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8章、失所望,寄愿非人

成天乐以前不认识泽真,甚至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泽真对成天乐的情况却很了解,看来天下第一大派正一门在情报搜集方面也是非他人可及。泽真一见面,就自谦没有成天乐那般铜筋铁骨,也说出了成天乐所擅长的独门缚灵印手段,对他的底细很清楚啊。

住在农庄的这两天,成天乐向泽真请教了很多事情,两人皆有大成修为,而泽真已度过真空之境,互相交流印证,成天乐的收获也很多。这道人的脾气不小,但成天乐对他的印象却不坏。至于姜老板成天跟在两人后面,不论他们说的话能不能听懂,只要能听见就是一种收获。

成总既然已经点头收他为万变宗记名弟子,姜老板对师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将自己的情况都如实介绍了。他叫姜璋,凝炼妖丹化为人形、来到红尘中已经二十年,原身是一只麝獐。要是他自己不说,成天乐还真没看出来,只是感应其生机律动特征似羊又似鹿,但又都不是。

成天乐曾在姜璋的神气中察觉到一种香息,似无形的元神感应,此刻才明白原因。

两天后,成天乐与泽真动身告辞,并彼此挥手告别,再度踏上行游之旅。而姜璋也立刻收拾东西,安排好了农庄里的一切事务,交代给一位副总全权负责,说自己出门有事要办、需要多少天说不定,然后直奔苏州。

不提姜璋欢天喜地而去,成天乐离开农庄后没有像前些日子那样随意漫游,而是直奔关外。虽然绝对信得过泽真与姜璋,但毕竟在外人面前暴露了行藏,有人知道了他并没有在万变宗中闭关,那么凡事就得小心点。

走在路上,成天乐还在想姜璋的事情,倒是已然忘了那三只豺妖。这姜璋若不出意外,将来会成为万变宗的正传弟子,往后与正一门打什么交道,就可以派他去了。毕竟姜璋是和锋真人的“旧识”,今日这一场大造化,某种意义上也是正一门送给他的。成天乐甚至怀疑,假如今天自己没有恰好路过,泽真恐怕也会指引姜璋去找万变宗。

成天乐行游的最终目的地是他的家乡,这几年除了每年春节回家之外,有空他也会回来,可这一次却忍住了,既然不想暴露行踪,那就尽量不要让人知道,尤其是家人。但毕竟心里是想回去看看的,所以这天吃饭的时候,他就坐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一边吃一边看着过往的行人。

没人认出他来,在大都市中生活就有个特点,哪怕在同一个小区里住了好几年,彼此熟悉的人也不多,到了离家几条街外的地方,基本上都是陌生人了。成天乐知觉敏锐,假如真碰到了什么熟人,他也会提前避开不让对方发现自己。

行游红尘,就是在看世间百态,于有意无意之间。成天乐正在想,在自己从小生活的这个地方,会不会不经意间有修士或妖怪走过,而大家却毫无察觉呢?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了,拿出来一看就是大连的号码,他却从来没有印象,难道是有人看见他回来了,所以才给他打的电话?

成天乐原先的手机留在苏州了,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号码,但是打给他的电话会转到随身带的另一部手机上。他平时不开机,连手机卡都是取出来的,刚才突然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刚把卡插上开机,这个电话就转进来了。

接通之后,那边是个陌生的声音,在电话里叫他成总,非常客气有礼。成天乐不认识那人,那人也不认识成天乐,却听说过成总的事情、了解他在苏州的情况。成天乐接了这个电话才知道,在亲戚朋友和街坊邻居中,他如今的知名度已经挺高的。

那陌生人自称是大胖的同事,大胖是他在补习班的同学,所以听说过成天乐的事情,他很佩服成天乐或者说很有些崇拜。成天乐留学不成,回来上补习班考了艺术专业才混了张大学文凭,曾经在上海与苏州一带漂着,一没身份二没背景,却白手起家闯出了一番大事业。

多大的事业呢?成立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担任理事长,坐拥了一所常人难以想象的奢华宅院,还受到苏州商界各路人物的尊敬。尤其是最近,成天乐追回了当年担任外汇交易部总经理时,被总公司领导卷走的巨额资金,连本带利如数归还了那些客户,四个多亿啊!

这件事与昆仑修行界无关,但在苏州商界影响巨大,大胖不知从什么渠道也听说了,当然也对同事提过成天乐就是他的同学,不免还吹嘘了一番。此人叫洪远,成天乐的电话号码就是从大胖那里问来的,今天特意打了过来。

洪远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接着又表达了对成天乐的钦佩与崇敬,说自己也是同龄人,听说了成天乐的奋斗经历以及事迹,非常感慨与崇拜,成总就是他的人生榜样云云。成天乐被他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声说着不敢当,却搞不明白这人想干嘛,肯定不会是特意打电话来专门表扬他的。

这个电话很有趣,成天乐不仅在话筒里听见了声音,同时也隐约在话筒外听见了那个人的说话声。打电话的人就在附近,要不是成天乐知觉特别敏锐,也不会发现这个细节。他一边接电话一边结了账,拿着电话走到了楼下。

这是一家大型商业广场,四楼和三楼都有很多餐厅,成天乐走到三楼一家餐厅门外,透过玻璃墙,他看见里面有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在打电话,就是与他通话的洪远。成天乐并没有走过去点破,仍然只是看着他、在电话里与之对谈,同时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这个世界上很多遭遇就是这么玄妙,这洪远竟然是一位妖修,分辨其生机律动特征,原身应该是成天乐曾在湿地中见过的白鹭,一种很干净、很漂亮的动物。洪远并不知道成天乐正在看着他,而且看出了他的身份来历,更不清楚他身为妖修恰好在给妖宗打电话,谈的事情也与妖修无关。

表达完对成天乐的敬意之后,洪远终于说起了正事。原来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交谈之后感觉特别好,一直保持着联系,觉得对方言谈既温柔又善良,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可是最近那姑娘遇到了一些变故,突然不能再上网了,洪远很担心,很想帮那位姑娘。

成天乐听到这里,嘴角又露出了笑意,这是好事情啊,不禁又想起了在泰山中遇到的郝然。成天乐这一路所遇到的妖修中,他最希望万变宗能收入的就是郝然这种弟子,已经给他留下了神念心印指引,等打完这个电话,不妨也给这位白鹭妖留下同样的神印。

但成天乐不明白洪远找自己是什么意思,继续听对方的下文,听着听着,微笑又变成了苦笑。原来那位姑娘家住在苏州,洪远不能确定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可自己在苏州又没有熟人,于是想起了同事大胖的同学成天乐。在他眼中,成天乐不仅有本事,而且是值得信赖的人。

他请成天乐去看看她究竟遇到了什么变故,如果成天乐愿意帮忙的话,他就提供具体资料,事情比较急,最好马上就办。成天乐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不在苏州,如今也没空立刻返回苏州,但对方说得这么客气这么有礼貌,还对他这么尊敬,实在有点不好意思拒绝啊。

虽然不好意思,但成天乐还是拒绝了,很委婉地说道:“她是你的朋友,你既然这么关心她,从大连到苏州的距离并不远,几个小时就能到。”这是实话,以现在的交通条件确实不算远,清晨出发中午之前就到了,下午办事,当天夜里就可以赶回来。

洪远仍然很客气礼貌的与成天乐聊了几句,做了一番解释,这才挂断了电话。但成天乐就站在玻璃墙外面,能看见他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这种失望不仅是对事情的失望,也包含着对人的失望。

他是对成天乐寄予希望的,否则素不相识,不会就这么开口请人做事。这是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成天乐也是他所敬佩的人,居然没有继续追问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就这么的拒绝了。看来这个人并非是他所认为的那样,似乎并不值得先前那般尊重。

洪远并不清楚,成天乐就手拿电话看着自己,将他的神气波动所伴随的情绪变化感应得一清二楚。洪远也没有生气,方才言谈仍显得很有修养,他只是失望,除了想解释清楚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已经不想再理会这位曾经敬佩的成总了。

成天乐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他并没有告诉洪远自己也在大连,还在同一家商场内吃饭,这是他自己的事情。这一路遇到的妖修心性各异,就如世上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最令他欣赏的是郝然,想收入万变宗门下;最有缘法的是姜璋,已收入万变宗门下;而最特别让人有些说不清的,就是这个洪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