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7章、烟出袖,一鸣惊妖

成天乐借力往后飞去,越过了身后那巨大的冰缝,落地时脚下传来冰层的碎裂声。他脚未踏实身形一矮,手中有万道青丝飞出绕住了身后的冰塔,像荡秋千一般向后滑行,周围的冰塔又纷纷碎开,但他跳过了冰层最危险的裂隙,已退到冰塔林的边缘,同时摄回了訾浩。

周围飞舞的全是碎冰,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的时间极短,假如成天乐不是早有警戒而且熟悉各种妖修诡异的天赋神通手段,恐怕刚才已经交待在冰塔林里。但危机还没结束,又听一声刺耳的鸣叫,各种怪吼伴随而起,冰塔林中突然起了狂风。

这风很特别,就围绕着成天乐在几丈方圆内盘旋,碎冰如飞雪疾射,各种攻击在风雪的掩护下交替而来。按照伏击者原先的布置,可能是想把成天乐正好困在中间退无可退,在狂暴的风雪中震碎冰层,那么就可以不战而胜了。不料成天乐退得太快,所有的攻击都接了下来,只能从正面和两侧追击了。

成天乐也熟悉这种天赋神通,不久前刚见过——大雪也擅长操控风雪。但此刻并不是一只妖兽在动手,而是有很多妖兽合力施展,它们或多或少都掌握操控风雪之道,看来都是这雪域高原上的妖物。风雪中不仅有幻化的兽爪、冰刺中的羚角,还有无数飞羽状的锋芒,夹杂在飞舞的碎冰中非常隐蔽与危险,那只秃鹫也参与了围攻。

成天乐的飞电石展开,环绕身形形成了一道守护屏障,万道青丝飞出发起反击。那拂尘幻化的长丝不仅带着电光劈入风雪,同时也是一道道绳索,绕住周围的冰塔借力,使成天乐不至于陷落到碎裂的冰隙中。

成天乐在后退,身边的冰塔不断地崩碎,十丈来高的巨冰轰然倒落要把他砸在下面,成天乐硬生生地撞碎冰块而出,裹携着飞卷的碎冰与风暴。这时他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有两座巨大的冰塔咔嚓折断化为碎块,旋即被狂风卷起撞向前方。

成天乐已经退出了冰塔林,那是大雪发起的攻击,施展同样的操控风雪神通,向着不知隐藏在何处的敌人漫射,恰好掩护了成天乐脱身。成天乐以神念喝道:“大雪速退!”同时左手一挥,袖中射出一道金光。

那金光射入风暴中,突然炸裂成一团金烟,成天乐一抖拂尘也挥起一股旋风,将那弥漫的金烟卷向冰塔林深处。而大雪祭出的局部冰雪风暴也和冰塔林中的飞卷冰雪撞在了一起,几股力量合击,那金烟向冰塔林深处飞速弥漫。

那是盛龙放的屁,这一屁虽称不上惊天动地但也差不了多少,蓄势已久当然威力十足,带着能沾染形骸与侵蚀元神的气息,化为无数的雾沫就吸附在那漫天的碎冰上,随着风暴洒落漫延到整个谷口。

语言难以形容这气息有多难闻,普通人如果置身其间,不小心吸一口就得晕过去,并出现各种幻觉,在幻觉中倒地抽搐口吐白沫。就算没有直接沾到身上,在远处随风稍微闻到都会恶心得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法力驱散,让这屁雾沾上了皮毛,普通的方法则很难弄干净,那让元神晕眩、恶心欲吐的感觉会持续好几天,总是觉得身上有难闻的气味,似幻觉而非幻觉。

这一屁漫延在谷口,恐怕其气息要等半个月才能散去,等于加了一条封锁带。风雪中传来各种怪吼声,袭击者大概都被熏退了。而成天乐也已经退到了冰塔林之外,背手远远地望着那里,微微皱起眉头屏住了呼吸。此时法力卷起的风暴已平息,余波荡起的微风也把那难闻的气息吹到了远处。

远处的气息虽然已不能伤人,但也绝对不好闻。成天乐脸色阴沉道:“走,我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走得很慢,成天乐还一直关注着天空有没有那只秃鹫飞起,但并没有任何异状,冰塔林中伏袭他的妖物们并没有追出来。看来它们身上多少都沾了盛龙的屁雾,虽不至于受什么重创,但也够恶心难受的,用普通的方法很难清理,只能施展法力袪除,尤其是那只秃鹫的羽毛最难弄干净,估计现在正折腾呢。

他们今天没走成,又回到了大雪的“洞府”中。黄昏时高原上又起风了,带着呼啸的哨音和弥漫的飞雪,洞外的天地一片苍茫。成天乐一言不发闭目调息,他虽然没受什么伤,但苏州众妖合力打造的那件防护能力极好的御寒服已经出现了多处破损,今天虽然在伏击中全身而退,但过程也是险象环生。

盛龙的神情有点委顿,似乎很累的样子。訾浩在旁边说道:“今天你那个屁挺拉风的,下次再动手,能不能多放它几个?”

盛龙没好气地答道:“那样超凡脱俗的神屁,你以为说放就能放吗?七、八天内,我也放不出同样的屁来,得好好恢复一番。”

这时成天乐睁开了眼睛,吩咐大雪做了一件事。将前些天埋藏的牦牛角挖了出来,又将背包里吃的东西和那盒冬虫夏草拿了出来,所有的落雷金都深埋地下。风雪中远处很难窥探到这里的动静,成天乐在洞外找了个隐蔽之处,亲自监督大雪完成了这项工作,还以神识查探,确定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痕迹。

等他们回到洞中,訾浩不解地问道:“师兄,你怎么把所有的落雷金都给埋了起来,难道暂时不准备走了吗?”

成天乐神色凝重道:“你以为我们暂时还能出得去吗?”

他用石头在地上摆了个示意图,就是那条通道一侧的冰塔林地形。那通道只有十丈来宽,冰塔漫延分布一里多长,通往盆地的出口处呈扇面形撒开。成天乐今天往里走了大约三百多米的距离,恰恰是在两侧山峰收拢的谷口处遇袭。

有一只鬣蜥躲在冰层下面,一头雪豹则在更远的地方的通道里,两只羚羊妖在两侧,估计是埋伏在山崖上,空中飞着一只秃鹫。若不是提前发现了鬣蜥,成天乐主动出手,其实最佳的伏击圈应该是他走入那十丈宽的通道之后。

如果那些妖兽懂得伏击的话,冰层深处的鬣蜥应该先放成天乐过去,雪豹迎面发起突然攻击,鬣蜥在背后偷袭,两只羚羊在山崖上左右夹击,秃鹫于空中监视并助攻。冰塔崩落冰层碎裂,直接就可以把成天乐埋进去。别忘了这些妖兽都会操控风雪的天赋神通,在那种特殊的地势下,成天乐再大的本事也通不过关口。

就算他拼了性命宁愿身受重伤,运气又好得爆棚,能够在漫天冰雪中踏过危险的冰层,击退围袭的众妖冲过冰塔林,冲到那十丈宽的笔直通道中。但又如何保证袭击他的妖兽只有那么几头呢?只要在外面再站一个像大雪这样的雪人,迎面狂攻将之卷入风雪,后面还没丧失战斗力的众妖随即夹攻,到那时成天乐也是脱不了身的。

这里的地形地势以及地貎环境太特殊了,那恰好在通道谷口处的冰塔林几乎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恰恰又最适合这雪域高原上的妖兽施展神通设伏。不说别的,成天乐曾经两拳就把大雪给打趴下了,但如果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雪里,有十个大雪这样的妖兽布阵困住成天乐,他也是没有办法取胜的。

山野妖修虽然懵懂,但从小在险恶的环境中生长,在捕猎与被猎中挣扎,天生就是懂得利用环境战斗的。今天碰到的如果不是成天乐,换成任何一位尚无飞天之能的大成修士,估计都会栽在那冰塔林里面。就算有些能飞天的修士,恐怕都来不及飞遁。

成天乐已有所警觉,但他还是走进了冰塔林,一方面是艺高人胆大,更有訾浩暗中查探,另一方面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妖兽联手攻击。结果虽然是全身而退,但他也清楚自己冲不过去,假如在冰塔林的另一侧还有妖兽埋伏,硬闯的话简直是死定了。

成天乐的担忧并没有错,把守谷口的一共有七只妖兽,除了已经出手的秃鹫、鬣蜥、雪豹、两只藏羚羊,在冰塔林另一侧的笔直通道中,还站着两头体型硕大的妖物。正中是一头野牦牛,那长长的犄角尖端闪着寒光。旁边的山崖上则站着一头雪人,身材比大雪还要魁梧,如果大雪能够看见的话,会认出就是那只最近不知去向的雪人王。

由于成天乐并没有真正的踏入埋伏圈,更没有硬闯冰塔林,出手偷袭了鬣蜥之后就向后飞退,牦牛妖与雪人王并没有机会出手。那鬣蜥受了伤,当场失去战斗力退出了伏击,其余四只妖兽展开天赋通神追击,但成天乐还是退了出去。有大雪在外面接应,盛龙一个“神屁”把它们熏了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