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7章、谢相救,顺水人情

成天乐连连摆手道:“妖宗这个称呼可不敢当,只是同道戏言而已。道友今天来到这里,令我大开眼界,行游就是为了世间见知。如果今天没遇见你,我还不知道当初和锋前辈也曾路过此地,如今又命你回来看看。”

泽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道:“妖宗这个称号当初也许只是戏谑之言,但如今你开宗立派并传书天下,倒也名副其实了,这也许与成总的修为高低无关,只与所作所为有关。成总虽与修行各派有所交往,但对各派修士行走天下的风格可能还不太了解,今天看见我做的事情,是不是有点意外?”

成天乐实话实说道:“修士行走红尘,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真正遇到,恰恰是您这位正一门的高人,还真有点不太适应。假如换作我,可能还会稍微温柔一些。”

泽真笑道:“遇见了就是遇见了,做了就是做了,哪有那么多废话。成总温柔,又能温柔到哪里去呢?那是作乱的妖物,又不是你心爱的姑娘,难不成还要和人家谈恋爱?我听说过成总的事迹,假如换作是我,不会像你那么处置毕明俊的。”

成天乐也笑道:“那就是我的风格。”

泽真却摇头道:“这不仅是风格问题,人和人不一样,所擅长的手段不同、因此能做到的事情也不同。成总有些本事,我是没有的,因此你才是妖宗。只能说毕明俊比较走运,你身边的很多妖修都非常走运。但不论风格如何,有些原则是不变的。比如不仅人与人不同,妖和妖也不一样,那三只豺妖挂外面了,这位姜老板不是还好端端的站着吗?”

他们两人说话时,姜老板一直在旁边站着,就像随时准备听召唤的服务员。两人说的话他也听见了,什么正一门、万变宗,都是闻所未闻的东西,心中好奇得要命,却又不敢乱插话。此刻听泽真提起了自己,终于忍不住鼓起勇气开口道:“二位高人,请问你们来自何方,刚才又在说什么?”

泽真以神念对成天乐道:“既然成总在这里,贫道就不多事了。”言下之意这位姜老板是妖修,而他这位妖宗恰好来了,该问什么话、给什么指引、留什么福缘,泽真这位正一门弟子能做到的肯定不如成天乐,让成天乐看着办。

成总站起身呵呵一笑道:“姜老板,你也别总站着啊,拿套餐具过来,坐着一起唠嗑吧。”

姜老板退后一步道:“不敢不敢,我还是站在旁边听招呼吧,您快请坐!”

泽真也站起身来道:“姜老板,坐着一起聊吧,否则说话也别扭。当年家师路过此地,称赞过你这里的菜,如今我又来到此地,果然不错。六年如一日,生意越做越大,菜却越做越好,特色本味不失,如此也值得称道了。快坐吧,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姜老板方才相救之情呢!”

姜老板救泽真?倒不是泽真需要他救,而是姜老板情急之下已经出手了。姜老板畏惧大郎,更惹不起三只聚在一起的豺妖。三妖上门呵斥姜老板,要求他这家餐厅别再只做素菜,姜老板开始没敢太顶嘴,只说他们如果想吃肉可以去别的餐厅,或者在这里点让那边做好了端过来。

大郎瞪眼道:“要你别做素菜就是别做素菜,快把这家餐厅改回来,让我们那么麻烦干什么?”紧接着三郎又要求姜老板改种另外品种的玉米,还有过去的一种豆腐现在也要重新开始磨,山庄不要再出售现场加工、真空包装的外卖特产,这些都应该拿来孝敬他们。

姜老板忍无可忍,坚决不答应。这些年他已经受尽欺压、一再退避,如今感觉已退无可退,哪怕这个农庄不开了,他也不能答应这种要求。而三妖也火冒三丈,卷起袖子就想动手,但它们还是有所顾忌。

姜老板虽说不是三位豺妖的对手,但毕竟也修炼多年有神通法力,真要是誓死不从打起来的话,动静可能会太大了,把这家山庄拆了都说不定。姜老板拼死一击,也有可能伤着它们。这可不是它们想要的结果,它们的目的只是想要姜老板按它们的要求去做。

于是三位豺妖就说了,如果姜老板不乖乖听命,它们就要收拾这里的服务员、教训上门的客人。说到客人,就有客人主动站了起来。泽真放下筷子开口说话了,先是讲道理,三妖谩骂,然后是泽真呵斥,成天乐也隐约听见了大概的过程。

三只豺妖不想与姜老板鱼死网破,但并不介意收拾这个正好送上门来的食客,不仅是为了让姜老板看看教训,而且确实也被说得恼羞成怒了。它们走了过去,大郎伸手揪住了泽真的衣领,二郎、三郎习惯性呈品字形站立,一左一右成包夹之势伸手去抓泽真的双肩。

姜老板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忍了这么多年,无论三妖怎么欺压他,他一直不敢主动出手反抗,但绝不能允许因为他的缘故,让农庄的客人受到伤害,这已经超出了底线。他此刻运转法力终于扑了过去,可是身子刚一动就看见了一道如闪电般的剑光。三只豺妖随即倒地而亡,衣服下露出了豺的原身。

姜老板只看见了剑光,却没看见泽真的剑,更没看清他是怎么出剑的,而三只豺妖身上连伤痕都没留下,他并不清楚这就是正一门威震天下的神霄天雷剑。无论姜老板能不能帮上忙,但在那种情况下他确实已经出手了,所以泽真说了声谢谢。

两位高人都站起来请姜老板一起坐,姜老板只得小心翼翼地坐下,先给二位高人倒酒,正想开口请教,成天乐已悄然发来一道神念。有大成修为,做很多事确实方便,免去了很多开口解释的过程,而且有些事情也很难用语言解释清楚。难怪修行界有大成之后才可传法收徒的规矩,因为弟子请教的很多问题,是不好直接回答的。

成天乐介绍了昆仑修行界的大概情况,尤其是重点介绍了万变宗与正一门,交待了他与泽真的身份来历。其他的信息,与泰山中留给郝然的神念心印差不多,也算是给姜老板的福缘指引。由于已经对泽真自报家门,成天乐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

此番行游至今,成天乐还是第一次当面告诉一位妖修,他就是万变宗宗主。

姜老板过了一会儿才解读清楚这神念的内容,还有一些信息需要慢慢消化,他顾不得有些头昏脑涨,又站起身来退到桌边行大礼道:“原来是正一门的前辈高人与万变宗成总,平日做梦也想不到会遇到你们这样的人物!今天却来到了这里,何其幸哉!相救之恩,不知如何言谢?”

这次泽真没站起来,坐在那里坦然受拜,微笑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吗?恐怕想到了就会害怕啊,我也听过捉妖师的传说,清楚那是什么感觉。若你当年知道我师父和锋真人曾坐在这里看着你,恐怕会被吓得落荒而逃吧?如今是怎么回事,你应该都清楚了,又想怎么办呢?”

这分明是在提醒什么,姜老板冲成天乐道:“请成总垂怜,恳求拜在万变宗门下。”

成天乐还没答话,泽真又朝他道:“成总,既然有缘,万变宗就收个记名弟子吧。至于将来能否正式入门,那就看他的缘法了。”这位真人开口送了个顺水人情,既然已经帮了姜老板,那就再帮一把。

成天乐呵呵一笑:“既然和锋前辈赞过姜老板农庄里的菜,事隔多年还让泽真道友回来看看,这个面子太大了,也是难得的缘分。……姜老板,你有空的时候去一趟苏州万变宗,收记名弟子也需要仪式、受万变宗之戒。”

姜老板赶紧又拜道:“多谢泽真真人,多谢成总!我这就收拾收拾,过几天就去苏州拜见各位同门前辈。”

他倒是挺着急的,有这么大的好事,能不着急落实吗?成天乐又吩咐道:“我此次行游,不想暴露行踪,在我没回山之前,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曾在此地遇见过你。万变宗其余弟子也并不知道我已经出门了,只有总管和几位执事知情。”

姜老板答道:“弟子清楚,请成总放心。”

路过农庄,见正一门泽字辈高人斩三妖,成天乐顺便又为万变宗收了一位记名弟子。等泽真这顿饭吃完了,所有的事情也都办完了,行游中来去无定,两位高人便欲告辞。姜老板哪里肯让他们就这么走,苦苦挽留,请他们在这里多盘桓几日。

泽真与成天乐倒也不矫情,反正不着急赶路,于是就在农庄里又留了两天,吃的住的都很舒服。农庄其他人不知道成天乐与泽真是什么来历,只看见老板跟屁虫似的在后面亲自招待,还以为是哪个部门来的大领导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