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7章、异红尘,何为赤子

和锋指着大雪说道:“你方才在谷中提及,如今只需想清楚一个问题——那些妖修为何要捧你的场?……看见它了吗,答案就在其中,这就是你的成就。”

成天乐冲大雪道:“行礼已毕,快起来吧!”然后又问和锋,“前辈,我们这就回去吗?”

和锋:“方才在谷中消耗神气法力过巨,暂时还是不飞了,走路休息休息吧。你不是将那些落雷金都埋藏起来了吗,这就挖出来,然后我送你出去。”

大雪在前面带路,和锋与成天乐跟在后面沿盆地的边缘步行,地势较高的草甸与石滩上那寸许厚的积雪并没有融化,平坦处留下了几行清晰的脚印。大雪的步幅很大,步子迈得也很快,比一般人的速度要快多了,但仍比不上修士的神行之法,它只是在走路并未狂奔。

和锋于行走中入动中之定涵养神气,这也是成天乐未破魔境劫前修炼的功法,看来就算是天下绝顶高人,修炼路途中打下的根基也是差不多的。出了幽谷成天乐感觉轻松了不少,自然想起了新掌握的神通手段,于是在行走中与画卷世界里的小韶以神念交流。

以前成天乐没这个本事,想见小韶需要入定进入画卷世界才行。但如今他虽然在平常仍看不见小韶,却可以在元神中与她交流沟通。除了修为更进,也与他曾经在修炼中打下的独特根基有关。最早的时候,他就能与形神中的灵体訾浩交流,这一手功夫是无师自通。

但小韶的情况不太一样,她在画卷中那奇异的世界里,是姑苏山水神韵成灵,本人是离不开那个世界的。成天乐只有完全的祭炼这件神器,掌握真空妙有之境,才能感应到她的存在,进而与之在元神中交流,就像当初和訾浩说话差不多,但他已可以使用神念。

在路上,成天乐告诉了小韶他跟随和锋进入落雷幽谷的经历,像这样难得的奇遇与感悟机缘,当然要与心爱的人分享。小韶问和锋为何会来,成天乐便交待和锋是为了救自己而来,同时观看莲花生大士当年凿建的小须弥遗迹。小韶这才清楚,成天乐是被一群妖修堵在盆地里出不去了,所以才会在落雷幽谷中度过真空。

成天乐之前只告诉小韶自己是来采取落雷金的,并没有说遇险受困之事,因为他不想让小韶无谓的担心而影响心神安定。小韶在画卷世界里与他一样在历真空,欲乐双运道法门就是这么奇妙。而如今危机已经过去,成天乐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小韶不无幽怨地说道:“傻乐,你为何事先不告诉我呢?”

成天乐:“我已经安排好一切,既派訾浩与盛龙突围求援,又躲入落雷谷中闭关,还有大雪护法,当然无虞。入真空定境,不能有我之思,否则便不得证,不说自有不说的原因。”

小韶感叹道:“我只知你为了采取落雷金深入苦寒绝地,这一路历尽艰辛,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凶险。”

成天乐:“我一点都不觉得艰辛啊,这一路有画卷世界里的你相伴,感觉是无上的欢愉……”

两人说了一会私房悄悄话,小韶提醒道:“乐乐,有和锋这样的前辈高人在,与其询问那不可思议的境界,不如多请教恰好对你有用之事。你刚刚突破真空之境,下一步的修行关窍若有和锋前辈指点,或许将豁然开朗。”

成天乐:“对呀,我应该多问问真空之后的修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我并非正一门弟子,有些话不太好开口的。”

小韶:“以晚辈的身份向前辈请教,勤学好问有什么不可以?只谈境界感悟,不追问人家正一门的秘传法诀即可。”

和锋正在迈步行走中,成天乐突然开口问道:“前辈,您方才施展了惊天动地的大神通,人也累了,需不需要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和锋头也不回地答道:“不必!修为如我,只要不刻意运转神通法力,行走坐卧皆可调息涵养。成天乐,你也是一样的,为何要这样问我?”

成天乐:“晚辈刚刚突破真空之境,远未到达知常。我曾与令高足泽真偶遇,泽真道友修为已破真空,有您这样的名师指点,他可比我明白多了。我曾与他交流两日,是获益良多。”

和锋听出来成天乐的弦外之音,主动开口道:“你是想问真空境之后的修行吧?你所习练的是妖修之法,走的是玄牝妖丹大成之路,竟然将人身炼成了妖物原身,凝炼玄牝珠成功,实在是闻所未闻之事。正一门所传三十六洞天丹道与此不同,但境界也可相通印证。其实你问法于我,还不如问法于那些妖王,看看人家是怎么修炼玄牝丹的。”

成天乐一边听和锋说话,一边把和锋的话转述给小韶,然后小韶暗中提醒成天乐该怎么问。成天乐又说道:“前辈,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突破换骨劫的妖王。您应该见过吧,就算没见过也应该听说过吧,据您所知,那些妖王是怎么修炼玄牝珠的?”

和锋扭头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浅笑道:“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可不是你成天乐的风格。成总啊,其实贫道也应该叫你一声成总,你这人太有意思了。”

成天乐:“我怎么又有意思了?”

和锋:“你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修行入门竟然完全是误打误撞,这些就不说了。我听泽真谈起你的经历,在你万变宗内,一直有妖物的修为在你之上,你虽指点他们,但也总可以得到更高境界的印证参照。可是到了今天,你在苏州万变宗修为已经是最高了,是不是这样?”

成天乐答道:“好像真是这样,至少此次我离开苏州之前,万变宗内还无人突破真空之境。”

和锋:“你有此成就也有此身份,也算是名实相符,你的所作所为就是今日破关的机缘。今日之你,应该回顾是怎样破关成功的,知其所以然。这才是一代宗主首先要想到的事情,因为接下来你要去指引门中众妖。有些修士是不需要去考虑这些问题的,但你的身份不同,所谓温故而知新,只要参透了这些问题,前行之路便会更清楚。”

成天乐:“前辈提醒的是,我是在困于绝地中御神之道修行圆满,故而破关精进,事先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既然前辈提到了这些,我倒更应该请教,世间修士都是怎么突破真空之境的?”

话中伴随着随言入境神通,他告诉了和锋自己突破真空境前后的详细过程,包括各种修行感悟以及玄妙的定境状态。要想向人请教,自己就不应该有所保留,除了画卷世界中发生的事情,成天乐将自己的种种心得体会都说了出来。

和锋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成天乐一言不发。大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俩。成天乐被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摸着脑门道:“前辈,您这是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和锋:“我在看你到底是什么妖孽!”

成天乐一愣:“妖孽?前辈明知我不是什么妖孽,您到底看出什么花样来了?”

和锋终于又忍不住笑了:“我以为你是什么妖孽呢,可是看来看去,你就是成天乐!……弹指破真空,你说得这么轻描淡写。我是家师入门最早的弟子,从少年时就开始修炼,破真空之境时只有二十一岁,比你现在可年轻多了,但我当时足足闭关了大半年。

我师弟和曦修行比我晚,十九岁才拜入恩师门下,二十七岁破真空。他的脾性与我不同,所以这一劫历得比较轻松,但我记得他也闭关了五个月。至于我的末徒泽真,历真空境也闭关了半年。历此劫时间长短其实与资质悟性关系不大,只在于性情的修磨、心境的凿穿。

你能弹指破真空,吓了我一跳啊。本以为遇到了什么妖孽或天才,但仔细看看,你实在又不像。回顾我所知众修士种种破真空经历,才想通其中缘法。所谓真空之境,就应该像你这样破的,你当时和大雪在一起,恐怕也是一种机缘。”

成天乐越听越迷糊,不解地问道:“像我这样破?怎么破?这和大雪又有什么关系?”

和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太上有云‘含德之厚,比于赤子’,你可知何为赤子之心?”

成天乐:“赤子之心?上小学的时候开会,教导主任倒是经常讲到这个词,就是拳拳之心吧?”

和锋:“那何为拳拳?”

成天乐:“前辈啊,这里没法上网查百度,我也说不清。但我在妄境中读过一些书,很多书中也提到拳拳之心,就是真诚恳切、如日月可鉴?”

和锋笑着摇头道:“其实太上提到的赤子没有这么复杂,就是赤条条的傻小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