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50章、食为天,得法开悟

天色已近黄昏,它还下山干什么呢?成天乐走出洞口,看见它一直跑进了丛林里。等大雪回来的时候,洞外渐渐又刮起了风,不久后便是狂风大作、飞雪弥漫。它手里抓了不少树枝,上面结着新鲜的成熟浆果。它是杂食动物,不仅吃肉而且喜欢吃这些果子。

它走进洞口的时候,看见那些干牛肉条已经被装在一个硕大的网袋中。这个兜子比外出务工人员装铺盖卷的编织袋还大,是成天乐出去摘取藤条和草茎稍加法力炼化后编织的。大雪放下那一大堆树枝,拎起兜子像人一样挎在肩膀上,还在洞里扭来扭去地走了几步,显得非常高兴,再看成天乐的眼神充满感激。

成天乐摆手道:“放下吧,现在不出门,不必总背在身上。”

大雪放下兜子,从那一堆新鲜的树枝上摘下几枚最大的野果,恭恭敬敬地放在成天乐、訾浩、盛龙等人的身前,原来是请他们吃的。然后指了指仍挂在树枝的那些鲜果,又指了指加工好的干牛肉条,眼中满是请教之色。

既然能加工肉,能不能也加工浆果呢?大雪也知道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去处理那些浆果,用石头一拍肯定就烂了、好吃的汁水也流光了。这倒是个难题,成天乐皱着眉头想了想,呵呵一笑开口道:“你倒是个好学的家伙,我就告诉你一个法子,你的天赋神通正好能用得上,就看你的功力怎么样了。”

随言入境,成天乐说了处理这些浆果之法,这方面的诀窍大雪是一听就会。它很兴奋地把那些浆果都摘了下来,放在了洞口外风雪中的一个石臼中,自己也站在风雪中开始施法,就连洞内的成天乐也能感觉到深深的寒意在凝聚。

盛龙和訾浩好奇地看着大雪在玩什么花样?只见那石臼周围的雾气迅速凝结成冰霜,旁边有一块小石头啪的一声裂开了,那是因为急剧的降温导致表面冷缩而开裂。成天乐喝了一句:“大雪,你慢点,施法也稳点,这不是在打架,而是在炼药。”

炼什么药啊?当然是那些浆果了。只见那些新鲜的水果渐渐干缩,表面结成的冰霜不断被大雪的法力除去,到最后体积至少缩小了好几倍,份量也变得轻飘飘的,又干又脆,却还保持了原先的形状与颜色。

盛龙纳闷地问道:“这是什么法术,炼的又是什么灵药?”

成天乐笑道:“这是超低温冻干技术,正好可用到它的天赋神通,也恰巧有骤然降温的风雪相助。至于加工的灵药嘛,当然就是冻干保鲜的水果,逛超市的时候应该见过吧?”

盛龙:“当然见过,还有冻干海参呢!……成总,您可真有创意,居然教它这么用天赋神通来处理浆果。……这个傻大个倒是一学就会!”

成天乐:“民以食为天,生亦以食为天,这是本能使然。想教它明白什么东西,以此为手段倒是最便捷的。”

訾浩点头附和道:“嗯,有道理!马戏团训猴也是这么干的。”

加工完那些冻干脱水的新鲜浆果,大雪有些疲倦,神气消耗极大,但情绪却非常兴奋。它将那些冻干浆果宝贝似的也收到兜子里,然后看着洞口外的风雪有些跃跃欲试,似乎还想出去打猎或者采果子,倒不是馋了饿了,而是想试试新学会的手段。

成天乐又说道:“大雪,你累了一整天了,坐下休息吧。干牛肉和浆果没必要一次加工那么多,贪多背在身上也累,够几天吃的就行。……好好听着,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一个地方?”

风雪又起天色已黑,成天乐在这个山洞里停留了整整一天一夜。今晚的风比昨天更大,但风势从出现到增强的速度比较慢,也比昨天晚了半个小时。这片盆地非常大,一切情况未知,能收服一只生活在此地的妖兽做向导当然有很多好处。

成天乐肯这么耐心地看着大雪折腾一天一夜,教它加工各种干粮,其实就是让大雪带在路上吃的。从这里到达出产落雷金的幽谷,还有近百里的路要走,成天乐虽知道大概的方位,但五百年来此地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还隐藏了哪些未知的凶险,这些状况并不完全了解。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昨天和今天傍晚都起风了,风暴来的时间稍有差别,猛烈程度也不太一样,是不是天天晚上都会有差不多的风暴、假如走在路上可以到何处去躲避?这些都需要一个向导指点。

大雪当然能听懂这句话,看着成天乐很认真地点头。成天乐又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在盆地的另一侧,你可以给我们指一条最佳的路径。”神念中伴随着大概的方位,还有隆隆的雷声,告诉了大雪那个地方的特征。

大雪面露惊惧之色,向着成天乐连连摇头摆手并发出呜呜的低鸣声,显然它知道那个地方,印象中非常恐怖,它不敢去也劝成天乐不要去。成天乐微笑着安抚道:“你不要害怕,我既然来了,当然就有本事进去,只是找点东西而已。至于你嘛,不需要跟我一起进去,带路到地方,在外面等着就行。”

大雪面露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仍然比比划划地说了半天,虽不懂它的意思,可也能猜到它是在描述那个地方的可怕。就连大雪这种强大的妖兽,都不敢轻易接近那个诡异而恐怖的山谷。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他们就离开山洞出发了。大雪挎起了装着牛肉条和干水果的网兜,又看了看墙上挂的那个牦牛角,想把它摘下来一起带走。这妖兽已有了一些“家当”的意识,既然离开这里就要收拾细软,但洞里唯一能带走的家当就是那个装饰性的牦牛角了。

大雪应该猎过不少牦牛,昨天还背回来一头加工成干牛肉了,为什么偏偏要留下这一对角,因为确实是好东西,连成天乐都觉得品相不凡。这一对牦牛角特别大,弧度也特别漂亮,表面光洁色泽如玉,物性奇特且精纯,本身就是很特别的器物,如果以法力精心炼化一番,说不定还能炼成法宝。

大雪在这方面显然是有感觉的,在猎杀这头牦牛时应该也费了不少功夫,所以特意将它保留下来装饰洞府。成天乐摆了摆手道:“又不是搬家,就是出门几天,这种地方没人会偷你的宝贝的,它又不能吃!带着太麻烦,还是留在这里吧。你要是不放心,就挖个坑把它藏起来。”

大雪真在乱石中挖了一个深坑,把那牦牛角给埋了起来,最上面还放了几块大石,一般人根本挪不动,这才放心地离去。訾浩悄声道:“师兄,那牦牛角虽还不是法器,但质地特别坚韧,可能就是它的武器。”

成天乐在元神中答道:“那也要会用才行,法宝不是挂在墙上看的。”

风平浪静之后,高原盆地里的湖光很美,远望碧蓝一片,这是方圆百里与世隔绝的原野,不知生长着多少种不知名的植物,还有散居其间的飞禽走兽。成天乐也不想过于惊扰它们,仍在盆地的边缘沿着山坡行走,这也是大雪所带的路。

成天乐想起了这两天的风暴,在路上问大雪道:“这里经常起风吗?”

大雪点了点头。

成天乐:“起风都在傍晚吗?”

大雪又点了点头。

成天乐:“每天都是吗?”

大雪有些困惑似是在思索,然后摇了摇头。

成天乐与大雪的对话很有意思,就像一场点头与摇头的猜谜游戏,到最后好歹问出了一些端倪。这里确实经常起狂风,最大的风甚至可以把大雪给吹起来。因为它回答的时候还在地上蹦了蹦,做出被风吹起来的样子。

傍晚的狂风出现在夏季,一般是从湖中央升起,越往外围风越大,到了几十里外贴近山脚的高处则会变得极其猛烈。风出现的时间不定,一般都是在日落前后,掌握它的规律就是感应气温的变化。如果突然出现比较大的温差,则是狂风将起的征兆。

这个答案看似简单,但成天乐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大雪理解了温度的概念,然后问出了这些解释。成天乐也明白了为何那大湖周围是郁郁葱葱的丛林,可靠近湖岸的地方却是寸草不生的碎石滩,就是因为夏季里浪花的拍击。

刘漾河显然不太了解这些情况,去年夏天来到这里,他选择在湖岸边点篝火宿营,结果被突然卷起的大浪给拍了进去。只是很可惜,刘漾河的功夫也很好,并没有被浪涌卷走。

成天乐不仅在问大雪这一带的各种情况,言语中所包含的神念也在教它理解各种概念。他们在盆地边缘走得并不算很快,因为要经过很多崎岖的地形,成天乐也不能一味快速神行,既要适当的保持体力也要照顾大雪。大雪跑起来很快,不比全速神行的成天乐慢多少,但要连续高速奔驰的话,是不可能一整天都跟上成天乐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