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2章、碧玉湖,观文知境

昆仑修行各派中苦修很少见,尤其是修道之人极少苦修。因为修行本身就是一种身心状态的超脱,而不是故意矫情非得跟自己过不去,所以很多修士过得都很舒服。看那些洞天福地都宛如人间仙境,比世上最美的园林还美妙,于其中清修本身就是一种莫大享受,那是普通人根本无法体会的。

当然,各派修士偶尔也有苦行磨砺之时,主要目的是为了弥补红尘中所没有的见知,才能突破重重境界的考验。比如如今海天谷的掌门于苍悟,年轻时就曾在世间行乞,游走各地风餐露宿,见证人间种种苦楚。

于苍悟生性豁达,不以苦之为苦,后来有所参证,才悟透了“观受是苦”的境界。世上也有很多人懂得苦中作乐、磨砺心态意志,皆是值得称道之辈。可成天乐的情况却稍微有点不一样,他并非不以苦之为苦,很清楚来到的地方非常险恶;他也并非在这里苦中作乐,因为他心中就没有苦意,而是真的乐呵呵。

这当然与他的修为有关,无修为他也来不到这里,却暗合了修道本身的真意。所谓修行的目的,追求就是身心状态的真逍遥、大自在。修为境界也罢,神通法力也好,都包含其中。

成天乐此时的修为,当然无法与于苍悟相比,于苍悟如今已是出神入化之高人。可是成天乐这种心境,切合了求道者逍遥的真髓,他没有刻意想什么才是逍遥,只是自然如此。

第二天日出后继续出发,高原雪山中原野的风景实在太美了,成天乐一边走一边很自然地带着标志性的呵呵傻笑。而訾浩和盛龙又开始逗起大雪,一路上与它说话。大雪眨着眼睛猜他们是什么意思,然后又比比划划,訾浩和盛龙又接着猜谜,玩得很是开心。

他们走远之后,那两只白猿才从远处鬼鬼祟祟的爬出来,又在乱石间撒尿留下新的圈地气息。

他们沿着盆地边缘的草坡地带走到中午,隐约听见了轰隆隆的声音,声音传来的地方非常远,时断时续,可是越往前走就听得越清晰。訾浩说道:“师兄,快问问大雪,这地方有野马群吗?怎么听起来像一大片惊马在奔腾!”

成天乐不动声色地答道:“那是落雷之声,我们快到了。”

盛龙惊骇道:“我早就知道那个地方有雷,可这是大晴天啊!艳阳高照,怎么会有这么密集的雷声?”

成天乐:“高原上的诡异与神秘之处,不亲眼见到根本就说不清,那是一个山谷里,与这个盆地可能完全是两个气候,两种世界。就像这个盆地,与雪山外的高原也是两个世界。”

到了,他们追寻着那隆隆的雷声走到一片碎石滩上,前方的山崖左右分开,露出一个幽深的谷口。里面的山谷仍然被雪山环抱,站在外面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情形。但离了好几里远,就能看见山谷里阴云密布,亮起一道道闪电,那炸雷之声滚滚而来,这幅景象不禁使人倒吸一口寒气。

他们其实是站在一片河床上,这条河就是从山谷里流出来的,由夏季高原上融化的雪水和雨水形成。没有人工修筑的河道,水面撒得很宽深浅不一,很多地方都是碎石滩,一直蜿蜒流向盆地中央的大湖中。远方有一头熊正涉水站在河中仿佛是在捕鱼,警惕地抬头望向了这边。

成天乐冲大雪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及时避开,自己躲起来。我们进山谷,恐怕要过几天才能出来。”

大雪点了点头,远望谷口里露出的云层闪电之光,眼中掩饰不住有恐惧之色,又指着另一侧的山壁呜呜叫了几声。它的意思成天乐看懂了,又追问了几句,大雪是说那边有地方可以休息,这山谷里的雷时大时小,等到不打雷的时候再进去。

这倒是个好建议,于道阳发来的神念中,就曾提到那片幽谷中的气候非常诡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浓云密布惊雷不止,但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打雷,平静的天气是采取落雷金的最佳时机。但成天乐亲眼所见,比于道阳的描述还要可怕,那雷声和闪电也未免太密集了,看来今天需要等一等。

他跟着大雪又向左侧走了一里多地,岩壁中有一个断层裂隙,向内延伸很深,但底部平坦铺着碎石,可以躲避黄昏时的风暴,暂时就在里面休息等雷声平息吧。走向山壁的时候,訾浩突然叫道:“师兄,那里有字!”

青藏高原上很多山崖都平整如削,本不会特别引人注意,这里的山壁也有一片非常光滑平整,上面竖着刻着寥寥数字,由于没有着色,需走到近处才能看清那是人工的刻字,每个字都如一个人般大小。成天乐曾在孔雀河一带的雪山上看见过很多奇异的字迹,与此处见到的是同一种文字,应该是古梵文,他当然不认识。

盛龙问了一句:“成总,这字迹应该是很久之前留下的。难道这里曾经有人居住,写的是什么啊?”

成天乐已经愣住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听见问话下意识地答道:“碧玉湖。”

訾浩惊讶地叫道:“师兄,你认识这些字?”

成天乐:“我不认识,但字中有神念,我能读出其中的意思,如果用汉语表达,应该就是碧玉湖。”

盛龙:“成总高明!这就是御神之道的圆满境界吗?”

成天乐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苦笑道:“不是我高明,而是刻字之人高明。若御神之道修炼圆满,以元神观之,便能理解它的意思,不论写的是什么文字。”

这段话很玄妙,连訾浩和盛龙都不太容易听懂,成天乐也用了神念解释。他已有随言入境之神通手段,开口的同时就能把语言中包含的种种意境印入对方的元神。而留下石壁刻字的人手段更高明,他已不必站在成天乐面前说话,当御神之道修炼圆满者看见这字迹时,随文便可入境。

成天乐不懂那些文字,但那神念信息却自然表达了某种意境,对应他最熟悉的语言就是——碧玉湖。是什么样的人拥有如此神奇的手段,在千年之后这石壁刻字仍能留下如此神奇的信息?凝炼字迹中的法力早已散尽,但成天乐以御神之法去观看时,其玄妙的意境还在。

想到这里,成天乐突然转过身,视线穿过盆地向远方望去。那来时的通道就如雪峰间被斩开的一个巨大缺口,恰好直接正对着那片落雷幽谷。成天乐恍然间进入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妙意境,脸色惨白晃了晃,好险摔倒在地,心神就似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訾浩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师兄,你怎么了?这里隐藏了什么古怪的法阵吗?可是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啊,到底是哪来的法力?”

成天乐闭上眼睛喘气,摸着胸口道:“没有任何法力伤我,刚才突然入定感受到一种意境,受到的冲击震撼太大,差点伤了元神。……这是我自己的修为不够,却勉强去窥探体悟那不可知的境界,哪怕只是恍然一瞬也有些受不了。”

成天乐刚才并不是在定境中真的看见了什么,而是突然沉浸在某种意境中,仿佛体会到此地曾出现过的一个场景。一柄巨刃从天而落,硬生生将盆地对面的雪山劈开了一个缺口,那无法形容的法力甚至能切开天地空间,直穿盆地劈进了那片落雷幽谷中,导致了一个仿佛不存在的空间崩塌。

什么是“仿佛不存在的空间”?就类似于成天乐曾见过的千柱道场、连云秘境等小昆仑结界洞天。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人间存在这种力量吗?此地真的发生过这种事情吗?如果是真的,又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看见了石壁刻字,成天乐意识到这里在很久以前可能也是某个大门派的修行洞天,但如今早已毁弃。除了偶尔发现的石壁字迹之外,此处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痕迹。难道刚才恍然感应到的一幕,就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吗?

有些神通境界是不能随意窥探的,修为不到也根本体会不出来。成天乐见石壁刻字有所感,回头去看盆地对面的山峰缺口,机缘巧合恍惚进入某种定境,朦胧窥见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但以他的修为,差点使元神受了伤。

那一幕不是脑海中的凭空想象,而是他真的进入到那种意境了。等回过神来别说后怕,再想找那种感觉都已经找不到,只能在想象中去震惊。然而真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吗?高原盆地中千年岁月轮回,早已看不出更多的痕迹,或许在那落雷山谷中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

刚才那一瞬的入境,并没有遭受任何实质的法力攻击,成天乐的神气消耗却极大,于是走入大雪所指的岩隙中定坐调息。他此时已明白,尽管玄牝妖丹大成,但修为境界还差得远呢,世间曾出现过的不可思议的大神通手段,甚至超出他的理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