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6章、朋远来,不亦乐乎

泽真:“我方才已说了啊——就是个很简单的爽快人。你以前可能没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在正一门泽字辈中排行最末,此次奉家师之命出山行游、阅历世上种种。你见过的泽仁掌门是我师叔和曦的弟子,家师是和曦真人的师兄和锋真人。”

简简单单几句话,却包含了很多信息。根据修行界的传统,若下一辈弟子中已有人修为大成,那么这一辈弟子通常情况下便不再收徒。正一门其他的泽字辈弟子成天乐并不熟悉,但听说现任掌门泽仁真人三十年前就已大成。那么这位泽真虽然看着年轻,其实年纪应该不算小了。他在泽字辈中虽排行最末,但和锋收这个徒弟的时候,至少也是三十多年前。

成天乐还听说过,正一门有和曦、和锋两大“剑仙”,这是修行同道对他们的尊称,但由此也能看出他们修为高深、修炼正一门绝学神霄天雷剑已有出神入化之境。可是这两位前辈的脾气却不太一样,和锋刚正不阿、冷峻严厉,平时经常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令人觉得不好亲近;和曦宽厚仁和、慈眉善目,总是笑呵呵的,不笑也像在笑,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成天乐见过和曦的弟子泽仁,言谈举止甚为谦和,一点都没有天下第一大派掌门的架子;而如今又见到了和锋真人的弟子泽真,神情看似平和,可是刚才一出手就知道,这人做事确实雷厉风行。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来,行止风格多多少少带着师徒传承的影子,又有各自的特点。

看来不仅妖修带着出身的习性,又在红尘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人格,世人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成天乐说道:“泽真道友,你出手也太干脆了!”他倒没有指责对方的意思,因为他也不清楚刚才餐厅里的具体情形,但他听到了一些对话。那几只豺妖并不清楚泽真的底细,想在他面前撒野,就跟找死一般,然后就真的死了。但假如换做成天乐想收拾那几只豺妖,也许不会就这么直接杀了,完全可以用别的手段。

泽真听出成天乐话外有音,淡淡一笑道:“并非是我的手狠,而是他们也不一般。这几只豺妖长于近身攻击,天赋神通最擅合击,原身不仅强悍且速度迅疾无比。它们刚才已经伸手揪住我的衣服了,我虽是修道之人,却并非成总这样的铜筋铁骨,又不会成总那般神妙的缚灵印手段。道理已经讲过了,假如出手还不干脆些,我自己也有危险,等到回山之后,师父会揍我的。”

成天乐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泽真的意思。堂堂和锋真人的关门弟子,开口劝说几只祸乱人间的豺妖,对方却揪住他的衣服想撒野,怎么可能还会客气?假如手软了,他师父也不能干啊!正一门就是正一门,不论这些修士脾气好不好,是绝对不允许妖物如此乱来的,这与对方清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无关。

成天乐也意识到一件事,假如那几人不是豺妖,就是普通的地痞流氓,今天绝不会死,因为就算他们揪住了泽真的衣服,也威胁不了他的安全。可惜那几只豺妖能,既然已经动手了,也就没什么话好讲,难道还要等爪子扎进肉里吗?

成天乐还听出来另外一层意思,看来和锋真人十分喜欢这位关门弟子,否则泽真也不会说师父会揍他之类的话。揍怎么会是喜欢呢?和锋是何等高人,弟子做得不对,尽可呵斥惩处,但要说揍的话,那就是当自家孩子一般了。这位泽真出手利索,但脾气倒也不死板,有时候还挺幽默的。

见成天乐发怔,泽真以手示意道:“相见就是有缘,我们坐下来好好喝一杯吧。这里的素菜做得很不错,要是有点肉就更好了。……其实我刚才诛杀三妖,也是在为成总的万变宗护戒啊。”

成天乐有些不解道:“为万变宗护戒?”

泽真微微一笑:“难道成总忘了,你前段时间传书昆仑各派,给散行戒第二条添了点解释,我正一门也表示将共同守护之。”说着话他发来了一道神念。

命徒弟出山行游,师父当然要有所交代,和锋真人说了几个地方,让泽真路过时顺便看看,其中就包括这家农庄。六年前,和锋真人也曾路过此地,恰好在这家农庄吃过一顿饭,以他的眼力,当然发现了这个姜老板是妖修出身,也发现了另一只豺妖,就是那位大郎。

那时大郎刚到此地不久,发觉姜老板也是妖修,经常来蹭饭。出于天性上本能的畏惧,姜老板每次招待得都很好,还没有发展到今天这种状况。和锋真人当时有要事在身,也就没有管闲事,更没有开口点破什么,但并不代表他忘了这件事。

这次令弟子出山行游,临行前提了一句,让泽真到此看一眼,若是这两位妖修无事,正一门弟子也不必管太多。姜老板和大郎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在修行中相互印证交流,能在世间碰到另一位妖修并结交,也是一种缘法。

但和锋真人当年也看出一点苗头,那大郎所行有歧路之发端,如果越走越偏的话,以后可能会成祸乱之举,假如是那样,就顺手除了吧。泽真来到此地之后,发现情况还真如师父所言,那大郎还招来了另外两只豺妖——二郎与三郎,它们从行止到习性,完全就是妖孽了。妖修并非妖孽,但如此行事就是真的妖孽。

今天在餐厅里,当着泽真的面,那三只豺妖同时犯了散行戒与共诛戒,泽真若不出手,那他就不是正一门弟子了。三只豺妖能够这么做,无非是仗着识破了姜老板的身份,以此胁迫与欺压。可别忘了万变宗刚刚开宗立派,立了一条门规就是要阻止这种行为,正一门也表示拥护。

另一方面,豺妖威胁姜老板的时候,声称若他再不乖乖听话,它们会收拾农庄的工作人员、教训到这里来的客人。这些话成天乐没听见,泽真却听得清清楚楚。若仅仅是胁迫姜老板本人,泽真可能只是废了它们的修为,可说出那样一番话之后,这位道爷就直接取命了。

成天乐听完之后,眉头微皱心有所感。和锋真人当年路过此地时,只见过姜老板和大郎交往,情况还不像今天这般,所以并没有出手管太多。其实类似的场景成天乐也见过,他当年在梦湖美蛙饭店打杂时,花膘膘也经常来吃饭,并以吴老板的朋友自居。

吴老板每次都在二楼雅间小心翼翼地接待花膘膘,而花膘膘也从来没有结过账,还被成天乐当众挤兑过,结果有了那次惊世骇俗的苏州水席宴。

花膘膘很倒霉或者说很走运,他遇到了成天乐,经过了一番波折,如今已是万变宗的执事,这同时也是吴燕青的福缘。但假如花膘膘和吴燕青这两位妖修没有遇到成总,情况又会怎样呢?这谁都难以预料。

花膘膘当时是见过大世面、在做大生意、有大野心的人,当然不会像今天三只小杂碎这般没出息,但他闹的乱子可能会更大,所聚集的可不止是另外两只豺妖,而吴燕青将是被胁迫、受驱使的命运。这一切也许并不会发生,花膘膘也可能与吴燕青就是以友相交,在修行中交流印证,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明白了前因后果,成天乐拱手道:“我代表万变宗,多谢泽真道友!”说着话笑呵呵的坐了下来。

那边姜老板听泽真请成天乐坐下来喝一杯,又说有点肉就更好了,他赶紧跑过来道:“二位高人,想喝什么酒、再点些什么菜?肉当然是有的。”

泽真微微一笑:“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这里是素菜馆,没肉就算了吧。”

姜老板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我这里又不是和尚庙,这间餐厅做素菜只是做生意的招牌,农庄另外两家餐厅还是做荤菜的,你们点就是了,要那边做好了端过来。”

泽真:“那就随便做两个拿手菜吧,天有点热,喝点冰镇啤酒,成总以为如何?”

成天乐:“好的。……姜老板,那院子里挂的豺肉,我们可不吃。”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这个时间餐厅里也没别的客人,只有他们一桌。姜老板也没有叫别的服务员来,端酒端菜都是亲手。成天乐与泽真边吃边聊,两人之间没论什么辈分,只以道友相称。泽真说道:“成总也知道这里有妖修,万变宗开宗之后,特意过来看看的?”

成天乐摇头道:“我是恰巧路过,在山那边听见三只豺妖说话,又在山顶上看见道友进庄,被你们引过来的。”

泽真:“那真是太巧了,天下之大,竟能于行游中相遇。师父要我过来看看这里的状况,却遇到了妖宗成总,实在是太有缘了。……今日就算我不来,成总也会处置的,那三位妖孽终究没什么好下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