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4章、谁英猛,二郎温侯

是啊,成天乐当初可是和小苏正正经经谈恋爱,假如不出意外变故,说不定早就成家了。可是董洛当初与他之间,可能就是一些男女吸引或勾引之事,要想认真的谈恋爱,且不说什么门当户对,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太可能,董洛本人也没那个意思。

这家会所设在一座地道的古宅中,至少也有好几百年的历史,经过了相当精心的修葺,仍然保持着古色古香的砖木结构原貌,仿佛是充满生命力的“活”的古迹。它一共有六进庭院,第一进天井正中有假山屏障,左侧的账房与右侧的门房被改造成了接待厅与门卫室,前厅的接待员一字排开鞠躬问候,董洛既矜持又很有涵养的微笑点头走过。

绕过假山进入第二重院落,四面窗格和梁柱上的雕花是各种山水花鸟、历史人物,异常精美皆有典故出处,仿佛在参观一个小型的艺术博物馆。包下这样一家会所请人吃顿晚饭,可不是一般的手笔,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如今的成天乐,身份地位也能配得上董洛了。

进入第三重院落,两侧放置着精美的石雕荷花池,池中粉色的睡莲绽放。荷花池旁一左一右各站着四名身着劲装的年轻男子,清一色的型男帅哥,每人手挑一盏八角宫灯,纱罩上绘的是历朝历代的美男子,旁边还配有题诗。一眼扫过去,大概是潘安、宋玉、子都、吕布……等等。

董洛一盏一盏的看灯,手指着一幅美男图问道:“这个浑身刺青的帅哥,究竟是哪个团伙的?”

成天乐笑了:“你没看旁边的题诗吗?是梁山团伙的,燕青啊!”

苏珍也在一旁问道:“这人坐在那里露着肚皮,旁边的草书我没看懂,又是哪位帅哥啊,在搞行为艺术吗?”

成天乐:“还真是行为艺术大师,大名鼎鼎的王羲之。”

董洛又问道:“那人是谁,好神气的样子。”

成天乐也看了看才认了出来,笑着答道:“锦毛鼠白玉堂,小时候看过三侠五义吧?”

苏珍又说道:“这边的我认出来了,是武松,徒手打虎的猛男啊。董总,您说是武松勇武呢,还是吕布威猛呢?”

董洛吃吃笑道:“这要见识过才知道,反正都是帅哥。”

成天乐插话道:“今天你们就有机会都见识到,我说请古往今来的帅哥来陪你们喝酒,就要说到做到。”

董洛:“不会吧,你上哪个模特学校请了这么多演员来,事先还做了培训吗?”

成天乐:“还是保留一点神秘感吧,到时候你就清楚了,现在仔细看这些宫灯,究竟对谁感兴趣啊?”

董洛娇笑道:“都比不上成总你。”

成天乐呵呵一笑:“岂敢岂敢,我还有点自知之明,哪能狂妄到那种程度?”

助理苏珍适时递话道:“董总眼中的帅哥,当然只有成总您了,哪怕古往今来的帅哥都在场,也掩盖不了成总在董总眼中的风采。我久闻成总大名,今天一见面,果然和我们的董总志趣相投,是如此默契。”

成天乐:“默契?”

苏珍微笑道:“是啊,成总刚才问董总为什么请助理请的都是美女,多谢成总夸奖!但成总请董总吃这顿饭,让古往今来的帅哥作陪,不也是异曲同工吗?”

成天乐不说话了,董洛却又摆了摆手问道:“乐乐,宫灯上有武松、有燕青,我怎么没发现西门庆啊?”

成天乐:“这,这里没有西门庆,他还是算了吧。”

董洛打趣道:“反正都是为了衬托你的魅力,各种类型的帅哥不妨都有嘛,我们清楚他是哪盘菜就好。”

成天乐:“实在不好意思,忘了准备!”

说话时却暗中发出一道神念,是给后面的吴贾铭与盛龙的:“你们俩跑哪儿去了,怎么不跟进来?”一进大门,吴贾铭和盛龙就故意落在了后面,没有跟随他们进入后面几重庭院,而成天乐一个人招呼这两位姑娘,走过宫灯庭院时感觉招架有些吃力了。

两位“帅妖”没有答话,花膘膘的神念却传来道:“成总,那是因为他们懂事啊,不打扰您的好事。想当初请吴老板和您吃饭,我可是一个人出面接待的,今天也让成总一个人搞定吧。”

訾浩也在元神中笑道:“吴贾铭和盛龙也被我叫到厨房帮忙了,师兄,你怕了吗?”

成天乐暗答道:“这话从何说起?我堂堂大成修士,还能怕一个春心动荡的女子?”

訾浩:“嗯,好气概!那就好好喝酒吧,我们做菜。”

第四重院落正面是一个穿堂,古式挑空悬柱纱帽厅,原是主人会客、谈书论艺的地方,现在被改造成了一间很大的会客休息室。能够穿过这里进入后面的消费场所,一定是这家会所的尊贵会员,第五重院落是完全私密的享受空间。如今不仅是院落,整个这座会所都被成天乐包了下来招待董洛。

董洛挽着成天乐的胳膊忍不住问道:“乐乐,你真是有心人,请我吃这顿饭花了多少钱?”

成天乐呵呵笑道:“只花了饭钱,这地方免费。”

苏珍叹道:“成总真是好大的面子!”

董洛:“他的面子当然大,也不问问他最近干了什么事!钱倒是其次啊,我也见过各种世面,但这样的晚宴,还真是第一次见识。”

成天乐:“你想在这里招待客人吗?不过这个地方很不好找,而且是绝对私密的,回头你也打听不到这次晚宴的事情。”

董洛却摇了摇头道:“我才不会在这里招待客人呢,不是舍不得钱,而是没必要,况且我也不想。我这人有点小自私,希望今天这顿饭只曾是我自己的享受。”

成天乐:“那就请好好享受吧。”

第五重院落中左右有两丛高大的丹桂,树龄至少也有百年以上,而且经过了历年精心的修剪,本是灌木的桂树却在一人多高的地方展开宽阔的树冠,将庭院笼罩在它的树荫下。还没有到桂花开放的季节,但站在树下,完全可以体会到金秋时飘香的气息。

这里在古代应该是内眷居住的后宅,正房和厢房都是两层,三面的梁柱上镂刻着十二只形态各异的飞凤。宴席就设在二楼正厅,两面都有楼梯可以上去,楼梯口各有一道黄花梨屏风,每面四扇,合起来正是一幅八仙过海图。董洛也是识货的,仅仅是这一套屏风,在如今的收藏市场也可以卖出天价来,然而在此地,就是随随便便的摆设而已。

厅中推开窗户,就可以看见最后一重院落,是后花园,也是一个小小的古典式园林。屋里只放了一张桌子,桌边放了三张靠背椅和四个花鼓形圆凳。正中那张椅子两边是空着的,而左右的椅子两边各有一个圆凳。

成总将二位贵客迎上二楼,有丝竹之音不知从哪里传出。扭头向窗外看去,后花园的池塘边停着一艘画舫,画舫的格栅窗全部开着,里面坐着一队皆着古装的乐师,手中琴瑟琵琶俱全,现场演奏为酒宴助兴,而客人只有他们一桌。

其实并无真人在此地演奏,也不是在播放录音,这乐曲声是直接印入元神的,但与真切的听闻别无二致,她们见到的景象也是如此。这便是借助迷仙散施展的元神幻术,这里并非是什么私人会所,而是一座正在修葺中的破旧道观。而同一条巷子里离此地百米之外,倒是真有一家古宅改建的会所。

落座之后,苏珍有些好奇地问道:“成总,为什么我和董总的座位旁边还有两个凳子啊?”

成天乐笑而不答,轻轻一击掌,左右各走来两位美男,一着古装一着现代装,或儒雅俊逸、或健美阳刚,分别坐在了董洛和苏珍的两侧。接着开始上菜,送菜的侍者也都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生。

先品茶,待茶点撤去之后上了八盘凉碟,主料是茭白、莲藕、水芹、芡实、慈菇、荸荠、莼菜、菱角等“素水八仙”,配料和浇汁却并不全是素的,浓淡各异尽皆美味。酒也端了上来,盛在半透光的青花瓷壶中,这是成天乐特意从知味楼买来的老春黄。

热菜也是八盘,主料是八条鱼,分别是花鳜、江刀、石首、白条、鳞鲥、斑鲈、河豚、银丝,这一桌就是传说中的苏州水席。三个人哪能吃得了这么多菜,但在这里请客吃的可不是菜,就是一种讲究。

成天乐暗暗点头,樊师傅不仅做了这一桌苏州水席,而且火候和入味皆与几年前吃的那一桌有所不同,却非常可口。看来这位大厨将一身技艺都施展出来了,好好过了一把瘾。成天乐一边吃一边向两位客人敬酒,他是自己动筷子的,而那两位姑娘却用不着。

她们身边一左一右都坐着两位美男呢,想吃什么菜用不着自己伸手夹,想喝酒的话,给一个眼神就能斟好,甚至可以喂到唇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