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6章、引天威,神霄雷术

紧接着令成天乐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和锋右手大袖一招,就那电丝入地之处,嗖、嗖、嗖飞出好几枚同样的卵石。成天乐追问道:“前辈,这是什么神通?”

和锋面无表情地答道:“神霄天雷术,以一物为引激应万物,用的还是神识感应之道。”

成天乐:“哇,太神奇了!我让訾浩和盛龙利用天赋神通配合,才能在惊雷平息时深入地底采得落雷金。前辈顶着滚滚惊雷,挥手之间就把这些东西取出来了,不是亲眼见到,实在不敢相信。”

和锋淡淡一笑道:“世间诸法相通,万变不离其宗,我修炼的就是三十六洞天丹道与神霄天雷剑诀。此种手段让你看了虽觉得神奇,但若是为了采取落雷金的话,还是你用的办法最好也最为巧妙。

我刚才试过了,此物深埋地下,大多被坚硬的厚重岩层所遮蔽,我欲取七枚,却只摄出了四枚。将神霄天雷术施展到我这等出神入化的境界,世间又有几人?请问你用多长时间、找到了多少枚落雷金?”

成天乐:“一个月吧,加上您手中这枚未打开的石卵,共是一千零四枚。”

和锋第一次露出了微微吃惊的表情:“方才我摄出这四枚石卵,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很不简单。假如我就这样接连摄出千余枚,神通法力也是难以为继的,就算用一个月的功夫,也未必能采到那么多!还是你的方法更好,世间各族类的天赋神通总有特异之处。”

然后这位前辈不再说话,将那一枚石卵还给了成天乐,将采得的四枚石卵打开三枚,剥出赤金色山核桃大小的圆珠。圆珠上的光华正欲飞走,便被和锋以法力禁锢其中。

这位前辈再度不紧不慢的迈步前行,离幽谷深处越来越近,他又施展了两次同样的手法,除了一枚石卵始终没打开之外,共采得十枚落雷金,然后收于袖中只留一枚托于掌心仔细观瞧。他的长髯与发丝飘拂,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看手中的东西,而五丈高空的雷神剑不断地在化解惊雷。

成天乐始终展开飞电石跟在一旁,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前辈,您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和锋将那落雷金往空中一抛解开了法力封印,一道光华飞出,在闪电余波中不见踪影,他沉吟道:“我以前虽未见过落雷金,但从物性妙用来看,若使用万载沉银魄,效果是一样的,也可以作为陆吾神仑丹的药引。”

在神念中,和锋告诉了成天乐万载沉银魄为何物。传说中的万载沉银魄,五行中金的属性精华。据说在富含金属矿的地脉附近或上空,不仅磁场异常,而且还经常能够见到光华乱飞。万年光华如果凝结在特殊的矿物之中,就是万载沉银魄。这种材料非常难得,因为开采讲究机缘,一旦光华飞走材料本身就失去了特殊的灵性妙用,可遇不可求。

而成天乐所采取的落雷金,与万载沉银魄是同源之物,炼制陆吾神仑丹,所用到的就是这种灵性,无论以哪种东西做药引效果都是一样的。

在没有听说此物之前,和锋并不知道世间有落雷金这种东西,但是见到了此物,便知可用什么去替代。但这并不是什么好建议,因为万载沉银魄在世间罕见至极,假如成天乐实在没有办法找到落雷金,倒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去炼制陆吾神仑丹,但绝不可能成丹太多。

就像有的药方里,可以用人参也可以用大枣加葱白,但是用人参的成本太高了,如果找到大枣加葱白,还能达到方子中的药效要求,那是最好不过。成天乐此番采到了千余枚落雷金,假如换做万载沉银魄,是万万不可能找到如此之多的。

和锋告诉成天乐这些,倒不是让他另想办法炼制神丹,而是解释这种材料。光华飞走之后剩下的金珠仍然是一种被自然炼化的天材地宝,名叫寒金。将来成天乐以落雷金炼药,炉中剩下的药渣也就是寒金,它很适合打造飞剑一类的法器。

世间有万载沉银魄,也有沉银。沉银是一种天材地宝,虽然难得,但比万载沉银魄好找多了。普通的沉银往往以沉银砂的形式出现,需要凝炼物性去其杂质,才可能为打造法器所用,而最珍贵的沉银就是整块的万载沉银。在青城剑派,邢秋赋与成天乐斗法时所用的那一柄宝剑,就是用整块的万载沉银所炼化。

寒金亦可炼器,也就是说成天乐此番不仅采集了千余枚落雷金,炼丹之后剩下的药渣,还是打造法器的天材地宝。只是以寒金炼器非常艰难,所需修为较高,所耗心血法力也甚巨。此次采取落雷金,也算为万变宗攒下一批家底了,将来有弟子修习炼器之道,便有这些东西可用。

世间修行各派都有传承积累,收存各种天材地宝、还有历代祖师打造好的法宝,绝非一代人短时间内的功夫。而成天乐的万变宗刚刚创立,正是打根基的时候,需要积累的就是这种底蕴。

发完这道神念,和锋信手将那枚寒金抛给成天乐,让他自己慢慢研究去了,然后仍背手前行,不再采取落雷金。和锋袖子里还留着一枚卵石和九枚落雷金,估计是想带回正一门收存或让弟子研究。

大行家就是大行家啊,不服不行!和锋只是见到了落雷金研究一番,便对成天乐说出了这么多玄妙。成天乐深施一礼由衷感谢,然后屁颠屁颠地继续跟在旁边,进幽谷这一趟有此收获,怎么样都值了!其实不用和锋说这些,待他炼丹之后也能发现留下的药渣是天材地宝,可是这位前辈已有详尽的指点,能让他省去很多自行摸索的烦恼。

越往里走,就越接近雷云低垂的中心处,一片空地上走过两个这么突出的人,几乎要把满天的雷电都吸引过来,几乎每隔几秒钟就是一击。成天乐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开口道:“前辈,我们还是不要走到最中间去吧,那里的雷势太强了!我看您的雷神剑不是在避雷,悬在半空直指云层反倒是在引雷。”

和锋终于站定了脚步不再前行,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在引雷!”

说着话他突然朝天一指,此刻本无雷电劈下,但那上方的雷云却仿佛受到了雷神剑的吸引,一道明亮的电光被和锋的法力引下,直劈在雷神剑上,然后一个折射向着谷地深处飞去,带着威势无匹的炸裂声。

和锋的右手伸出食指与中指如剑,接连引天雷下击,随着他的剑指所向劈出。成天乐已经看傻了,这位前辈以雷神剑引聚惊雷之威劈出,而且是指哪儿就劈哪儿!假如有人在这里与和锋斗法的话,这天地之威也为和锋所用。

和锋以剑指引雷连劈了二十八记,天然的闪电劈完之后就消失了,可奇异的是,他所引下的天雷劈过,其威势仍凝聚不散,最后在周围竟形成了一种阵法。成天乐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问道:“前辈,这是正一门的伏魔大阵吗?”

和锋冷峻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如此施法对他而言消耗也是极大,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伏魔大阵,成总不也是将四神十二时大阵炼到手串中了吗?其理同源。”

成天乐连声惊叹道:“不一样,显然不一样,我的小小手段哪能和前辈相提并论?我只是以法力催动法宝模拟阵式,而前辈竟直接引下天雷布成大阵,太厉害了!……您累了吧?要不我们回去歇会儿吧,或者往雷少的地方走。您虽然本事大,也不能总这么玩。”

和锋叹了口气道:“天地威能果然不能硬生生相抗,也只能顺势化解或引用。我确实累了,这里也看得差不多了,回去吧。”

和锋进落雷幽谷,本想找寻千年之前莲花生大士亲手凿建的小须弥痕迹,从中参悟玄通。他找到了吗?如果找到了,又发现了什么?成天乐不得而知,但跟随这位前辈进谷一趟,他自己也是大有收获。

待到走出谷口,那滚滚惊雷声在身后远去,成天乐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有和锋祭出雷神剑罩着,但那无处不在的天地威压感应,也不是让人好受的。大雪一直守在外面,见两人出谷,赶紧跑了过来拜伏于地,行的是最隆重的跪拜大礼。

它小山一样的身形看上去非常凶悍,做出这样的动作又非常滑稽搞笑,把和锋又给逗乐了。和锋扭头问成天乐:“你教它的吗?”

成天乐解释道:“没有,它是跟我学的。”

和锋御剑飞天落在河滩上时,成天乐上前行跪拜大礼,大雪傻乎乎地看着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成天乐随和锋进落雷幽谷,大雪惊骇万分也佩服万分,就一直傻傻地看着两人的身形消失在惊雷幽谷深处。

等到两人走出来,它也反应过来了,跑过去学着成天乐的样子行跪拜大礼,不仅拜和锋也拜成天乐。它还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它也朦胧的知道,和锋是来救助成天乐的、本事非常大,而成天乐也非常尊敬他,这个动作就是表示尊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