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3章、神丹会,终扬眉

神丹会的事情暂且商议完毕,酒桌上的气氛也到了最热烈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这还是万变宗将第一次传书修行各派举行典礼。他们是妖修宗门,以往成天乐领着一伙妖怪唯恐引人疑忌,行事不得不低调。但事到如今,也终于该有堂堂正正扬眉吐气的机会了。

姜璋与郝然这两位“新人”不断起身向同门敬酒,感慨这是此世修行之大福缘,成总行游天下怎么就恰恰遇上了他们了呢?

石双则端杯道:“福缘也须消受得起,想当初我在南京遇到了三梦宗高人丹紫成,同伙猫妖被斩,我自己也吃尽了苦头。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所行不端、自作自受!成总方才提到,这一路也遇到了不少妖修,但只二位有此缘法,这也令人佩服啊。……成总,您能不能说说,怎么就看上他俩了呢?”

成天乐答道:“郝然已经说过与我相遇的经历,我想诸位能想明白为何。……至于姜璋,你是麝獐成妖,天性易受惊吓,在人间开设农庄躲避不了三只豺妖的勒索恐吓,因此一味隐忍数年。假如就是这样,我路过时可能会处置那几只豺妖,但未必会动心引你入万变宗。

后来改变主意,不仅是因为泽真道友的情面,也是因为当时发生的一件事。你忍了那么多年,一直不敢出手反抗;又舍不得亲手所建的农庄而遁去,在挣扎中胸臆难平。可是那天当三只豺妖对泽真动手时,你终于出手了。

因为身为妖修或天性畏惧的关系,你一直不敢对抗那三只豺妖,逃走又不甘心,而他们则越来越猖狂。可这一切与来到农庄的客人无关,你当时并不知那人是泽真,却不能让农庄的客人因你而受伤。说明你还是很清楚该做的事情,在必须做的时候也会去做。”

这时訾浩叹了一口气道:“这世上就有巧取豪夺之人,妖修入人间有样学样,也会变成这种人。他们也许是不明白事理,也许是故意不明白,只是想那样活着。”

兑振华接口道:“看看这世间,有人为富不仁,有人为官不正,以富贵权势威逼欺人,与那三只豺妖并没有什么区别!”说着话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任道直一眼。想当初毕明俊的所作所为,实际上也是利用财势地位行非法之事,只是没有威逼,而是借人心利诱。

花膘膘打了个哈哈道:“人性之善恶,其实与富贵地位并无必然关联,比如成总当年曾足够落魄,如今也算是富贵有势之人了,但成总还是成总啊,只是越来越高明、越来越令人敬佩了!我了解很多成总的往事,比如曾借警方驱逐传销团伙做文章、欲成私名的那个记者,一样挨了成总的收拾,他也算不上什么富贵之人。”

兑振华:“可是人家懂得怎么掌握话语权,只知以名牟利。他才不管事情该怎么做、那些陷身传销团伙的人死活呢!”

甄诗蕊则说道:“在世之人,或多或少都掌握了某些东西,哪怕你只是守大厦的门卫,只要用心不端,也同样能刁难一些人。哪怕只是市场的商贩,比如卖菜卖米卖油者,一旦利欲熏心失去起码的操守,可能也会毒害到很多人。

那三只豺妖在世间不算什么人物,他们却能利用身份与天性威逼另一只獐妖,确实可以比照那些掌权掌势、巧取豪夺者。而富贵地位越盛,人享得其利也越容易生贪索之心,为害便越大,有的甚至能祸害整个世间,这的确也是事实。”

成天乐叹息道:“是啊,否则从何谈修行?有人说我此番进雪山是苦行,就算是苦行吧,但我也绝不是为了求苦。事实恰恰相反,假如不是遇到那场凶险,这段日子对我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极乐。修行之道于我就是自在超脱,立身而行事,有规度自然在心,无需纠结。”

花膘膘举杯赞道:“成总,您这境界,这就是圣人所言的知命随心不逾矩啊!”

成天乐呵呵一笑:“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你没必要说得这么夸张吧?”

花膘膘:“圣人所言也不复杂啊,有些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这时任道直站起身来举杯道:“我敬大家一杯!当年之事深感惭愧,今日诸位所言,于我都是教益,尤其要感谢成总。”

花膘膘赶紧递话道:“毕方老弟当然要谢成总,而我等也要谢你。我只是和你打了声招呼说成总遇险,你就万里迢迢赶到了喜马拉雅山深处。”

任道直:“说起来仍是惭愧,和锋前辈已到,我不仅没有帮上什么忙,反而得了不少好处。”

花膘膘:“无论如何,你去了,这就应该感谢。如今你还不是我万变宗同门,但这同道之谊令人感动的,假如将来能入万变宗门下,同门之谊更显亲切。你看郝然与姜璋二位道友,他们修为并不算极高,而且刚刚来到万变宗,这不也同赴高原了吗?

成总,我能不能提个建议?为这几位道友所举行的入门仪式,就不要等到回苏州之后了。您刚才不也说了嘛,我们等于把整个宗门都搬过来了。我看明天就选个地方,召开一次宗门法会,并举行有缘弟子的入门仪式,不知大家可否同意?”

众妖纷纷开口赞同,花膘膘接着一指任道直正要再说什么,成天乐突然开口道:“任道直,天地所化生之灵禽神通不凡,多谢你这次远赴高原相助。明日万变宗的高原法会上,我能否邀道友出手演法,给万变宗诸位同门展示神通境界之妙?”

这话一出口,就等于同意了众人的提议,更重要的是他给了任道直一个台阶。这只毕方曾经说过,假如成天乐能单打独斗胜过他,他就愿意拜入万变宗门下。明明是想加入万变宗,却要说这种话,未免太过狂傲,成天乐当时没给他面子。

此一时彼一时,今天成总却给了任道直这个机会,邀他在万变宗法会上斗法演示。反正那是一场弟子入门仪式,顺便连任道直一起收了也无妨。花膘膘和任道直说的那些话,成天乐只要不是傻子也能听出来是什么用意,干脆顺水推舟。

众人皆举杯相庆,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响起:“诸位,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呢?”

成天乐站起身惊道:“梅兰德!你怎么来了?”

他们关上门在包间里谈笑,虽以神识拢住了声息,普通人听不见,但毕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大机密,神识敏锐的高手还是能听见那欢笑之声的。方才正是梅兰德在门外发问,将话声传入室中。

有弟子开门相迎,梅兰德走了进来笑道:“我也是万变宗的客卿长老,听说宗主遇险受困,门中弟子皆已赶到高原,怎么可以不来呢?……成总福缘深厚,已经坐在这里喝酒了,那我也就讨杯酒喝。”

成天乐拱手道:“兰德老弟,多谢了!你向来行踪无定,这次又是听谁说的消息?”

梅兰德答道:“前一阵子比较忙,收拾了几个小败类,难得有空就去淝水知味楼吃了顿饭,却恰好遇到了逍遥派的叶知非道友,听他说了这件事。而叶知非是听履谦道长说的,履谦道长又是听师叔泽真说的。成总,您的举动总是受到天下关注啊,每一次出状况,动静都不小!

秋叶仙子如今受罚如今尚未出关,听到你的消息着急得不得了,差一点就想拎着宝剑冲往雪山救人。可是受罚期间她不得离山,叶知非又安慰她和锋前辈已经赶去高原,料想成总必然无虞,她这才没有违规出关。而我听说消息来晚了,实在遗憾呐!”

成天乐笑道:“不晚不晚,酒才喝得刚刚好!而明日万变宗将举行宗门法会,你这位客卿长老也来得正好。”

重新入座后谈起了法会之事,梅兰德是第一次见到任道直,很感兴趣地说道:“天地化生之灵禽,传说中的存在,待会儿若有机会,希望能好好请教一些问题。”

任道直赶紧说道:“兰德长老有什么话想问,道直自然知无不言。”

梅兰德对灵禽毕方很感兴趣,这种天地所化生的灵物,天生就能掌握天地间某种规则的运转奥妙,其参透的过程就是所修炼的法诀。梅兰德身为一代地气宗师,自然想与他交流请教。当晚酒宴结束之后,众人各回酒店房间休息,而任道直被梅兰德单独拉走了,也不知私下都谈了些什么。

……

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拥有宏伟的扎什伦布寺,但常住人口只有十几万,不过相当于中原地带稍大点的镇子,青藏高原本就是地广人稀。其市区的海拔接近四千米,而郊外的群山中很多地方自古无人涉足,走出去不远便是荒凉的原野与巍峨的山峦。在这里想找个无人打扰的地方举行法会非常方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