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4章、披衣冠,似人嘴脸

成天乐小时候去郊游,也曾和同学一起偷偷在路边田地里掰过玉米,找个地方点火烤着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之觉得特别香,吃得太急不小心把嘴都烫出泡来了。乍看这个场面,他还以为三只豺妖也在做很多世间顽童做过的事情,但听它们说的话,情况又显然不是这样。

这几只豺在这里恐怕呆了不止一、两年了,因为它们提到了前些年种的苞米也换了好几个品种。他们已经超脱族类修炼成妖,以原身在这里谈话可能是为了方便,到了这种修为境界也伴随着某种改变,野生的豺也许是不吃玉米的,但它们可以当作一种娱乐调剂。就像当年的盛龙,黄鼠狼本是吃肉的,但修炼成妖之后也可以吃素。

成天乐眼神特别好,离得很远也看清了地上的玉米,是一种产量很低的粘苞米,如今种的人已经不多,口感很好的也吃过,但看来不对这几只豺的胃口。成天乐有些好奇,这三只豺显然在指责种玉米的人。这有什么好说的,不爱吃这里的玉米,去吃别的玉米就是了,发什么神经呢?

只听三郎又说道:“他最近更过分了,居然把我们最爱吃饭的餐厅改成了素斋馆,卖的全是各种素菜,难道改信佛了吗?”

大郎怒气冲冲道:“他信不信佛跟我们没关系,可也不能让我们没肉吃啊!”

成天乐听到这里眉头微皱,难道这片玉米地的主人不让这三只豺妖吃肉?这恐怕就有问题了!看这三只豺妖的样子,并不像受到了什么束缚禁制,那很可能是一位神通广大的修士在驱使和挟制它们,使它们不敢逃跑也不敢吃肉。

有这种本事的人,必然非同一般,可他为何要这么做呢?听到这里,成天乐倒是想会会那人了,但是继续听下去,又推翻了此前的判断,事实并非是这样。

二郎有些不解地说道:“他好像也不是信佛,农庄里还有两家餐厅都还在卖肉,我们可以去那边吃肉啊。”

大郎呵斥道:“只有那个餐厅环境最好,厨师的手艺也最好,偏偏改做素斋了,这不是和我们过不去吗?”

二郎:“他干嘛要做这些没人吃的东西,不是想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三郎解释道:“捧场的客人还挺多呢,看着真恶心,一个个太虚伪了。”

二郎:“为什么多啊?”

三郎:“跑到农庄来度假吃野食的,不是旅行社组织的近郊游客,就是城里来的自驾游客,这些年这些人越来越多了,这世道啊!他们大概在城里吃肉吃腻了,报纸上也天天报瘦肉精、农药啥的,估计吃得不安心,于是就跑到这里换换口味。

他开的农庄打的就是绿色纯天然的招牌,黄豆是自家种的,豆腐是自家磨的,连豆皮也是自家压的,想变成花样挣钱呗。那些素斋卖的可比肉贵,还搞出各种做法来,偏偏有些没脑子的人还喜欢吃、特意大老远的跑来花钱吃,生意倒是越来越好了。”

二郎:“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全明白了。就是那两家做荤菜的餐厅,也打的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招牌。不仅这样,他还推出了现场制作、真空包装的各种农庄特产,酱黑猪肘子啥的,让那些客人买下来带回家去,都挺贵的,太过分了!”

大郎沉声道:“怎么可以这样呢,欺负我们干眼馋吗?我们以为他是个很慷慨、很善良的人,做的东西也对我们胃口,才肯高看他一眼,如今怎么变得这么急功近利?真是越来越让人失望了。”

山顶上的成天乐眉头皱得越来越深,终于听出了一点端倪,回头向山那边看了一眼。山那边的国道旁有一座很漂亮别致的农庄,被池塘和菜地环绕,在这片略显萧索的华北平原上,显得青翠、纯净,焕发着绵绵的生机。

这一片乡村进城务工人员非常多,和很多农村地区一样,出现了某种空心化的趋势,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并不常驻家乡,因为种田不如外出打工挣钱,有些田地也抛荒了,或者干脆转租给别人种。前些年村子里搞了一个乡镇企业,圈了块农田平整了地基,但最终没办起来,就扔在了那里。

后来有人买下了这块地,又长租了周围大片的半抛荒地,在这里搞了个绿色农庄,修建客房、餐厅、停车场,更重要的是挖池塘养鱼、重新翻土种菜,不适合种菜的地方则种上了果树、依地势搞了些园林点缀。

由于就靠近国道旁,环境还不错,交通也越来越方便,所以生意越来越好,从城里面开车到这里也只需要一个小时,不仅周末能度假,当天都可以来回。但这里最重要的特色却是吃,家畜是自己养的、菜是自己种的,用农家肥不施农药,田地里放了很多蛤蟆、附近也有很多鸟,基本上是以生态驱虫。产量不高,味道却很好。

这家农庄开了七、八年了,刚开始的时候生意并不是太好,但几年客人却越来越多了。成天乐路过此地,中午刚在那农庄里吃过饭,感觉确实非常好,而且价钱相当便宜,和一般的饭店差不多,但要想想人家用的是什么材料啊!

三只豺妖也在这里呆了好几年了,看来很喜欢吃农庄的菜尤其是荤菜,还只愿意在环境最好的那间餐厅里吃,但听它们的语气,好像更喜欢吃白食。它们说农庄里饭菜卖的贵,感觉很可笑,当然了,只要不是相当于白送,可能都是很贵的。

三头豺妖的讨论还没完,只听二郎又说道:“谁说我们不花钱了?我们有钱的时候,不也结过几次账吗?但我们是妖啊,化形来到人间,要财产没财产要事业没事业,哪来的钱啊?工作容易吗,挣钱容易吗,哪有那么多钱去他家吃饭还总结账啊?”

大郎挺胸道:“我们也对得起他了,这附近那么多户人家、那么多家饭店,我们只爱吃他家的菜,这是多给面子啊!而且我们也不算白吃啊,经常替他作宣传,对很多人说过他家菜做的虽然有各种毛病,但还是可以吃的,这不等于给他介绍客人,提高知名度吗?”

三郎说道:“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当年大郎就是这么对二郎说的,然后二郎就来了;大郎也是对我这么说的,所以我也来了。……我们经常去那里,也显得顾客盈门的样子,不也是在捧他的场吗?”

大郎前蹄一跺地道:“就是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呢!一点都不是我们希望的样子,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啊。”

二郎:“我们不应该保持沉默了,应该要求他做一个我们要求的人,但他要不答应呢?”

三郎:“我觉得应该以批评教育为主,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也想想别的办法。”

大郎、二郎同时问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三郎沉吟道:“不能看着他这么堕落、这么令人失望。他不是把那家餐厅改成素菜馆了吗,我们去挽救一下,让他干不成,最后不就得改回来?至于把我们想吃的东西加工成产品,让那些客人买走带回城里去,我们也要劝阻那些客人!这样的话,他不就得改正错误了?”

大郎、二郎又同时点头道:“嗯,是个办法。……但这个法子起效太慢,如果教育无效,就直接告诉他该怎么做,他需要教训。”

山顶上的成天乐总算彻底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神不禁微微有些发寒。山谷中的三只豺妖感应异常敏锐,仿佛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抬起头四下望了望。成天乐收敛了神气,它们也没发现什么,抖了抖身子站起来化为了人形,跑到玉米地里拿出三套衣服穿上了。

成天乐看着三只化为人形的豺妖晃晃悠悠地绕过山脚,应该是准备找那家农庄的主人去了。他也转过身准备去那家农庄,这一路遇到了不止一位妖修,成天乐从来没出过手,看样子今天是要动手降妖了。他是万变宗宗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位捉妖师。

成天乐准备快走几步,直接下山进农庄,着看三只豺妖想怎样闹事,再找个机会再收拾它们。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

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背着手沿着公路走来,神态就像在院子里散步,可他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是那么整齐,身形端正没有丝毫的歪斜晃动。看似走的不快,其实速度相当不慢,分明是在施展神行之法,到了农庄门口才恢复了正常的脚步。

此人周身上下并没有明显的神气波动,但也没有刻意的收敛什么,就是一种自然而然引而不发的状态。成天乐熟悉这种感觉,只有大成修士的周身神气才有这种特征,别说普通人,修为未突破大成的修士也很难看出端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