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3章、见斯山,珠穆拉玛

成天乐先行了一礼,再踏足登上佛像前面的木台,抬头望去,不禁也心神震撼。这座造像高达六米,面目威严沉稳,赫然是莲花生大士。成天乐没想到这小小的门内,看似不起眼的侧殿之中,居然供奉着一尊如此高大的莲花生像。

这几天已经见过无数尊佛教造像,造型各异皆有不凡之处,但这一尊像是最特别的,使他不禁想起在高原雪山上看见的那巨大的度母浮雕。明明看见的是一尊造像,感觉却像面对着一个人,他就坐在那里俯瞰着走进这间佛堂的所有人。

成天乐终于拜了下去,御神之法自然发动,又浮现出灵热成就法与欲乐双运道秘术,这是一道神念,当初在雪山所得到的秘法传承,但成天乐并没有印给任何人,只是在元神中印给了自己,就在创立此法的莲花生座前。这一刻,法诀显得是那么清晰,此前种种没有悟透的关窍仿佛也有所印证。

成天乐向僧人问起了这座庙宇的来历,它是宁玛派的寺院,传说由莲花生大士创建,于一百多年前重建。此地就是莲花生当年在世修行洞府,莲花生大士曾在山壁的石洞中修炼,如今那个石洞仍在绒布寺的建筑群中。

成天乐修的并不是灵热成就法,他只是得到了法诀传承而已,以此可做境界上的印证,具体修炼中的关窍还是没有切身体会的。但这一路走来,仿佛有一窍通诸窍之感,他已有大成境界,回头再看这套秘法传承,种种关节之处终于明晰,不仅再是一种描述而已。

离开绒布寺抬头望去,蓝天白云下就是静静耸立的珠穆朗玛峰,雪峰脚下就是由边防警察持枪执勤的珠峰大本营。游客到了这里走得都不快,脚感觉很沉,做个稍微大点的动作都得喘气,这是空气稀薄的原因,但看上去也像是无形中感受到了那雪峰的威压。

这种威压感,成天乐体会得更清晰,仿佛修为越高,感受就越强烈。在布达拉宫前,成天乐也感受到了那冷峻的肃杀之气,在珠穆朗玛峰脚下更是如此,却不太一样。

这座珠峰是天地之间的最高山,它的气息完全来自于天地自然,纯净且纯粹,朝着成天乐这一侧巨大的倾斜山壁,远望如斧削般平整,宛若一座金字塔的侧面,还映射出冰雪的反光。什么样的巨斧才能削出这般轮廓来?它的雄浑无可比拟,但在阳光下,那种神秘秀媚感也无法形容。

长途跋涉来到珠峰大本营的不仅有参观的游客,这个季节,还有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他们带着全套的登山装备,住在专业帐篷里,等着适合的晴好天气向世界最高峰发起冲击。很多人登山仅仅是因为一种爱好,如果来登珠峰的话,那么这个爱好则非常昂贵。不仅要长时间进行各种训练,还要耗费大量的金钱、冒着生命危险。

为什么有人会这样做呢?成天乐的妈妈曾说过一句“名言”——吃饱了饭没事干。

这句话说得太恰当了,人们活在世上不能仅仅为了吃饱饭,总得去做他们所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对于一些专业人士来说,带着测绘工具定期来到这里,有重要的科考价值,其意义超出登山本身。

而有人是为了证明世界最高峰也是可以被人类征服的,当第一个人登顶之后,其他的人也想证明——我也可以征服,有这种信心与勇气。在这个世上来过一次,曾到达过最巅峰,将足迹留在了那里。

珠峰尚且能征服,拥有这种意志,可以面对世上的种种磨砺。这意志不是属于某个人的,它已成为一种象征。其实它不必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而是在面对磨砺的考验时,不会回避与畏缩。比如成天乐就从未想过要登喜马拉雅山,但今天也坦然来到了这里。

还有人是为了一种感觉,站在世界最高峰顶上,那一瞬间仿佛就将世界踩在了脚下,至于为什么要寻找这种感觉,谁也说不清。更有人衣食无忧也不缺钱,甚至已功成名就,觉得做平常的事情已经无法再证明什么了,所以要做最特别的。

有的人觉得琐碎的生活很无聊,什么都有了,生命却很空虚,寻常的事物已经无法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刺激,所以他们要攀登世上最险峻的高峰。活在世上,他们必须与众不同,还能赢得赞誉和尊敬、获得双重的满足。然而,这却是另一种无聊,透顶的无聊。

不论攀登珠峰的目的是什么,当人们站在这里时都能感受到那种震撼,包括成天乐。那巨大的雪峰就在眼前,伴随天地威压,仿佛也带着神秘的召唤。让人莫名有一种冲动,内心中升起一种征服的欲望,向往着那种征服与拥有的欲乐。这种感觉,坐在家里看纪录片是想象不出来的,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有所体会。

珠穆朗玛峰的名称也有很多,它还被称为圣母峰、地母峰,也可译作第三位女神,其实高原上很多雪山自古相传的名称大多有类似的含义,传说每一座雪山都是一位女神。

这一带远望有五座巨大的山峰直插苍穹,珠穆朗玛峰是正中间的一座,所以它才会被称为第三位女神。五位女神各有其名,但除了珠峰之外,一般人很少知道别的山峰叫什么。

而成天乐要去的地方,连名字都没有,落雷金在喜马拉雅深山中某处。这条山脉绵延五千里,处于高寒无人地带,有太多的山峰籍籍无名。跟随自助旅游团队走到珠峰大本营,是一条捷径,继续出发只能独自穿越荒凉的无人区。

从珠峰大本营撤回时,成天乐告诉自助旅游团的同伴,他临时有急事要返回日喀则,不能跟随团队继续参观羊八井和纳木错了。这就是临时组团的自助游,成天乐的钱都已经交了,有事当然可以先走。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公交车,但是有各种类似的自助游团队,可以搭乘去日喀则的车。

领队交代了成天乐很多注意事项,还给了成天乐好几个电话号码,并要帮他联系车,成天乐则婉言谢绝,表示自己能搞定。自助游团队走了,成天乐本应在珠峰大本营再住一夜,然而他却趁着天黑连夜离开,谁也不清楚他的行踪。

成天乐的目的地大约在珠峰东南方向二百公里,接近与已被印度吞并的锡金交界处,那附近有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成天乐也不是要登上这座高峰,而是要走入雪山支脉环绕的一片深谷,所经过之处,是世上最荒凉的生命禁区。

尽管是夏季,高原上的夜风仍异常寒冷,夜间不仅仅气温骤降,那稀薄的空气中冷冰冰的石头所散发出的寒意仿佛也直透骨髓。成天乐已经换了衣服,将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还戴上了手套和帽子。这套御寒衣物是万变宗众妖为他特制的,訾浩从苏州带到了成都,不知用了几种神奇的裘绒编织,材料来自不同的妖修原身,不仅能御风寒还有很强的防护效果。

就算成天乐修为深厚、筋骨强悍,不惧高原上的险阻,但这种地方最怕发生意外,一旦受伤会很危险,能尽量少消耗神气法力也是一种极大的帮助。成天乐之所以这么快就上了高原,是因为要赶在盛夏时节,至少现在他走的路上还没有冰雪。

假如到了高原上被冰封的时日,路途将会艰难十倍,届时就算他能受得了,盛龙也未必受得了,就算历尽千辛万苦到达目的地,不知还有多少余力去采取落雷金,还要再把这些落雷金背出来。若是一耽误,恐怕就要再等一年。

成天乐连着帽子的衣服、后背的背包,表面都呈斑驳的青白色,与遍地的碎石差不多,在星空下走过荒原,非常难以察觉。訾浩已经飘了出来,以无形灵体的模样跟在成天乐身边说道:“师兄,我们干嘛只在夜间赶路?地势太险恶了,这样不可能走快,是不是过于谨慎了?”

成天乐以神行之法快步穿行于寸草不生的碎石之间,看了一眼星空答道:“我这一路也在观察高原上的鹰,日落之后它们就会返回巢穴,夜里是不出来的。”

訾浩:“你是在担心刘漾河那只鹰吗?我们已经到了连草都不长的地方,当然也就没有动物可做鹰的食物。就算是白天,鹰也不会在这一带活动。”

成天乐:“普通的鹰不会,但修炼成妖、又服用过陆吾神仑丹的鹰可说不定,这里根本无法遮蔽身形。只要白天它从天空飞过,老远就能发现我们,如果到了某处绝地发起偷袭,本事再大也受不了,能不暴露行踪就不暴露行踪。”

訾浩:“既然是那样的鹰妖,夜里也可能飞出来的。”

成天乐:“目力再好也有极限,我收敛神气在地上无声行走,夜里从天上很难看见。如果它从高空飞过,我反而能首先发现它,从地上看星空,可是要清楚得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