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2章、伴惊雷,弹指真空

成天乐于孔雀河尽头的雪峰上得灵热成就法传承,但他那时已玄牝妖丹大成,只是从印证的角度去看这一门法诀的,并没有必要去从头修炼,而是直接修了欲乐双运道。这自然也有随时随地能与小韶同享欲乐欢爱的用意,在画卷世界内求证真空光明境,同时在画卷世界外修炼御神之道。

如今他已堪破真空境,法力微弱的情况下感受到了寒意,小韶便劝他修炼灵热成就法,恰好是适合这高原上的苦行修士的入门法诀。成天乐早已突破重重修为境界,只要依法诀修证其种种成就便可,就像锻炼自己与生俱来的手足一般。

突破真空之劫,并不代表着神通法力的“恢复”,而是自然而然与生俱来、重新成长,宛如新生之人,而此人便有神通可修证。成天乐突破真空劫,用了多长时间?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仅仅是一弹指而已!

真空劫在修炼中并不是很难度过的考验,但是需要时间。不能施展神通法力,无论是谁都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就像习惯了开车却突然要走路,肯定觉得累又觉得慢。但真空定境也是在修炼人的心境,拥有修为境界却不依仗神通,很多人迟早都会重新适应的。适应之后不刻意去想也不刻意去不想,心境到了,便能破关精进。

但是另一方面,真空劫也是最为凶险的劫数,自古以来强大的妖修多殒落于此劫,因为此时失去了强大的神通,太容易受到伤害了。而外界的威胁,又使人往往无法达到心境的安宁,这一劫就很难过去。

可是成天乐不一样,他的资质和悟性并不算绝佳,想当初修炼也是误打误撞,甚至还不清楚自己练的是妖修法诀。也就是说他在修炼的时候,事先并没有想过修成这些神通要去做什么,甚至没有奢望自己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只是该用神通法力的时候自然就用了。

起初时碰到的那些妖物,几乎个个修为都比他高,想当年真要动手的话,他根本打不过黄裳和吴燕青等人,可如今却成为了一代妖宗。真空劫最大的凶险就是失去了自我保护的能力,就如自陷绝地一般。而成天乐此时已经在绝地中了,世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凶险呢?

他这个人,历别的劫数可能很艰难,历真空劫却很容易。假如换一个时间地点,可能还要费点功夫,可是在此时此地,却自然而然弹指破真空。但成天乐本人却没有觉得很轻松,而是真真切切感觉到非常不容易,感叹修行中考验的玄妙以及凶险。凶险不在定境中,而在它来临的时候,假如有选择的话,成天乐是绝不愿意此时度真空的。

未入真空之前,谁又知真空可弹指而破?

高原盆地中的气候已经在转凉,落雷幽谷中不再飘细雨,开始下雪了,世上罕见的小雪惊雷。虽然就在盆地旁边,谷内谷外的气候却截然不同。十多天后,谷中的飞雪渐止、雷声停歇,而谷外的广阔盆地里却飘着鹅毛大雪,伴随着寒风呼号。

这是今年第一场落地不化的雪,高原上漫长的严寒就要到来了,成天乐就在这漫天风雪中走出了幽谷,身后还跟着一个魁梧的雪人。他背手拿着拂尘,背包挎在大雪的肩上,身上那一套特制的御寒服已经出现多处破损,可神情并没有半点寒意。

成天乐望着天,不无担忧地说道:“已经过去十三天了,也不知訾浩和盛龙怎样了?这一路肯定会吃不少苦头,但愿别遇到什么危险或者受伤。”

他们并没有走远,就住在谷口旁的那处山隙中,离山隙不远便是那片意为“碧玉湖”的摩崖石刻。按照成天乐与訾浩的约定,他将躲入落雷幽谷,如果援兵赶来,那么就等到雷声停止之时在谷口处呼唤,在那片山谷里可将回音听得很清楚。

但此时成天乐已破真空,修为法力更胜从前,便出了谷口等待,仍然守在约定的地方。谷中总有惊雷,想等到能听清呼唤的时候并不容易,而大雪天天坐在山洞里也憋坏了,带进去的东西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冻干保鲜的浆果。

大雪来到谷外,高兴得就像是刑满释放般蹦蹦跳跳,冒着风雪就去打猎了,回来后又升火加工肉干,还把一些鲜肉当场就烤熟吃掉。而成天乐坐在那里把玩着飞电石,那十二枚珠石之间的蓝丝更淡、更亮、接近于透明。

这蓝丝本就是祭炼电光精华而成,这段时间除了修炼灵热成就之外,成天乐便在雷势不算很盛的时候,将飞电石抛出洞外祭炼,使这件法器的妙用威力更盛。想凝炼电光精华,世上哪还有比这落雷幽谷更好的地方呢?除了凝炼电光精华,成天乐还在尝试着将十二时大阵的妙用炼入十二枚珠石中。

如此一来,他祭出飞电石便可布成一座法阵,虽没有十二名高手布阵那么强大,但独斗之力也远胜当初。器中此阵已初步祭炼成功,想使其威力更强就不仅是法宝妙用了,更要看成天乐本人的修为功力。

第二天日出时,风停雪止,近处的乱石滩上覆盖了寸许厚的一层积雪,但幽谷中流出的小溪却没有结冰,盆地中央的丛林景象翠绿中点缀着斑白,中央仍是一片碧蓝的大湖。听大雪“说”,大约再过一个多月,那片大湖就会封冻。

成天乐背手望着盆地对面那雪峰间的缺口,忍不住喃喃自语道:“怎么还没动静,难道是路上出了意外?”然后又摇头笑了笑,“我明明吩咐盛龙和訾浩路上不要着急,走慢点也没关系,务必安全第一,怎么自己又着急了呢?”

正在这时,他突然又抬起头皱眉凝视,因为元神中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法力波动。那法力应该非常强,强到以成天乐的修为尚无法企及,却因为离得非常远所以感应很微弱,传来的方向正是盆地对面的缺口通道处。

成天乐第一反应不是援兵来了,因为万变宗众妖中不可能有人有这等修为。难道是刘漾河到了?但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啊,刘漾河就算修为精进神速,短短时间也不可能到了这么夸张的程度!正在疑惑间,忽有滚雷般的声音从盆地对面传来——

“姑苏成天乐在何处?正一门和锋前来拜会!”

成天乐惊喜万状,同时也吓了一大跳啊。他知道訾浩和盛龙出去搬救兵了,可万没想到来的人竟是这位剑仙老前辈!那是泽真的师父啊,如今天下屈指可数的高人,已有出神入化修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存在。訾浩和盛龙有这么大的面子,能把他给搬来吗?

和锋还在百里之外,却能把声音传过来,除了盆地特殊的地势有拢音之效,也足见其人功力深厚。当然了,也是因为此时盆地中无风,而成天乐的听觉又特别敏锐。除了呼声还有神念,这位前辈声如其名,意境印入元神给人一种非常锋利的感觉。

成天乐听明白了,和锋不是訾浩与盛龙搬来的救兵,是白少流与石野都打了招呼,请正一门派一位飞天修士协助万变宗为成天乐解围。正一门原本可以派别人,但这位前辈恰好听说了这件事,便自己来了。和锋此刻已斩杀冰塔林外的几头妖兽,正试着把成天乐给叫出来。

成天乐幸亏在谷口外等着,因为此时幽谷中又开始打雷了,就算和锋功力再深厚,他躲在幽谷山洞里也是听不见的。訾浩和盛龙并不会神念,他们也只能打电话求援,把大概的地方描述清楚,不能做出非常详细的指引。和锋过了冰塔林只看见茫茫一片盆地,并不清楚那落雷幽谷的确切方位,于是先喊一声试试,打算不行再接着找。

恰恰是这一嗓子,成天乐就听见了。他可没有和锋前辈那等修为,就算此时破关精进功力更深,也无法直接将声闻神念送到百里之外,于是鼓荡神气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相应,和锋应该勉强能听见。

随着长啸发出,片刻之后,只见冰塔林的方向飞出一道淡金色的光华,如流星般滑过盆地上空的苍穹,直接落到了成天乐身前的石滩上。刚才听见声音宛如声闻相见,成天乐的元神中就出现了这老道威风凛凛的形象,而此刻是真真切切亲眼看见了。

论年纪的话,和锋前辈已有百余岁了,可是满头青丝乌黑发亮,颌下留着三缕长髯也是一根白须都没有,看上去不过四十岁左右。此人的形容刚毅冷峻,就连五官的线条都棱角分明带着坚毅的气息。人称剑仙,他却没有背着宝剑,穿着青衣道袍看不见随身法器。

和锋虽没有配剑,成天乐却能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剑意自然生威,他的身材并不算高大,比成天乐还矮了几公分,可是往那里一站,感觉就像一座拔地而起的高峰,让人无形中就心生敬畏。

成天乐赶紧上前拜伏于地道:“万变宗成天乐,拜见和锋前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