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68章、人之初,无中有

见成天乐发怔,和锋又解释道:“看看大雪吧,你对我讲了收服它的详细经过,它首先学的是怎么加工与保存食物。那干肉条是用火烤的,并非什么神通法力,而加工冻干浆果用的是天赋神通,但在大雪看来却没这些分别。生火烤牛肉也好,施法力加工冻干浆果也罢,对它而言只是施展一种手段,也就无所谓倚不倚仗神通法术。”

成天乐终于听明白了,连连点头道:“原来这就是面对真空劫考验时应追寻的心境,前辈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和锋苦笑着摇了摇头:“若是天机,就不可能一语道破。我的恩师守正真人,当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对我指点了其中关窍,可我仍然用了大半年才能历劫。能想明白,未必就能做到。你入修行门径时就是这种心境,真空到来时也是这种心境,所以才弹指可破。”

成天乐又指着大雪道:“如此说来,这只尚在懵懂中的妖兽倒是很容易破真空。”

和锋仍然摇头道:“它,破不了!”

成天乐正想反问为什么,转念间却自己想明白了。大雪确实破不了,因为它根本没那个修为。如今的大雪心性宛如赤子,但等它灵智清明,并一步步修炼至玄牝妖丹大成,就不可能仍然如此懵懂,否则连妄境都过不去。到了那时,大雪还能有今日的心境吗?

和锋仿佛知道成天乐在想什么,接着又说道:“突破真空境,在丹道中称为‘胎动’,待到脱胎换骨成功,才是元婴出现。从胎动到婴儿,你应该了解它的含义,回到生命起源之初,似无中生有。真空中现清明,宛如人之结胎。

妖修之法与人不同,万变宗的妖物走的是假借人形凝炼妖丹的路子。所谓玄牝珠,便是假合之身心显化,突破真空后,便可炼虚为实,祭出玄牝珠,妖物便现原身;收回玄牝珠,便可化为人形,这是与人间修士不一样的地方。

你走妖修之路,便可像那些妖王一样,将那真空中一点萌芽祭炼于玄牝珠,神通法力以及种种修为境界也凝炼于玄牝珠,使之成为本命法宝。当玄牝珠可化虚为实,如你之种种修为成就显象,才可迎来脱胎换骨的考验、达到婴儿具足的境界。”

成天乐听得很认真,和锋这是在指点他今后的修行,虽然未谈任何具体的法诀,但讲的就是那些妖王的法门路数。和锋是在总结了真空境的关窍之后,才告诉他这些的。成天乐沉思良久,又问道:“原来是祭炼玄牝珠,若能突破脱胎换骨之境,那玄牝珠就是所谓的元婴吗?”

和锋笑道:“你也应该清楚,元婴只是一种比喻。妖物有化形之道,所以才会有玄牝珠的存在,相当于原身之外所凝炼的神通种种。所谓元婴出现,指的是迈过了那道玄牝之门,其中玄妙届时方知。”

和锋的话与石野托丹游成送给成天乐的那卷典籍有相通之处,成天乐如今不需要多考虑脱胎换骨之后的事情,而是要好好修炼“养元之法”。对于妖修而言,就是如何祭炼玄牝珠,和锋本人并没有经验,也只能由成天乐自己去印证。

说完这些,几人继续前行,天黑时来到大雪的那处洞府。和锋看着那山洞道:“山野妖修开启灵智倒也有趣,这里布置得虽然简单,倒也像模像样。”

成天乐:“天色已晚,高原上夜间风寒沁骨,只能委屈前辈在这里休息一夜了。”

和锋找了个地方坐下道:“说来也有趣,我活了一百多岁,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千年之前毁弃的小须弥洞天遗迹,也是第一次在野兽的巢穴里过夜。”

当夜,和锋真人静坐调息,似在感悟此番入喜马拉雅深山的种种见知。成天乐不敢打扰,与大雪静悄悄地待在洞口处定坐,谁都没有再说话。第二日天明时,大雪将那些埋藏的落雷金又给挖了出来。还有两木匣的冬虫夏草,以及一批路上吃的干粮,都放在洞口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准备装包。

这时和锋在山洞中突然说道:“又有妖物飞来!咦,竟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毕方。”

这位前辈的感应真是敏锐,他坐在山洞里还没睁眼,就知道远处有一只毕方飞来了,而成天乐站在洞口还没有任何发现。他赶紧解释道:“前辈,那只毕方可能是我的旧识,应该是来救我的。他的天赋神通虽可飞天,速度却没有前辈快,找到这里比您晚了一天。”

和锋“哦”了一声道:“他就是毕明俊吧?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曾经当交易部总经理给人背过黑锅,后来又找到毕明俊追回了所有客户的损失,行事倒是有始有终。这灵禽能碰见你也算是他的造化,听说其人尚未拜入万变宗门下。而你万变宗中亦尚无飞天之修士,能有这么一只毕方的话,也可助益不少,此番高原经历,对你对他或许都是机缘。”

成天乐在洞外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指点,我已经清楚该怎么做了。”

话说到这时,那盆地入口处的冰塔林上空才飞出一团朦胧的光影,越过盆地直向对面落雷幽谷的方向而去。成天乐发出一声长啸指引,那团光影听见声音折转飞向这边,落地却化为了两个人,訾浩与毕明俊一起来了。

毕明俊见到成天乐行了一礼道:“原来成总无恙,那我就放心了!这位就是大雪道友吧?听说正一门的和锋前辈也在赶往此地,不知成总有没有见到?”

话中伴随着神念,解释了自己与訾浩来到此地的经过,他的确是来救助成天乐的。訾浩的心眼多,不仅给万变宗打了电话,也给三梦宗的丹游成以及坐怀山庄的麻花辫打了电话求助。而苏州众妖心眼也挺多的,尤其是老狐狸花膘膘立刻想起了毕方。

万变宗众妖虽然修为不弱,若结阵对敌不惧世间高手,但他们的天赋神通在高原苦寒之地未必能发挥最大用处,对喜马拉雅山中特殊的地形地势也不熟悉,尤其是他们都不会飞。万变宗的记名弟子中倒是有一只能飞的八哥,但也飞不上喜马拉雅山和强大的妖兽斗法。

訾浩向大派求助,但万变宗众妖自己也应做万全的准备,于是花膘膘就联系了毕明俊。毕明俊其实也想拜入万变宗,但是没拉下那个面子,曾经说过若成天乐单挑能胜过他就加入万变宗之类的话,结果成天乐根本没答理这个茬。

天地化生的灵禽毕方很高傲,颇有点孤芳自赏的味道,很看不起一般的妖修。但花膘膘找上门来开口相求,就是因为毕方的天赋神通了得,也对了他愿意炫耀的脾气,于是欣然而来。

从南京直接飞到喜马拉雅山中倒也不是不行,但对毕方而言也是非常艰苦的旅程,且没有必要。为了节约时间与法力,他先坐飞机到了拉萨,然后飞到日喀则见到了訾浩与盛龙。訾浩救人心切,请求毕方带着他一起来,他可以化为无形灵体蛰藏于毕方的形神中。

毕方答应了,于是訾浩也来了,盛龙则留在日喀则等待万变宗众妖。由訾浩领路,找到这里自然很容易,毕方也听说了和锋要来,他以为自己到得比和锋更早呢,所以才问了这么一句。

成天乐答道:“毕明俊,无论如何我要感谢你!至于和锋前辈,昨天上午就到了,已经斩杀守在谷口的那群妖修,我们昨天还进了一趟落雷幽谷,他此刻正在洞中休息。”

毕明俊大吃一惊啊,他是第一时间从花膘膘那里得到的消息,因为要救人,所以没有任何耽误以最快的速度就赶来了,而且有訾浩指引没有走任何冤枉路。和锋假如到得更早,倒也不意外,但人家却早到了整整一天一夜,这也太惊人了!

从南京到拉萨,毕方是坐飞机的。假如让他直接飞过来,就算没有任何多余的搜寻过程,恐怕明天才能到,而且会累得够呛。一向眼高于顶的毕方,此刻真切体会到世间高人的厉害了,他赶紧答道:“成总,不要再叫我毕明俊,称我任道直便可,这就是我现在的名字与身份。……原来和锋前辈已经到了,请您引我前去拜见。”

訾浩也叫道:“和锋前辈就在里面?快让我们去拜见,我还没见过这等传说中的高人呐,今天真是大福缘!”

说话间,和锋已经走了出来,一脸冷峻的形神,手捻长髯道:“这位就是万变宗的訾浩总管?而这位任道直道友,想必就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毕方了,今日一见,果然神通非凡!”

任道直与訾浩赶紧上前拜见。任道直谦虚道:“哪敢在前辈面前称神通,我已尽快赶来,不料仍比您晚了整整一天。”

和锋淡淡道:“我身为正一门太上长老,御传世神器雷神剑飞天而来,如果还没有你这只大鸟快,那往后还是不要再出门见人了!……毕方,这世上有很多人出身富贵之家,不知善用福缘却自命超凡,假如你见到了,会不会觉得那些人很可笑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