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8章、灵之初,累石计数

成天乐刚才虽然把巨猿打趴下了,却没有伤它,目的就是生擒活捉,在这简直如神话传说般的世外之地,收服一位熟悉情况的妖修做向导是求之不得。巨猿方才全身酸麻,只是像人打架一样暂时岔气而已,缓过来也就无碍了,只是两臂仍有些酸疼,毕竟和成天乐硬碰硬对轰了两拳。

虽然被锁住了神通变化、运转不得法力操控风雪,但巨猿强悍的原身之力犹在,此刻听命站起身,穿过风雪向高处走去,高大的身形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型雪山。穿过缓坡草甸,走入乱石密布的陡峭山崖中,在迷宫般的山岩之间转了几个弯,前方有两块石笋状竖起的岩石,就像一个天然的屏障,后面是一个洞穴。

山洞入口稍窄,大约有一丈多宽、两丈来高,往里面走却有五丈多深、三四丈宽窄的空间,此处可以避风,就是巨猿居住的巢穴。大凡这种地方,都有一股很特别的腥臊味,但这个洞穴中却很干净,想来这巨猿也不一般,修炼成妖之后摆脱了某些野兽的习性,但它看上去仍然是一头野兽。

洞穴深处有一个圆卵石垒成的窝,里面铺着浅白色的干草还有兽皮,想必就是巨猿睡觉的地方。洞穴石壁上挂着一副完整的牦牛角,造型非常漂亮,显然这头已开启灵智的野兽已拥有了最原始朴素的审美情趣,开始装饰起自己的洞府来。

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堆灰烬,为了防止风把灰吹散,又垒了一圈块石。这里显然是巨猿生火烤食物的地方——它居然已经掌握了如何用火!

成天乐在洞中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息,仔细打量着这干净、简单、朴素、带着几分原始意味的洞府。那头将洞府收拾得很干净的巨猿此刻身上却脏兮兮的,红褐色的头发和浑身的白毛上沾着不少泥土,因为刚被成天乐打翻了一个跟头,它正用畏惧的眼神趴在角落里看着成天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成天乐累了,他已经连续不停地走了两天一夜,若是在寻常情况下,这本不算什么,但他是在空气稀薄的高原雪山上穿行,很多地方都要运转法力施展神行之法,既要在绝壁中上下攀援,又要展开神识查探周围的情况,上午穿过了那一片危机四伏的冰塔林,还在风暴中来了一场斗法。

有了这个休息的好地方,成天乐便没有再多说话,端坐在那里闭目调息。巨猿也没敢吱声,山洞里显得很安静,只有洞口外的狂风在呼号。

当成天乐睁开眼睛、完全恢复的时候,时间已是后半夜。訾浩仍在他的曲池穴中静静地涵养神气,而盛龙跑到那个草窝里睡着了,那么小一只金线鼠占那么大一个草窝,也不嫌浪费地方。成天乐一睁眼,立刻惊动了那只巨猿,抬起头望向了他。

成天乐一指洞口处那堆灰烬,问道:“你是怎么学会用火的?”

巨猿总算等到了开口说话的机会,跑到洞口处指着外面开始比划起来。盛龙被惊醒,訾浩也展开神识观望着它。成天乐走到洞口望向了外面,此刻风暴已停歇,天地之间一片宁静,远处盆地中央的大湖如镜面一般,正上方还笼罩着华盖状的云层。

从成天乐的角度看过去,湖面上的倒影不是正上方的云层,而是盆地对面的雪山轮廓与灿烂星空,仿佛那湖面下还有另一个倒垂的神秘高原世界。巨猿指着那湖边的石滩,然后蹲下来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做生火状,又转身指了指洞里的那个石圈,还生怕成天乐看不懂,捡起了两块石头用力一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带起一串火星。

盛龙猜道:“它的意思,应该是看见有人在湖边生火,就学会了。已开启灵智的妖物,果然很聪明。”

成天乐突然一弹指,一道法力击在巨猿手拿的石头上,不仅带起了一串火星,还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火花。巨猿吓了一跳,然后连连点头,又指了指远方的湖边。

訾浩猜道:“它的意思应该是——在湖边看见的人,就是像成总这般生火的。那么应该身怀法力神通,可能是曾到达这里的修士。”

盛龙:“废话!没有神通法力,也不可能进入这种地方。但那些人是谁呢,难道是刘漾河?”

成天乐闻言也眯起了眼睛,五百年前于道阳来过此地,但这巨猿不可能已有五百年的寿元。如果说它开启灵智之后有人到过这里,最大的可能就是同样来采取落雷金的刘漾河了。成天乐又问道:“你看见的人,是不久前来的吗?”

有“随言入境”之妙,巨猿能听明白成天乐说的“人”是什么意思,就是和成天乐一样的东西,但对“不久前”这个概念却有点迷茫。它虽然已开启灵智,对岁月长短有朴素的认知,也明白山中四季的变化,但对抽象的时间概念还没有概括性体会。

成天乐又换了一种问法:“你看见湖边生火的人,就是近两年的事情吗?”说到“年”这个字的时候,神念中伴随的是四季变化的意境,巨猿终于听懂了。

它呜呜呀呀的比划了半天,成天乐也看懂了,原来有人在去年夏天来到了这里,曾在那湖边生起篝火,被这巨猿躲在远处看见了。按这个时间推测的话,来者可能就是刘漾河。成天乐又问道:“那人是不是带着一只鹰?”

这句话非常好懂,因为意境中就有鹰飞翔的样子。巨猿又一次连连点头,还张开双臂做出很滑稽的飞翔动作,然后伸手小心翼翼拍了一下成天乐的肩头。看它的意思,应该是看见一只鹰随着那人飞,后来还落在了那人的肩头上。

听它这么一解释,成天乐已经确定去年夏天刘漾河来过这里,就在于太行山遭遇他的几个月之后。方才的对话让这巨猿开始清晰时间的概念,紧接着成天乐又考了它数字的概念,又开口问道:“你修炼成妖,已有多少年?”

妖这个概念可能很难理解,但成天乐问话的方式恰恰是这巨猿最容易听懂的,因为有些意境本就很难用语言描述,却能用神念表达得很清楚。成天乐施展缚灵印的时候,就已经查探了它神气运行的状态,若论修为,应该已度过魔境劫,可以凝炼妖丹化形了。

但这只巨猿是在漫长岁月中因机缘巧合开启灵智自悟修行,没人教过它这些,直到去年夏天之前也从来没见过人的样子,因此并没有悟出化为人形假借修炼之法。但它的元神元气已相抱相合,只要依法指引其修炼,完全可以凝炼所谓的妖丹,修为境界上并无什么障碍。

至于化形为人恐怕还要花一番工夫,若能成功,它的形容将与心境及寿元有关。若是它没有遇到成天乐或与之类似的见知经历,修行道路将要艰难得多,可能就会成为雪山中的一头怪兽,但仍然是拥有神通法力的妖修。在很久之前,很多地方并无人迹,便有不少妖兽存在,留下了种种神话传说。

成天乐以神念向巨猿描述了一种状态,问他是何时达到这种状态的?巨猿眯起了眼睛在思索,然后开始掰手指数数,它虽然不懂什么叫一二三四,灵智中却能体会数量的差别。

十根手指显然不够用,巨猿显得有些着急,后来一拍脑门,跳到洞外开始捡石头,每次捡回来一块石头放在成天乐身前,来来回回的蹦了十七次,一共捡回了十七块石头。意思就是说——它达到成天乐所描述的那种状态、突破魔境劫已有十七年。

成天乐笑了,显然这巨猿已明白了年是什么概念,知道每年时间长短都是一样的,所以特意挑来的都是大小差不多的石头。成天乐笑着说了一句:“你不必跑这么多趟,一次拿十七块小石头进来就可以了,那样岂不是更省事?”

巨猿微微一怔,然后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望着成天乐的眼神充满敬佩。开启灵智甚至已度过魔境劫的山野妖修很聪明,稍加点拨就已经明白抽象的时间和数字概念。它以前之所以懵懂,只是因为没人教过,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盆地里也没地方去学。不像盛龙当初还是一只黄鼠狼的时候,就曾偷跑到乡间小学的屋梁上去听课。

訾浩看着它也大感兴趣,从成天乐的衣袖中飞了出来、落地化为了人形。这下可把巨猿给吓坏了,它根本没见过这种场面啊,猛地退后几步后背撞在了石壁上。成天乐摆手道:“你不必害怕,他是我的师弟訾浩,是一位灵修。”

这句话让巨猿似懂非懂,比如“师弟”是什么意思令它很难解,但成天乐展示了訾浩变化的样子和过程,倒让它大概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惊惧之色少了几分,惊讶之色却更浓了。訾浩饶有兴致地说道:“师兄,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看它这一身白毛,就叫大白怎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