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20章、登天径,前路无止

花膘膘赶紧解释道:“他可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点下不了台阶,毕方的本性,本就不屑于与凡类为伍,肯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是动心了,其实是想让成总给他一个机会。在我看来,如果成总现在找他单挑,他会大展神通来一番华丽的场面、让您知道他的厉害,然后故意输给你,好就坡下驴拜入万变宗。他的身份露了白,也清楚了昆仑修行界和万变宗的情况,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成天乐笑了:“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你倒把他看得很透!这个人挺会自我陶醉的,确实符合毕方的本性。这倒使我想起了吴燕青,我们的吴老板也极好面子、讲排场。訾浩前一段时间还去研究过心理学,据他分析这是一种补偿心理,心中有缺憾需要在另一方面寻找满足感,但是到底也没讲明白。

而我看毕明俊的情况和吴燕青不太一样,他就是自视非凡,而出身也确实非凡,有时候往往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他也不去在乎。当年我进了局子是什么感觉,那些客户又是什么感觉?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生意做得非常好,假如换个人卷那么一大笔巨款,恐怕也用不着再费心赚钱了。

这样一只灵禽,究竟是如何玄牝大成的?以他的习性对世上万事万物又是什么看法?说实话,我很感兴趣。你明天让他来一趟,就说我要私下里找他谈谈,如果你对这毕方分析得准确,他就会来的。”

花膘膘点头道:“好的,我这就告诉他,他一定会来的。其人肯定自以为深受你的重视,等着你邀请他加入万变宗,他好自我陶醉呢。成总打算怎么开口?”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关于加入万变宗的事情,我半句都不会提,就让他自己臭美好了,我只想问一些感兴趣的话。”

……

第二天,毕明俊果然来了,衣冠楚楚神采不凡,仿佛是来谈什么大项目合作的。还是在那间会客室中,成天乐与他见面,旁边只有黄裳坐陪。

毕明俊见到黄裳,便在神念中问道:“成总,这牛妖怎么也在?”言下之意既然是私人见面会谈,有些话也只有成天乐本人够资格听,就算成天乐要找人坐陪,怎么也得叫几位大成妖修来啊!

成天乐不动声色以神念答道:“毕先生,请坐吧。黄裳是万变宗执事,同时也是我们的法律顾问。叫他来,先谈谈当年的案子,人做错了事自然要承担后果,连本带利还债只是其中之一。鉴于你本人主动把债给还了,黄律师可以和你谈谈法律上的事情。”

毕明俊坐下后,黄裳面无表情的谈了当年的案子,从各个角度分析,怎样做才能达到最佳的结果。

而对于那些客户,这恐怕也是人生中很诡异的经历,想当年做的就是灰色的地下交易,本身并不受法律保护。毕明俊卷款逃走,是当诈骗案处理的,但警方的追查也不算太积极。如今四年过去了,早已消失的毕明俊却突然连本带利的主动把钱还上了,这是令人做梦都想不到的。

毕明俊有些不解地问道:“成总,你今天来找我来,就是谈这些的吗?”

成天乐叹息道:“这是我的一个心结,如今终于解开了。还要谢谢你这几年生意做得不错,竟然还能还上这么一大笔钱。否则就算抓住了你,也弥补不了我心中的遗憾。据我所知,你是在卷款走人之后突破的玄牝大成之境,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破妄的,其间又有哪些心境的转变。自古有妄境不问的规矩,我也不想追问你的妄境种种,只谈谈你对事物的看法吧,也算印证一番各族类、各条道路的修行。”

毕明俊怔住了,过了一会儿才答道:“有些话说不清,成总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

成天乐:“你当年是怎么看待那些客户的,卷款走人的时候心里有什么想法?”

毕明俊:“你是外汇交易部的经理,难道还不清楚那些人的状况吗?所有人都很精明,只有你一个傻子!他们知道那是非法交易,也清楚交易部是有问题的,很多东西只能在地下做。但他们有钱又有闲,有侥幸之贪。

他们希望看看图表在键盘上敲敲数字,就可以得到滚滚财富,而不必真正的创造和付出,清楚自己在做非法交易,可是赚了钱一样心安理得。求仁得仁又何怨?我是被花膘膘与你所惊动,才做了釜底抽薪之事。”

成天乐:“我听出来了,你当初并不为这些人感到惋惜,我把外汇交易部经营得越好,其实你的损失就越大,因为那只是模拟盘。据我所知,你卷款走人之后并没有再做类似的生意,而是去搞实业投资了,生意倒是越做越好。我只是奇怪,你已经很有钱了,还要费心去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毕明俊答道:“资本是很重要的,我已经有了资本不再去做那样的事情。你想问我挣钱干什么,我喜欢的也许不是钱,但像我这种人在这个社会上,希望拥有相当的地位。据我所知,有些龙喜欢收集异宝,而这只是我的爱好而已。我实现了我的爱好,就这么简单。”

成天乐:“那现在回头看,你承不承认当初做错了?”

毕明俊想了想:“我早已经清楚,所以后来不那么干了,这就是所谓的原罪吧。但在我看来,我与他们并非同一族类,就像在荒郊野外顺手拣金子。”

成天乐又问道:“再让你去做当初的毕明俊,你会去做吗?”

毕明俊摇头道:“当然不会,我已大成。像我这样的天地化生之灵禽,大成是一种飞跃,早已超脱当年。我在修行中忘掉了毕明俊,于逍遥世间才最终堪破。而遇到成总是我的劫数,让我了却当年之事。”

成天乐苦笑道:“我多少有些明白了,你连当初的毕明俊都看不起。但玄牝妖丹大成并非修为止境,这条路仍然会走偏的。你前天说要与我单打独斗,我若胜了你才心服口服。但我不需要你这样服我,我只是在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至于你是毕明俊还是任道直或者是其他人、有没有灵禽毕方的身份,并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身。

我也了解毕方的习性,不屑于与凡类为伍,可是人皆有非凡之处,而我们身边很多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应该知道怎么去看待。我的毛病就很多,否则当初也不会背那一场黑祸。毕方出身确实不凡,但无非是世间罕见、天赋神通强大而已,你的毛病一点也不少。

你虽然玄牝大成,但接下来要面临真空之境的考验,若不放下此倚仗心,这真空之境的门槛都摸不着。度过真空境之后若继续修为精进,将迎来脱胎换骨之劫,连出身都得放下;你再天天念着自己是天地化生之灵禽,根本无法破关精进。若修为更进,再往后是苦海天劫,连生生世世都要堪透,管你某生某世是什么出身!”

他竟然谈起了大成之后重重修为境界需要面临的考验,毕明俊越听越入神,终于忍不住问道:“成总,您说的这些,自己印证了吗?”

成天乐呵呵一笑:“我谈的都是义理,是在介绍物类之修的典籍中看见的,只是一种指引而已,修行还要切实的身心去堪破。我本人尚未突破真空之境,但不妨碍我去感悟这些。若事理不明白,还谈什么修于行止呢?”

毕明俊皱眉道:“我还真的没太听明白。成总说真空境中要放下倚仗之心,可我生来就有强大的天赋神通,若能突破真空境,反而会更强大。”

成天乐笑了:“你现在很有钱,但到你真正不倚仗财势的时候,才能看清个人的修养。有人说名利于我如浮云,如何印证这一点?只有他能得到和拥有这一切的时候,才能看清他真正的态度。无倚仗心并不代表你不拥有它、不会拥有它、不再拥有它。

我今天和你说这些,也是自己修行中的感悟和摸索。毕方的习性没什么错,你能突破玄牝大成,在妄境中必然堪破了很多东西。你的心境可能还是有些问题,与我对万变宗门人的指引不同。但这是你自己的事,与我实在没有太大关系。”

毕明俊的眉头皱得更深,以考问的语气道:“成总,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成天乐:“但问无妨,我不敢说我的答案就是正确的,但我会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

毕明俊:“珍惜自己的出身,因出身而傲,事实上也确实有傲然的资本,这有什么错吗?且不谈我,放之家国,世人不也是这么提倡的吗?比如人们常说,我是什么什么人,我为此自豪!这又该如何理解呢?”

成天乐以前也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琢磨了一会儿才答道:“我有一个朋友姓梅,他和我讲过一命二运三风水。有些事情不是人们自己能选择的,比如出身,这就是命。有些事情是时代造就的,我们也不清楚在世上会遇到什么,但我们可以决定怎么去面对,这就是运。还有一些事情是我们自己能选择的,比如与谁相处、怎样相处,这叫风水。这里面的‘谁’可能是人也可能是环境,这环境可能是天然的,也可能是你造就的。”

毕明俊插话道:“我还是没听明白,这和我问的问题有何关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