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7章、宗门令,一丝不苟

吴贾铭轻喝道:“你也应该听说过成总的名号,他可是有修行的人,如今正在闭关修炼,不能打扰。闭关,你懂不懂?”

郭鹏嘴角一撇,以讥笑的语气道:“我最近也听说了成大师的名号,还有个姓易的团伙头目替他四处鼓吹。据说成天乐有修行,神通了得!……我告诉你们,真有本事的人才不会混这种名堂呢,我最看不起这种神神叨叨忽悠人的家伙。但这不关我的事,可这笔钱却是与我有关,所以要来找他。”

黄裳的修养已经算是极好了,此刻也不耐烦道:“你还有完没完?成总千辛万苦追回了你的损失还给了你收益,你一句谢字没有,居然还上门算账,这又是什么道理?”

郭鹏:“想讲道理吗?那我就和你们讲明白,然后自己进去找他!这笔钱是毕明俊卷走的,而成天乐如今找到了毕明俊。这笔账我是要和毕明俊算的,如果不把毕明俊的下落交待清楚,那么成天乐就给个交待吧。”

众妖之所以容忍此人在这里耍,主要也是没把他当回事,就算那郭鹏可能还有点势力,堂堂万变宗岂能怕他?干脆就当个笑话看了,同时也不希望在办公场所起冲突。一听他说出这话,大家多少都有点明白过来,此人是冲着毕明俊来的。

和一般意义上的卷款逃亡者不一样,四年过去了,毕明俊不仅能还钱,而且还能还出这么一大笔钱来,说明这个人如今赚了更多的钱,简直是一头大肥羊啊。他既然能拿出这么多钱,肯定还能拿出更多的钱,郭鹏就是想找毕明俊,说是算账也罢敲诈也好,总之要找到这个人。

黄裳皱眉道:“成总是在长江边遇到的毕明俊,也曾劝说他回来投案,可是毕明俊不肯,希望往事了结,所以才会答应成总的劝说,连本带利归还了诸位的损失。如今此人在哪里,我们也不清楚。而且就算他回来了,你本人应该追回的也已经追回了。”

郭鹏:“成天乐既然碰到了毕明俊,就应该把他带回来。我如今想找毕明俊,也只能来找他!”

兑振华忍不住呵斥道:“你可以找毕明俊,那就自己去找,与我们没关系!成总不是警察,没有这个义务,更不是你家养的打手,没必要听你使唤。成总可以什么都不做,也没有任何责任,帮所有的客户连本带利追回了四个多亿,只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听你的意思,人家为你做得越多,就好像欠你越多似的?想抓毕明俊,你来错了地方,去找警察吧,成总做的只是自己的事情!”

其实成天乐让毕明俊还钱的事情,警方多多少少也听说了,当年主管此案的警官、如今升任分局长的李轻水更是清楚。但在这种情况下,警方也没太大兴趣再投入更多的精力去抓毕明俊了。至于那些客户更不会追究,他们做的本来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灰色交易,如今已是最好的结果,只有这郭鹏是一朵奇葩。

郭鹏反而生气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道:“这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说实话,我怀疑成天乐与毕明俊是一伙的!这笔账还没算清楚,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待。既然他不出来,那我就进去,看你们谁能拦得住?”

訾浩终于不耐烦了,手指郭鹏说道:“把他扔出去!”

他以总管的身份下令了,话是冲吴贾铭说的。吴贾铭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慢慢悠悠地冲郭鹏去了,他故意走得不快,就是要看看郭鹏是什么反应,心里也觉得挺好笑。

但那郭鹏竟然也露出嘲讽的神情,站在那里也不躲闪,反而双手一背挺起了胸,冷笑道:“把我扔出去?你们真是搞错状况了!那成天乐不是号称成大师吗?装神弄鬼的事情做过不少吧,让他乖乖出来见我,否则,我把你们全扔进去!”

说话间吴贾铭已经走到近前伸手扣住他的肩头,郭鹏并未躲闪,吴贾铭却突然感应到两股巨大的力量同时沿着手臂和脚下传来。他没扣住此人的肩膀,五指一滑就欲松开,就似碰到了一团流动的液体,而脚下的地面仿佛也在涌动,似波涛涌起,一股巨力就要把他向后掀飞。

这是传说中的“沾衣十八跌”内家功夫吗,不,这是神通法力!在场几人同时微微变色,这郭鹏竟是一位妖修。他的神气收敛得非常好,而万变宗就是妖修扎堆的地方,气息也比较特别,再加上大家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所以刚才并没有注意到。

可此时郭鹏一旦施展神通法力,独特的生机律动特征就掩饰不住地完全展现出来。郭鹏见众人变色,得意地冷笑道:“知道你们在跟谁打交道吗?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敢……”

话刚说到这里就被打断了,紧接着化为了一声惊呼。只见吴贾铭滑开的五指飞快地向前再一抓,牢牢地扣住了他的肩头,顺势向上一提一挥,就像拎小鸡一般将他给扔了出去。说扔就是真的扔,吴贾铭执行宗门任务是一丝不苟,半点都不带偷工减料的。

郭鹏从大门进来的,却不是从大门出去的。他那敦实微胖的身体至少也有八十多公斤吧,却轻飘飘如腾云驾雾飞过了院子里的假山。而他本人的感觉竟似在半空飞过了千山万水,然后从五米多高的门楼上方出去了,扑通一声落在古巷的石板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郭鹏挣扎着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浑身上下毫发无伤,却感觉经络中神气纠结,一时运转不灵。他是妖修,从五、六米高的地方摔在石板上,如果没有受到其他的法力伤害,也不会受伤,吴贾铭并没想要他的命。

抬头再看那敞开的大门、门楣上“万变有宗”这四个字,还有前院里的那座假山,郭鹏惊骇得说不出话来,终于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这地方根本不是他能闯的!对方竟有如此手段,恐怕也识破了他的身份,就算想杀他可能也是举手之劳,却只是把他扔出来而已。

郭鹏落地的时候,元神中还被兑振华印入了一道神念,告诉他这是什么地方,还向这位妖修解释了昆仑修行界的状况以及万变宗的宗门戒律。这些都是这位妖修前所未闻之事,当场震惊得什么话都不敢多说了,甚至连思维都快凝固了,这些信息足够他消化很久很久了。

有两位路人走过,用好奇的眼光看了看郭鹏。郭鹏穿着西装,身上却沾着泥土,一条腿的膝盖上还蹭破了一个大洞。这时又有两个人听见动静,从小巷另一端停车的地方跑过来关切的道:“老板,您这是怎么了?”

郭鹏站直身体摆手道:“没事,过门槛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

两名手下道:“没受伤吧?……我们要陪着您一起进去,您说不必,一个人就能搞得定,事情谈得怎样了?”

郭鹏转身就走道:“谈完了,不关你们的事,快回去吧。”他走路时有些一瘸一拐,步子却很快,仿佛一刻也不敢在此地多停留。

在刚才的正厅里,吴贾铭皱眉道:“哪来的妖修,是吃错药还是瞎了眼,竟然跑到万变宗来撒野!”

兑振华叹道:“他根本不明白状况,也不清楚我们的身份。假如是个细心的人,进了这个院子以神识一扫就应该察觉出不对了,可他自以为有神通,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訾浩:“这人可够奇葩的,我简直不清楚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不但不谢谢成总,反而跑来算账。”

黄裳也叹道:“很多妖修的习性确实与常人不同,思维方式也不太一样,他们混迹红尘,不过是修行中的借助与掩饰,只是尽量不被人发现而已。但也不能仅仅说妖,这世上也是什么人都有,就有那么一种人,只以自己的想法为道理。”

就在这时,后园中炼药的南宫玥跑到了前厅,好奇地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感应到万变大阵启动了!”

兑振华发过一道神念解释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南宫玥跺脚道:“你们出手也太快了,怎么就把他扔出去了呢?”

訾浩反问:“不扔出去,难道还留下来吃饭啊?”

南宫玥遗憾地叫道:“我是说——留着让我来啊!这么热闹的事情居然不叫着我,偷偷就把人给扔了,下次看我怎么扔他。”

訾浩:“下次,他哪还敢有下次?”

吴贾铭却说道:“妹子啊,这妖修功力不弱,竟与我不相上下,就是手段差了点。假如不借助院中的万变大阵,你还真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出去。”

南宫玥:“你们搞清楚了吗,他到底是什么妖啊?”

兑振华苦笑道:“成总不在这儿,我们可没那么大本事,虽然察觉出他是妖修,却分辨不出原身是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