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6章、穿冰塔,世外风光

一夜功夫,成天乐穿过那一片高原盆地和十里长神奇的通道,到达了另一端的出口,他见到的是喜马拉雅山中特有的奇观——冰塔林。前面是一片完全由冰雪形成的地貌,壮丽多姿,那些巨大的冰块如山丘、如城堡、如高塔、如利刃,从数米高到十余丈高不等,晶莹剔透,在日出的霞光下呈现出浅红色。

很多冰面上还有圆形的消融坑,似一个个小小的湖泊。有的冰塔是中空的,内部还有裂隙与冰水消融的河道,视线穿过那透明的冰层,甚至能看到那流动的暗河。这片巨大的冰雪世界中,还有很多巨大的冰洞、冰帘、冰钟乳、冰柱,就似天然形成的冰雕群,又似一片壮丽的水晶宫。

成天乐又走到了夏季的雪线以上,低纬度地带的高原虽然气温极低,但是日光辐射也非常强烈,阳光下的冰雪表面会融化,汇流到这个相对低处的谷口,又重新在低温下凝结,形成了如此奇特的景观。

訾浩皱了皱眉道:“师兄,夜间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最好白天过去。”

成天乐也皱眉点头道:“是的,最好白天穿过,那我们就直接过去吧。”

冰塔林奇观虽然壮丽无比,但也凶险非常,冰塔间的融水侵蚀下切的能力很强,在冰层上留下了各种裂隙,冰面下还有很多条暗流,一不小心就会滑入那透明而美丽的深渊中。假如有人在这里设埋伏发起袭击的话,都不需要直接攻击成天乐,只需在附近引起一场冰崩,就能把他给埋进去。

在夜间根本看不清周围的动静,那密布的冰塔不仅能折射光影,甚至能阻碍神识,所以从安全角度最好日间穿行,哪怕暴露了行踪也顾不上了,更何况未必有人在监视他们,成天乐这一路夜行只是出于谨慎而已。

訾浩化为无形在前方开路,飘行于冰塔间为成天乐指引方向。成天乐手提青丝拂尘,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避开那些冰面的薄弱、陡峭、断裂处。他没有带别的装备,拂尘能幻化成数丈长的万道飞丝,修士的法宝比任何一种专业装备都好用。太阳渐渐升高,冰塔反射的红光渐渐隐去,呈现出一片神秘的、隐约流动的幽蓝色。

冰面折射与反射出无数细碎的光影,仿佛走进了一片幻影大阵,在这里很容易迷失方向。这片冰塔林从两侧高山上的冰川延伸下来,分布在谷口不过一公里多宽,成天乐却用了好久才走出来。再往前看,又是一片雪峰环绕的高原盆地,方圆竟有百里之广!

靠近盆地中央的最低处,有一个雪水消融形成的大湖,倒映着天空的云层和周围的雪山景象,围绕湖岸是一圈碎石滩,碎石滩外是树木茂盛的原始丛林,成天乐还远远看见有野兽在湖边饮水。在湖的另一侧,雪峰下的一个山坳幽谷中,便是出产落雷金的地方。

从冰塔林的边缘绕过那大湖,到达山坳幽谷,还要走近百里路,可想而知这与世隔绝的“天盆”有多么的巨大,但在卫星图上却很难看见它的面目。由于地势的关系,从偏南方向吹来的风受到山脉的阻挡就在这一带形成气旋,总有云层覆盖湖泊的上空,状如华盖时大时小,阳光可以从侧面倾斜的照射到湖面,又形成了淡淡的蒸腾雾气。

訾浩叹道:“若不是亲眼看见,真难相信天地之间竟有这样隐秘的美景。”

盛龙吐了吐舌头道:“想到这里赏风景可真不容易啊。”

成天乐摆了摆手:“快走吧,既然白天没休息,在天黑前要找一个安全的宿营地。这里的景色看着很美,却透着十分的诡异。”

訾浩又一指远方一群飞落到湖边的大鸟道:“成总快看,那是鹰吗,怎会有那么多只?”

成天乐的眼神比訾浩好得多,摇了摇头道:“那不是鹰,是高原上的秃鹫,正在撕食什么动物的尸体。”

这一片广袤盆地的四周,山峰高度都在雪线以上,有的山峰高达七千多米,挂着冰川陡峭不可攀,但山脚下的地势却渐渐平缓,到盆地中央最低洼处的湖面,海拔只有三千多米。周围依高度的不同,沿着山坡分布着不同的植被,也有各种野生动物在这里活动,比如藏羚、雪豹、牦牛、秃鹫……成天乐甚至还看见了熊。

那苍茫的丛林中,有雪水融成的溪流,除了那大湖之外,原野上还有大大小小的水潭,生长着各种鱼类,盛夏是这里生机最旺盛的时节。成天乐并不清楚,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深处,由于地势的落差和山脉的切割,还有多少这样充满生机的盆地,但此处的规模无疑非常大。

他们没有穿越陌生的丛林,仍然沿着盆地边缘的雪峰脚下走过,这个季节发生雪崩的概率很小,他们只是避开了那些正在融化的冰川。接近黄昏的时候,盆地正上空悬着的云层呈现出火烧的颜色,訾浩突然叫了一句:“成总快看,云在动!”

天上的云从来不是静止不动的,訾浩为何会大惊小怪呢?因为那云层动得实在太诡异了,在高空的速度也太快,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旋转、堆积、变厚,边缘散出无数道飘旗状云块,远望湖岸边拍起了层层白浪。在湖边饮水的野兽早已钻进了丛林,就连那些争食的秃鹫都不知飞到了何处躲藏了起来。

生活在这里的禽兽对大自然的危险有一种本能的反应,妖修大成的成天乐自然也能感应到天地间荡起一片暴戾的气息。他说了一句:“赶紧往上走,找个山洞躲起来,要起风了。”

他们正好穿过一片长满草甸的山坡,走下去躲进远方的丛林已经来不及了,往上走到达山崖还有一段距离。这高原盆地的天气非常诡异,刚才还静悄悄的,远处湖面上的漩涡刚刚出现,没过多久,成天乐的衣袂就被吹动了。微风拂过之后,紧接着就是狂风大作。

四面都是高山的盆地怎么会有风呢?因为这周围的地势落差太大,沿着坡度变化的温差也极大,当太阳落山气温降低时,会导致空气强烈的对流,就在这盆地里肆虐盘旋,到了边缘处更是猛烈。风有左右吹来的,还有贴着山坡打旋的,更奇异的是依山势上下飞卷的。

成天乐向着草坡上的山崖地带走了没多远,眼前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是高处吹来的寒风导致降温凝成的雾气,还卷落了山上的积雪飞腾。耳中能听见高处碎石滚落的声音,一不小心就有一块碎石打在身上,来势就如子弹一般,比世间任何暗器都难以躲闪。

幸亏成天乐有一身铜筋铁骨,还穿着一套坚韧的御寒服,盛龙躲在他的左袖中,訾浩已被收回左臂的曲池穴里。成天乐右手持青丝拂尘偶尔挥手卷开被狂风吹落的较大碎石,施展神行之法一步步向山崖走去。越往高处走,风中飞卷的雪粒就越多,其中还夹杂着锋利的碎冰碴。

訾浩突然又叫了一声:“小心,有袭击!”

这诡异的风暴很危险,但同时也是一种最好的掩护,也就是成天乐这等修为才能稳步前行,换成一般的修士连站都站不稳,谁还能搞什么偷袭呢?可是随着訾浩的呼声,前方漫天风雪突然凝聚成一个怪异的巨掌形状,朝着成天乐就抓了下来。

成天乐一挥拂尘,万道青丝迎了上去,带着噼里啪啦的电光闪烁,将那风雪凝成的巨掌生生抽碎,法力激荡的声音竟如开碑裂石。这不是一般的偷袭,而是风暴中的斗法,成天乐已经感应到对方的神气波动,不是人间修士,却也不是他所能分辨出的任何一种妖修。

偷袭者一击不中,紧接着传来一声怪吼,成天乐周围的风突然变大了。他本就站在狂风中,可对方似乎对这种风势非常了解,顺势施法卷起各种凌乱的风旋,风中还夹杂着透明的风刃与瞬间凝结的锋利冰晶,不仅要把成天乐的身形卷走,还能把他刺得千疮百孔。

成天乐已经感应到对方的方位,正想穿过风雪逼到对方近前,此刻却不得不运转法力定住身形,脚下生根仿佛与这山坡融为一体。他已察觉对方的法力不如他,修为境界更是不如他,但此妖的天赋神通一时间却让成天乐很难反击。

对方运转的是天地间的狂风,只是在成天乐的近身处加了一股力量,以法力借助风势,使攻击更猛烈,成天乐不仅是与此妖在斗法,更是在斗被对方操纵的高原风雪之势。脚下生根不动,万道青丝卷起,击碎那些风刃与冰晶,白茫茫的风雪深处传来连声怒吼,显然它也很震惊与愤怒,施展了如此强大的手段,怎么还对付不了一个闯到此处的陌生人类?

成天乐的飞电石离腕飞出,追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旋转着射入漫天风雪中,终于发起了还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