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妖异红尘
第519章、无视之,枉自多情

成天乐说话时又发去一道神念,内容竟然是一份统计表格,包括了所有受损失的客户名单、联系方式与银行账号、时至今日应归还的数目。几年前他就做好这个准备了,最近又请易老大公司的财务总监柳泰重新核算了一遍,明确了最新数据。

毕方一转身化为了人形,仍是当年毕明俊的样子,却没有赤身裸体而是穿着一身青色带暗红条纹的西装,是法力幻化而成,看上去很气派,与当年飞腾投资公司的毕总一般无二,连发型都不乱,就是神情稍显委顿。

成天乐笑道:“毕总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这个样子,可与刚才那只大鸟半点都联系不起来。可是见过你的原身之后,又觉得气派很像,眼中总有傲色。”

毕明俊没理会他在说什么,径自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就算我有这么多资产,一时间也很难调出这么多资金。”

成天乐答道:“你这些年在忙,我也没闲着。我知道你最近有一个大项目收尾,又在谈另一个更大的项目,手头恰好有充足的现金。”

毕明俊:“怎么支付,全部打到你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账户上吗?”

成天乐一摆手,除了訾浩、花膘膘、石双、兑振华、甄诗蕊、黄裳留下,其余众妖都跃过水面回到密林中不见声息。他看着毕明俊道:“会有专人来经手先联系上那些客户,再把钱打过去,顺便附上一封道歉信,以我的名义。”

毕明俊:“以你的名义,难道这钱是你还的吗?”

成天乐:“我会把话说清楚的,就说找到了你,并说服你弥补当年的过失、还上这笔旧债,连利息计算方式都说清楚,按贷款利率。”

毕明俊:“好吧,那成总就派一个人具体来办这件事吧,但我不希望泄露现在的身份。”

成天乐:“我不仅要派一个人,而是要派一个财务团队,可以不泄露你现在的身份。”

这时花膘膘突然说道:“成总,我能不能与这位毕先生私下谈谈,就由我来经办这件事?”

成天乐看了花膘膘一眼,点头道:“既然你自告奋勇,那就由你负责吧,想当初把我弄到外汇交易部去当总经理,也是你的主意!我要易老大那边派了柳泰来具体经手,到时候你就告诉他该怎么办吧。”

成总做事倒也干脆,既然毕明俊肯还钱,花膘膘又出面揽这件事,他便率领众妖离开了湿地,安排几个人暗中在江对岸观望,自己先回南京市区换衣服了。

小岛上只剩下了毕明俊和花膘膘,这两人以前打过交道,在苏州商界的聚会上还见过好几次面,没想到今日是在这样一种场合重逢。毕明俊冷冷笑道:“花总,原来你是一只老狐狸精,怎么越混越惨,混到捉妖师手下当打手了?”

花膘膘却没和他生气,拱手长揖道:“毕先生,我首先向你道歉,当年是我图谋不轨,暗中挟制于你,同时也算计了成总。给你打电话介绍成总去飞腾公司应聘的人,也就是我。我如今并非在捉妖师手下当打手,而是万变宗的执事之一,成总创一代妖修传承宗门,开昆仑修行界风气之先。至于昆仑修行界,你恐怕还不算太了解,否则也不会说出方才那番井底蛙言。若斗神通法力,成总或许尚不如你,但天下高人之中,能收拾你的太多了!”

老狐狸说话时也伴随着神念,介绍了他当初在这一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后来逃出苏州,却被正一门弟子抓回直至加入万变宗的全部经过。顺便也介绍了昆仑修行界的情况、成天乐建立万变宗的宗旨以及门规等等,听得毕明俊是一愣一愣的。

良久之后,毕明俊才开口道:“你单独留下来对我说这些,又是为什么呢?”他的语气仍然显得很冷傲,但明显有些心虚,底气不如刚才那么足了。

花膘膘笑道:“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出身狐妖,不如你出身毕方这么高贵,但在世间行事,与其他人包括毕明俊没什么区别。当年我们一起在苏州混过商圈,今日解决的就是当初的过节,我想与毕先生谈谈事理、谈谈法律、谈谈生意。”

毕明俊:“你想怎么谈?”

花膘膘:“有朝一日你重回苏州露面,很多人还是能认出你来,你想如常行走吗?成总今天就给了你一个机会。如此数额重大的诈骗是大案,量刑会很重,但如果仅是民事纠纷就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主动连本带利还了钱并做出解释,又能有一个很好的代理律师,事情就有回转的余地;若那些客户不再追究,你甚至有机会免于被起诉。”

毕明俊:“重回苏州露面?你是想让我加入万变宗?”

花膘膘:“我可没说这话,这是我的福缘,至于毕先生有没有这等福缘,恐怕得看你自己。”

毕明俊:“你刚才说想和我谈生意,就是这笔生意吗?说服那些客户不再追究,并且请个好律师在有关部门帮我活动,当年的案子不再追查?”

花膘膘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生意,怎么做在你的选择,幸亏你还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我清楚你现在的公司状况,正有一个大项目在谈,除了融资之外,自有资金投入的总额也很大,但项目的前景非常好,我也想合作。”

毕明俊冷笑道:“是有一个好项目已经启动了,可是一下子被抽走了四个亿的资金,已经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包括谈好的事情都得告吹。”

花膘膘哈哈一笑:“你没有钱,我有钱啊!我算过,你那个项目的前期启动两个亿的自有资金就够了,我借给你一部分,自己也投一部分入股。成总说过,只要你肯还钱便相安无事,没说不让你继续做生意,只要你不违戒也不违法,没人会为难你。

我也是个生意人,知道你现在抽走这笔资金会有重大的损失,远不止这四亿。我可以让你避免这个损失,同时也给我自己和万变宗赚一笔钱,因为这个项目我也看好,更相信你的眼光。忘了告诉你,我如今在万变宗就是负责宗门产业经营的执事。”

毕明俊的脸色缓和了很多,眯起眼睛问道:“此话当真?”

花膘膘:“我如今已是万变宗门下,一言一行皆守门规,而且也是玄牝大成之妖修,你认为呢?”

毕明俊:“那么成天乐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花膘膘:“万变宗的门规我方才已经告诉你了,我并无违反之处,成总为何会不同意?如果他对你真有歹心,你今天还想有好下场吗?自己做错了事,不要先想着怎么解释,而是想着怎么悔过吧!成总在给你机会,你难道自己看不出来?”

毕明俊沉吟良久,很突兀地说了一句:“今日一战,我还是不服!若成天乐能正大光明的战胜我,我倒也愿意拜入万变宗。”

花膘膘又笑了:“毕明俊啊,我知道你是灵禽毕方出身,可这又能怎样呢,该还债还不是一样得还债?成总根本就没想打败你,这对他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成就,人家要做的事情多着呢,不是为你而修行,你未免自恃过高了!就算你愿意加入万变宗,说的却好像你给了多大的面子,而成总可曾让你加入了?”

……

次日,在栖霞山下石双公司那栋小楼的三层会客室里,花膘膘向成天乐汇报了昨天谈话的经过,最后说道:“毕明俊也讲了,如果你能单打独斗战胜他,他愿意拜入万变宗门下。”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我万变宗要这个人干什么?”

花膘膘笑道:“灵禽毕方确实很有用,成总将来要对付刘漾河,需要考虑到他身边那只鹰。高原雪山上的鹰非凡物可比,如果得到了正传法诀又服用了陆吾神仑丹,非常不好对付,可以在高空监视方圆很广的动静。假如我们有一只毕方,情况就不一样了。

当然了,万变宗也不是想加入就能加入的,需要他心悦诚服并真正的悔过。那灵禽自视很高,恐不容易低头,先答应还钱又肯与我合作,其实就已经是动心了。这样一只灵禽,将来若受万变宗的门规约束,也是一件好事。”

成天乐仍然皱眉道:“我承认他很有用,万变宗有这样一位门人也不是坏事,我不介意收他入门,但这样的方式绝无可能!我打败他,他就愿加入万变宗。天下能打败他的高人多着呢,假如他明天再败给刘漾河,是不是要叛出万变宗另投他门啊?我不可能是天下第一高手,也会败给很多人,这与万变宗宗门传承无关。他说出这种话来,就绝不可入门!你与他做生意我没意见;但他那么自作多情,我却半点都不感兴趣。”


阅读www.yuedu.info