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5章、厉无咎,乾乾夕惕

成天乐正在那里望天发愣呢,和锋发过一道神念:“这是我正一门的掌门信物雷神剑,是创派祖师亲手祭炼,于世间传承已有一千二百余年,很多人称它为天下第一神器。此次我要到喜马拉雅深山寻你,泽仁掌门将此剑暂时交给了我,因为以其御器飞天的速度最快。”

成天乐已经认出,那就是号称天下第一神器的雷神剑、正一门的掌门信物,而泽仁掌门天天就把它顶在头上到处跑,无论谁都能看见。如今泽仁将此剑借给了师伯和锋,真是给了成天乐天大的面子啊!不过泽仁恐怕还另有用意,他应该知道和锋来此地的目的,有雷神剑在手,进入幽谷则更加从容。

和锋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又开口说道:“泽仁借雷神剑于我,就是想助我入此落雷幽谷从容查探。但外人若听说,那也是给了你好大的面子。因为成总被几只妖兽所困,正一门不仅派我来,而且还出动了雷神剑。”

成天乐吐了吐舌头道:“不敢当,真不敢当!这给我的压力太大了,这个面子怎么还得起啊?”

和锋板着脸道:“还不起就慢慢还吧,这其实也是给石野与白少流面子。他们俩是如今昆仑修行界先后两代修为最高、成就也最大的人物,却不约而同都如此看重你。”

成天乐耸着肩膀谦虚道:“他们看得太重了,其实我没那么大本事,就是会好好过日子而已。”

和锋却没理会他在说什么,仍然一脸冷峻地说道:“他们看重你,自然希望你能与他们有一样的修为成就。”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我有自知之明,不敢与石盟主或白庄主相比,只是好好的经营我的万变宗而已。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世间需要这样一门妖修传承,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建立这么一门传承。没有那些妖修肯捧场,哪有我这位妖宗?我如今只需要想清楚一个问题,他们为何会捧我的场?”

恰在这时,雷云中又有一道惊雷直劈而下,伴随着震耳的炸响,却被雷神剑化解为满天飞窜的电丝,都落到了周围的空地上。

和锋的脚步不紧不慢始终没停下,惊雷过后才说道:“你有自知之明,这很好,但我要说实话。若论修为,你想赶上这两位恐怕不可能,你在修行他们也在修行,至少百年之内,你不可能超得过。至于百年之后的事情谁都没法说,那两人届时应该早已修至世间法尽头。谈修为如此,但你也别失望,你有你的成就。”

成天乐很爽朗地笑道:“这有什么好失望的?修行就是修行,用不着和谁比什么吧?比如我的个子就比白少流矮两公分,假如我和他比谁更矮,他肯定比不过我。按前辈您的说法,就算修至世间法的尽头,那还有世外之仙呢!”

就算和锋以冷峻严肃着称,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被他逗笑了:“成天乐,你这孩子实在有趣,就像个开心果,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喜欢你了。其实没见到你之前,我也很好奇,传说中的一代妖宗究竟是什么人物?见到你之后才清楚,确实是个人物。”

一老一小向落雷谷深处走去,和锋并没有特意选路,就是笔直的前行,走在山谷的最中间。正前方十几里之外,便是那终年不散的雷云中央。成天乐渐渐地不太敢说话了,因为他能感应到天地灵息的威压越来越凝重、也越来越凶险。

不时有惊雷劈下,击在悬于五丈高空的雷神剑上,明亮的电光呈锥形散开,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从远处看成天乐与和锋,就像顶着一株巨大的、时明时暗的圣诞树在行走。成天乐的飞电石虽然派不上用场,却始终悬于三丈外的上空旋转不已,随时处于警戒状态。

和锋开口问道:“成天乐,你很紧张?”

成天乐答道:“有前辈在,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和锋:“既然有我在,那你何一直不收起法器?难道是认为我会挡不住这些天雷吗?假如换一位后生晚辈,就算紧张得要命,也不会像你这么干的,弄个手串在我头顶上飞!”

成天乐有时候说话往往出人意料,他反问道:“那他们会怎么干?”

和锋怔了怔:“面上当然要恭敬放松,暗中运转法器戒备,一旦我失手没有挡住天雷,可以立刻施法弥补。御器与身心一体,动静只在一瞬。”

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顺势回答:“前辈您怎么会失手呢!”但成天乐不一样,他很认真地说道:“那又何必呢?无论前辈您的雷神剑能不能挡住天雷,我也得随时做好准备啊,祭出法器展开妙用,这才万无一失。……当然了,我也认为前辈是不会失手的!您刚才说那些话,实在是想多了。”

假如换成和锋自己的徒弟,估计此时已经被一脚踹出去了。但成天乐好歹是另一派宗门之主,和锋当然不好踹他,只得板着脸问道:“成天乐,你既然不紧张,那么害不害怕?”

成天乐老老实实地答道:“怕,当然怕,不是怕您挡不住这天雷,而是这雷本身就可怕,它的的确确能劈死人的,我当然要小心谨慎。不论您有多大本事,您是为救助我而来,我都应该不能让您出一丝闪失,这地方太危险了。”

和锋扭头看着成天乐笑了,成天乐莫名觉得这位前辈的笑容有点怪。就在这时有一道天雷劈下,落在雷神剑的剑尖上却没有散开,那剑身暴发出一团光华,有一道更明亮的闪电向下直落,狠狠地劈在飞电石上。

飞电石的神通妙用是随时展开的,这道电光就像击在水面上,在三丈外的半空荡起环状的波纹,于边缘处化为十二股明亮的电丝斜射入地。成天乐身形一震差点没跪下,脚下的一片乱石都碎了,这一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却又在他时刻准备之中。飞电石接住了,而且还在半空盘旋并没有击落。

成天乐吓了一身冷汗,回过神来才说道:“前辈,你故意的?”

和锋呵呵笑出了声:“不错不错!你就算和我谈话时,也随时展开神通,不是特意的警觉,而是自然的警戒,这样无所谓反应快不快,因为你就是这种状态。”

成天乐:“您老是在和我开玩笑,故意劈了我一雷?”

和锋:“是啊,你不是一直在等着吗,那就来一下!难道只能让你雷人,不能让人雷你吗?”这位老前辈居然也会说当代流行的网络用语,假如泽真在这里一定会目瞪口呆。和锋真人平时就很少露出笑容,更别提笑出声来还和晚辈这么开玩笑了。

不过这个玩笑可绝不轻松,成天乐没被和锋一脚踹出去,而是硬生生挨了一记雷劈。这位前辈大概也觉得和晚辈这么开玩笑有点不太合适,随即收起笑容抬头望天道:“你说害怕,这很好!”

成天乐还在用手擦额头的汗呢,有些不解地问道:“前辈又为何夸我?”

和锋看着那雷云闪电道:“面对这天地之威,应心存敬畏,只有无知者才会无畏!有些人入修行之门得大神通法力,便自以为超然不凡、目空一切。就算他的本事还不到家,也以为将来能目空一切,这种人是很难度过真空劫的。

更有另一种人,比如名门大派弟子,进入师门之后便傲然自恃。因师门而傲、敬重传承师道,这本无什么过错。但师门了不起,并不代表他这个人自己有什么,若因此自视高人一等,那就错了。比如行至这绝地之中,不管他是谁,一样挨雷劈。

我说的可不仅是昆仑修行各派中事,在这红尘中也是一样。有人得富贵权势,便自视非凡,但若失其富贵权势,他是否依然如我?有人出生世家望族,此乃命中大福报,但因于此而不仗于此,坦然受福报而不骄持,这样又有几人?

此是平常心性,看似与此地无关,但人之行止皆有一贯之处,譬如你我入此落雷幽谷,有雷神剑悬空便是依仗,你敢这么跟我进来。但并未因此依仗而失去敬畏,并未因我的身份而举止失措,换而言之,你这个人也不会因自己的身份而失措。”

成天乐琢磨了一会儿,突然笑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前辈大概是想说,我传销团伙呆过、饭店打杂干过、总经理也当过,其实一直在修行。”

和锋嘴角又露出浅浅的笑意:“喜马拉雅山你还爬过呢,堂堂一代妖宗,被几只妖兽堵在山里出不去!”说着话停下脚步道:“你是来采取落雷金的吧?此物我也没有听说过,能不能给我看看?”

成天乐的落雷金都已经埋起来了,只有一枚碧蓝色没有打开的卵石恰好随身带着,他掏出来递给和锋道:“那些东西太沉,带在身上不方便,我全部埋在别的地方了。说来也巧,恰好留了这么一块没打开的卵石随身揣着。”说话的同时发过一道神念,解释了落雷金为何物、怎样采取、打开卵石并封存。

和锋左手接过卵石,右手朝天一指。此时并没有雷击,那雷神剑却在空中一颤,射出一道闪电般的光华直落而下劈在卵石上。卵石稳丝未动,光华又化为几道电丝斜射入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