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9章、留神印,畏果修因

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每天都有长辈接送,被小心翼翼地看护着,不仅有作业要做,还有种种爱好班、兴趣班要上,就算有空闲时间,看动画、打游戏、参加各种活动等现代娱乐方式也取代了曾经的到处乱跑。山虽然只是稍远了那么几公里,却变得像另外一个世界那么神秘。

但是孩子往往是胆大调皮的,好奇是一种天性。假如有机会逃出家长的眼皮子底下,又能找到一条路并走过去,很多小孩还是喜欢钻到山里去玩的,甚至比他们的父辈感觉更刺激。只是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太多,倘若有了这种经历,就足以对小同伴们吹嘘很长时间。

成天乐来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小镇,穿过大路走进某条街巷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侧耳廓令人不易察觉的微微动了动,仿佛在凝神听什么声音。然后他拐了个弯,穿过了一个市场和一片小区,来到一所小学的门前,在街对面站定仿佛在看墙上贴的广告。

街对面的花坛边,有一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在对几位十多岁的孩子说话,是讲山野里的传说故事,听得几个小孩表情一惊一乍,却极感兴趣。他们从小都是看着各幼儿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着名童话、经典寓言汇编、古代人物故事长大的,每个孩子读过的故事都差不多,像这样的当地老传说,却很少能听得见。

老者讲完一个大山脚下的村子里黄大仙和小媳妇的故事后,孩子们没太听懂其中隐晦的成人内容,却对黄大仙的神奇手段极有兴趣,感觉既有点害怕又很向往。其中一个孩子手指东边远处隆起的群山道:“从这里走过去,度假村那边有一条路就可以上山,山里可好玩了,有各种野果子吃。但是我们又没有车,又不会开车……”

老者呵呵笑道:“其实这点路,根本不算远。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太娇贵了,走过去也用不了多久。”

另一个孩子瞪大眼睛问道:“真的吗,走路过去就可以啊?”

又有一个孩子插话道:“当然是真的了,我估计走一两个小时也就到了,需要带点吃的、带瓶矿泉水。”

有一个小女孩笑道:“你妈能让你出门吗?放了学到现在还没回家,估计一会儿她就找过来了。”

这几个孩子家就在旁边的小区内,小镇上的生活毕竟比大都市方便得多,放学后家长也没有来接,他们走几步也就回去了,所以放学后还能在校门口听老者讲故事。最先说话的那个孩子看着群山的轮廓仿佛很动心,压低声音问老者道:“山里危不危险?”

老者点头道:“是的,有危险!原先有很多野兽,可是现在很少见了,但山里还有蛇,有的蛇是有毒的,受到惊吓或攻击会咬人。假如你们在山里遇见的蛇话,要注意轻拿轻放……”

成天乐就是在远处听见“轻拿轻放”这四个字而动念的,原本他只是展开元神体查各种气息也包括各种声音,有意无意之间,这句话却惊动了他。老者前面说的并无什么问题,但说遇到蛇的时候要注意轻拿轻放,这算是哪门子告诫啊,难道是告诉小孩子在山里看见蛇该怎么摸吗?

但凡正常的思维,应该告诉孩子不要擅自跑到危险的地方,更要主动避开危险的情况。

老者的话还没讲完呢,他又说道:“要是碰到打雷的天气,一定要注意不能站在石头上和各种暴露的地方,也不要躲在大树下面避雨。”

有孩子插话道:“那就躲在山沟里。”

老者又摇头道:“那也不行,不能躲在山沟那种两山之间的低洼地带,因为惊雷往往伴随暴雨,雨水会在山中汇流沿低处往山下冲,弄不好就把你给冲走了。最好躲在半坡,有土洞什么的,蜷着身子趴在里面就可以了。

爬山的时候也要注意,山里有很多人踩出来的小道,但也有不少地方没路,太陡的石崖是上不去的,一定要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人有两只脚和两只手,爬陡崖上要注意,最好定住三个一次只移动其中一个,慢慢往上爬,熟练了也就快了。

下崖比上崖更难,是最容易摔下来的。如果你不知道山崖那边还另外有路,就应该先想好该怎么下来,有些悬崖,你能爬上去却是下不来的。至于山里的果子,千万不能乱吃,应该先闻一闻气味对不对,感觉不对千万别碰,最好只吃你认识的……”

“哦——!”孩子们发出一阵惊叹,看向老者的眼神都佩服无比,他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渐渐地太阳已落山,远处传来某位家长的喊声,孩子们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散去。有两个孩子还回头望了远方的群山一眼,很渴望又很不甘心,但他们毕竟没有勇气真的找机会偷摸跑过去。

孩子们散去后,成天乐转身走了过来,冲那刚刚站起身的老者道:“这位老人家,你不是本地人吧?”

老者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头答道:“不,我就是本地的。”

成天乐:“可你在这儿住的时间应该不长。”

老者:“是的,没两年。”

成天乐:“刚才那些孩子,都是谁家的娃啊?”

老者:“别人家的娃。……老弟,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想找人吗?”

成天乐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听了你和那些孩子说的话,你应该是山里长大的。”

老者的神情有点不耐烦了:“是的,那又怎么样?”

成天乐很耐心地答道:“不怎么样,只是他们与你不一样。你告诉他们在山野中生活或穿行,应该注意什么。可他们并不是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那样的族类,你虽然是提示种种危险,可是这种提示本身就可能诱惑他们进入险境。”

老者听见“族类”这两个字,脸上突然变色,退后几步凝神警戒道:“你是什么人?”

他已经展开了神气法力,一副随时想动手又随时想逃跑的样子。成天乐刚才走到近处已经分辨出这老者的生机律动特征,此刻更清晰地察知他是一只羊妖,应该是过去这一带山地里分布很多、如今已难见踪迹的黄羊。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只是过路人,本也不想惊扰你,可是你对那些孩子说的话惊动了我。看来你化形进入人间并不久,既在人间就应该多思多见人间诸事,你把你的习性带到不同的族类中,可能是不合适的。”

老者运转神识拢住声息道:“我就是以人的身份说人的事情,我看那些孩子天天就在学校、家里打转,连山野都没去过,实在挺可怜的,出于一片好心。”

成天乐盯着他,气息中并没有任何威胁或攻击的意思,过了一会才叹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化形之后的第一课,就要搞清楚有什么不一样。我刚才在远处还以为你是诱骗孩子进山、在人间图谋不轨的大尾巴狼呢,现在反应过来了,你还真是好心。

但你要搞清楚情况,他们成长的环境需要变化、需要丰富、需要历练,但不是让他们去无谓的涉险。他们不是黄羊,而是镇上各户人家中的心肝宝贝,假如独自进了山野,不可能有自保自护之能。”

老者:“我也没让他们进山啊,就是告诉他们,如果进山遇到些状况该怎么办。”

成天乐摇头道:“你虽没有告诉他们,却给他们的心中种下了念头,小孩子是不懂太多事的。”

老者却叹了口气道:“以前这个镇子,孩子们可不像现在这样。”

成天乐:“有得必有失,当初很多人也是付出了代价。如果得失之间可以取舍,应该用更稳妥的方式,以前的人们条件不同、处境也不同。”他指了指脚下,又指了指远处的群山接着说道,“这里,和那里,也是不一样的!倒退几万年,人们还茹毛饮血呢。

你化形进入人间是为了修行,但印证感悟的方式却有点不对劲。如果你是好心,这也可是一种缘起。有自己的习性和天赋神通,并能推己及人不是坏事,但你也要学会推人及己,否则很难堪破关口。你一个人修行有偏只是自己的事,如果这里的孩子被你拐偏了,可能麻烦更大甚至造成悲剧。”

成天乐身为妖修传承一门宗主,很清楚世间妖修敏锐的直觉感应,也知道怎样不让对方察觉到敌意和危险,就是坦然的面对面说话。那老者闻言上前一步,躬身抱拳道:“您一定是位修为深厚的大妖前辈!我在山中苦修多年,刚刚化为人形不久,身入红尘与旁观人烟的感受确实不同,亦有诸多困惑,恳请前辈指教。”

当他再抬起头来时,成天乐已经不见,元神中却留下了一道神念,他过了好半天才解读清楚。成天乐向这位山野妖修介绍了昆仑修行界的状况、散行戒与共诛戒的内容、万变宗及其宗门戒律,这些都是寻常妖修不太清楚的事情,也算是讲透了传说中的捉妖师是怎么回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