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3章、小须弥,莲华佛土

成天乐行的是最隆重的跪拜大礼,因为对方不仅是威名赫赫的前辈高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能够飞天赶到喜马拉雅深山险绝之地来帮他,可不是一般的恩情和面子。

和锋一摆手道:“你就是成天乐?近年来昆仑修行各派的后生我虽见的不多,但你也算很出色了。我听泽真提到过你,如今一见,果然比我那个不成器的小徒弟强,起来说话吧!”

成天乐站起身来道:“泽真道友已经回山了?前辈过誉了,我哪能与您门下的高足相比!”

和锋面无表情地答道:“泽真刚回来,紧接着正一门就收到讯息,希望能派一名飞天高手解救你。还真是有缘啊,泽真正和我提到你,我就听说了这个消息,所以就过来看看。”他又看了看周围道,“你也不必谦虚,若论修为,你与泽真相遇时可能尚不如他,但此时此刻,你已不在他之下。”

这老道好眼力,仅仅是一见面就已看出成天乐修为更进突破真空。成天乐仍然谦虚地答道:“哪里哪里,只不过是困于绝地之中,恰好修为破关有所精进而已。”

和锋摇头道:“我说的并非修为法力,每个人来到世上之初,本就是没什么法力可言,皆是修炼而成,你入门起步可要比泽真晚多了。看看你来的这个地方,修行各派弟子,可没有多少人能有你这种苦行磨砺,就算有此心性,也未必有这种经历。”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前辈过奖了!我真不是来苦行的,而是采取炼制神丹的一味药引落雷金。没办法,我只知道这里有,所以就来了,没想到出谷的时候却被一伙妖兽拦路,困守于高原绝地,只得派门人悄然突围求援。我本以为是万变宗的同门赶来,却万没想到会是前辈您!区区小事,怎会劳动您的大驾?”

和锋淡淡答道:“所谓炼器炼丹,若一味追求物用空耗心血,并非修行之正途。你炼的是陆吾神仑丹吧?我也听说了,这是最后一味药引。你不认为这是苦行,但它确实就是苦行,修炼之真义就在你采取灵药的过程中。至于等你炼成了神丹,那只是神丹之物用。……成天乐,你的面子不小啊!其实我不仅是为你而来,也是为此地而来。”

这段话也伴随着“随言入境”的神通,解释了很多复杂的事情。关于炼器炼丹之辨,其实五味道长在逍遥派开法会时已经讲过,而和锋说成天乐好大的面子,因为他并不是訾浩请来的。

话说成天乐一直等了十四天,觉得时间有点长,其实已经很短了。他从珠峰大本营穿过荒凉的生命禁区,直至走过通道进入盆地,一共用了五天时间。訾浩与盛龙不用自己赶路,一个躲在他的袖子里,另一个藏在曲池穴中,感觉自然十分轻松。

可是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就艰难了,突围时在地底穿行了那么远,已经大耗神气与法力。离开通道到达另一片小盆地,两人却不敢多停留,寻僻静的道路快速到了山外雪线之上,这才寻了个隐蔽的岩洞休息。

相比来时,气候已经变冷了,风雪开始肆虐,他们一路上遇到了好几场风暴,其威力不亚于成天乐曾在孔雀河一带遭遇的白毛风暴。幸亏訾浩是灵体,对危险的感应十分敏锐,而盛龙也能及时钻入地下躲避,所以并没有受什么伤,可风暴和严寒就是最大的敌人。

无论是普通的黄鼠狼还是特异的金线鼠,都不是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动物,更何况他们所处的位置并没有任何动物生存,连苔藓都看不见,只有无尽的冰雪和碎石。盛龙身为妖修,当然比一般的黄鼠狼强大太多了,也比任何普通人都强悍得多,所以才能在这里穿行,但他的天赋神通并不适应这种环境。

在这个地方,就算专业登山运动员全速跑个几百米,也会累得筋疲力尽,感觉气喘不过来甚至连脚都抬不动。盛龙在风暴的间隙日夜兼行、翻山越岭,走的速度可比成天乐慢多了。成天乐当初只在夜里赶路、白天休息,一方面是为了躲避窥探,另一方面也确实需要足够的休息。

盛龙和訾浩相互配合保护,用了十一天才走出去。还算他们聪明,没有全程穿过苦寒绝地再回珠峰大本营,而是一路尽量往低处走直接插到了日喀则。他们很着急,赶紧打电话回万变宗求助。而訾浩心里也很清楚,就算万变宗群妖赶来,恐怕也要经过一段漫长艰苦的历程,这种事情不是人多就能更快的,需要一位绝对的高手,最好是飞天高手。

还是这位大总管心眼活,脸皮也厚啊,想到了成总的交情,于是又给坐怀山庄以及三梦宗打了电话。他当然没那么大面子直接找白少流或石野,而是找到了麻花辫与丹游成。听说成天乐在绝地受困,白少流与石野都立刻设法相救,这两位高人却不约而同的联系了正一门。

白少流没法亲自前来,至于座下诸金刚要么正有事情、要么修为也有限。至于三梦宗,门下弟子并不多,恰好都有事在忙,包括最爱管闲事的大弟子丹紫成还在神木林中闭关受罚呢。丹游成虽可飞天,但也不比万变宗群妖加起来强,更关键的他是五步蛇妖,到了雪峰高寒之处,天赋神通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正一门是天下第一大派,门下弟子中高手众多,与三梦宗以及坐怀山庄交情也很特殊。更重要的是,正一门的神霄天雷剑御器飞天的速度是最快的,既然是救人嘛,当然是越快越好。正一门冲的不是訾浩的面子,最重要的是石野的面子。

原本只需派一名有飞天之能的泽字辈高手就可以了,但和锋正在问泽真出山行游的经历,泽真恰好提到成天乐,和锋就听说了成天乐在喜马拉雅山遇险受困之事。心念一动便是缘起,立刻设法联系上了远在日喀则的訾浩,了解到事情大概的经过,便决定亲自来一趟。

和锋一百余岁,近年来只在正一三山清修,追求的恐怕就是超脱于世间了,已经极少过问俗事。上一次成天乐听说他的消息,还是史天一与王天方去芜城张荣道府上拜山,恰好和锋在座,还劝了这两位后生几句,那已经是好几年前了。

此次他肯亲自出山,一方面是因为掌门泽仁要派一名御剑飞天速度很快的高手来,另一方面也是听说了成天乐在此地很特别的发现。像和锋这种已与世无可争的高人,还能让他动念头感兴趣的,恐怕就是这种近似于传说的不可思议之事了。

成天乐已明白和锋想来看什么,赶紧说道:“那条奇异的通道,宛如巨刃劈开雪山,前辈来时已经见到了。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处石壁题字,其中玄妙晚辈也看不透。”

和锋追问道:“哦,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成天乐:“就在那边,走几步便能看见。据我这段时间查探的结果,那题字是此处唯一可见的人工遗迹,千年之前,这里应该有神通广大的修士驻足。”

走了不远,和锋就看见了那石壁上硕大的刻字,本就冷峻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然后他做了一个与成天乐当初一样的动作,突然扭头望向盆地对面雪山间那笔直的缺口。不用这位前辈开口说什么,成天乐也清楚他感受到了那种意境,因为这位前辈周身神气散发出一股凌厉威压,宛如那开天巨刃劈面而来。

和锋不仅能体会到那意境,而且还能停留在那意境中去感悟,并将形神气息融入,这份境界是成天乐目前远远不及的。只见和锋的道袍与发丝无风飘起,额边的一缕长发莫名的就像被什么东西切断了,缓缓落于地。他的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仿佛元神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可定心入境不乱。

不清楚和锋的感受如何,而隐约有所感应的成天乐站在一旁都觉得快喘不过气来。和锋足足站了一炷香的功夫,这才身形微微动出离定境,就像避开了某种锋芒或卸下了万斤重担,微微叹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那传说是真的,而我亲眼见到了!”

成天乐小心翼翼地请教道:“前辈指的是什么传说,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和锋却反问道:“你去过青城剑派,见到了千柱道场,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吗?”

成天乐答道:“听说青城剑派的千柱道场,与终南派的太牢灵境、正一门的正一三山,并称东昆仑三大洞天福地,是大神通造就的洞天结界,亦称小昆仑。”

和锋点了点头道:“道人称小昆仑,佛家亦称小须弥。成天乐,你知道莲花生吗?”

成天乐很诚实地答道:“当然知道,我来此的一路上,不仅感悟这位莲花生前辈的修行往事,还修炼了他所留下的法诀。”话音中伴随着神念,介绍了此番上高原的种种见闻,除了画卷世界里的个人私隐,与莲花生有关的事情都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