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7章、印传说,雪人惊现

刚才在訾浩开口提醒之前,成天乐已经觉出周围的风雪不对劲。狂风卷来的雪粒虽密,但怎么会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甚至能阻碍神识的延伸呢,原来这妖修能操纵与增强天然风雪的威力。

此妖能接近到发起偷袭的位置才会被訾浩察觉,虽有风雪的干扰,但也太夸张了。如此只能有一种解释,其施法的气息与高原上的风暴融为一体,威力仿佛就是其一部分,所以才能隐藏得这么完美。成天乐站稳脚跟之后可不想放过它,找准了方位,飞电石便化为流光狠狠地砸了过去,眼睛看不见,元神却能感应到。

每当飞电石砸向那妖物的身形,风雪便凝结成一只巨掌的模样迎上去格挡,然后幻化的巨掌被击碎,那妖便在狂风中避走。成天乐有点惊讶,它在风雪中怎能这么灵活?仔细感应,它并不是随便乱窜,而是借助看似凌乱的风势飘行,就似波浪里的鱼寻找着浪流的方向游动,有时候甚至等于是被风吹走的,加快了它闪避的速度。

此妖既然擅长操纵风雪,也能利用空气中狂风流动的方向游走,倒是一种很绝妙的手段,而且它对这里的风暴与地势都非常熟悉,相当于在主场相斗占尽了优势。此妖物在风中虽然身法灵活,但也可感应到它的身躯颇为沉重,跳跃落地时发出沉闷之音,却被风雪声掩盖显得很微弱。

妖物正在风雪中快速的回旋与飞电石相斗,脚下却突然一绊,沉重的身体凌空翻了一个跟斗。原来是訾浩贴着地面到了近处,化虚为实跘了它一下。妖物庞大的身躯落地刚刚站稳,前方地面上又突然射出一道金光直击它的小腹。那妖物挥起硕大的巴掌,身前凝起一片冰雪漩涡,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金光穿过漩涡来势变弱,但还是打在了妖物的手上。

妖物在狂风中也不禁晃了两晃,那金光是盛龙所发出的姑苏画中烟。訾浩贴着地面飘出的时候,盛龙也钻到了地底下。但妖物在狂风中四处乱跳速度极快,盛龙在地下打洞也不可能追上,只能在某个地方守着,等妖物恰好经过附近的时候与訾浩联手发起攻击,他们俩配合得相当好。

那妖物的原身异常坚韧强悍,拍碎威力减弱的金光旋即在风雪中站稳,怒吼一声朝着盛龙与訾浩偷袭的方向奋力打出一拳。毛茸茸的怪拳所向,那漫天的风雪也凝聚成一个硕大的拳影轰了过去。这时飞电石也到了,在空中展开成丈二圆环的飞电石陡然收缩,击碎了这只风雪幻化的巨拳,紧接着套在一只手腕上。

妖物被偷袭无暇操纵风雪,成天乐便穿过雪雾冲了过来,他收回飞电石,迎面朝着怪物也打出了一拳。此刻成天乐终于看清了那妖修的模样,心下不禁有些骇然。这是一只他从未见过的人形怪物。它红色的头发,全身白色的绒毛,高度接近三米,像一头人立而起的巨熊,又像一只怪异的猩猩,仔细看的话,应该是一种巨猿。它的脸上眼睛到口鼻处有一块没有长毛,裸露出微红色的皮肤,握紧的拳头也是五指分明。

成天乐的个子还没有它的胸口高,拳头也小了不少,是从下至上挥出去的。那妖物的神情有点怪,似是惊讶又似有几分嘲讽,更多的是即将胜利的喜悦。它当然也有灵智,知道成天乐的神通法力不好对付,还有根本看不见的帮手,今天本来是要吃亏的,却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傻,居然敢冲到面前与它近身格击。

就算他神通广大,又怎能与它比筋骨之强呢,这不是找死吗?可这种喜悦随即就被震惊与恐惧所代替,两只拳头打在一起,发出轰鸣的回音,连周围的风雪都被冲击波荡漾而开。成天乐退一步卸力,那巨猿却被震飞了出去,在两丈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成天乐可没闲情逸致等它再爬起来,纵身上前又挥出一拳,那妖物坐在地上仓促间挥起另一只拳头招架,双拳相击又是轰然一声。

碰撞之力将成天乐弹飞两步落地站稳,而那巨猿仰面倒地又来了一个后滚翻,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人形浅坑。成天乐飞纵上前又挥起一拳,然而却陡然停下并没有打出去。因为那巨猿已趴在了地上,在风雪中不停地发出颤抖的呜呜声——它在求饶。

那巨猿已成妖,当然有灵智,先前在风暴中偷袭成天乐,自己最擅长的神通手段竟然没有奏效,成天乐毫发无伤并用一串神奇而威力强大的东西发起了反击,已经让它心惊肉跳了。紧接着又莫名其妙中了暗算,成天乐冲到近前格击,两拳就把它打趴下了,它又如何能不惧?

它此刻想逃都逃不了,两臂酸痛几乎抬不起来,全身筋骨发麻一时间没有力气。只听成天乐背手问道:“你这妖物,想求我饶命吗?”

巨猿听不懂成天乐的话,至少它没学过汉语,但成天乐不仅御神之法修炼圆满,也掌握了“随言入境”的神通,话语中的意境直接印入元神。它虽不明白那些字句的意思,却仿佛也领会了几分,趴在那里赶紧点了点硕大的头颅。

成天乐又说道:“我要给你留下一记法印,你若不施法反抗也不企图逃走,我便饶你一命。”

巨猿意识到眼前这人要对它施展什么手段,如果它配合的话,便还有命在,当然又赶紧点头。这妖修的思维很简单,既然已经求饶了,当然是彻底服输由对方处置。

就在这时,成天乐的元神中又听訾浩喊道:“师兄啊,你别只顾着那个大毛猴,我快定不住了,就要被风吹走了!”

此刻风雪仍在继续,但没有了那白猿施法捣乱,视野已比刚才清楚了很多。成天乐发现并不是真的在下雪,只是起风而已,由于他们的位置离山峰上方的雪线不远,诡异而凌乱的风势卷落飞雪四处乱飘。

天地间自然的风比刚才更猛烈了,訾浩这样的无形灵体也可以穿风,但要看他的修为法力如何,风势过大的话也是会被吹走的。成天乐闻言一伸手,将訾浩摄回左臂的曲池穴中。盛龙也在碎石间一溜烟跑了过来,跳进了他的袖子里。

成天乐摘下手套伸手一指巨猿,祭出了一道缚灵印,然后露出微微惊讶之色。这道缚灵印能将妖物打回原身并锁住神通变化,但那巨猿没有任何变化。这并不是缚灵印无效,只能说明一件事——眼前的样子就是它的原身。

盛龙小声嘀咕道:“这是什么怪兽啊?”

訾浩突然叫道:“雪人,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雪人!我们看见活的了。”

盛龙:“雪人就是这个样子吗?可它分明是妖修,是不是成妖之后的某种东西?或者它原先不是这样,突破魔境劫修炼成妖之后,原身就起了变化、成了一种怪兽,走的并不是凝炼妖丹、化为人形的路子,却有几分像人。”

盛龙就是妖修,对这种事情有切身的了解,他的原身是黄鼠狼变异品种金线鼠。假如金线鼠从来没有见过人,自悟修行之时也没领悟到化为人形的妙处,那么就算突破魔境劫修炼成妖,仍然是一只金线鼠的模样,可是原身也会起变化的。

他们在这里猜还不如直接问呢,成天乐又冲那巨猿道:“你这个样子,是修炼所成吗?”

巨猿大概明白语境中的意思,有些困惑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这样的回答把訾浩和盛龙搞糊涂了。成天乐又问道:“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你原来就是一只白猿,修炼成妖之后,还是和原先差不多的样子,只是体型有些变化、筋骨也变得更强悍,还获得了天赋神通?”

巨猿听明白了,重重地点了点头。成天乐微微眯起了眼睛,喝问道:“在这风雪中,你方才为何要偷袭我们?”

这个问题对不会说人话的巨猿而言,解释起来可太难了。它直起身来指了指上方远处乱石密布的山崖,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用手指朝着这附近画了一圈,还做了一个撕咬吃东西的动作。

盛龙猜测着说道:“它的巢穴就离这里不远,这一片地方应该是它的领地,我们方才正好直接冲着它的巢穴去了。……它可能是把我们当成猎物,想吃掉?……它如果真的想吃我,我就放个屁熏死它!”

訾浩插话道:“你也不看看人家的个头有多大,就你那小身板,还不够塞牙缝的!……我看它的意思是害怕,怕被我们吃掉,正好来了一场暴风,它就利用操纵风雪的天赋神通发起了袭击。”

巨猿大概就是这些意思吧,成天乐也无法去追问究竟,伸手一指远方的山崖道:“你是住在这里的?那好,带我们去找一个避风的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