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2章、何报德,听得仁声

郝然说道:“我是向导,路线我来决定,就按这位老乡说的路走。”

另一名救援队员道:“那我们至少要明天下午才能到,当天就没有办法往回撤,又得在山里过一夜,这么算下来,那些人就等于在山里呆了五天了。”

郝然:“五天就五天吧,不是野外探险游嘛,就让他们好好感受一下!直接穿过去虽然快,但确实危险了些,天黑之前很难到达,陡坡上又不好宿营,万一夜里再来一场暴雨就很麻烦了。……我们也不必太着急,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救人,多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再走吧,反正也知道他们的状况了,没什么大问题。”

郝然让大家坐在路边野草上休息,然后与成天乐聊了起来。成天乐问道:“我看见那个登山探险队的时候,他们正在给110和119打电话,语气很不善啊。”

郝然淡淡一笑:“有些孩子从小到大,爹妈长辈都围着他转,哪怕出一点问题都急得要命,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呢。走出家门,还以为其他人都应该像他爹妈那样待他呢。就算是爹妈,也不能那样啊?要是我家孩子,是纯粹欠揍;不是我家孩子,更是找抽。”

成天乐:“听你的语气,好像很窝火啊?”

郝然:“不是窝火,我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就是说实话而已。其实他们已经联系上我了,几个小时前我在山顶上接过他们的电话,走下来之后就没信号了,看来他们又给110和119打了电话,我能想到都是什么语气、说的是什么话,这种事情已经见多了。我既不因他们生气,也不会为他们伤心。”

成天乐看着赫然道:“因为职责所在,你才进山来救人吗,你是警察还是消防武警?”

郝然摇了摇头:“都不是,我是志愿救援者。这几年自称驴友往山里钻的人非常多,险情时有发生,经常需要人去救援更需要向导。有人成立了志愿组织,参加这种搜救,既不是工作也没有报酬。”

成天乐怔了怔道:“听你的意思,看那些人并不是很顺眼,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志愿者呢?”

郝然:“有人确实不是故意的,就是遇到了意外的麻烦,需要救援。而更多人真的是自找的,态度还非常不好,认为谁欠他们似的。就算是官方组织的搜救、参加的是公职人员,他们也是人,也会遇到危险。我参加这个志愿者组织的主要目的,就是带救援队进山,尽量不让他们在路上发生意外,想保护的是救援者、做救援队的向导。”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你对山野很熟悉?”

郝然:“谈不上熟悉,我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这位先生,听您的口音,不像这里的老乡啊?”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确实不是本地人,也是徒步入山的游客。”

郝然:“那您的本事不小、胆子也不小啊。”

说完这句话他站了起来,沿来路走回到高处,救援队也跟着他一起重新登上了山顶。又有手机信号了,郝然拨通了那个探险队领队小杨的电话,通知对方救援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具体位置,将在明天下午到达,吩咐小杨一定要照顾好队员,就在原地等待千万不要乱跑。

成天乐就跟在后面,他的耳力能清楚的听见话筒那边传来的声音。小杨一边接电话一边把最新消息转告给探险队员们,只听有个姑娘的声音吼道:“什么?明明就在对面那座山上,明天下午才能到!他们是干什么吃的?有这样磨磨蹭蹭的救援队吗,是来救援的还是来旅游的?杨领队,把电话给我,我要当面投诉他们……”

那边的领队小杨忍无可忍地喝道:“人家是来救援的,我们才是来旅游的!就在对面山上,说得轻松,你自己倒是过去啊?”说着话他把手中的电话给挂了,并没有让那姑娘拿去和救援队通话。

野外搜救义务志愿者郝然,带着救援队在山里绕了一圈,夜间找了个安全舒适的地方宿营,第二天下午沿着平缓的山脊到达了被困人员所在的营地。驴友们终于盼来了救星,很多人激动得热泪盈眶,那受伤的女孩又忍不住放声大哭。救援队带来了食物和药品,他们终于可以吃顿饱饭了。

进山已经四天四夜了,被困了快三天,他们当然想赶紧离开。可是救援队的向导郝然看了看天色道:“天已经快黑了,夜里是没有办法赶路的,最适合的宿营地就在这里,先休息,明天日出后再走。”

有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就是那受伤姑娘的男朋友,很不满的“挺身而出”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已经等了两天多了,也休息了两天多。有人受了伤,必须赶紧回去接受医治。天不是还没黑吗,能走多少路走多少路呗!”

郝然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是在这儿歇了两天多,而搜救队是在山里面走了两天多,他们需要休息。要是现在出发的话,走不远就得宿营,没有合适的地方,你让大家怎么过夜?”顿了顿又道,“你女朋友的伤势我看了,没有大问题,也不会留下残疾,暂时先忍一忍吧,我知道怎么用最快的速度把你们带出去。”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又爆发了一场冲突。救援队员制作了一副简易担架,抬着那摔断腿的女孩撤退。其他队员们自己走,身边有救援队员搀扶。前天给110打电话的那位女孩不干了:“就不能多做一副担架吗?我也走不了了!”

郝然漠然地看了她一眼道:“你的腿不是没摔断吗?这里不是公园,是泰山深处,抬着担架走没路的地方,抬担架的人和坐担架的人都很危险,能走得动就尽量自己走。我们是救援队,又不是你家雇的佣人!”

那女孩怒道:“我的脚扭了,一只鞋也没了,怎么走路?”

郝然:“我看见了,你的一只脚用衣服包着呢,确实走不太远,现在就换只鞋吧。”

鞋是现成的,领队小杨商量了几句,从担架上那受伤的女孩脚上脱了一只鞋。姑娘却摇头道:“我的尺码比较大,穿不进去。”

郝然接过鞋,拿小刀把后帮裁开一条口子,扔给那姑娘道:“尺码也差不了多少,这样就能穿了。……干瞪眼看着干什么,自己穿吧,多大人了,难道还要别人帮你穿鞋?再给你根棍,自己拄着也就能走路了,再找个人扶着你。”他又递那姑娘一根折断的树枝当拐杖。

姑娘看着那只被割开了的鞋,仿佛很委屈,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紧接着委屈又变成了愤怒,有些歇斯底里的朝郝然吼道:“有你这样的救援队员吗?我要投诉你!……我的脚扭伤了,我要坐担架。”

郝然冷冷说道:“不想自己走也可以,这就去跳崖摔断一条腿,然后我背你下山。跳崖的时候小心点,别摔死了。”

这话简直等于火上浇油啊,那姑娘已气急败坏,挥起树枝就朝郝然打了过来。郝然也没躲闪,树枝打在肩膀上啪的一声断了,他仿佛也没生气,只是问道:“你需要吃药吗?”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气氛仿佛变得凝固了,凝固得令人感到压抑。驴友们本应该上前劝说的,此刻却悄悄远离了姑娘一些,而那些救援队员们好像也很清楚郝然的脾气,只站在不远处默不作声。

只有那姑娘还没反应过来,指着郝然哭骂道:“你居然敢这么欺负我,是警察还是消防,我不仅要投诉你这个败类、这个渣子,还要让你……”

郝然很平静的打断她的话道:“你这是在骂我吗?”

姑娘:“骂你怎么了,你敢怎么样,你敢打我吗?你打呀!你打呀!告诉你,我是……”

话没说完,就被一声脆响所打断,郝然上前一步挥手给了她一巴掌,右手结结实实扇在她的左脸上。看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出手也毫无征兆,仿佛不是在打人而是挥手赶走了一只蚊子。而那姑娘却被原地打得转了一圈,倒地又翻了个跟头坐在地上,可想而知这一巴掌的力量有多大,但她却没有受别的伤。

姑娘长得挺水灵挺漂亮,脸庞又白又嫩,此刻半边脸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浮现出五个清晰可见的指印。姑娘被打傻了,坐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郝然却转身道:“投诉我干什么?我是搜救组织的志愿者,不属于哪个部门,我救了你也不需要你这种人感谢,你应该去法院起诉我。……走了走了,没什么热闹好看,快出发吧。”

他真抽了那姑娘,然后就像没事人一般指挥救援队以及受困的驴友离开宿营地出发,太阳此刻刚刚升上远山的树梢。领队小杨把那只鞋重新放到了姑娘身前,弯下腰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姑娘就似突然醒过来,打了个激灵,赶紧穿上鞋跟着队伍一瘸一拐地走了,连哭都忘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