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30章、观百态,人在山中

成天乐并没有告诉这位妖修自己是谁,也没有说万变宗在何处,他只是给这位老者留下了一段法诀指引。这不是万变宗的正传法诀,因为老者并非万变宗弟子,而是一些妖修初入红尘的印证与感悟、心境和习性的种种注意事项。

成天乐做事很有个人的特色,除此之外,他还告诉这老者两件事。爱给孩子讲故事那就讲吧,提醒人在山野中要注意什么,本身是出于好心,但要搞清楚状况和对象。既有此好心,那么就去做一件事情,可能也会与心境相印、在修行中有所感悟。

不要蛊惑那些孩子涉险,假如有孩子因贪玩不小心跑到附近的山野中,那就把他们领出来,避免其迷路或遭遇危险,并劝他们以后不要这么做。成天乐还给老者介绍了一份很适合的职业,可以在人间立足又能发挥他的爱好特长。

成天乐走过附近的好几个城市,发现这一带近年很流行野外探险自助游,包括这个小镇上都有一个叫“驴友之家”的门市,是某旅行社特意搞的据点。就像今天那些听老者讲故事的孩子,他们长大了也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很多人确实喜欢逃出都市丛林去山野中猎奇。

但是很多所谓的组织者往往都是半吊子,或者根本就是一伙人临时集合起来乱钻,在山野中经常会迷路发生种种危险,老者可以以当地老山民的身份给他们领路。成天乐并没有问那老者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杨,这里的人都叫他老杨,老杨给那些旅游的团队当深山探险的向导是再适合不过了。

这些是老杨能解读出的神念内容,还有印在他的元神中尚不能解读的。成天乐如今已有大成境界,自然会运用心印手段,假如老杨能够按他的指引去做,并于此道有所感悟突破风邪劫成就大妖,那么就自然知道了成天乐的身份与万变宗更详细的情况,若他愿意,可以找到苏州去寻求更高境界的指引。

成天乐并没有拉拢这位妖修加入万变宗的意思,只是留下了一种机缘。其实对于山野妖修而言,就算开启了灵智往往也可能终其一生都不得凝炼妖丹成功,老杨这种能超脱族类走入红尘者已经算很幸运了。但他的资质比起万变宗众妖来说毕竟还是差了些,若不能修为更进,寿元也只剩下了几十年。

相比人类,这是一段不短的岁月了,但对妖修来说恐怕已离尽头不远,除非老杨能修为更进。有生之年能化为人形进入红尘,也算不遗憾了,至于碰到妖宗成天乐则是大福缘,能不能抓住则在老杨自己了。

成天乐自离开苏州后已经步行了两千多公里,老杨是他遇到的第三位妖修,也是令他第一个现身相见并开口交谈者。前两名妖修,有一人擦肩与他而过,成天乐根本就没去打扰;而另一名妖修的元神中则印入了成天乐的一道神念心印,却没有见到这位妖宗本人。

辞别老杨,成天乐又往东偏北的方向走入了泰山。泰山是五岳之首,古往今来的旅游名胜,有不少帝王曾在这里举行过各种大典,如今更是游人如织,每到节假日山路上挤的全是人。但另一方面,其实真正的深山中根本没人,普通人也走不到那种地方去。

成天乐早就来过泰山,当年从山南一路穿行到山北,可是偌大一座山,他也不可能到过所有的地方,哪怕只隔一条山谷,也不知道那一边是什么。就像人们生活在一座城市里,日复一日仿佛对周围已经很熟悉,可是就在他住的小区的一侧的墙外有一条小路,恐怕住好几年也从来没走过。

如此说来,成天乐曾完成了一个被大部分人忽略的壮举,就是完全打开了画卷范围内的姑苏世界,一草一木、一街一巷、一桥一水都清晰的展现在元神内景中,这是他祭炼那幅神器的缘起,不仅仅是在修炼强大的元神而已。

成天乐徒步走过,习惯性的修炼御神之道,在深山野林高崖绝壁下,他先后发现十几具遗骸,是属于人类的。有可能是山里人不小心失足滑落高崖,但更多的是那些不按旅游路线走的游客或探险者,迷失于山林而遇险。这么大的山、这么多年来,成天乐所发现的遗骸其实不算多了。

成天乐在某个隐秘的洞穴中,又发现了一具很特别的遗骸,不属于人类而属于某种动物,看痕迹至少是百年之前。此物生前竟然是妖修,看骨骸所留下的洗炼形神的痕迹便可以断定,但它可能终身没有凝炼妖丹成功,在此修炼直至寿元已尽。

成天乐又仔细察看了周围的环境,搜索百年前这位妖修留下的种种痕迹,尽量推断它当年的修行历程,然后叹息一声继续走入深山。将修炼比喻成登山也许不太合适,那只是对于世间各大派的宗门弟子而言的,对于这些妖修而言,更像是在深山中摸索探险。

想到摸索探险,成天乐紧接着就遇到了一支探险队伍,都是年轻的都市男女,领头的是一位身体特棒、精力特充沛的小伙。成天乐老远就认出这个人了,他叫小杨,想当初成天乐在辽东寻找于道阳的隐秘洞府,也曾参加了一次驴友远足活动,找的是当地传说的蛤蟆石与无字天书碑,当时的领队就是小杨。

这几年来野外探险游活动越来越热,这个登山爱好者组织也越来越大、成员也越来越多,已经不满足于只在附近几座山转来转去了,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如今竟拉起一支队伍跑到泰山来了。小杨带着几个人从辽宁过来,但这个队伍里大部分人都是山东当地的都市青年,通过网上某个驴友论坛搭上线,临时组成了一支杂牌军。

小杨这个外地人怎么会成为向导呢?因为如今他在那个驴友论坛里已经成为一位知名人士,经常带队到各地登山,泰山也来过好几次。这次的活动就是那个论坛发起的,平时的活跃分子聚在一起推小杨为领队,他们配了对讲机和各种登山设备,也有几个“熟悉”当地情况的成员参与,进山之后一度兴高采烈、兴奋无比。

可是小杨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兴奋,头发打着缕沾满了草叶子,满脸疲惫的在清点队员人数,看见一个都没少,总算稍微松了口气。这里是一处露营地,离山顶不远的缓坡上搭着花花绿绿的帐篷,有一些背包散落在周围。成员总共十二个,或蹲或坐或在那里焦急的踱步或打着电话,很多人的手上都有划伤,衣服上有很多条被石头或树刺划烂的痕迹。

帐篷只剩下了五顶,而且都是旅游小帐篷,顶多在里面换身衣服睡个觉,想站直身体都不可能,号称防水透气,其实都是沾了两次水就没法再用的那种。但就是这几顶帐篷也不够十二个人凑合的,看来他们的很多装备已经丢在路上了。

有一个女孩子的腿摔伤了,很可能已经骨折,绑着简易的夹板坐在那里眼圈是红的,显然已经哭了很多次刚刚又哭过,旁边一脸无奈和担忧的人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另一个女孩站在不远处,左脚穿着鞋,右脚用一件衣服包着、以一条绳子绑在小腿上冒充另一只鞋,正站在那里怒气冲冲地打电话——

“昨天就打过110了,怎么今天救援人员还没到?……什么,人手不足地形不熟?你们不就是当地的警察吗?不是说有困难找警察嘛!……真正需要帮助救援的时候,你们居然一天都没找到地方,还推三阻四的,作为纳税人,我很不满意!……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居然敢骂我,我要投诉你!……爱投诉就投诉?你这是什么态度?”

那边接电话的警察也是个女的,估计被这边的姑娘气得够呛,隔着话筒吼道:“救援人员找了当地的向导,在深山里已经走了一天了,连晚饭和早饭都没吃,就是为了救你们这帮白痴!……有本事进去,就有本事自己出来啊?我们出于人道主义进山救援,但也不欠你这位大小姐的!……你想投诉谁啊,投诉救你们的人吗?”

电话这边的姑娘也在吼:“我态度有问题吗?我昨天打求救电话的时候,可是好好说的,但等了一天一夜你们都没到,我们这里还有人受了伤,能不着急吗?……要我们自己走出来,我鞋都掉了一只,怎么走啊?……又不是我不想报坐标,这山里没有3G信号,回头我就要去投诉中国移动。”

电话那边的警官都快气乐了:“你快去投诉中国移动吧,现在就投诉!……你的手机还有信号,通过移动那边也可以定位,但是在山里定个坐标不意味着马上就能找到,得有路才行啊,我们也不会飞。……直升机?你是美国大片看多了吧!我们这儿没直升机,就算有,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起降的。……你干嘛不打电话给银河联盟,叫他们派一队绝地武士呢?……要不然,你去投诉银河联盟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