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1章、好轻松,万变有宗

成天乐呵呵笑道:“我也是在边想边答,由命到运,从出身处立足,只要你有灵智可以思考,就应知自尊自重自珍自惜,没有人生来就不爱惜自己。不做无根之木,勿妄自菲薄,知自强自爱。比如你是毕方,你为此自惜没什么问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天然就高贵或低贱,假如你做着为人所不齿的事情,还自以为高贵,那不仅可恶而且很可笑。你自以为高贵,觉得就连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变得高贵,这就错了。我找你算账,不因为你是不是毕方,只因为你欠账而已。”

毕明俊眨了眨眼睛,仿佛还有话想说。成天乐却一摆手道:“你回去吧,尽快把这件事了结,有什么法律上的问题,还可以咨询黄律师。如果将来你被警察抓住了,那也是你自己应承担的后果,我今天只是完成我要做的事情。但因为今天的事,你所面对的后果可能没有当初那么严重。”

他这就要打发毕明俊走了,至于让这只灵禽加入万变宗的事情是半个字都没提。毕明俊若有所得又若有所失,只得起身告辞。临出门前成天乐挥着手说了一句:“天地化生之灵禽出身难得,能玄牝大成更不易,好自珍惜吧。今日谈了大成之后的修行,若将来有所感,我们可以再聊聊。”

暗中却发去一道神念问道:“你那天说有个叫李西村的人找过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神念中还包含着当初北京八达岭公司的事情以及前不久成天乐在杭州的经历,详细介绍了李西村的身份以及所作所为。

毕明俊大吃一惊,回了一道神念,解释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去年春节前,化名任道直的毕明俊作为总公司领导,来到南京玉湖投资公司指导工作、参加年会、给高层员工发奖金,并洽谈新项目。所谓的总公司玉湖天道投资集团注册地在拉萨,但只是一个享受优惠的壳公司,主要业务还是在南京这边。

在这期间,毕明俊招待了不少客户,有一个叫李西村的人以投资商的身份接触了他。毕明俊本也没看出什么异常,可是在一次宴会中,李西村突然以神识拢住声息和他谈了一段话。原来此人是一名捉妖师,已识破了毕明俊的妖修身份,语带蛊惑隐含威胁,其大意与他在杭州对两位狼妖说的差不多。

李西村自信满满,以为这样一定能吓住毕明俊,不料却把错了这只灵禽的脉。怪就怪李西村的修为还不到家、调查也做得不够细致,虽然识破毕明俊是一名妖修,却不清楚他是传说中的毕方。如果不是在宴会上、旁边还有很多人,毕明俊差点当场跟他翻脸。

毕明俊明明白白的告诉李西村,他对这种提议不感兴趣,也不接受这种蛊惑与威胁。在他看来,李西村搞的是偷鸡摸狗的玩意,堂堂毕方怎能与之为伍?李西村也提到了正传法诀和陆吾神仑丹,但毕方对那法诀不感兴趣。灵禽之所以为灵禽,他的天赋神通本身就是一种独特的修炼法诀,是与生俱来的。

至于陆吾神仑丹,倒也不能说对毕方无用,但对他的诱惑却不算很大,他也不太相信李西村说的话。若高贵的灵禽受这种人的驱使,就算有陆吾神仑丹这种好处,毕明俊宁愿不要。李西村见毕明俊不买账,也曾威胁说自己有能力将其打回原身。毕明俊只冷冷的回了一句:“你试试看!”

李西村终究没动手,不久后成天乐就来到南京追查妖精团伙的事情,同时也派人暗中调查毕明俊。不知那李西村是不是得到了什么风声,或者恰好有事离开了,反正再也没来找过毕明俊。但是据成天乐所知,当时那玄龟兽确实在暗中窥探他的行踪。

这就是毕明俊和李西村接触的经过,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太多。但由此成天乐至少也确认了一件事,刘漾河与李西村等人这阵子没消停,一直在暗中招兵买马。他们在毕明俊这里以及杭州两只狼妖那里碰了钉子,但在别的地方说不定也会得逞的。

成天乐创万变宗、立新规传书天下,针对的就是这种人和这种事。但就像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法律以及执法人员,可照样有人作奸犯科。李西村做这些事是见不得光的,只能偷偷摸摸的去搞,而成天乐的万变宗却是正大光明。

成天乐也审过那只玄龟兽,但玄龟兽也不清楚刘漾河的行踪。经过淝水的事件之后,刘漾河把玄龟兽打发到了李西村身边,而他和李西村的联系是单向的,就连李西村也不知道刘漾河在什么地方。看来想找到这个人,最好还是按梅兰德所说的办法,引他主动现身。

……

毕明俊走后,黄裳赞道:“成总高明,令人敬佩!”

成天乐问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夸起我来了?”

黄裳:“这是肺腑之言!我很了解毕明俊这种人,因为我也是妖修,清楚不同族类的习性与想法。今天无论成总说什么别的,都无法让那毕方内心中真正的折服,哪怕您单挑战胜他。但是成总没与他谈万变宗,也没与他谈什么天地化生之妙,甚至都没有怎么叙旧、聊当年的恩怨。

您只是在说大成之后的修行,那种种境界的考验以及您自己的思考。您是第一次说这些,我也是第一次听闻这些,说起来我还是沾了那毕方的光。无论他高傲也罢谦逊也好,这些就是他在修行中要面对的问题,那么今天您的身份,就是他的指引者。

若他将来走上另一条道路,心性与您的要求完全不符,那就没什么再谈的必要了。若不是这样,要么他的修为停滞不前无法精进,要么他遇到问题需要指引,要么他以切实之身心勘破了您今天的话修为精进,他迟早都会再来找您的。届时一切便水到渠成,所以我说成总高明。”

成天乐摸了摸后脑勺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自己挺高明的,但我刚才可没有想那么多。”

黄裳:“您也没必要多想啊,这就是您越来越清明的本色。”

成天乐:“你在说我,你自己呢?”

黄裳:“正想与成总商量,这次回苏州之后,我就想闭关入妄。”

成天看着他笑了:“你没有白白经历这么多事,修为至此才是真正的水到渠成。但是嘛,你可以既闭关又不闭关。黄律师,最近有很多事都需要你经手呢。”

黄裳:“既闭关又不闭关?恕黄某愚钝,没听懂成总的意思。如最近宗门事务繁忙,我可以暂不闭关,并不急于这一时。”

成天乐笑着解释道:“修化妄之境,与此前种种定境不同,哪怕境中多年,现实中也不过是一弹指。它有可能终身不得破,但看上去又好像不耽误任何事,你一夜闭关十年,第二天也能照常上班,所以没什么急于一时或不急于一时之说。对于你来说,莫失水到渠成之本意,此闭关非彼闭关,关口在真妄之间。”

黄裳:“原来如此,多谢成总指点!”

成天乐:“也是因为你的修为到了地步,我才会说这些。……对了,你刚才夸我高明,当年刚认识我的时候,我也这么高明吗?”

黄裳苦笑道:“实话实说,当然没有现在高明,成总的修为也在不断精进。所谓修为,并非仅指门外人所臆想之神通法力,也包含人之身心。”

成天乐又摸了摸下巴道:“可我还是我啊,还是当初的脾气。”

黄裳:“这就叫万变有宗。”

成天乐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道:“好个万变有宗,今天确实感觉好轻松。”

……

四年前在外汇交易部蒙受损失的客户们,最近都收到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有些重要的客户,还是易老大打电话挨个通知他们这个消息的。据说大名鼎鼎的成总成大师夜观天象、起了一卦神算,算准了当年卷款而去的毕明俊的下落。

成大师找到了毕明俊,一番教诲令其痛哭流涕。毕明俊为成大师的超凡手段及高风亮节所折服,主动表示愿意连本带利归还客户的损失。以当年卷走的本金,加上这四年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打到每一个人的账户上。

易老大公司的财务总监柳泰,根据成大师所提供的信息,一一联系上这些客户进行核实,不仅把钱给打了过去,还寄出了一封成总写的信,表达了对当年之事的歉意。但在很多人看来,这封信可不是道歉,而是提醒他们要表示表示的。

比如易老大,当年的本金损失是一千二百万,成天乐搞飞腾公司清算时还了一万,抓住任铮后又还了七十二万,目前还欠本金一千一百二十七万。同期四年银行贷款利率总计是百分之二十五点六,也就是说除了本金之外,易老大还能收到二百八十八万的利息,也算是一笔不错的投资收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