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2章、高绝处,感天灵息

訾浩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师兄,我们不进去了吧?”它是灵体,感应非常清晰敏锐,那种无形中的压迫感使他有点难受。

盛龙也说道:“成总,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吧?”不知为何,他也觉得不太舒服。

成天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去别处看看。”他就在布达拉宫前止住了脚步,转身去了另一个地方。

中午逛了大昭寺,下午去了罗布林卡,这里是一片人造园林。成天乐是从苏州来的,当然见过了各种园林,却很难想象在这样的高原上竟然也有这么一大片人工风景园林。这里过去是黄教大头目避暑消夏的行宫,风景很好、极具特色。

成天乐并没有怎么赏园子,他重点看的是最感兴趣的地方。这里有拉萨唯一的动物园,里面有生活在高原苦寒地带的各种动物,很多都是成天乐在别处没有见过或者很少见到的,恰好可以仔细感应其生机律动特征。

晚上,成天乐找了一家青年旅社住下,放出訾浩与盛龙在外间护法,关上房门之后进入了画卷世界。有很多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他也只会与小韶交流。

他对小韶说道:“今天去了大昭寺,在度母殿中跪拜,见度母种种化身,于欲乐双运道妙法又有一丝明悟。”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是坐着的,小韶则面对面坐在他的怀中,被他抱在腿上。

小韶红着脸,低头道:“前两天听你谈万里行游所见种种,非常有趣,今天去了大昭寺,又悟出了什么?”

成天乐:“曾经有一段时间,你散去不见,但见画卷世界种种,皆如见你。修欲乐双运道,得种种喜乐无尽,皆是源自你。我听此地传说,每一座雪山都是一位女神,我若来到某座雪山,那雪山女神便是你;我若去了草原,那草原上的月光也是你……”

小韶的神情有点陶醉了,把头埋在他的肩上道:“傻乐,你也学会写情诗了?”

成天乐搂住她,又似结成了某种手印:“这就是情诗吗?嗯,也是我今日的明悟。见二十一度母化身,突然想到欲乐双运道妙义,何谓欲乐无极之境?我很幸运,拥有了这个画卷世界,又拥有了画卷世界山水神韵所化的你,如此才能修成欲乐双运道中的真空妙境。”

说着话,他将今日在度母殿所见所悟印入了小韶的元神。小韶也把眼睛闭上了,嘴唇贴着他的耳垂悄悄道:“现在就试试吗?”

成天乐:“我们不是一直在修炼吗?”

小韶:“欲乐真空光明境,你求证了吗?”

成天乐:“你我在双修,我若求证,你便也求证。今日之悟,已窥见门径。”

……

在青年旅社,往往都有旅行车外包,人数不够的时候,就在旅社的黑板上贴上便条招募队友,可能是素不相识的一伙人在这里包上几辆越野车,组成临时的自助游团队,去附近的景点参观。成天乐这次去的是珠峰,走这条线的游客很多,从罗布林卡回来后先在公安那里办了边防证,第二天一早就随大队人马一起出发了。

这个团一共有三辆越野车,连司机在内每车五人,商量好的路线是经日喀则到珠峰大本营,再从珠峰出发经羊八井、纳木错回到拉萨,等于在高原上绕了一个大圈,行程需要三天四夜。出于一种本能的习惯,成天乐仔细查探了这些人的生机律动特征,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妖修潜伏,但是毫无发现。

这世上还是正常人居绝大多数,十五个人组团出门就能发现妖修的话,也未免太骇人了。

拉萨离珠峰并不远,公路里程只有六百公里,但在高原上车开得不快,而且他们也不是专门赶路的,还要在沿途参观景点,所以需要两天才能到达。当天下午来到日喀则,参观了着名的扎什伦布寺,这里也是历代班禅的驻地与灵塔所在,宏伟的寺院中珍藏着各种器物。

成天乐进入寺庙大门穿过广场,没有跟随游人从右边开始参观,而是随参拜的藏民信众从左侧拾级而上,在开满白色小花的虬结古树夹道相迎下,来到了扎什伦布寺有名的度母殿。殿前的台阶由黏土夯实而成,却被信众和僧人擦拭的光可鉴人。成天乐伸手触碰悬挂于门廊内的铜铃,在铃声清响中穿过天井登上了度母殿的木楼梯。

这里正中供的是两米高的白度母铜像,两侧是绿度母泥塑,成天乐又一次在度母殿中下拜,仍然是闭目良久。这次他感应的主要是数百年来人们留下的气息,仿佛隐约能够体会到那些人面对这座佛像拜下时的心念。也有修炼与灵热成就相同或相类法门的修士,曾在这里开悟。

在扎什伦布寺转了一圈,当晚就住在日喀则,成天乐仍然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相见双修。虽然是在高原险绝之地,但这一路风光无限美,成天乐的日子也过得极美。

次日从日喀则出发前往珠峰,公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起伏荒原,生长着贴地的野草,在一片深褐中于近处能看出些许绿意,而远方是湛蓝的天空。车行至中午,望见一片皑皑雪山,可是车朝着雪山走了很远,雪山还在那里,仿佛始终无法到达。

成天乐一路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异状,坐在副驾视线穿过车窗,不止一次看见有鹰在高原上飞过,可是他也分不清是什么样的鹰。訾浩藏在他的曲池穴中没有露过面,而盛龙偶尔钻出袖子,这只可爱的“小松鼠”让同车的人很好奇也很惊讶,给枯燥的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

坐在后排的姑娘伸手摸着它毛绒绒的后背和尾巴道:“好可爱的小东西呀,它怎么一点高原反应都没有呢?”

盛龙抬眼望着成天乐,神情很委屈的样子。而成天乐在元神中说道:“摸两下又怎么了?注意,可千万别在车里放屁。”

地势越走越高,气温越来越低,空气也越来越稀薄,他们已经穿过了海拔五千米的雪线,路途上人烟越来越稀少,过了定日县之后,沿途已少见牧民。越野车盘山而上,周围的山上连贴地的野草也几乎不见踪影。成天乐默默感受着这天地间的苍茫意境,望着车窗外的景色。

车行入一个山口,成天乐莫名觉得周围山峰上的光影呈现出酷似人脸五官的巨大图案,元神中也有某种难以形容的被注视感。不仅一座山,周围的几座山皆是如此,山不仅有脸谱,而且仿佛有性别,不知已俯瞰了这山谷多少年代,默默注视着行色匆匆的旅人。

这威严的注视不知有何含义,仿佛它们只是看客,旁观着时间的流逝、天地的变迁,为这荒凉神秘的高原增添了天地灵息。或许这只是恍惚的错觉,成天乐坐车匆匆而过,未及去细察究竟,内心却感叹着这不可思议的神奇。

……

车队于下午到达了珠峰脚下。这里有世上最高的寺庙绒布寺,在绒布寺旁有供游客住宿的旅馆,但是条件非常简陋,既然要到这种地方来参观,必然要克服很多困难。

成天乐并不是来登珠峰的,但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想观赏这世界第一高峰的模样。珠峰大本营在珠峰脚下,是未携带登山装备的普通游客所能到达的极限位置,与珠峰峰顶直线距离约有二十公里,站在这里可以将珠穆朗玛峰以及雪山上的冰川看得清清楚楚。

第二天清晨,成天乐首先走进了绒布寺,这座世上最高的寺院却籍籍无名,就连游客也没有几个。到这里来的人都是冲着珠峰去的,而且沿途各种寺庙都已经看得太多了。这是成天乐此行走进的第三座寺庙,也是最小、最高的一座。

绒布寺也是一片依山而建的建筑群,大体看上下分五层,就像一个小小的村落,其实成天乐昨天晚上就住在绒布寺的客房里。这里曾是珠峰脚下唯一能提供住宿房屋的地方,现在在绒布寺附近又建了一个宾馆,前方几公里处还有一个帐篷区。

成天乐进入寺庙的时候时间还很早,佛塔、白墙、经幡都透着高原上的寒意,成天乐进入寺庙虚掩的大门转了半天也没看见僧人。直至他爬上木楼梯来到正殿,才看见了一僧一尼,不由得微微一怔。

訾浩暗中说道:“这座庙有意思,居然是僧尼混居的!”

成天乐上前问好,拜了该殿供奉的祖师并掏了香火钱,僧人露出了笑容。

在一僧一尼的指引下,成天乐出了主殿,顺着石头砌成的台阶向南一拐,来到一个小平台,前面又是一个木楼梯。周围有很多建筑,僧尼却特意领着他来到此处参拜。成天乐爬上了吱吱呀呀作响的楼梯,打开一个木门,进去之后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佛殿。帷幔低垂,挡住了佛像的头部,看不清所奉何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