运转的也是此处的地气灵枢。它若破不了这画境的笼罩,便无法向梅兰德发起还击。

它在空中低头一看,情况果然如此,山还是那山,可是地面上观战的众妖以及与他相斗的梅兰德却不见了,只有它自己孤独地在天地间飞翔。毕方随即仰天发出长鸣,展翅有无数的火羽飞出,要冲破这画境的束缚。

观战的众妖只看见毕方悬在空中仰头张嘴,却听不见那鸣声,也看不清火羽腾空的场景,却能感受到炙热的法力澎湃。成天乐也看出梅兰德的手段了,若论施展画境神通,他也是内行高手啊,方才无暇与小韶交流,此刻站在旁边看热闹,便以神念向小韶介绍了刚刚的演法以及此刻的情景。

小韶以神念道:“梅兰德曾进入画卷里的姑苏世界,在这里感悟玄妙良久。他那幅画卷是重新打造的吧?应有类似的神通妙用。”

成天乐:“他当初观画三日,便把那宅院白借我三年。三年后又来借画,还把宅院送给了我,我表示将来送他一枚陆吾神仑丹。他现在用的画卷是新的,那画布是我送给他的、得自曹邝的蟒皮,画轴则是我帮他炼化的阴沉木,他已经将之打造成一件法宝。”

小韶:“你方才以飞电石所祭炼的十二时大阵困住毕方,梅兰德则用画卷困它。其实我们的画卷比梅兰德的画卷更神奇,你也可以使用这种手段,那毕方只要一不小心中了暗算,绝对很难冲出去。”

成天乐皱眉道:“不一样,不一样的!我们这幅画卷要神奇多了,但我可不能这么玩。他那幅画是自己打造的,画卷中凝炼的是天下山川地气灵枢,虽然也能变化出种种山川景象,但毕竟只是折射入元神带着法力的幻境。

毕方在画境中施法与那山川幻象相斗,就算天崩地裂,梅兰德也没什么损失,无非耗费神通法力。而我们画中的姑苏可不一样,就是你我真切的世界啊。假如让毕方冲进来施展法力,毁坏了什么东西伤了什么人都受不了,我们在这里与高手斗法不合适,就等于砸自己家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