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4章、成器用,困毕方

梅兰德在二十里外选了一座山,这是一条山脉中并不太起眼的山峰,顶部圆缓山腹内凹,其山势像一把太师椅。低处生长着各种高原植被,顶峰已经蒙着一层白雪,成天乐就在半山腰的平地上举行法会,在这里演法相斗可尽情施展神通手段,不必担心惊扰旁人。

成天乐昨天提到了地势环境对各类妖修天赋神通的影响,而梅兰德来得正好,今天的法会就由他来升座主讲,不仅谈地气灵枢之妙,也谈天人感应之道,指点众妖如何回避和利用各种环境中的因素,在现有条件下能更好的发挥所长。一代地气宗师开口自然精妙纷呈,众妖皆获益良多。

接下来好戏开场了,在为姜璋、郝然举行入门仪式之前,成天乐要与任道直演法相斗。大家都散开一旁在远处观摩,任道直率先走入场中道:“成总,我并无其他的法宝,所使用的皆是原身法器。但我的原身为天地化生之灵禽,如此说并非自傲,如此演法也并非对成总不敬。”

成天乐手提拂尘走到场地边缘,给了毕方足够施展神通的空间,呵呵一笑道:“我清楚你没占我的便宜,待会儿也不必刻意相让,有多大本事就使多大本事。演法不伤人,但演示神通境界不应有所保留。”

这要求对任道直来说有点为难,尽全力相斗万一取胜怎么办?若是败了倒好说,顺水推舟便拜入万变宗门下;可是成总的话已经搁下了——不让他刻意求败。想了半天还是不想了吧,任道直一抬手道:“成总先请!”

演法中让对方先出手,这并不是骄傲托大而是一种尊敬,按通常的规矩,都是请尊长先赐教。成天乐却没动,皱了皱眉头道:“任道直,我要你不必保留神通手段,你既是毕方,那就应化为原身飞天相斗。”

这话让任道直更为难了,因为成天乐不会飞啊!他飞到天上相斗,可以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避其锋芒,只要功力相差不远几乎就等于立足于不败之地,这还让成天乐怎么跟他斗?正在踌躇间,梅兰德喝道:“既然原身就是毕方,不必以此为傲也不必以此为虑。宗门演法是为了让同门见证借鉴,成总叫你不必保留,你当然就不要保留!”

任道直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豁出去了,化为五色毕方的原身展翅飞起,口中喝道:“成总,得罪了!”

没想到话音未落,一道光芒如闪电飞来,在半空展开呈旋转的圆环,幽蓝的电丝串起十二枚珠石,竟凌空布成了一座阵法,将它牢牢地困在其中。会飞当然占了很多便宜,但未必就立足于不败之地。比如麻雀会飞,照样会被鸟枪打下来;在高原盆地中那只秃鹫妖会飞,大雪拎着石头的时候,它也不敢靠近。

飞鸟展翅可以从高空逃走或来回袭扰,但只要到了神识可及之地,或者它施展的攻击不能比对方更远,那也无法取胜。成天乐一出手就演示了元神的强大,毕方虽然飞了起来,但没有来得及超出成天乐神识之外;他同时也演示了飞电石出手之疾速,是用姑苏画中烟的手法直接射向天空的。

但毕方不是麻雀,这么远的距离就算能够得着,也未必能束缚住它那强大的原身,只要展翅击开飞电石就能飞向高空遁走。所以成天乐展开了飞电石刚刚祭炼成的十二时大阵,在半空中以阵法将其困住,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斗法中施展新练成的手段。

成天乐如此炼化飞电石的妙用,本是为了对付高手的,他也一直在考虑,在自己尚未有飞天之能时,如何对付那些飞禽妖的袭扰?比如刘漾河的那只鹰,还有盆地里遇到的秃鹫,如果飞得太高太远那是没办法,可是一旦能够得着,就要将之从天上留住。如今此妙用已成,拿毕方来试法是最合适不过的。

毕方于半空受困不得飞走,随即一抖双翅,身体三丈之外出现了一个明亮的火圈,火圈突然炸裂为无数流星火羽飞射而开,趁此掩护发出一声长鸣,企图冲破束缚而去。站在地上的成天乐也发出一声断喝,十二枚珠石上突然射出十二道交织的闪电惊雷,震响声几乎令天地变色,然后挥起拂尘奋力向地上一抽,就似牵动万斤重物。

飞电石飞在半空,但与拂尘是一体的法器,此时就像一个巨大绳套,束住毕方的形神将它拉回地面。毕方可不能真被他拉下来,否则这场演法还没开始就等于输了,霹雳与火光之间它既没有飞走也没有被成天乐拉动,而是带着环绕的飞电石轰然下坠。

在半空若丧失了行动自由,反而不好施展神通法力,毕方干脆回到了地面上方站稳,一只脚离地三尺悬停,展翅飞出十八道白色的光毫。此刻它已经知道成天乐的厉害了,尽展法力相斗,那光毫飞出带着呼啸之音,滑过的轨迹留下炙热的火焰,隐约已在运转天地威能。

飞电石展开落地化为十二枚光团,稳稳的布成四神十二时大阵。白玉籽发出朦胧的光影之拳,与射来的飞刀不断地轰击在一起;青金石珠则变幻出一层层光幕,抵挡飞火流星的侵袭;紫褐色的降龙木髓发出奇异的律动,与成天乐手中的拂尘相呼应维持着法阵的运转;冉遗鳍珠则在震颤中发出潮涌之声,化解毕方的无形法力冲击。

独自一人借助法器施展十二时大阵,自然不如十二名高手布阵那么强大,很多阵法之妙也施展不出来,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阵式均衡没有明显的薄弱环节。毕方悬停未动,身上的羽毛却呈奇异的飘飞状,半空都映出了火焰红光,随着火羽如潮,大阵中出现一片红色的火海,火海里又有一道道白光环绕飞射。

从天上落下来的时候,飞电石布成的大阵半径约有三丈,现在范围渐渐扩大,已被毕方逼到了五丈开外。如果布阵的是十二个人的话,就等于是在毕方的威势反攻之下连连后退,继续退下去法力不能衔接阵枢,这阵式也就自然破了。

成天乐无法将毕方困在三丈内,却在五丈外稳住了形势。他没有动,而是在原地盘膝定坐甚至闭上了眼睛,手中握的拂尘也搭在了膝盖上,只以元神操控飞电石困敌。阵中传来一阵阵脆响,声音本来应该很大却被火海呼啸所淹没,那是满地的碎石都被烤裂了。

毕方本以为飞上了天便可立足于不败之地,可现在的形势完全逆转了,它完全没想到这种状况。成天乐只一个人就像围住它在群殴!更难堪的是,它只能施法相斗却无法攻击到成天乐本人,若破不了法阵便等于立足于不胜之地。

毕方终于发狠了,使出了压箱底的神通绝技,悬停于离地三尺之处展开双翅起舞长鸣。火海不再呼啸,却泛出了五色光华,一波一波地向外荡漾,看上去很美很宁静,阵中只有那大鸟的鸣声。但飞电石上十二枚珠石化为的光团却一阵一阵的震颤,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冲击力随时都会散开。

毕方发现阵式难破,那就干脆与成天乐斗法力吧,以它的天赋神通之强大,应该更有优势。成天乐在定坐中双肩微颤,似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仍然没睁开眼睛。十二个阵枢之间亮起一道环形的明亮蓝丝,有无数霹雳射入那五色光华中。

霹雳声似在打乱毕方的鸣叫,可是闪电劈入五色光华最终却无声无息地湮灭,击中不了毕方的原身也无法扰乱它的舞姿。斗法陷入了僵持局面,成天乐的法力可能稍弱,但境界更高,“原身”同样强悍无比,以器布阵占得先机,困住毕方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么斗下去,毕方仍然处于不胜之地啊。这只灵禽仍在舞动却停止了鸣叫,十八柄白色飞刀再次诡异的射出,在五色光华的环绕下,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阵枢。青金色的光幕一次次被击碎又重新出现,白色的光影如拳一次次挡住飞刀将其击毁。

成天乐此时终于睁开了眼睛,抬手弹指射出一道电光,穿阵而入正击在一柄飞刀上。原来是白玉籽与青金石已经挡不住飞刀的强攻了,毕方的原身破不了阵,可是法器却差一点破阵飞出,被成天乐的姑苏画中烟及时击回。

刀碎,白影化作飞羽乱飘,盘旋后又凝成一柄飞刀射出,而成天乐隔空连连弹指,一道道电光截住欲破阵的飞刀。斗到现在,毕方终于能隔着法阵威胁到成天乐本人了,再斗下去,仿佛就要看谁更能持久。

每弹出一记姑苏画中烟与飞刀相撞,成天乐的身形就会震动,他终于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大阵走去,飞电石化作的十二阵枢发出嗡鸣声。他要走入阵中吗?这好像不对劲啊,因为大阵就是他的法器所化。毕方也觉得有些不对,舞姿带起的飞刀更疾,想将成天乐逼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