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8章、困维谷,绝地关前

成天乐并不清楚还有两头强大的妖兽存在,但他也在担心这种可能。就已经出手的五头妖兽来看,假如退到开阔地带,他一个人就能抵敌,如果再加上盛龙、訾浩和大雪,取胜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它们就利用地形守住那个谷口,成天乐并没有办法通过,等于是被困住了。

听完成天乐的分析,訾浩也觉得形势严峻,皱着眉头问道:“那怎么办呢?”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办法,等等再看吧。要么设法把它们引出冰塔林挨个解决掉,要么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恢复到巅峰状态再说。不怕它们追出来动手,就怕它们守在谷口不走。”

盛龙说道:“它们今天已经见识了我们的厉害,估计是不会主动追出来的,肯定会等在那里。”

訾浩:“那就等呗,谁怕谁啊?冰天雪地的,耗不死它们!”

成天乐苦笑道:“若说等,我们可不如人家能耗得起。它们就是生活在这里的妖兽,我们却不能总是被困在此处。”

盛龙:“那它们还能天天躲在冰塔林里埋伏啊?”

成天乐:“那也不太可能,但它们有一只秃鹫巡逻,随时能发现我们的动静。只要轮流在那里守着,我们一过去,就会将其他的妖兽召集过来。更头疼的是,我们也不清楚它们什么时候会在那里埋伏。”

訾浩不无担忧道:“那又该怎么办呢?”

成天乐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过嘛,先休息,等完全恢复之后再去看看。”

又过了几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成天乐带着大雪又走到那冰塔林前。瑰丽壮观的冰塔林中央,一直延伸到那条通道入口的位置,大约三百米的距离是一片狼藉,到处是崩碎的冰块和断裂的冰层,风中带着难闻的气息,远远就令人觉得头晕恶心。

成天乐看见了高崖上的秃鹫,不止一只,也分辨不出那只秃鹫妖到底在哪里。他默默无言地看了半天,然后坐了下来,吩咐大雪去远方丛林里打了一头羚羊,就在这里生火烤肉,吃完之后将剩下的肉干带走,其余的碎骨和内脏就扔在那里。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后,有很多秃鹫飞来争食,可是那只秃鹫妖并不在其中。訾浩与盛龙潜伏在地底等了半天,等那些东西都被秃鹫吃完了,也没等到出手偷袭秃鹫妖的机会,只得暗中作罢,悄悄的又溜回去了。

成天乐站在一条土坡后等来了訾浩与盛龙,脸色很不好看。聪明的大雪也看出来了,成天乐是被困在这盆地中出不去了,指着旁边的雪山呜呜呀呀比划了一番。它提出一个建议,那冰塔林和山间通道既然过不去,那么就从周围的雪峰间翻出去。盆地这么大,从哪儿走都行啊。

成天乐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只是一个理论上可行的建议,实际上是办不到的。周围的雪山顶端至少也有七千米,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与冰川,不知何时就会刮起狂风伴随着令人无法忍受的严寒。很多地方陡峭不可攀,有些岩石早已风化,脚下稍一用力就可能引大片的滑坡与塌陷。

大雪如果不惧危险,尽量寻找好走的地方,拼着筋疲力尽是有可能翻过去的,它毕竟是喜马拉雅山雪人,但并不值得如此无谓的冒险。成天乐如果硬着头皮别无选择,也是有可能翻过这些雪山的,但也很可能会受伤或出意外,筋疲力尽是必然的。

他背着包翻越雪山的时候无处隐藏,会被暗中窥探的妖兽看得清清楚楚,假如在险恶的地形下发起袭击,成天乐就很难自保了,他毕竟不如这里土生土长的妖物更熟悉环境。就算翻过去了,那也不是他的来路,可能还会陷入绵延的雪山深处。而对方也有可能趁他精疲力竭的时候在山那边动手。雪山那边不是出路,依然是更险恶的困境。

成天乐堂堂妖宗,竟然被几头妖兽困在了喜马拉雅山深处的高原绝地中,苦思多日还是无计可施。訾浩与盛龙也变得愁眉苦脸,但他们想不明白一些事,那些妖兽从何而来、为何要阻拦他们离开盆地?看那架式也不能说是阻拦,就是想把他们格杀在冰塔林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他们进入盆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遭受到伏击?

其中原因是他们是走运,或者说成天乐的小心谨慎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在进入盆地之前,成天乐一直在夜间收敛声息赶路,他们是连夜穿过通道到达冰塔林边缘,天刚亮的时候就进去了,守在这一带的妖兽根本就没发现。

高原空气稀薄,夜间是难耐的严寒,很少有什么活物会长途跋涉,那些妖兽也都躲到巢穴中休息了。直到大雪在盆地对面生火燃起浓烟,才引起了它们的注意,然后发现了成天乐等人的踪迹——有人居然不声不响的已经进去了!

成天乐来的路上一直很谨慎,担忧刘漾河可能会窥探他的行踪,更不想被他身边的那只鹰妖发现。实际上刘漾河并没有盯着成天乐,就像他在淝水郊外所说的,如果成天乐往后不来找他的茬,他也不会主动去找成天乐的麻烦。

但刘漾河不去找成天乐的麻烦,这麻烦就已经在了。今年成天乐收服了大雪,而去年刘漾河来的时候,也收服了几只妖兽。成天乐暂时没有办法把大雪带走,刘漾河同样也带不走那几只妖兽,同时他也不想让那些妖兽现在就离开。在这种环境下,更适合那些妖兽修炼天赋神通。

刘漾河离去时给妖兽们下了一道命令,就是守住谷口不让人进入。这条命令不是特别针对成天乐的,而是针对寻到这里的所有人,但是除了成天乐之外,恐怕也没人能找到这个地方。

就在不久前,铁瓦金舍大成的刘漾河又来过一次,盆地这么大,大雪也没有发现他。那次刘漾河又收服了一头强大的牦牛妖和那只雪人王,仍然让它们留在原地修炼,洞府就分布在通道另一侧的较小的盆地中。

刘漾河用什么手段收服这些妖兽、驱使它们听命,已不必细述。刘漾河第二次来时则教了这些妖兽一些东西,以神念心印之法给它们留了修行法诀,就是成天乐最近参悟透彻的灵热成就法。此非专门的妖修法诀,却很适合在这种高原苦寒环境下修炼,对妖物的修行也有很好的印证和指引。

至于能不能练出问题来,这不是刘漾河所关心的,妖类修人间各派的传承法诀,很多情况下是需要自悟的,包括凝炼妖丹化为人形。如果这些妖兽练成了,自然是它们的福气,对刘漾河也有大用;如果练不成甚至出什么差错,那也不关刘漾河的事。

刘漾河走后,留在这里修行的妖兽就成了门户的守护者。与成天乐收服大雪不太一样,刘漾河只以神念传授法诀,还从来没教这些妖兽说过一句话,也没和它们谈过话。在刘漾河的看来,这一批妖兽中若谁修炼有成,可以化为人形走出雪山,到时候再学人间事务不迟。

而那些妖兽根本没想到还有人会来到这里,平时也只是本能的执行任务守护在外,并没有足够的警惕心,所以成天乐悄无声息的穿过了通道。

成天乐并不清楚这些内情,他只是怀疑这些妖兽的出现与刘漾河有关,他能安然无恙地进来恐怕是因为运气,因为一路上都小心翼翼没有暴露行踪。可是现在想出去的话,却不是那么容易了。妖兽是否与刘漾河有关已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关键是他该如何脱困。

在夏季里,每到傍晚这片盆地就会起狂风,越到周围的高处风势越大。但并不意味着高原上只会在傍晚起风,这天中午,雪山上云层飞舞聚集,盆地里刮起了怪异的旋风,天空飘落了大片的雪花。虽然这雪花落在湖面上、丛林中不久之后便融化了,但雪线以上的高度,飞雪却在堆积,能明显感受到寒间的侵袭。

就算在盛夏季节,高原顶上也会飘雪的,而等到气候越冷则雪越大,渐渐将不再融化、覆盖住整片盆地,这一片世界也将彻底冰封。眼看相对温暖的季节就要过去了,假如到了千里冰封高寒绝地时节,不用那些妖兽守在谷口,成天乐恐怕也难以穿越茫茫高原走出去。

大雪又在洞口生火,訾浩看着外面的雪花忧心忡忡地说道:“再这么等下去,不用那些妖怪困守,我们就得到明年才出得去。……唉,假如是那样的话,不知道小溪会不会担心我?……最近有个小伙正在追小溪,长得油头粉面的,天天往饭店里送花,这么长时间不回去,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盛龙则安慰道:“总管啊,你想多了!……唉,书君现在一定在担心我,快两个月没消息了吧,电话也打不通。……现在的难题是,没人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否则他们一定会设法来救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