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5章、层叠石,沧海凝珠

过了一会儿,一阵阴风卷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飞进了山洞,接着盛龙也钻出地面跳了进来。訾浩仍呈半透明的光影状,但神气明显衰弱了不少。而盛龙也累得够呛,趴在那里直喘气,此时终于感觉到高原上的空气稀薄令他难受了。

成天乐皱眉道:“我只是让你们演练一下配合,干嘛把自己搞这么累?”

盛龙喘着气道:“成总,我们发现天材地宝了,埋在很厚的碎石层下面,费了半天劲才取出来一块。假如是在平原上,还不至于这么累,但在这里可真够呛啊!”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金线鼠就是金线鼠啊,擅搜天材地宝,这石头又是什么好东西?”

盛龙:“我累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哪还能仔细感应?只是察觉其特异的物性很精纯,可以炼化与身心一体,是一件能炼制法宝的材料。至于是什么东西、能有什么用处,还要请教成总。”

成天乐拿起那块石头看了半天,这才说道:“这是层叠石,而这块层叠石凝聚了物性精华,确实是打造某种法宝的材料。”

盛龙追问道:“这里地底深处像这样的石头很多,但是物性精纯可称天材地宝的却不多见,究竟什么是层叠石,它有什么用处?”

成天乐:“几年前,吴贾铭带我去逛工艺品市场的时候,见过这种东西。它是亿万年前的远古时期,单细胞藻类沉积在海底形成的化石,小小一块,包含着当年的亿万生灵,带着生命起源处的气息,还有历史变迁的痕迹。我们站在世界最高的地方,可它曾在海底深处。至于这块石头的物性若炼化为法宝,有安神理气之效。”

訾浩:“这是辅助型的法宝,不能用来打架啊?”

成天乐:“法器也不都是用来相斗的,有很多是助益修行的,或者有其他的妙用。此物制成法宝,可疗神气之衰。当然了,你如果一定要用它来打架,只要你有神通手段,也可以运转它的某些妙用施法,器用也在于人。”说话的时候,他不禁想起了在辽东山中见到的那块无字天书碑,如今这一块层叠石,竟带着那一整块巨碑的气息。

訾浩:“我们刚才钻到的地方,地底深处应该还有,要不要再找找?”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天材地宝虽好,但也不要一味贪求,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你们要保持在巅峰状态,赶紧行功恢复神气,此刻找到那些石头,我们还要背进喜马拉雅深山再背出来,难道你不采落雷金了?以后有机缘再说吧,这一块且留着做个纪念。”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再度出发。訾浩回望此地还有些恋恋不舍,地下深处还有天材地宝呢,可惜没法多带。像这种地方本就很难到达,有机缘路过还有所发现,却只拿了一块就走,虽然事出有因,但想想也令人惋惜啊。

成天乐却没有丝毫惋惜的意思,他只带了这一块层叠石继续上路。天材地宝难寻,但带着盛龙走到了这种地方,能有所发现也正常。假如贪求的话,他又能拿多少呢?背包装的越满就越麻烦,前面的路也会越来越艰险。

黑夜赶路,白日休息,又走了三天。虽然是盛夏季节,但脚下也渐渐出现了冰雪,他们所到地势越来越高了。有冰雪覆盖的高原是非常危险的,冰层下有各种裂隙和断层,不仅山峰险峻几无落脚之处,而且也非常的滑,稍不注意就可能坠入莫名深渊。

若不是神识敏锐可以查探到隐藏的凶险,是断不能在这里乱闯的。前方开路的是訾浩,他化为无形灵体感应着冰雪下看不见的裂隙,并寻找着高山中最容易走的路径。

盛龙从袖口中探出脑袋,望着前方横亘的雪山道:“成总,我们要翻过去吗?这恐怕比徒手登上珠峰还难!”

成天乐摇头道:“我们不用从山脉上翻过去,前方有一条天然形成的通道,目的地的海拔并不算太高,在一片群山环绕中。”

盛龙:“有一条通道?这儿全是雪山,我怎么没看见通道呢?”

成天乐:“待会儿找个地方休息,天亮后你就能看见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攀过了一片绝壁,找了一个岩层间的裂隙处坐下来休息。雪山中的晨光渐渐升起,訾浩突然惊呼道:“鹰,我看见了鹰在飞!那边,那边果然有一条通道!”

喜马拉雅山绵延五千里,但它并不是一条细长的山脉,有很多余脉和支脉纵横交错。成天乐走的这一段,是地球上整体山势最高的地方,峰峦密布最宽处达八百里。如果从空中看,它被一座座雪峰和交错的山脊切割成网格状,那些白色的雪山之间是一片片落差极大的盆地。这些盆地自古无人迹,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成天乐目前立足的地方有海拔六千多米,两侧是被冰雪覆盖的群峰,前方就是一片盆地,地势往下延伸,最低处海拔也就四千来米,在不同的高度渐渐生长着苔藓、贴地的短草、稀疏的灌木、直至稀疏的树木。雪峰下是草原,草原下是一片并不算茂盛的原始丛林。

植被生长不仅需要适合的温度,还需要有一定的降水,这里虽算不上温暖湿润,但也足够让高原上的耐寒耐旱植物生长了。除了有高山上的雪水灌溉以外,这个方圆几十里的高原盆地对面还吹来些许暖湿的气流,在雪峰之间形成盘旋的风。那暖湿之意虽然微弱,但成天乐却能敏锐的察觉到。

视线穿过这片盆地,能看见对面那一道横亘的雪山中段,却有一个整齐的缺口,就似被一把开天巨斧硬生生劈开般,形成了通往另一片高原盆地的天然通道,微微暖湿的风就是从那边吹过来的。于道阳给成天乐的神念中交待了这一条通道,是采取落雷金的必经之路,从珠峰大本营出发,穿山越岭整整走了四夜,成天乐终于看见了这个地标。

有植被和丛林的地方就有动物活动,鹰也会飞到这里寻找猎物,成天乐看见了不止一只鹰在空中飞翔。盛龙惊呼道:“在世界最高的地方,没有生命的雪山环绕之中,居然还有这样的绿洲,简直像个……世外桃源?”他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只想起了世外桃源这个典故,尽管这里并没有桃树更没有桃花。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此处不知与世隔绝了多少年,动植物恐怕都与别的地方有些不同,甚至可能有外界已灭绝的东西。五百多年前有人来过这里,发现了很多别处没有的奇花异草和飞禽怪兽,我们要小心点。先休息一下,夜里再穿过这片盆地和那个通道。”

这天夜里他们没有进入盆地中央的丛林,而是从边缘的草坡地带绕了过去。就算在夜间这里也有动物活动,他们发现了好几种怪异的蜘蛛,住在碎石间的洞穴中,在矮草间结网捕猎,还有很多昆虫与一种体型很大的蜥蜴。

蜥蜴多见于热带,但是寒带也有,生活在青藏高原的喜山鬣蜥一般体长只有十几厘米。但是成天乐在这里见到的蜥蜴,样子酷似喜山鬣蜥,体长却超过了两尺,在乱石间动作很灵活,出没于草坡和树林的边缘。成天乐显然是个“外来物种”,尽管收敛神气走得无声无息,但是他的身影出现还是惊动了附近很多蛛虫一类的小动物,蛛虫纷纷避走,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午夜之后他们到达了那条通道,高原上的月光特别明亮,洒向人间在山体上留下清晰的投影。走进那条通道,成天乐才感觉到深深的震撼,连元神都仿佛受到了触动。这条通道底部很平坦,可供数人并行,入口处海拔将将在雪线附近,而两侧是倾斜的陡峭山崖,呈一个巨大的V字形,落差超过千米之高。

成天乐原以为它是天然形成的一个地质断层,可是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劲。神识扫过两边的山崖,也能发现不少地质断层的痕迹,却并不朝着一个方向。但这条通道却是笔直的,就像是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硬生生切开,而且是一气呵成。

假如这通道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被人力劈开,那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办到呢?这简直超出了成天乐的想象,是一种神迹了!想当年于道阳从这里走过的时候,恐怕也发出过同样的感慨吧?

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去年在雪山绝壁上见到的那幅巨大的度母浮雕,也是不可思议的人工痕迹,可他偏偏就亲眼看到了。在这世上经过的地方越多,这片天地给他的震撼就越多,有些超出了他的理解,那就好好的去观察与感受。

感觉这条通道是被一把巨斧劈开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它底部并不是水平的,而是呈现出像斧刃一样向上延伸的弧度。走着走着,地势渐高,脚下碎石再度被冰雪覆盖,而两面的石壁连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或裂隙都没有。到了天色微明的时刻,抬眼望去前方是一片晶莹世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