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6章、幻豹爪,羚羊撞角

一只金线鼠和一位无形灵体在草地上穿行,并不特意在四周乱转,只是采取沿途所经过之处的上好虫草。这东西可不像落雷金,采起来并不费什么力气,就是看运气而已,只挑品相最好的极品,稍次点的都不要。大雪一开始不知道他们在干啥,眼神有些疑惑仿佛很不解,然后也帮着采了起来。

以大雪的身材,弯腰用那么粗的手指段去挖那么细的虫草可太费劲了,后来干脆就四肢着地爬着走了,像一只白色的大猩猩。盛龙和訾浩将找到的虫草都装进了成天乐背后的包里,大雪也学着样子往包里塞,还不时放进嘴里嚼两根,就像小孩子吃零食。不过以它的大嘴,虫草这种零食未免太小了,吃起来很不过瘾。

訾浩好奇地问道:“大雪,你认识这种东西,以前也吃过?”

大雪得意洋洋的一晃脑袋,呜呜呀呀的比划了半天。成天乐见状又追问了它几句,看着大雪不住地点头或者摇头,最后搞清楚了状况。它还真吃过,这高原上的冬虫夏草,就是大雪小时候的零食。

想当初大雪可不是现在这样高大,幼年时不过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猿,也就与一只猴差不多,喜欢在这高原草坡上玩耍。在夏季,土层下面经常冒出来一些紫红色的小细棒,捏住往外一提,下面还连着一只胖虫子,但已经变得硬邦邦的。猿是杂食动物,这种东西也是吃的,放嘴里一嚼还有一股特别的药香。

于是小白猿就把它当成了一种好玩的游戏,就像小孩子找棒棒糖,在这荒山草原上经常吃虫草玩,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后来大雪修炼成妖,这么大的块头,虫草这种东西连牙缝都塞不了,也就没有了这个爱好。本来它都忘了这回事,今天见盛龙和訾浩也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才唤醒了久远的朦胧回忆。

訾浩叹道:“大雪啊,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花多少钱喂大的呀?这生活过得也太奢侈了!”

挖虫草是非常辛苦的活,但訾浩和盛龙也不觉得有什么累,相比采取落雷金,这就是一种游戏娱乐和放松休息。这一路上他们总共挖了五斤多虫草,成天乐还特意走到丛林中取木制匣,用了两个大木盒装好放进背包。

这是滋补品也是名贵中药材,成天乐倒没想自己拿去卖钱,一盒是万变宗的东西,可以做世俗结缘的礼物,另一盒打算在过年的时候拿回家孝敬父母。

在离开这片盆地之前,他们又在大雪的“洞府”中休息了一夜,恢复神气法力,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去。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大雪不仅学会了很多东西,而且就算成天乐说话不用随言入境手段,它也能听懂不少简单的意思了。

但大雪此刻却离不开这个盆地,一方面成天乐没法将这个大家伙带回苏州去,另一方面,大雪尚不适应外面的环境。这头雪人自幼就生长在这里,不惧高原上的严寒风雪以及稀薄的空气,可它若到了温暖湿润的江南,或许会很不舒服,总之那还不是适合它生活的地方。

成天乐临行前又给大雪留了神念心印,让它在修炼中渐渐地读懂。假如有一天大雪能够化为人形走出这片盆地,成天乐则在它的元神中留下了指引——怎样找到苏州万变宗。成总交代的内容很多,甚至还有穿衣吃饭乘坐交通工具等细节问题,尚不是大雪此刻能完全解读的。

至于大雪有没有这一天,这就要看它的运气和福缘了,成天乐留下的仍仅仅是指引。假如修炼不成的话,成天乐也会找机会回来再看它的,那些落雷金还不知够不够呢。

大雪很通人性,知道成天乐等人要走了,它很舍不得。前一天黄昏,他冒着风雪出洞竟然猎了一头雪豹,豹皮留下铺草窝,将豹子肉加工成肉干都装在了成天乐的背包里,还弄了不少自己爱吃的冻干浆果,把那大背包空的地方全给塞满了。

这天清晨,成天乐背上包带着訾浩与盛龙出发,大雪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到了盆地的出口处。这里有一条神奇的通道,也有一片天然的屏障,就是那绵延一里多宽的冰塔林。

雪山间的巨大缺口通道长约十余里,在大盆地这一端的出口处地势较高,海拔在六千米左右,两侧峭壁上挂着舌状冰川,延伸到谷口汇合形成了冰塔林,体型沉重的大型野兽很难穿过,就算能过去,也要一点点地慢慢往前探。大雪把他们送到这里还意犹未尽,指了指两侧的山崖上方,意思是它可以爬冰川翻过去,再把他们送到外面更远的地方。

成天乐摆手道:“大雪,你不要再送了,就算你是生活在这里的雪人,爬冰川还是太危险。这就回去好好修炼吧,有朝一日本事更大,便可到苏州万变宗找我们。假如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回来看你的。”

大雪可怜巴巴地看着成天乐点了点头,然后又有些不甘心地望向那山峰缺口两侧的冰川,突然一皱眉呜呜叫了起来,似是想对成天乐说什么事情。

成天乐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应,好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顺着大雪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到那高崖间露出冰雪的一块石头上站着一只秃鹫。在这里看见秃鹫本不稀奇,但这只鸟好像就守在谷口监视着他们。

成天乐问道:“大雪,你发现这只秃鹫有什么问题了吗?”

大雪转身一指盆地的对面,百里外那落雷幽谷的方向,然后又捡起一块石头做朝天上扔的动作,比划了一番,还以双臂做翅膀状模拟那秃鹫,更惊人的是,它施法祭出了一道狂风。成天乐的脸色凝重起来,追问道:“你在那落雷的谷口,也看见过这只秃鹫?”

大雪点了点头。成天乐又问道:“你曾经用石头打它,它却施展法术击落了石头?”

大雪又点了点头,成天乐意识到那是一头鹫妖。这么广袤的高原中,出现妖类也很正常,况且此处与世隔绝,漫长岁月中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妖修出现过,大雪就是其中之一。但在此时此地碰到这种状况,当然会引起成天乐的警惕。

他发了一道神念,暗中交代訾浩与盛龙做好准备,然后吩咐大雪退到远处,仍然背着手缓步走进了危机四伏的冰塔林。那秃鹫见他进去了,一展翅也飞下了高崖,在密密麻麻的冰塔中不见了踪影。

成天乐踩在冰层上前行,避开下方有裂隙或暗河的地方,周围几米到十丈不等的冰塔冰柱变幻着光泽,在阳光下反射出很多细碎的倒影,宛如一片迷阵。在前方化为无形灵体穿行于冰层中的訾浩,突然于元神中开口——前面果然有埋伏,不能再走了!

成天乐面色如常,前行的速度未变,却突然挥出了拂尘。有妖物想偷袭他,他便提前偷袭对方,万道黑丝如尖刺般将前方一座冰塔绞得粉碎。有一只五尺余长的鬣蜥在漫天崩射的碎冰中飞到了半空,却突然吐出一条长舌。

这袭击十分诡异,因为有虚实两道舌影。粉红色的长舌如弹射般直击而来,而另一道无形虚影却在冰塔间穿透卷至。假如换一个人可能很容易中暗算,冰塔扭曲了光线也妨碍了神识判断,对灵影状的无形攻击很难判断。可是成天乐对这种神通实在太熟悉了,玄龟兽和于道阳都这么暗算过他。

他甚至站在原地未动也未理会,一道带着电光的虚影状长鞭从另一座冰塔间抽了出来,同时击在了虚实两道长舌上,这是訾浩出手了。那鬣蜥如触电般一颤,收回长舌落到了碎冰裂隙中。但成天乐遇到的危机才刚刚开始,他的突然出手也引发了一连串的偷袭。

随着前方的冰塔炸裂,四周的冰塔突然接连炸开成为漫天的碎冰,一声咆哮传来,震撼身心直入元神,漫天飞舞的碎冰中有一对兽爪幻影朝着成天乐当头抓了下来。爪子如硕大的秤钩在冰雪中闪着寒光,他的身后也咔嚓一声出现了一条深深的冰缝。

成天乐未动也未退,袖中突然飞出两道金光击碎了袭来的爪影,那是盛龙祭出的姑苏画中烟,先后发出间隔的时间极短,看上去就像同时击出。第二名偷袭者其实距离很远,是一头雪豹妖,以咆哮攻击和幻化爪影摄人心神,场面很震撼但威力有限,成天乐若不小心后退一步便有可能落入冰缝。

爪影被击碎,左右前方斜向突然各飞来一对锋利的冰刺,刚出现时就宛如炸开的碎冰,到了近前却突然化为了实质,颜色黄褐布满环状纹路,竟是一对巨大的羚羊尖角。成天乐也见过这种攻击,想当初在天津第一次遇到兑振华,那鹿妖就是幻化一对树杈状的尖角撞了过来。

左右斜向交叉攻击的是两只藏羚羊妖,它们早就设好了埋伏,虽然没有布成法阵,但攻击的位置也呈互相配合的阵势。成天乐挥出双拳,一左一右击在飞来的撞角上,发出嘭声巨响,那撞角又呈冰棱般碎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