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69章、恭尊长,兄道友

任道直一愣,正在琢磨这位前辈话中的意思,和锋又冷冷的一甩袖道:“你的飞天之能得自天赋神通,因为你本来就是一只鸟。但论修为尚不如成总已破真空之境,而以你现在的心性,想迈入真空之门都极为艰难。遇到成总是你的大福缘,要惜之慎之。”

这段话有好几层含义,首先点透了任道直的修为境界以及面临的“业障”,其次也说明了成天乐已度过真空劫的考验。短短时间不见,成天乐的修为境界已在任道直之上。任道直与訾浩同声道:“恭喜成总!您在此困境中竟能破关精进,可喜可贺,令人敬佩!”

訾浩的恭喜仅仅是恭喜,而任道直的恭喜中却有着羡慕与震惊等等复杂的含义。成天乐呵呵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功夫用得足,运气也比较好而已。”

和锋看着成天乐时才露出笑意,道:“运气好?困在这高原绝地上,被一伙妖兽堵住不得脱身,于滚滚惊雷中恰好迎来了真空劫,这运气真是好极了!……成总啊,既然他们来了,也就不必再让贫道送你出山了,我这就告辞了。”

和锋做事倒也干脆,一见任道直和訾浩赶到,而守在通道口的妖兽已被斩杀,便要告辞离去,因为已经不需要他送成天乐出盆地了。成天乐本人的修为不弱,訾浩擅于查探潜藏的凶险,任道直更是一只玄牝大成的灵禽毕方,就算遇到比先前更危险的状况也足以应付。

和锋只是来救助成天乐的,同时亲眼见证这片传说中的千年遗迹,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以他的身份自不可能去做成天乐的随从或保镖。成天乐也不敢挽留,行礼道:“多谢前辈万里飞天相救,大恩不言谢,待我返回苏州之后,改日再率万变宗众同门拜山问候。”

和锋看着他,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道:“我已经清修不问俗事,若是同门拜山,自有徒子徒孙接待。不过你若有空想找我聊聊、说说笑话啥的,贫道倒也愿意听。谢我就不必了,其实我也得谢你,是你发现了这处小须弥遗迹,让我有机会亲眼验证仙家传说,此番收获也不小。

真要说谢的话,你要好好谢谢石盟主和白少流,当然还有我正一门。出动雷神剑来帮你,确实不是一般的情面,你还得起、还不起没关系,但万变宗应心中有数。将来成为世间妖修宗门表率之时,莫忘与昆仑修行各派同气连声、共守红尘安宁。”

成天乐赶忙道:“晚辈谨记您的教诲!”

和锋一转身正欲离去,訾浩却迎在他身前行礼道:“前辈,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您万里迢迢来一趟,我万变宗也不能不表示些许敬意。我们家小业小,没什么好东西能入您老的法眼,但此番进入喜马拉雅深山就是为了采取一种奇物落雷金,着实费了不少功夫。此物前辈也捎些回去,能让徒子徒孙们研究把玩、留作纪念也是好的。”

訾浩还真有一派宗门大总管的意识,不好意思让和锋前辈空手离去,急中生智能孝敬他老人家的只有落雷金。和锋微微一笑道:“此物我已经见过了,且亲自入那落雷幽谷采取了一批。你等搜集不易,是用来炼制神丹的,还是带回去好好炼丹吧。”

訾浩吃了一惊,他可清楚采取落雷金的艰难,他与盛龙各有天赋神通相配合,在成天乐的保护下于雷声间歇时才能采到。没想到这位前辈昨天“顺便”进落雷幽谷一趟,居然就采得落雷金而归,高人就是高人啊,神通手段不可思议。

听说对方已经有落雷金了,訾浩反应也很快,在洞口前的那块大石上抄起一个木匣,双手递过去恭恭敬敬道:“这里面有两斤多冬虫夏草,可不是在外面买的,而是我们在这喜马拉雅深山高原上一支支亲手采取,挑的都是最上品,世间药店不可能买得到。我知道您老人家不会在乎这些东西,但在世间有晚辈或亲朋好友,倒也可以随手转送。……我们只采了两匣,其中一匣成总打算过年时回家孝敬父母,这一匣,就孝敬您老人家。”

这话说得很漂亮,这样的冬虫夏草对和锋来说不算什么好东西,但在世间也确实买不到,訾浩拿成总举例,不是奉承前辈而是孝敬长辈。和锋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收下了,多谢大总管的好意。我有个侄子今年已经九十多岁了,不是修行人,回头我看他的时候正好带点东西。”

收下这匣虫草,和锋也不再废话,弹指凭空祭出一柄四寸长的金色小剑,化为一道金光将身形包裹,拔地而起冲天飞去,转瞬间就消失于雪山之巅。和锋并非在炫耀卖弄,也并不是与谁斗法,只是当面演示了御剑的手段,把任道直看得是目瞪口呆。

成天乐已见过这位前辈的御剑飞天,所以并不太惊讶;而在訾浩眼中,正一门的太上长老和锋无论有多大本事,那都是理所当然。但看在灵禽毕方眼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和锋祭出剑光的时候,任道直立刻感应到那宛如天地之威的气息。假如当时和锋顺手来一剑,任道直自诩再大的本事也是挡不住的,连反应都来不及更别提还手或者招架了。

这不仅是雷神剑之威,就算将这件神器交给任道直,他也万万发挥不出这等威势,连想都难以想象。再看和锋御剑而去的气势,可不仅仅是速度快,而是一种大神通境界,那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毕方也远远比不了的。

毕方会飞,最初不过因为他的原身是一只大鸟,展开双翅利用气动原理,并能寻找高空的各种气流滑翔,后来他有了神通法力,挥翅之间便自然掌握了一种类似御风之术,并能以法力包裹身体掩饰行藏,但终究没有脱离飞翔的本能。

可是和锋所化为的那一道金光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飞翔的动作,就是这么凭空御剑而走,其速度之快简直可以撕裂极高处的罡风。毕方既然会飞也知道那种感觉,这么快的速度飞到这么高的地方,是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承受的,看来真正的飞天之能与他的天赋神通还是两回事。就算天地所化生的灵禽再强大,修为未到境界也是无法比较的。

任道直在那里惊叹,而成天乐看着那一道金光遁去心中也是感慨难言。他不仅在感慨和锋前辈的恩情,更重要的是正一门千年大派的风范。能成为昆仑修行界的表率和领袖,自然不是凭空而来也不仅是得自祖师的余威,这也意味着他们得有更大的能力和更多的付出。

凭什么正一门说一句话,昆仑修行各派都会响应呢?是因为他们说得有道理,而且以身作则与各派守望相助。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吧,要救成天乐,三梦宗和坐怀山庄都抽不出人来,第一念同时都想到了向正一门求助。而正一门真派高手来了,如果不是和锋前辈自己要来,正一门也会来另一位飞天高人。

成天乐并未为正一门做过什么,只是因为正一门认为苏州万变宗的宗旨值得提倡与支持,同时也愿意帮助陷入险境的修行同道,所以他们就做了。将来若正一门的江湖令送到了苏州万变宗,只要是有道理的事情,万变宗不仅没有理由拒绝,而且会尽全力支持。

成天乐曾在落雷幽谷中说过,如今只需想明白一个问题——那些世间妖修为什么要捧他的场?其实正一门给了一个更好的答案——昆仑修行各派为何要捧正一门的场?

大雪也看着遥远的天边在发呆,那位老道又化为一道金光飞走了,这世上究竟还有多少不可思议的神奇?随着成天乐的到来,也等于为它打开了一扇通往无穷无尽妙境的惊奇之门。

还是訾浩最先回过神来道:“师兄,我们收拾东西出发吧,大家都应该已经赶往日喀则与盛龙汇合,正等着您平安归来呢。”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也不知他在叹什么,转身对任道直说:“那就辛苦道友与我同行了,这高原苦寒之地,一路艰辛。”

任道直答道:“成总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理当相助!来到这里才得知成总已突破真空之境,又能亲眼见识到前辈高人通天彻地之大神通,这也是我的收获,我应该多谢成总。其实我还对另一件事情很感兴趣,想随成总重走来时险绝之路,好随时请教。”

成天乐笑了:“方才和锋前辈的话对你也有所触动吧,你想问如何突破真空门径?不着急,先回日喀则再慢慢细说。对于道友想问的事情,届时我知无不言。”

与上次“告别”的情形差不多,大雪又将众人送到了冰塔林前,只是这次盛龙换成了任道直。盆地边缘的高处积雪已不再融化,石滩上有几个凸起的雪堆。大雪跳过去扒开雪堆,发出呜呜的欢快叫声,原来下面就是和锋所斩杀的那几头妖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