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70章、憨真态,似相识

两头藏羚羊妖、一头雪豹妖、一头鬣蜥妖,还有一头成天乐没有见过的牦牛妖。大雪很兴奋地指着牦牛妖那对硕大的弯角比划了一番,成天乐听懂它的意思了,是在说它自己也收藏了那样一对牦牛角。

那牛角很大很漂亮,弯曲的弧度堪称完美,根部有均匀细密的纹路,尖端很锐利在冰雪中呈现出半透明的质地,以神识感应,已是天材地宝,想必就是这妖兽平常斗法时所使用的原身法宝,对于世间修士来说也是一种炼器材料。看来大雪收藏的那一对牦牛角,也应是斩杀一头妖兽所得。

不仅仅是这一对角,这些妖兽的皮毛骨骼若经过适当的加工,都可能有特异的用处,有不少都是炼制各种器物的材料。成天乐皱起眉头以神识查探,这几头妖兽身上居然连一丝伤痕都没有。想当初路遇泽真斩杀三只豺妖,也是一道伤痕都没留下,而如今师父的手段肯定比徒弟更高明。

泽真斩杀三头豺妖,将爪牙都带走了,既然出山时师父交代过这件事,他处置之后也得留个见证,而大派弟子出山行游,也注意搜集各种天材地宝,算是一种积累。而如今和锋斩杀这么多妖兽,就把原身尸首都扔在这里不顾而去,可能是不屑于动,也可能就是留给成天乐与大雪的。以他老人家的身份自然不会与晚辈争什么东西,就当留个缘法吧。

然而大雪欢呼倒不是为了什么天材地宝,这些妖兽是昨天刚刚斩杀的,随即被冰雪覆盖保存很新鲜,省了打猎的力气,它看见的是各种各样的烤肉干!任道直却沉吟道:“这四只羚羊尖角,倒可以打造四柄幻形飞刺,虽不比我那原身羽毛化成的雪色飞刀更锐利,但冲击力却更强。只是毕竟不是原身之物,使用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

訾浩反问道:“得心应手?只要炼成法器,皆能与身心一体,自然就能得心应手。你所指的应是不可同时使用吧,其实只要用成总所擅长的合器之道,化四为一又能分一为四,便无什么相碍。……毕方大人,你居然赞起了别的妖兽的原身之物,看来性子有很大改变啊,以前的你是看不起这些妖兽的,天地所化生的灵禽身上的每一根毛都比它们了不起啊!”

任道直被说得有些尴尬,扭头对成天乐道:“和锋前辈方才所言,我的确深有感触。像我这等天地所化生的灵禽,原身之物就是最好的法器,天赋神通就是一门修炼法诀,往往忽略了世间其他可借鉴之道。听说成总擅长合器,这炼器、御器之法,还要向您多请教。”

成天乐呵呵一笑,不置可否道:“好说,好说!”紧接着话锋一转,“我们在这里看天材地宝,任道友,你猜大雪在想什么呢?你好好看看它,琢磨琢磨。顺便多说一句,和锋前辈离去之前曾对大雪赞赏有加。”

任道直是一只展翅翱翔万里、高傲的毕方,而大雪只不过是一头走不出深山的蛮荒雪人,若以任道直原先心目中的贵贱而论,他们在妖物世界中简直是两种极端的存在,可成天乐现在却偏偏要任道直好好看大雪,而且还提到了和锋前辈曾赞赏过大雪。

对于和锋而言,无论是任道直还是大雪的神通修为都不会放在眼里,他赞赏的应该是出身或修为之外的东西。可是任道直盯着傻乎乎的大雪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不得不说道:“还需向成总请教,它到底在想什么?”

成天乐却反问道:“你不觉得它多少有些像当初的我吗?”

这可不是指样子长的像,成天乐怎么可能像小山一般的巨猿呢。但任道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回想起当初外汇交易部那个傻乎乎的总经理,不禁若有所思。而成天乐又说道:“答案其实很简单,它在想到底能加工多少肉干?”

说话的同时发去一道神念,介绍了当初第一次教大雪加工风干牛肉以及冻干浆果的情形,然后施法取下了那两只羚羊妖的四支长角,递给任道直道:“任道友也不能入宝山空手而回,就收下这四支羚羊角吧。此物虽比不上你的原身飞羽,但拿来修炼与印证合器之道,倒是非常合适。

我在长江边与你斗法时,曾见你祭出十八道雪色飞刀,那是原身羽毛化成,其实已暗通合器之道。若要打造更强大的法宝,还能更好的发挥你的天赋神通,倒有一样东西更合适,就是落雷金,此番正好采得不少。道友于我万变宗有相助之情,将来我可助你以落雷金打造合器飞刀。”

伴随着随言入境神通,成天乐介绍了落雷金。那光华飞走后剩下的寒金本就是打造飞刀飞剑一类的天材地宝,而用凝入天雷精华的落雷金直接打造成飞刀飞剑,则妙用灵性更佳。但是用寒金或落雷金炼器很不容易,不小心也容易损毁珍贵的材料,所以掌握此道也应先易后难,可用那四支羚羊角先练练手打个基础。

最难得这些落雷金是同源之物,正好可用合器之道祭炼,将一件法宝炼成很多柄飞刀,很适合毕方施展天赋神通。但是现在还不知炼制陆吾神仑丹需要多少落雷金,如果不够的话将来就用寒金炼器,如果有剩的话,那就让任道直直接用落雷金打造飞刀,也算是感谢他此番雪山之行。

如此好意让任道直想拒绝都拒绝不了,因为他本就想请教炼器、御器的法诀,尤其是成天乐所擅长的合器之道。

这时訾浩突然又说道:“不对啊!这里的妖兽还少了两只。成总曾见到的那只秃鹫不在,我和盛龙在冰塔林的另一端还见到了一头雪人和一头牦牛妖,如今牦牛妖已被斩,可是雪人哪去了?”

成天乐:“和锋前辈是从山外而来,那秃鹫可能早就看见躲了起来,而那头雪人可能恰好不在或及时逃入冰川中躲藏。他只是来救我脱困,也犯不着特意追杀这些妖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