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1章、涉险境,轻他人身

除了这姑娘在打110,那边也有一个小伙在打119,语气很无奈接近于哀求:“救援队昨天就已经进山了,怎么还没到啊?……你们没有直升机,可不可以向当地驻军求援啊,他们或许能有。……什么,我们在瞎胡闹?你以为我们自己愿意啊,这不是没办法了、走不出去才向你们求救吗?”说到后来,他的声调也忍不住升高,开始发火了。

电话那边是一名值班的消防武警,没好气地说道:“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应该知道后果。山是你们自己进去的,出不来我们派人去救,但一样会有危险,不是你们的命更金贵!……消防队不是没事陪你们过家家玩的,假如这时候出了重大火警,我们这边人手不足的话,想想看你们造成的后果吧。”

领队小杨看着这些队员,有的在伤心哭泣,有的在神色木讷的休息,有的在气急败坏的发泄,他也是一脸无奈。其实小杨知道走来的路线,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无法将这些人从原路带回去,甚至不敢让他们走散,只有在原地等待救援到来。警方和消防队找了向导,已经组织了一个救援队昨天就进山了,但因为前天山那边暴雨的关系,有些路很难走通。

这时候有个爬到树上的队员突然叫道:“有3G信号了,这里有一格3G信号!”

另有人赶紧喊道:“快刷微博,把我们遇到的情况从微博上报出去,看看能不能求到别的救援,也好好谴责一下有关部门,怎么可以把我们这样晾在山上呢?我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这时有个声音从山林外传来:“一天没吃东西算什么?我也三天没吃东西了。没人请你们钻到这里面玩,求人家救你们,应该好好表示感谢才对。……又不是没有警告,擅入深山有危险,你们又不是白痴、事先料不到这种危险,难道还要别人负责吗?”

这支登山探险队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他们并没有完全听清成天乐在说什么,只知道终于有人来了,感到格外的惊喜,仿佛是迎来了大救星。等他们看清成天乐的时候却愣住了,并不是想象中的救援队,而是一个背着包信步走来的人,看样子就像在逛公园。

小杨觉得成天乐很有些眼熟,但是没认出来,毕竟只是在很久之前见过一面而已。他赶紧迎上前去道:“您好,请问您是这里的老乡吗?”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和你们一样,我也是外地来的,进山里走走,恰好经过这里。”

男男女女跑上前围住成天乐道:“你是从哪里走过来的?看你的样子很轻松,那边一定有路吧,能不能告诉我们路在哪里,把我们带下山?”

成天乐又摇了摇头道:“那边也没有路,是更深的山,我是徒步爬过来的。”然后冲小杨道,“你们是驴友组织吧,怎么走到这里出不去了呢?”

小杨叹了一口气:“前天下了一场暴雨,山洪把路冲毁了,我想带着他们绕过去,结果走到这里就没法再动了。你也是个登山老手吧,应该看见情况了,有些地方能上来但原路是不好下去的,而且我们的一些装备也丢了。……你既然能走过来,能不能想办法帮帮我们?”

成天乐还是摇了摇头道:“我还得赶路,你们继续等救援吧,以后别干这种事情了,给我留个电话,回头给你介绍一个好向导。……也别担心,只要有水喝,三、四天是饿不死人的,吃吃苦头也是活该。注意手机电池,别没事乱打无聊的电话,把电给用光了!……那边的姑娘腿摔断了,但骨头接的没问题。……这附近没什么猛兽,小心蛇,但一般也不会有蛇主动来招惹人。”

小杨答道:“骨头是我接的,我也学过紧急救援。”一边说话一边把号码留给了成天乐。

然后成天乐穿过这群人的营地,继续往山野中走去,并没有停留下来给他们更多帮助的意思。从希望到再度失望,心理落差可想而知,他们感到了委屈、不满甚至愤怒,只有那个小杨望着队员们无奈地叹息。

成天乐走过那位刚刚给110打电话的姑娘身边时,她有些可怜兮兮地说道:“大哥,你就不能帮我们走出去吗?你一个人能走到这里来,一定知道什么地方有好走的路。”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是知道,但是你走不到,好走的路都在山外。”

姑娘:“你也是来徒步探险的吧,一个人就敢背包进山,一定对这里很熟悉,为什么不帮帮我们呢?”

成天乐:“放心吧,你死不了,吃两天苦头也是活该。救援队员就在路上,等着先把你救出去再被你投诉呢。但是山洪冲毁了你们走过的地方,他们想找到你们很危险也很不容易。”说着话继续走向山林。

姑娘有些怒了,冲着成天乐的背影道:“你这人好冷血,见死不救。现在这社会啊,冷漠无情的人太多,制度的失败啊,越来越让人失望了……”

成天乐闻言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用令人发毛的眼神盯着那姑娘道:“冷血?你可曾想过自己的行为给别人带来的麻烦和危险?救援你的人也是血肉之躯,并非三头六臂,你困在这里出不去,不是因为不会走路,而是因为乱走可能会摔死。那些救援你的人呢,欠你的吗?……

我不想帮你的唯一原因就是你不值得我帮。我还想告诉你,走来的这一路上,我在深山中见到了很多尸骨,其中大部分就是你这种没事乱钻的人,他们的尸体到现在还没人发现呢。我很忙,对你没兴趣,你就继续打电话骂人吧。”

不知为何,成天乐的眼神和语气让那姑娘很害怕,她退后一步没敢再吱声。

其实救援队离探险队的位置并不远,只隔了一座山和一条山沟,正在泥泞的小径上艰难的跋涉,其中有当地的公安干警、消防队员,而领队的向导是当地一个义务救援组织的志愿者,名叫郝然。

前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山中非常湿滑,就算知道受困的驴友被困的大概方位,但想要到达目的地也很不容易,因为根本没有路。很多地方要挥舞镰刀砍开带刺的灌木,大家的衣服或多或少都被划破了。

深山中的手机信号时断时续,在山顶上还能与那些被困者联系,下到山沟电话就打不通了。虽然郝然对山野环境很熟悉,但暴雨冲刷过后,无人的密林中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路。就在这时,密林中却突然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

郝然停下脚步提醒身后的队友注意,这一带近年来已经很少有大型野生动物活动,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听那声音要么是人走过、要么就是有野兽在附近,但郝然竟然感应不清晰。这时有个声音从密林中传来:“你们是救援队吧,赶着去救山那边的驴友?”

救援队员们惊喜地喊道:“是的,我们就是来搜救的!你是这附近的老乡吗,在哪里看见他们的?”

大家都很高兴,领队郝然却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直到成天乐从一个小土丘后面走出来,郝然才松了一口气,迎上去道:“这位老乡,你见到那些被困人员了吗?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有什么路能过去?”

成天乐并不是恰巧碰见救援队的,他先登上山顶展开元神搜索了一番,然后特意走了过来,此刻回身一指道:“就在那座山的后面,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小缓坡,绕过这条山沟,登上那边的山顶就能看见了。有一个人摔断了腿,骨头已经接好上了夹板,其他人都没什么事,可以自己走路。”

救援队员们闻言都松了一口气,救援最重要的不仅是找到人,还要安全地把人带出去,假如很多受困人员都失去了行动能力,将会很麻烦,成天乐带来的无疑是令人高兴的好消息。既然成天乐是从山那边走过来的,当然知道路径,救援队员们纷纷开口请教。

成天乐又向前一指道:“不要再下去了,原路回头从这里往上走,到山顶沿着山脊线往东,绕过这条山沟,穿过那边的山坳再往回走,到达那边的山顶。这条路线是最稳妥最安全的,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有一名消防救援人员道:“那应该是我们回来的最佳路线,既然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从这里直下直上,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们。”

成天乐却摇头道:“你们不能就这么直接下到山沟再爬山,前天刚下过暴雨,山沟里非常湿滑,两边的坡度也非常大。就算你们能过得去,天黑之前也到不了那边的山顶,就得在半山的陡坡上过夜,根本没有合适的宿营地。不能生火、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睡觉,你们都折腾一天了,再在那种地方过夜是非常危险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