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5章、非贪吝,见好便收

气旋仿佛凝成了无形的刀锋,竟在石头上擦起了一串火花。然后石块落下,秃鹫也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又一展双翅稳住身形飞走了。大雪看着天空有点发愣也忍不住有点生气,它意识到那秃鹫同样身怀神通法力。

如果是以前,这只巨猿可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成天乐已经教了它很多东西,此刻朦胧地意识到那只秃鹫很可能与它一样也修炼成妖了。但不论是不是秃鹫妖,大雪又抓起两块石头站在那里望了很久,直到黄昏时秃鹫也没有再飞来,它这才返回藏身的山隙。

……

成天乐在落雷山谷中已经呆了大半个月,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开始未免想得太美,落雷金不是那么好采取的。它不仅隐藏在岩层下不容易被发现,而且分布越多的地方就越危险越难采掘。在于道阳给他的神念中,这条山谷并不是这么可怕、落雷没有这么密集。

也许五百年来这里渐渐发生了变化,气候更加莫测,随时都可能有云层聚集、惊雷劈下,让人的反应时间极短。若不是成天乐有那种对危险敏锐的直觉,恐怕早就遭殃了,饶是如此,他也挨了不少次雷击。

有时候是因为离藏身处稍远未能及时赶回,有时候是盛龙与訾浩在地底钻得太深,成天乐必须在地面上等他们回来。訾浩说过法拉第笼原理,成天乐的飞电石祭到空中,那电光精华凝聚成的蓝线化为万道电丝笼罩着他,就相当于一个法拉第笼,让成天乐避免被闪电直接劈中。

但法拉第笼并不能隔绝电离辐射和高温,成天乐还要施展法力相抗,有几次就是他正在将盛龙和訾浩收回袖中时,雷就落下来了,展开飞电石才化险为夷。越往山谷深处走,植被就越低矮,几乎不到膝盖高,活动其间的成天乐经常会成为雷电的目标,需要格外小心谨慎,大部分时间飞电石总是展开呈电环状,笼罩在身体上空不停地运转。

以成天乐之修为深厚、法力绵长,渐渐地也吃不消了,盛龙和訾浩当然更吃不消,连无形灵体都给累瘦了。这天又响起了密集的雷声,他们躲在山崖下的一个洞穴中休息,訾浩和盛龙在玩游戏,虽然形容很憔悴但是样子很开心。

这个山洞很大很安全,是前几天沿着山壁找到的,也是大半个月来住得最舒服的地方。他们把采得的落雷金在地上堆成了一小堆,一人一个正在轮流数:“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师兄,终于采到一千个了,我们太了不起了!……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成总,总共有一千零三个,那边还有个没打开的石头蛋。”

这段日子过得很苦也很枯燥,但訾浩与盛龙却乐此不疲,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休息的时候数金蛋蛋,眼里也冒着金光就像发财了。成天乐根据情况及时调整了预期,采够一千枚就回去,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

今天终于够了,他站起身来道:“那个没有打开的卵石,就带回去做个纪念吧。把这些东西都装好,等雷声一停我们就要往回走了,尽快穿出谷口。”

盛龙意犹未尽道:“成总,我们还可以多坚持两天嘛,现在也说不清这些落雷金能炼成多少陆吾神仑丹,多多益善。”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也许还能坚持几天,你们两个却够呛了。再说了,我们的东西吃完了,不可能坚持辟谷还每天都这么消耗神气法力。……注意天气,盛夏季节就快过去了,没有觉得细雨已经变得更冷了吗?大雪还等在外面呢。”

訾浩将那些金珠都装入背包中道:“一千多个金珠子呢,已经不少了,应该够炼不少神丹,实在不行以后再来一趟呗。……我差点把大雪都给忘了,这大家伙肯定等着急了。”

盛龙:“大雪倒不会着急,你不了解这种山野妖修的脾性,它也不赶着做什么事,估计自己玩得正欢乐呢。不过成总说得对,我们确实该回去了。”

……

扔石头赶走秃鹫的第二天,那只秃鹫又来了,但只是远远地在高空滑翔徘徊,不敢靠近这一片地方。大雪站在山崖下,拍着一对大巴掌看着那远处徘徊的秃鹫,神情很是得意,仿佛在说——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大雪立刻将那天上的秃鹫抛到了脑后,抓起脚边的兜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成天乐终于走出了山谷,訾浩与盛龙也化为人形跟在两边。大雪献宝似的打开兜子给他们看自己做的干熊肉,眨着大眼睛等着表扬呢。

成天乐赞道:“大雪,你越来越懂事了,想到了我们出来时可能会饿,特意准备好了干牛肉吗?……哦,这不是牛肉!但是也挺好吃的。”

大雪原本在等成天乐表扬它的新发明,但成天乐的夸赞使它更满意,比划了半天,才让众人明白这兜子里装的是熊肉。但它毕竟是山野妖修,思维习惯与常人不同,假如换一个人,肯定会首先说那秃鹫的事情,可大雪忘了提。在它看来,那不过是一只被自己的威风吓退的讨厌大鸟。

回去的路上笑声不断,辛苦了这么多天满载而归,大家都很高兴。大雪虽然不明白他们究竟在高兴什么,但是看着成天乐笑呵呵的样子,它自然也觉得很快乐。仍按原路返回,成天乐在行走中涵养神气恢复精力,顺便教了大雪修动中之定的法诀。

想当年成天乐住在公寓时,每天在金鸡湖边散步,以动中之定修炼形神,如今尽管修为远超当年,但这种最基本的法诀并非无用。大雪学得很快,至少对于它来说领悟的速度已经相当不错,有一个很搞笑的原因,前几天它没事的时候,就一直在河滩上学成天乐走路的样子呢。

盛龙和訾浩一路和大雪讲采取落雷金的经历,多少有炫耀的意思,也不管大雪能听懂多少。说着说着,訾浩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疑惑地问道:“刘漾河去年也来过这里,他可没有我与訾浩这种天赋神通,是怎么采取落雷金的呢?说不定他根本没找着!”

成天乐说道:“你忘了那只玄龟兽吗?它的长舌可分为虚实两道,虽然不如你们两个联手好用,但勉强也是可以采落雷金的。刘漾河在太行山中特意收服它,还赐了它陆吾神仑丹,估计就有这个用意。”

訾浩:“那头玄龟兽已经被抓住送到连云派了,估计现在成肉干了吧?这样一来,刘漾河今后恐怕就没法采落雷金了。”

成天乐:“有这种天赋神通的又不止是玄龟兽,我还见过一只蟾蜍成妖,长舌也是虚实两道,天赋神通差不多。那刘漾河若是足够聪明的话,未必找不到类似的妖修。”

盛龙说道:“说起玄龟兽,是穿山甲的变异品种。我知道很多种蜥蜴也有长舌,说不定也有类似的天赋神通,可能只是巧妙或功力深浅不同罢了。……大雪擅长操控风雪,因为它生长的独特环境,而此地若还有妖修的话,可能或多或少都会这一手。”

正在说话间,訾浩突然叫道:“咦,这是什么?……哎呀,我找到宝贝了!”

盛龙:“你发现了什么天材地宝,我怎么没感觉?”

訾浩:“你这个没见识的,就知道天材地宝。快看看,这是冬虫夏草,很值钱的耶!”

他们正走过一片高原草甸,贴地的矮草中不时能看见紫红色的细长草棍伸出地面,大约有五公分来高,乍看不知是什么东西。訾浩却发现了究竟,小心地将地面扒开,挖出一根饱满的冬虫夏草,那虫囊呈漂亮的金黄色。

盛龙惊喜道:“真是冬虫夏草,这地方采到的是极品啊!”

訾浩得意地说道:“那是当然,你得承认我的眼神比你好吧?”

盛龙也化为金线鼠的模样在草甸上钻来钻去,开始找冬虫夏草。訾浩则化为无形贴着草地飘开,在这高原上继续淘宝。成天乐说了一句:“刚采完落雷金,路上应好好休息,你们怎么又开始挖虫草了?”

訾浩:“师兄,青藏高原特产极品虫草,你知道现在价格炒多高了吗?很值钱的,反正路上也没事,就采些呗。”

盛龙:“成总,我们原计划采三千枚落雷金,结果只采一千枚,您的背包还空着不少地方呢,就顺便带些虫草回去吧,总不能白来一趟。”

成天乐一直是个非常会过日子的人,总是物尽其用奉行勤俭原则,哪怕现在已经很有钱了,仍还是这个习惯,因此并没有阻止他们,只是笑呵呵地说道:“怎么能说白来?我们这一趟已经很有收获了!别忘了我们在赶路,不用特意采虫草,假如路上有的话,就顺便收集一些吧。背包里确实没装满,这东西反正没什么份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