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2章、美男宴,笑款红颜

易斌感动的是热泪盈眶啊,这可不是装的,对于他来说这笔钱并不算大数目,可是成大师居然真的追回来了,他不激动都不行!钱不是成天乐卷走的,却连本带利被成天乐要了回来,而且利息又计算得这么优厚,理所当然要表示感谢。

易老大当场就说了,这笔钱他不要,全部作为对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的捐助,支持文化保护与研究事业。成天乐则回复说不收。易老大又改了主意,说本金留下了,多谢成总辛苦多年,利息捐上。成天乐让花膘膘看着办,花膘膘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易老大千恩万谢不止。

与易老大相熟的原交易部几位大客户,也有样学样,都是这么做的,花膘膘也没有拒绝。这笔损失对他们而言早就不抱追回的希望了,如今等于是得了一笔意外之财,本金留下,利息收益捐助给苏州风景园林研究会,以表示对成大师的敬意。当然也有不少客户把钱收下了,连声说着感谢,却没有表示什么谢意,花膘膘倒也不介意。

花膘膘这一次收到的“感谢费”,全部计入万变宗的宗门资产,然后又拿到南京投资入股毕明俊的新项目了。毕明俊正在谈的投资项目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花膘膘借了他一笔钱,自己也参股一部分,同时万变宗也参股一部分,算是三方合作。

其实此刻就算毕明俊失踪了或者被警察抓走了,这个项目也能照常进行下去,因为启动框架已经完备,方方面面的关系早就打点好了,花膘膘甚至可以随时接手。毕明俊做生意向来就有这个特点,他每年到南京的次数也不多,停留的时间加起来每年也就两、三个月,平时也不知跑哪里修炼去了。

此事处理完毕,成天乐松了一口气,不仅了结一个心愿,也像无形中卸下了某种背负,他当年的承诺终于实现。万变宗已经成立,修行门派并不是什么公司企业、机关单位,并非每天都有什么业务要处理,大家平日无事便各自清修,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有事再各司其职。甄诗蕊与南宫玥这段时间开始凝炼各种灵药,提炼药性精纯以便入炉炼丹,而成天乐准备出门去找于道阳了。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熟人的电话,是个娇滴滴柔媚的女声:“成总,听说您最近又干了一件大事,不少人都对你交口称赞,简直要把你夸成活神仙了!”

成天乐微微一怔:“董洛?好久不见啊!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董洛语带娇嗔道:“成总,你好没良心啊!”

成天乐:“我怎么没良心了?你刚才说的是当年外汇交易部的事情吧,最近确实把钱都还上了。但你那三十万,我最开始就已经还了,这次没你什么事啊。”

董洛:“我说的不是钱,是人!还记得你我共患难的经历吗?就是在外汇交易部出事以后,我请你去太湖明月湾度假散心,易老大派来了六个手下,却被你全部打倒了。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成总是真的身怀绝技,就是没有机会领教你其他方面的绝技。”

成天乐:“当时易老大是冲着我来的,很抱歉让董小姐受到了惊吓。”

董洛笑道:“不不不,那不是惊吓,现在回想起来,是我所经历过最刺激的事情呢,每次想到都忍不住兴奋。……可是成总啊,你这么长时间都不联系我,就这样把朋友忘了吗?连一顿饭都不请!”

成天乐解释道:“你很忙,我也很忙,这些年忙得都没空见面,而且我也经常不在苏州。”

董洛:“你刚才说当年的账都已经算过了,可是你还忘了另一件事。”

成天乐:“什么事啊?”

董洛:“成总很了不起,很有手段,很讲究,很负责任,真的将外汇交易部的客户损失都追回了。可是你当年答应我的事情,却一直拖着没办啊。”

成天乐苦笑道:“我当年答应过你什么事啊,真的不记得了!”

董洛:“你说要请我吃顿饭,请古往今来的帅哥陪我喝酒,我都等了好几年了。”

成天乐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原以为当年的承诺都已经完成,没想到还落下了这么一件,他赶紧笑道:“古往今来的帅哥很难请,我花了四年才把他们都凑齐。”

董洛在电话那边一愣,随即又笑道:“这么说,成总是打算兑现这顿饭喽?”

成天乐很干脆地答道:“是的,董小姐哪天有空?”

董洛:“只要是成总请,我随时有空。”

成天乐:“那好,一周后的晚饭,我做东包下一家会所,请古往今来的帅哥陪董小姐喝酒。等我准备一下,回头就告诉你时间地点。”

董洛:“本来还想说你忘了这件事,太没有良心,但看你如此周到,又感动得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古往今来的帅哥,也比不上你这位大师与侠少,其实有你就够了。”

成天乐:“不不不,一定要让古往今来的帅哥来陪你,我说到的要做到。”

董洛娇笑道:“那好吧,就让他们陪我们俩喝酒,来衬托成总的风采。……成总想包下什么地方啊?不要太偏了,我对苏州不太熟恐,怕不容易找得到。”

成天乐:“你对苏州不熟?都来五、六年了!”

董洛:“苏州这么多大街小巷,住五、六年也不熟不也很正常吗?况且我这几年也经常到外地做生意,除了几个着名景点,其他地方去的还真不太多。”

成天乐:“那我就让两名帅哥去接你吧。”

董洛娇滴滴地说道:“你自己不来接吗?”

成天乐:“我在会所恭候,会让你大开眼界的。”

放下电话,成天乐的头皮微微有点发紧,他听出了董洛语气中的含义,仍然是对他感兴趣或者说感性趣。四年前在太湖明月湾的那个晚上,董洛曾经就想诱惑他。易老大派来的几位打手也算是为成天乐解了围,却坏了董洛的“好事”。

假如易老大没来那一出,情况会怎么样呢?成天乐也不敢保证自己那晚会不会“失身”,有些事情是没法回头去假设的。那时的成天乐可不是什么大成真人,外汇交易部刚刚出事,他进了局子一趟被放了出来,小苏又主动和他断绝了关系,正是内心郁闷需要安慰的时候,而且他也并不讨厌董洛。

回想在苏州这五年的经历,除了结识众妖修、收服一个易老大之外,成天乐并没有结交太多的朋友。修行虽然入世,但行止毕竟与人有别,他的生活圈子与一般人并不一样。除了艾颂扬艾老板,能算得上是朋友的,恐怕也只有这个董洛了,但关系却很特殊,三言两语说不清。

董洛对成天乐是真情还是假意,也是说不清的。就像这世上很多有财势地位的男人,见到美女会动心一样,像董洛这种女子,见到成天乐这样的男人也会动心的。曾经有一次她甚至还说过:“你们这些男人做的事情,我为什么做不得?”

想当初她请成天乐去太湖明月湾“度假”,大抵抱的就是这种心态,如同世上那些男人泡美眉的想法,而成天乐恰逢落难之时,正需温柔藉慰可趁虚而入。后来知道成天乐不是一般人,也担忧自己的处境不安全,董洛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几年大家确实都很忙,两人经常不在苏州,也就没有再见过面。

但世上有些人,虽然很久不见面也不联系,但回忆中的印象却会越来越清晰,清晰中带着某种神秘的吸引力,比如成天乐这种人。因为飞腾公司的往事,董洛又听说了成天乐的消息,如今的感觉可能与当年已不太一样,也许是经历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事情,她对成天乐这个人更感兴趣了。

董洛这几年生意做得不错,当然了,她有她的背景与资本,只要不瞎胡闹故意把事情搞砸了,一般的生意没法做得不好,头疼的只是她的父亲。照说董洛早应该调回集团公司上海总部了,可是董洛却喜欢苏州这个地方,是自己要求一直留在这里做分公司的负责人。

但她这几年也经常不在苏州,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四处跑,考察、洽谈、参加各种慈善聚会,见过形形色色的所谓成功人士以及不大不小的名流。世面见得不少,男人则见得更多了,她曾经感兴趣的和曾经对她感兴趣的当然也有不少,可是很多人的印象却那么模糊。

听说成天乐追回飞腾公司所有客户损失的消息,她也吃了一惊,暗道一声佩服。谁能想到那个背黑锅的傻小子,如今竟能有这样的手段与成就呢?董洛能清晰地回忆起成天乐当初说过的话,便拨通了成天乐原先的手机号,没想到真打通了。

成天乐挂断电话,便叫来花膘膘说了这件事,然后道:“我以为已了却当年的承诺,没想到还留下一个尾巴,做事善始善终,就请她赴这一场晚宴吧。你当年请过我,如今还是由你来安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