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41章、皆是她,二十一化

在成天乐收拾易老大之前,易老大真的差点跑到青海塔尔寺去供养上师了。易斌有个朋友,外地人,当初也算是道上的某位老大吧,发家之后洗白了,开始搞股权投资,甚至还买了苹果的股票,然后每年吃分红顺便干点正经生意,算是退隐江湖了。

早年在道上的时候,他这位朋友就喜欢拜佛,走遍名山大川见庙烧香到处放生。他刚开始信禅宗,喜欢听禅师讲经。后来实在搞不懂那些云山雾罩的禅理,又拜净土宗的高僧,跟人学着念阿弥陀佛,念来念去心里还是没底,最后决定去供养密宗的活佛。

他当然不是从帐篷里收拾起铺盖、背着干粮一路跪拜着去的,这种有钱有身份的人,自然就有中间人搭线张罗,给他介绍了某位地位尊崇的上师。他交了一笔重金供奉,直接飞过去拜见,被摸了脑袋、赐了福佑、请了护身本尊、听了几句劝、加持了某某密法,还得了上师加持的一堆法器,又诚心诚意的奉上大笔钱财,然后心满意足的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就告诉易斌,心里终于踏实了,睡得好吃得香,连身体都变得轻健了。供奉了上师之后,他每年都会去拜见奉养,经常与“同修”在一起组织法会,谈谈修行体会,感慨一番人生道理,男男女女交流交流感情,感觉非常不错,就似找到了某种安慰,又像获得了某种神秘的享受,还拉易斌参加过好几次活动。

易斌指使韦勿言等手下缺德事可没少干过,假如当初成天乐落到他手里,易斌的目的可绝对不是请客吃饭。易老大心里也清楚自己都做过哪些事,他发家之后成立集团公司正尽力向企业化、正规化方向发展,心里总担心着将来的某些事。听朋友一说,他也动心了,央求着也给介绍一下,去奉养那位活佛上师。

人还没来得及去呢,他就被成天乐给收拾了,一度没敢乱动弹,后来这个念头就打消了。传说中的密宗上师很神秘、本事很大,但眼前就有这么一位成大师呢,就没必要跑那么远了。但成天乐不需要易斌“奉养”,更没有摸易斌的脑袋给他赐福,只是要他老老实实别再胡作非为。

成天乐不清楚这回事,訾浩却是知情的,这位大总管了解的情况还更多。比如外汇交易部的另一位客户,原先是南京某大企业集团的高管,后来不知为什么事被撸下来了,回到老家苏州定居,然后也开始到处拜佛,甚至还吃了半年素,说是在修行。

此人后来吃素吃得实在受不了,为了身体又开荤了,经人介绍,也跑到甘肃某个大庙供养了某位上师,对人说心终于静了、世事终于能看开了。此人拿来炒外汇的资金可不少,那么手里的钱就更多了,訾浩都搞不明白他是从哪挣的?他供养上师很大方,也得到了亲切的接见和当面赐福,如今也经常组织与参加各种信众活动,男男女女聚在一堆很开心很神秘的样子。

这种事情不少,所以訾浩才会说人家玩的都是高档的。据说毕明俊卷款失踪之后,以任道直的身份来到拉萨,也经常到各大寺礼佛。但毕明俊只是去那里参详而已,并没有供养哪位人间上师,就算偶尔捐笔钱,也没有和寺中僧众打过太多交道。

如今成天乐听訾浩讲了这些,呵呵笑道:“功成名就却内心不安,便有外求。偏偏这一套东西,很能让人绕进去,自以为找到并打开了一个内心世界。”

盛龙说道:“成总,您如今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要不要也学他们的样子,供奉一位上师?”

上师?对于成天乐而言,首先指的就应该是修行上师。他还真没有,如果勉强说的话,只能是那位正扣在隐秘洞府里的老蛤蟆于道阳。他笑了笑道:“我心里没有什么不安,你们难道不清楚我的名字吗——成天乐。”

名如其人,他还真是成天乐。盛龙又问了一句:“看周围跪地上的这些人,他们都信里面的佛。成总,你信什么?”

成天乐很痛快地答道:“你这个傻子,我信万变有宗啊!”

脸上带着呵呵傻笑,成天乐就这么走进了大昭寺,与一般寺院山门殿左右供四大天王不一样,这里是经过千年来不断扩建的一片寺庙群,进门通道两旁的壁上画着各种瑞兽,穿过据说用于辩经的天井进入大殿,大殿左侧供的是莲花生,右侧供的是未来佛弥勒。很多厅堂里都点着长明的酥油灯,但是由于建筑风格原因,采光效果大多不太好,显得比较昏暗与神秘。

除了大殿,旁边的配殿都显得比较低矮狭小,因此也显得屋中所供佛像特别高大。这些建筑连成片之后,整体上又感觉特别宏伟。这里的喇嘛们也很淡定,应该是对来往的游人早已视若无睹。

大昭寺中最着名的,是大殿正中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又称觉阿佛。有不少信众拿着小佛像扣在手心朝拜,似是请求佛祖开光加持,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场面。神坛上的造像,虽然被各种华丽无比的装束包裹,但面貌是释迦牟尼十二岁时的面貌。成天乐走到这里,看见的仿佛就是一位少年,而这个少年后来成为了佛陀。

在环绕大殿的一间殿堂中,成天乐看见了供奉于此的无量光,旁边的一排佛殿,供奉着宗喀巴等藏传佛教的各派祖师。那昏暗的殿堂中,看不清佛像的细节,但是在无量光前,成天乐却有种神识展开无穷无尽的感觉,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未知,甚至延伸出可见的世界。

这只是一种感觉,成天乐并没有在此处展开神识去触碰什么。这排佛殿的门框是檀木制,那精美的木雕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表面可见岁月风化的痕迹,却并未腐朽,仿佛在自然的过程中经过了某种炼化,质地已变得坚硬如铁。

成天乐在大昭寺里面走了半圈,感觉这里隐约呈现出一座法阵,阵枢就来自各个殿堂中,那些法座与壁画上佛像凝聚的气息,但这样的法阵是无人运转发动的,只是让人能感受到。訾浩仿佛有些不安,盛龙也躲在袖子里屏住了声息。

这里不仅有金碧辉煌的大殿,也有很多砖木结构的建筑是低矮土坯墙,抹着白灰的土坯墙体上还嵌绿松石和玛瑙等装饰。在各个殿堂中,不经意间能看见很多古老的密宗法器,材质各异,也只有成天乐这样的人才能分辨出来。其中有人的骨骼和毛皮制成的,有点令人不寒而栗,他们竟然还发现了妖物的骨骼制成的法器,至少也有好几百年的历史,盛龙就更不敢吱声了。

成天乐在度母殿中停留的时间最长,这是汉传佛教寺院中所没有的殿堂,中央供奉的是度母,身后是形态各异的二十一度母化身像。成天乐不是来拜佛的,不像其他的香客那样在这里一路跪拜,但他也拜了,首先拜的是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其次拜的是无量光,最后拜的是度母。

成天乐并没有想自己为什么要拜,他只是感觉想拜,那便拜了,拜时也掏钱供奉了。跪拜度母的时候,成天乐闭上了眼睛,仿佛又看到了在高原雪山上曾望见的那幅巨大的度母像,就是在那里他得到了灵热成就法传承,还学得了一套欲乐双运道秘术,见度母而拜倒也是自然而然。

虽然殿堂昏暗,灯光照不亮度母像后那二十一化身的细节,成天乐又闭着眼睛,元神中却将那些化身像“看”得清清楚楚、宛若真人。他在这里跪了很久,站起身睁开眼睛时,眼神中仿佛有一丝明悟。

然后成天乐就转身离开了大昭寺,他又一次经过大殿,看见了莲花生像。他与小韶所修的欲乐双运道,就是这位大师传下来的。莲花生当年也曾双修,后世有些人借双运道之名,诱祸世间女子,说实话,那与修行半点都不沾边,就是在乱搞。

成天乐方才拜度母像,闭目见二十一化身,领悟所谓双运道中的妙空、妙欲、妙行之意。那二十一化身像并非指世间种种女子,而是种种喜乐皆来源于她。如果把这一点解错了,那就是祸乱之举,偏偏自古以来有人就是这么“修”的,却披上了一件神圣的外衣。

从大昭寺里走出来,听见袖中的盛龙长出一口气,而訾浩也感觉轻松不少。参观拉萨的下一站是布达拉宫,走在一条长街上,远远地就能看见尽头依山而建的雄浑宫殿,是那么的庄严静谧,又是那么的威严肃杀。它的气息与山融为一体,迎面走过去,便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威压感。

成天乐曾来过高原,展开元神仰望那些雪山时便有过这种感觉,但布达拉宫却有些不一样。它不仅包含了这片雪域高原气息,还有太多人间历史沧桑的沉淀,有威严雄壮、有冷酷肃杀,甚至还有血泪凄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