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9章、行路难,难下青天

盛龙提到等待救援的可能,訾浩摇头道:“算了吧,能找到这里可不是简单的本事,万变宗除了成总,谁还能轻松来到此处?你家书君就没有这个能耐。别说他们不知道这个地方,就算费尽千辛万苦来了,不明状况的话,在外面也会遭到袭击。我宁愿自己受点罪,也不希望小溪来救我。”

盛龙:“你扯什么小溪啊,这话说了等于白说,她也不可能来啊!”

一直沉默的成天乐突然开口道:“你们别说了,我已经做了决定,确实不能再拖延下去,明天就设法突围。我掩护你们出去,然后你们去通知援兵。”

话声中伴随着神念,成天乐解释了自己的计划。訾浩与盛龙皆惊叫道:“这怎么可以,不能让您一个人留在这里!”

成天乐:“如果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不能长期被困在这里,只有设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才行。我出不去,却可以让你们出去;你们出去之后,我才有可能脱困。如果有更好的办法,那就说说看。”

盛龙与訾浩相对无言,他们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成天乐所提出的是唯一可行之计。訾浩说道:“师兄,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未免太凶险,外面还有一群妖兽虎视眈眈。要不,让盛龙先走,我送他穿过谷口,然后再回来。”

成天乐摇头道:“谁说我是一个人,这不还有大雪吗?你也清楚我们来的那条路上是什么环境,出了谷口还有号称世界屋脊的苦寒高原。一旦遭遇意外,身边没有策应保护是十分凶险的,有时候哪怕多一点点借助的力量,情况就大为不同。

你与盛龙配合得非常好,应该可以平安到达珠峰大本营或日喀则,赶紧搬救兵才是正经。假如不是前段时间采取落雷金你们经历了一番艰苦磨砺,我还真不放心让你们就这样突围而去。回去的路上与来时不同,可没有我罩着了,一切小心。”

盛龙和訾浩还想说什么,但成天乐已经把脸板了起来,以万变宗宗主的身份下了命令,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三天之后,中午刚刚过去,正是高原盆地一天中最温暖舒适的时刻,成天乐背着包带着大雪又来到冰塔林前。看他的样子是终于忍不住了,打算在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硬闯出山。大雪远远地望着成天乐走进了冰塔林,它悄悄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并没有太靠近,像是来送行的。

盛龙留下的臭屁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还能闻到那淡淡的令人晕眩作呕的气息。上次的那场大战使冰塔林中一片狼藉,但大自然的力量无比奇异,强烈的日光辐射,使冰川的表面融化,雪水流下又凝结。那冰塔林中很多碎裂的冰缝重新弥合,冰下暗河又出现了不同的流向,但成天乐曾闯出的那条通道仍很明显。

成天乐笔直地走了进去,前行约三百多米,终于来到那如被斧劈般的谷口处。天地之间一片宁静,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他手中的拂尘却突然扬起,带着幽蓝的电光与霹雳之声化为无数道青丝,如乌云般舒卷而开。

紧接着轰然连声巨响,冰层炸裂冰塔崩碎,狂风平地卷起,无数碎冰如飞雪弥漫呼啸着将谷口笼罩。守在那里的群妖也发起了攻击,一时之间斗得昏天黑地,成天乐立足于整块的坚实冰层上,祭出飞电石挥舞拂尘一步不退,看架式就是想硬闯出去。

假如换在别的地方,这些妖兽一起上也未必是成天乐的对手。成天乐就算不能将它们一举格杀,突围遁走是没有问题的,也许顺手还能宰掉一两头。可是在这里却不行,它们在冰塔林延伸入谷口处设伏,利用所擅长的天赋神通配合出手,成天乐不被那些锋利的碎冰埋进去就算运气好了。

但这次相斗与上次的冲突也不同,那些潜伏在两侧山崖上、前方冰塔中的妖兽并没有靠得太近,都是以天赋神通操纵冰雪远程相斗,并不时发动突然的袭击。除了不想和成天乐近身拼命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它们很忌惮盛龙的屁,或者说成天乐的袖中屁。

这些妖兽并不认识成天乐,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人还是妖修,上次相斗时盛龙没露面,只是躲在成天乐的袖子中出手。当时成天乐一挥手,一道金光飞入风雪中炸裂形成屁雾,看上去就是他本人的神通手段。

这世上有些手段可能要不了命,却能让人恶心得受不了。妖兽们都吃过苦头了,上次一不小心皮毛上沾染了屁雾,费了好大力气才清理掉,七、八天都没吃下去东西。既然守住谷口已经胜券在握,何必再重蹈覆辙呢?操控风雪施法夹攻就足以搞定成天乐了,还能避免自己受伤。

正因为如此,成天乐才能尽展神通与它们耗下去。假如他再往前走一段距离进入十丈宽的通道入口,可能就陷入凶险绝地。他的架式就是要来闯关的,可是走到这里偏偏就不往前冲了,而是挥舞拂尘苦苦相斗。

冰塔林外的大雪看不清周边的动静,只能望见谷口处一片风雪弥漫,不时有各种光华闪烁,还伴随着轰鸣崩碎之声,那怪异的风就似野兽在咆哮。这只巨猿握紧了拳头,不禁暗暗为成天乐担心,但它也牢记着成天乐的叮嘱,并没有走进冰塔林。

这一场激斗与其说是斗法,更像是一场演法,成天乐就站在谷口外的冰塔林中不动,挥舞拂尘抵挡群妖的攻击。他可真有耐心和毅力,更兼筋骨强悍、法力绵长,竟然一直从午后斗到了接近黄昏。訾浩始终没有出手,也不见盛龙放出那惊人的臭屁。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成天乐终于顶不住了。一方面是因为群妖终于回过味了,开始怀疑成天乐是不是故意在消耗它们的神气法力、想比拼修为耐力,因此展开了主动攻击。另一方面是因为高原上起风了,谷口是在盆地边缘的高处,风暴甚为猛烈,更适合它们发挥天赋神通。

不仅有风还有雪,狂风夹杂着飞雪飘落,天地之间又是一片迷茫。埋伏在谷口的群妖从各个方位开始主动进击,想把成天乐消灭在原地。成天乐若不想陷入包围,只有在苦战中后退,但此时想退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青丝拂尘挥舞已展开到极限,一团乌云在风雪中冲突,带着一道道电光劈出,飞电石化为圆环绕着身体旋转,抵挡着四面八方突如其来的攻击。有如子弹一般飞射的密集碎冰,有欲将人卷落冰渊的狂风,还有诡异的爪影、撞角、羽刃和长舌交替袭来。

大雪在谷口外听见的声音如轰隆隆的雷鸣,冰塔林深处有一团黑云裹着白色的冰风暴,一路撞碎冰塔、踩碎冰层,向着谷口处退了出来。沿途碎开的冰越多,那冰风暴就更加猛烈,让成天乐每退一步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看架式群妖这次是不想让他逃出去了。

大雪在计算着距离,突然怒吼一声冲了过去,也带起漫天的飞雪狂风。听见大雪的吼声,冰雪风暴包围中的成天乐,突然将手中的拂尘合成一束,如一条长鞭般向前猛劈而去,远方传来一声惨号,似是那只雪豹妖受了伤。

但其余妖兽的攻击也到了,飞电石一阵急颤,光环被击碎又恢复原状飞到成天乐的腕上。成天乐等于遭受了一次重击,但他等的就是这一刻,身形借力向后飞起,硬生生地撞破风暴的环绕。大雪正好冲来,卷起的风暴也从两侧撞过去带起激荡的漩涡。

与此同时,大雪还奋力扔出去一把东西,那是五枚落雷金。落雷金越过冰风暴向前飞去,被震退后飞的成天乐朝天一指,那束缚落雷金的法力封印解开,山谷中亮起了五道耀眼的电光,伴随的霹雳声仿佛能刺穿元神。又有一声惨叫,似乎是飞扑得较近的一头羚羊妖不小心被击中了。

成天乐此时已力尽,就像被风卷起的石块,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重重地坠落,恰好被大雪接住抱入怀中。大雪的块头接近三米高,它的体型抱住成天乐就跟大人抱小孩似的,并未作任何纠缠,而是转身撒腿就跑。

盆地里的风雪恰好是最猛烈的时候,十丈开外便看不清人影,大雪的天赋神通也擅长操控风雪,能在狂风暴雪中游移飞奔,强悍的体格使它不畏严寒,在严酷的环境下可以坚持很长时间。妖兽们追到了冰塔林的边缘,皆已筋疲力尽,其中两只还受了伤,看着被风雪覆盖的茫茫高原盆地,并没敢继续追出去。

它们若离开冰塔林扼守的通道口,就失去了环境的优势,未必是成天乐的对手还有可能被其各个击破。在这漫天风雪中,它们虽有操控风雪的天赋神通,却未必能追得上以逸待劳多时的大雪,而且也难以发现与跟踪目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