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61章、极欲乐,画里相拥

在高原盆地里,那只秃鹫每日都于谷口外盘旋窥探,却一无所获。成天乐就是打定主意躲在落雷幽谷中不出来了,至于他在里面有什么遭遇,秃鹫也不敢进去查探。成天乐自陷绝境之中,把守在盆地另一侧的众妖兽也乐得轻闲,反正不能让他出去就是了。

雪峰间的落雷幽谷恐是这世上最凶险的地方,但对于此刻的成天乐来说,又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那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滚滚惊雷是最好的掩护屏障。这片山谷不大也不小,周围的峭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孔隙,有些孔隙很危险,因为雷也会劈入石壁中,有些地方则很安全。

幽谷内部的地势并不平坦,起起伏伏坑坑洼洼,小气候相对较为湿润也有植被生长,但是稍高一些的树木几乎都被劈成了焦木。假如有人想到这里来搜索另一个人,可是太难了,不时就要提防雷电的袭击,根本就不能随意乱转。想斗法的话,最可怕的敌人并不是对方,而是头顶上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雷云。

成天乐在“逃入”落雷幽谷之前,就让大雪准备好了足够的食物,背包和草兜里装满了吃的。一连十余日,他们就呆在幽谷深处隐蔽的山洞里,每当惊雷稍微平歇,附近这一小片区域安全时,大雪也会出去转转,好奇地望着这片自己以前从不敢进来的神秘地带。但它也绝不敢也不会走远,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刻冲回山洞。

此处是绝地,绝到只有低矮的草木连动物都没有;这里也是生地,成天乐只有在这里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大雪偶尔吃点东西,等洞口附近没有雷时探头探脑往外面看看,更多的时间还是在修炼,成天乐教它的法诀需要下很多的功夫才能破关精进。它就坐在离洞口处不远,随时警戒着外面的动静,那惊雷之声让它难以安宁,但在这种环境下又不得不安定。

这对大雪来说,也是定心的磨砺。

成天乐在山洞深处定坐,多少天来根本就没动,偶尔在惊雷声中睁开眼睛,便看见大雪如小山般的身形守在洞口,心中也不禁暗暗地感慨。此番幸亏收服了这头雪人,否则的话就麻烦了,有的修行门派偶尔也会收妖修入门下,这些妖修往往被称为护法侍者。

如今看见大雪的样子,成天乐终于深切体会到所谓护法侍者的含义了。妖修的原身强悍,天赋神通各异,对各种环境的适应能力比人间修士要强得多,尤其是在山野中。比如到高原这种地方,身边有大雪这样的护法侍者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换一种环境,比如热带丛林里,甄诗蕊那样的蟒妖就是最好的护法侍者,若非如此,胡卫华也不能安然长大。

可成天乐与胡卫华都没有什么护法侍者的概念,万变宗众妖就是成天乐的同门,甄诗蕊就是胡卫华的道侣。

有落雷幽谷为天然屏障,又有大雪守在洞口随时警戒,成天乐便安然入定。他可真能沉得住气,一点都没想别的,等到入定之后,也没法去想别的了,因为他入的是真空境。有些境界可以去体会、去猜测、去描述,比如很多人读佛经的时候,也可以掩卷去思索佛祖到底在说什么?不管想的对不对,总是可以琢磨的。但也有些境界是没法去想象的,只能证入其中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比如真空境。

有这么一个问题:假如我们自己不存在,会是什么样一种状态?这没法去想,因为只要一动这个念头,就证明你还存在!你不在的时候,便不会去想;如果连“我”都没有了,那我的神通法力当然也不会存在。

真空之境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成天乐以御神之道入手,首先印证的是天地灵息,那么修真空炼神之法,便是融入天地灵息。这种定境中并不是己身之存在仿佛消失了,或者是忘记自己的存在了,而真的没有了、空了。

天地灵息如果有视觉,那便没有角度的限制,如果有触觉,那便没有空间的分别。无所谓看见什么、听见什么,更重要的是——没有思考。当形神“空”去,才能融入天地灵息中,一切都是自然的本源状态,宛如回到生命未发端之初。

修为至此,无法力可用,要想恢复法力神通,必须堪破真空境,或者说度过真空劫的考验。对于一些佛门高僧来说,此劫无所谓,因为他们可能终身都没与人斗过法,要证的就是空明之境。但是度过真空劫并不是恢复了法力,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新生。

这在丹道中称“胎动”,丹诀中所谓的“圣胎”便有新生之义,从元神元气相抱的玄丹而来,此丹便是自我之身心重现。若能从“胎动”继续精进到更高境界的“婴儿”,那一步门径在丹诀中往往称为玄关,亦称为玄牝。成天乐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是妖修也不会什么神通法力。法力自修炼中来,那么修炼又是从何而来?逆合天地之道、无中生有而已。

突破真空之境,相当于丹道中人之“胎动”,所谓圣胎并不是另一个自己或是丹田里冒出个小人,而是俱足之身心。各种神通俱足,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继续修炼不过是将之增强或唤醒,比如人长着手,天生就会握东西,经过训练之后还可以拿笔写字。

比如成天乐修炼过的御物、御器、御形、御神之道,不论修何种法门突破了真空之境,也不论有没有炼过这些,便自然有了根基,所区别的就是去不去修炼而已。

成天乐并不清楚其他的修士突破真空之境有多难,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修炼心性,他只是在如此修炼体会真空。真空境中见一点萌芽,宛如天地重现,然后他就进入画卷去找小韶了。

他向小韶讲述了雪域高原的奇异风光,还有这片不可思议的落雷幽谷,并说自己在此度真空劫,正在山洞里闭关,还有一头雪人为其护法。他和小韶之间有奇异的感应,因为小韶是画卷世界之灵,而他就是祭炼这件神器之人,很自然的就要印证一个问题。

小韶从何而来,这个画卷世界中为何会有小韶?答案非常简单,但要追溯它的缘起,在修炼中印证来处却不容易,甚至连语言也描述不了。小韶也问道:“欲乐双运道,真空光明境,你我可以修证吗?”

世间的欲乐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很有趣,不沉迷于其中却又追求其极致,回到欲乐本源的生命之初,便是真空光明境。并不是去看破什么、放弃什么,就是知道了。成天乐在画卷中与小韶双修,从欲乐中见光明,定境中己身无存,小韶亦如是。

接着一点萌芽由真空中显现,元神展开感天地灵息,便是这姑苏画卷世界。怀中的小韶,所存神的画卷世界,仿佛与生俱来,这欲乐仿佛恒久长在。小韶是世上最美最动人的形容,也就是成天乐所想象的、欲拥有的。而对于小韶来说,亦如是。

成天乐怀抱着小韶自然没穿衣服,就在这时却感受到了一阵寒意的侵袭。小韶也感觉到了,轻声问道:“乐乐,你怎么了?”

成天乐:“是山洞中的寒意,我在喜马拉雅山中,这个山谷海拔也有四千多米高,天气渐渐转冷,外面下雪了。”

小韶皱起了眉头,过了片刻,突然又惊又喜道:“乐乐,你能在画卷里感受到画卷外的世界了?以前你进来时,是断绝一切外缘的!”

成天乐:“是的,这便是真空妙有的神通,就像这幅画消失了又重新出现,已经在我的形神中将它的种种妙用重新展开,似我与生俱来的一种神通。我进入画卷世界,也可以感知外面的情况。”

小韶:“那你不在画卷中时,一样能感知到画卷世界中的我。”

成天乐并没有退出画卷世界去试一试,便很自然地点头道:“是的,是这样的!”

小韶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是我还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也走不出去。”

成天乐安慰她道:“因为你就是这画卷世界之灵,就算突破真空之境,也只是画卷世界中的神通俱足。况且这个世界不论虚实有无,也是延伸无限的,你就属于这个世界。等到修为更高,我会想办法打开那扇门带你去世间。但此刻也不是没有收获,我能在画卷之外与你交流,只要以神念送入画卷,你也等于见证了那些。”

小韶展开双臂抱紧成天乐道:“说得也是,你才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就已经做到了这么多。……此时高原上的风寒,是不是让你觉得冷?就让我好好抱着吧。”

成天乐:“你的怀抱是世上最温暖的地方,我的元神在画卷中一点都不会感觉到冷。可是这寒意来自于画卷之外,除非我再度断绝外缘。”

小韶:“可是无论你去不去感觉,确实是冷啊,为何不试试修炼灵热成就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