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4章、现灵容,雪峰有神

盛龙在袖中说道:“那刘漾河就算想暗中窥探成总的动静,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守株待兔吧?”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他知道哪里能采到落雷金,也知道我必定要采取落雷金,所以能想到我会去;就像我也能想到他会去,或者可能已经去过了。我不会派人专门守在喜马拉雅山等他,他这么做的可能性也很小,但小心一点总没错。白天赶路与夜里赶路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在这种地方行走总是要休息的。”

假如在平原上坐高铁的话,两百公里的路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是在喜马拉雅山最高段,几乎是无人能够穿越的禁区,就算是成天乐,一夜时间也不过走了四分之一的路程,然后就必须得休息了。在这里要时刻保持在神气充沛状态,不能耗费过巨。

远方天际露出一线曙光时,成天乐已进入绝壁上一个天然的洞隙中定坐调息,当阳光洒向喜马拉雅山脉,盛龙蹲在洞口发出惊叹之声。此地的风景是在别处见不到的,黑夜里赶路体会得不清晰,日出之后才能看清这片荒原。

他们从拉萨来的路上所见非常苍凉,景色也极美,但是海拔五千米以下的地带还是有植被生长的,偶尔能看见牧民人家,以及路边的寺院、经幡与白塔。天是特别的蓝、蓝得不带任何杂色,云是特别的白、一道道呈飘旗状,贴地的矮草呈现出远近不同的色调,而白塔与红墙点缀出的色彩特别醒目。

可是到了这里,已没有了生命的痕迹,只能看见一样东西——石头。荒原上寸草不生,大大小小全是石头,只有一望无际单调的青白色,连苔藓都看不见。遥望南方就是不知名的群山,山顶上覆盖着一线终年不化的白雪,再上方就是蓝天,视野里是非常分明的三层色调,别的什么都没有。

成天乐凝神静观的时候,莫名感受到一种气息,似极远又极近无处不在,弥漫在这天地间,然后他突然发现了什么。昨天在车上,他看见了远处的几座山峰,山壁上的光影折射恍然呈现出人的五官,元神中也有一种被注视感,当时他也叫车上的同伴看了,但大家都没有同样的发现,以为是他看错了。此刻他才真切地感受到——那不是错觉。

这就是所谓的天地灵息,那些雪峰包括这片高原都是生动的,在不断地成长与变化中,包含着无形的灵动气息。你可以认为它们并没有生命,或者说没有人那样的灵智,但它的确生动有灵。当你感受到这一切时,便给这种灵动赋予了拟人化的含义,仿佛能伴随它一起呼吸、思考,甚至看见它的形象,或者说她的形象。

成天乐突然想到了自己那幅画,若非如此,姑苏山水神韵何以成灵?

为何成天乐走过很多名川大山,直至来到这里,才将这天地灵息感应真切?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的生命,没有植被与各种动物杂乱的气息,于是这些山峰本身的生动便毫无遮掩的展现出来。而且此地太开阔雄浑了,那微弱的感应在天地之间弥漫,显得异常清晰。更重要的一点,成天乐的修为到了地步。

每一座雪山就是一位女神,这个比喻有真切的含义,演义开来便成了种种神话传说。沉浸在这天地灵息中,感觉不是自身的渺小,而是连自己都消失了,融化在天地灵动之间。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意境,也是御神之法的极致,成天乐修炼至今,望荒原而御神之道圆满。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真的消失了,就融入这高原成为其一部分,那么他的神念仿佛也成了这山峰的意识。似是生命未有之前或者消失之后,这世上本就没有他,他来自于这天地,或消散于这天地。

等成天乐回过神来,仔细体会方才进入的定境,恍然窥见一线玄关门径。如今御神之道已修炼圆满,但想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必须先看到门径才行。看到了不等于能迈过去,但看不到便永远在此停留。

然后他吩咐訾浩与盛龙在洞口处小心护法,又一次进入了画卷世界,对小韶讲述最新的经历与感受。他已有“随言入境”之能,令小韶仿佛身临其境。

小韶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地问道:“你在绒布寺只看见了一僧一尼,他们见你掏钱供奉,又拜了庙中的祖师,便主动带你去拜了莲花生。我们修的欲乐双运道,就是莲花生所创所传,你说那一僧一尼是不是也在双修啊?”

成天乐呵呵笑道:“有可能吧,但这种问题我也没好意思问他们。”

小韶:“莲花生当年的修行洞府就在绒布寺,你有没有找到那个山洞啊?”

成天乐:“山洞倒是没见着,但是看见了莲花生的本尊像。其实当年莲花生修行之时并没有绒布寺,所谓建寺也只是一个传说,那里的寺庙是一百年前才建起来的。那一片地方就是他当年的修行洞府,未必特指哪个山洞。如果一定要寻找那个山洞,可能就在我所拜的坐像身后啊。那座佛殿就是依山而建的,他坐在那里,那里就是洞府。”

小韶:“你现在也是坐在高原上的一个山洞里,将来说不定也有传说,这里就是你当年的修行洞府。……你方才说看见了雪山女神,究竟是哪一位女神啊?”

成天乐:“此地自古相传,每一座雪山就是一位女神,并不特指哪一位女神。我不是说过吗,若身在高原,你便是我的雪山女神,我也可以说看见了你。观天地灵息,有我们自己赋予她的含义。”

小韶若有所思道:“那莲花生在珠峰脚下修炼,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绝对不是为了观光,恐怕也不是单纯的为了磨砺意志,而是你今天所说的原因。……你今天坐在这个山洞里,与莲花生当年坐在那个山洞里,应该有相类的感受,对于真空清静光明境,又有了什么体会?”

成天乐:“当然有体会,我在想你从何来?双修中种种欲乐,又从何来?所谓欲乐之极致,恐怕就是它的发端,在生命本源之处,于无中生有。”

小韶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已窥见真空之境的门户,但破关精进也必须历真空之劫,在这高原上太凶险了。”

成天乐:“劫数本就凶险,想当初年秋叶若不上高原,恐怕也无机缘突破大成。……我心中有数,不迈过那道门槛便无事。”

小韶:“欲乐双运道的妙处,你已堪破极致,回到生命欲乐的本源。……我们,要不要现在试试?”

成天乐:“要,当然要!”

……

成天乐于高原上体欲乐妙境,在这荒凉的生命禁区,发俱生喜乐之心,而且还是在那姑苏的秀媚山水画卷之中,实是人间无上之享受。他若从欲乐双运道证入真空光明境,随时可以,只需找回方才观望雪峰的心境。但成天乐此刻想的却不是破关精进,首先还是要去采取落雷金。

当他睁开眼睛之后,看见訾浩和盛龙仍在洞口处定坐涵养,便开口道:“我为你们护法,你们试一试相互配合的神通手段,采取落雷金时一定要熟练。”

訾浩问道:“这里没有落雷金,我们怎么试啊?”

成天乐:“就以埋藏地下气息特异之物试验。”

訾浩化作一阵透明的风,飞入山洞前的碎石中不见,盛龙也化为一道金光跟着钻了进去。这片高原由于地壳与冰山的运动,地质情况非常复杂。盛龙擅于钻洞,可以找到各种裂隙穿行。但有些东西埋藏在地层深处,无法找到空隙就得以法力钻开碎石或整块的岩层,这时他的神识也会受到阻碍。

訾浩是无形灵体,理论上可以穿过任何屏障,但实际上是有极限的,如果岩层过宽过厚,他也是过不去的,甚至会被禁锢在山体深处穿不出来。訾浩的主要任务是感应那些无法直接通过的地方,搜寻后面有什么?如果他被过厚的岩层困住了,盛龙则需要钻个洞把他救出来。而他跟在盛龙身后时,也可以为盛龙护法。

于道阳曾说过一种东西,只有他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只有他的天赋神通才能够采取,讲的就是落雷金。因为于道阳的长舌可以幻化虚实,那虚影如訾浩一般类似于无形灵体,可以穿过岩层感应特别的物性存在,而那条实形则可以深入地底裂隙将东西取出来。如果没有裂隙通过,则需要运转法力打开一条通道。

成天乐没有这等天赋神通,但訾浩与盛龙配合,恰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落雷金必须这么采取,如今先让他们两人练习练习。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訾浩与盛龙已经沿着地底裂隙钻进去很深。成天乐有点不放心了,神识沿着訾浩钻进的通道而入,发出一道神念召唤他们回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