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2章、志道合,功在望

成天乐等人走了两天,又到达曾采取层叠石的地方,这次于夜间休息,他仍于定坐中进入画卷世界。而訾浩指着满山碎石告诉任道直:“这下面深处也埋藏天材地宝,可以加工成有特殊妙用法器的层叠石。可惜盛龙不在,这次又没法采取了。”

任道直也叹了一声:“可惜我的天赋神通与盛龙不同,否则倒可以帮你再多采几块。”

訾浩:“那时还没有找到落雷金,我和盛龙只是练手而已。而成总劝我们不必贪得,只取了一块做纪念,还要留着气力去找落雷金呢。如今看来真是英明,这些落雷金非常沉啊,背着穿越绝地确实不容易。”

任道直却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走过这种路。”

訾浩:“应该说你还从来没有这么走过路吧?我也没有啊!和盛龙突围去报信的时候,差点没给累死,要不是有盛龙及时护了我几次,恐怕不知被风暴卷哪去了!虽然你的修为境界我尚未达到,更别提与成总相提并论了,但成总让你走这条路的用意我却是能猜到的,就是在回答你想问的问题。”

任道直微微一怔若有所悟,随即道:“訾浩道友不愧是万变宗的大总管,果然聪慧过人!”

訾浩被他夸得开心地笑道:“聪明嘛是有一点,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我。”

第二天日出后,成天乐改变了方向没有走来时路,在聪明的大总管訾浩带领下,向低处下山直插日喀则。地势渐低仍是满山碎石,却渐渐看见了苔藓、矮草和溪流,也有游荡的动物从远处地平线上经过,天空不时有鹰在盘旋,成天乐却没有理会那些鹰。

他们在路上走了三天,已经足够万变宗群妖赶到高原了。在日喀则一家宾馆中,成天乐见到了万变宗众门人,吃了一惊道:“你们怎么全来了?看这架势,难道要搬家吗!”

除了留守苏州的黄裳,其余万变宗弟子全部赶到。黄裳没来,人数却比原先还多了一个,成天乐在行游路上遇到的郝然与姜璋居然也来了。姜璋是在成天乐离开农庄后就收拾行李找到苏州万变宗,而郝然随后也到了。这两位妖修说明来意,大家就知道他们是成总新收的万变宗弟子,暂时未举行入门仪式,本想等着成天乐回来再说。

郝然到的日子很巧或者说很不巧,恰好当天下午訾浩的救援电话就打过来了,众妖决定集体出动去接应成总,而郝然自告奋勇也要加入。他曾经就是泰山一带救援队的成员,对遇险救援有些经验,甄诗蕊便同意让他一起来了。既然郝然能来,姜璋也坚决要求为救助恩公尽一份力,于是万变宗众人浩浩荡荡一起上了高原。

任道直带着訾浩飞走不到半日,万变宗大队人马就包了好几辆车从拉萨来到日喀则与盛龙汇合。听说有灵禽毕方已带着大总管赶往雪山,而且正一门的和锋前辈也去了,众人便知无虞,留在这里等待成总归来。

如今见成总无恙,甄诗蕊答道:“万变宗众门人,对喜马拉雅深山情况皆不熟悉,而大家天赋神通各异,都希望能有尽力的地方。您遇困是万变宗头等大事,所以大家都来了,成总所在之地便是宗门,就算搬家到雪山上也无不可啊!……但是成总,我等对您都颇有意见啊!”

万变宗众妖对成天乐能有什么意见?此次成总出山行游本是隐秘之事,事先也没想到落雷金竟然在喜马拉雅深山这种绝地。登上世界屋脊是成天乐临时决定并突然成行的,众妖只来得及合力加工一套御寒服,谁都没料到他竟然会遭遇这番凶险。成天乐于高原遇险时,身边只有訾浩与盛龙,假如事先多带一批人,可能会更为稳妥。

南宫玥接着说道:“成总,你好偏心啊!出去玩只带着盛龙与訾浩,这么有意思的传奇经历,也不叫着我们?……怎么样,遇到麻烦了吧?就算你不让我们来,大家也都来了。”

成天乐呵呵笑着解释道:“我事先也想过叫更多的人一起来,但仔细考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本就是秘密出游不想为外界知晓,你们大队人马一动,不是让谁都知道了吗?更何况那里的环境太过险绝,诸位的天赋神通未必能派上多大的用场,修为可能还会受到限制。

山野妖修出身,比普通人甚至一般修士更能适应各种恶劣环境,但那毕竟都是有生灵出没的地方。而我进入雪山所经过的路途是生命禁区,连草都不长,就算是高原动物都不适应,而到了盆地中本以为无虞,没想到还会有那一出。

甄诗蕊,你的修为法力不弱,精进速度也比同门快得多。但你是热带的蟒妖出身,尽管能克服天性的弱点已不畏严寒,可是每年一到冬天,你的法力就会比夏天弱一些。就算相差很小,但我也能察觉出来,假如到了冰封绝地,那里恰恰能克制你的天赋神通发挥。”

甄诗蕊低头道:“原来成总早看出我的弱点了,看来还是我修为不够。”

成天乐安慰道:“此与修为无关,妖物有天赋神通也有天性差别,这就是自然之道。若不突破脱胎换骨之境,是不可能改变的,无非是法力强弱差别而已,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能够回避克服的,只是极端环境下会受到限制。就是人间修士到了高原绝地,法力施展也大打折扣,想当初逍遥派的秋叶仙子,也差点在雪山风暴中殒落。”

花膘膘说道:“那我呢?我在万变宗功力最为深厚,成总也不叫我来帮忙!”

成天乐笑道:“你是只花狐狸,又不是北极狐!就算是北极狐,适应的也只是严寒气候,与喜马拉雅之巅的环境还是两回事。你擅长的是以幻境惑人,但那里的风雪却天然就限制幻境神通,你发挥不了平常的法力,甚至还容易遭到偷袭……”

成天乐一一点评万变宗几位大成妖修的天赋神通特点,确实在喜马拉雅山绝地的环境中都会受到很大的干扰和限制。至于其他的妖修,其修为法力尚不足恃,假如去了的话帮不了太大的忙,还容易暴露了行藏。人去多了不可能,去少了凑个热闹也没有太大用处,最重要的是,訾浩与盛龙最容易隐藏行迹,也恰好可以采取落雷金。

任道直在一旁暗暗点头,没想到成天乐看上去傻呵呵的样子,却对身边这些妖修这么了解,仿佛不用太琢磨就自然而然都能看透,难怪被人称为一代妖宗啊!

郝然上前向成天乐行礼道:“在泰山上偶遇,我当时尚不知您就是成总,寻到苏州万变宗这才恍然大悟!……成总方才说得很对,在这里救援与泰山的情况完全不同,而我这只岩蛙修为尚浅,真进了雪山天赋神通将受到极大的克制,不打瞌睡想冬眠就不错了。”

成天乐看着郝然笑道:“你来了就好啊,待回到万变宗之后,再给你与姜璋举行正式的入门仪式吧。我们的宗门越来越壮大了,看看今天的场面,诸位皆是志同道合之辈,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任道直看了看郝然又看了看成天乐,仿佛欲言又止。有些话他早已说过,现在再提颇有些抹不开面子,又用求助的眼光看了花膘膘一眼。老狐狸悄然发来神念道:“老弟啊,你别着急。我们先庆祝成总平安归来,等到酒席上话说得热闹时,必然要向你道谢,到时候顺水推舟就好找台阶了。”

虽然遭遇了一番凶险,但成功采取了落雷金,成总的修为又突破真空之境,当然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当晚就在日喀则找了家饭店,包了一个大间关门设宴。席间成天乐谈了此行的经历,使用了随言入境神通,除了于道阳以及画卷中事,将这一路所见所闻大体都讲了一遍,听得大家是惊叹连声。

又听说了和锋前辈的绝世高人风范,众人神往不已,感慨之处颇多。有人甚至也想去那高原盆地中行游,不仅领略千年之前的小须弥遗迹景象,还去看看大雪。有人在盘算着如何去正一门拜山致谢,寻机与大派高人结缘。

成天乐在酒桌上指定了下一步的宗门发展计划,当务之急是赶紧返回苏州炼成陆吾神仑丹。正一门当然要谢,但最好的谢礼就是这种神丹,届时也要带着姜璋去拜谢恩公泽真。鉴于最近所发生的种种事端,且万变宗已开宗立派,在炼成神丹之后,打算邀请各派同道到苏州举行一场庆典聚会。

成天乐向来很低调,但如今有些事情也应该高调一些了。向各派传达谢意,并颂扬同道及尊长的功绩与恩情,以公开庆典的方式是最好的,而且要传书昆仑修行各派。这场庆典的名称是成天乐定的,非常朴实,就叫神丹会。想开神丹会,就要先炼成陆吾神仑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付出了如此之多的心血和精力,如今终于成功在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